重生之富在深山(付南辛阎罗王)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重生之富在深山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付南辛

角色:付南辛阎罗王

简介:大元有明君,因而太平百年
老熊岭有熊,因而凶名在外
陆家…有女,因而…鸡飞狗跳!老爹书呆,大哥愚孝,二哥莽夫,三哥腹黑,初来乍到的陆小米欲哭无泪…人家穿越非富即贵,偏偏她就艰苦到吃饭都吃不饱?陆小米表示不服!谁说家住深山不能发家致富,谁说穷山恶水只能出刁民?看她左手大棒,右手美食,带领全家奔小康!不过,这位公子,你要在我家养一辈子伤吗?

书评专区

绝对暴力:边城的网游一向都写的不错,其中包含搞笑,扮猪吃老虎,热血,还有人生哲理,每一本书猪脚都有一个不一样的故事,这个故事或许会让我们沉思,苦恼,欣慰,但这更让我们觉得他们是真真正正活在他们的世界,而不是跳跃在屏幕上的文字。在网游中我觉得也算是仙草了。

当官是一门技术活:二号首长①②③:这本小说应该有明暗两个主角,明面上是秘书,从他所见、所闻、所思透视省级官场的方方面面,展现普罗大众所不知道的官场规则。暗角是省委书记,深谙阳谋大道,充满了政治智慧,讲话艺术被发挥了极致。这部小说之后,估计不会再看官场小说,因为找不到更好的

我将埋葬众神:文笔复古,故事老套,第一章写道门圣女进入禁地追杀男主,非要写女主为了防止魔气侵染穿了御邪冰丝的袜子,是写丝袜入脑了吗,这场景写个穿御邪木底的鞋都比较正常,穿鞋不比穿袜子防护力强吗。

重生之富在深山

《重生之富在深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驱邪

付南辛有几分怜悯地看着慕渊,说道:“公子要想清楚再行事,毕竟有些病能拖,可有些病确实拖不了,若非清除干净,这一辈子恐怕都要受病痛折磨!”

慕渊走到付南辛的面前停下了步子,双眸之中多了一分深意,居高临下俯视着付南辛,薄唇轻启:“你胆子很大。”

“多谢公子夸奖!”付南辛抬起手笑着站起了身来,对着慕渊的双眸也越发的深邃了几分,“公子放心,小女略懂雌黄之术,若您相信我,大可让我为您把把脉。”

慕渊望着付南辛忽然轻笑了一声,“我若不相信你呢?”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公子虽然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等贪生怕死之辈,但是……”付南辛眯起了双眸,手腕一转一根绣花针直接飞向了慕渊的胸口,慕渊见此一震,付南辛趁机快速地抓住了慕渊的手腕,啧了两声,“看来不需要多久,公子就该一捧黄土上西天了。”

“付小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慕渊双眸如同冰冷,微微闪了闪,盯着付南辛,心道,这女人的胆子是真的不小。

付南辛垂下头看着那白衣之上的血迹,动了动嘴巴,正要收回手却被慕渊抓住了手腕,不由蹙眉道:“不知公子可曾听闻过,男女授受不亲?莫不是公子是病入膏肓,所以连一丑女都不放过了?”

付南辛倒还未曾看过自己这幅身子的长相,但能在整个云巅大陆上丑到出名的,怕这丑已然超过了常人所能接受范围之内,而这男人竟还能目不斜视地看着她,也着实有定力。

佩服佩服!

“胆子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付小姐的本事有多少?”慕渊松开了手,但看着手上的血迹后,脸黑了一分拿出了袖中的帕子擦了又擦,这才算作罢。

男子这般作态,看的付南辛直抽眼,做男人到这个地步也真是够了!

慕渊扫了一眼付南辛,道:“还不走?”

付南辛立马转身飞奔而去,笑话再不走等着被削不成?不过这笔账她记下了!

慕渊盯着付南辛离去的身影,勾起了唇角,幽深地眸子散出了淡淡地冷芒,许久未曾见到这般有趣的玩物了。

……

夜渐渐深了,付家中的一个院子中,却依旧灯火通明。

“辛儿还未归来,只怕这会儿出了事端。”开口的妇人,正是付南辛的生母风素琴,风素琴看着自家的儿子付子书面上难掩着担忧。

付子书见此,沉默不发良久,突然起身来望着风素琴道:“我去找付雅兰,妹妹的失踪定与她脱不了关系!”

“这样不好吧?”风素琴有几分犹豫地望着付子书,如今大房失势,二房掌权若得罪了二房的掌上明珠,她若伤了死了不打紧,就怕子书与南辛的日子越发不好过。

付子书怎不清楚自家母亲的忧虑,曾经高傲一世的女人,竟为了子女而屈尊于这高墙后院之中,付子书怎能不自责,可南辛未归若真出了意外那可如何是好?

“母亲,你别担心,我去前院再等等看,若是有了消息便立刻让下人来通知你。”说完付子书快步朝着二房的院子走去,然而到了二房门外的付子书却被门外的侍从给拦住了去路。

“大公子这三更半夜有事吗?”侍卫对视了一眼,一步步将付子书逼到了角落之中,丝毫不给付子书有任何前往院子的机会。

付子书见此哪儿还会不明白,这几人根本就是在这里等着他来罢了,如此一来更加令付子书确认,此事确实有鬼,抬起手便要推开几人朝着院子里跑去。

而那两个侍卫见此,一把拦住付子书,甚至直接就对他拳打脚踢,付子书气急了:“放开我!你们不要忘了我还是这府中的大少爷!”

“大少爷?你现在不过只是一个空壳而已!”为首的侍卫极为不屑的看着付子书,接着嘲讽道,“连我们一个奴才都不如,你还想闯进院子打扰主子们的休息,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你们故意拦着我无非是不想我妹妹的事,被二叔知晓,可若是我妹妹真出了什么事,你们担待得起吗?”付子书后退了一些,脸上被打得淤青了一块,却依旧不肯离去,盯着几人的眼眸甚是深沉。

而侍卫却不以为然道:“你想要见大小姐?怕是你要去阴曹地府见了。”

“阴曹地府?本小姐竟不知自己何时去了阴曹地府,是谁看见的?”付南辛不知何时坐在了假山之上,正好垂着脚对着几人,恰逢背对着月光,吓得众侍卫跌坐在了地上,直呼见到了鬼。

付南辛见此从假山之上跳了下来,缓步走到了付子书面前,看着匆忙爬起来的侍卫,弯起了唇角眼底划过了一抹冷意,青葱的手指指着几个侍卫,天真且烂漫地说道:“是你看到了本小姐去了阴曹地府,还是你?”

被付南辛点到的人皆惊恐地摇头,付南辛略微苦恼地歪着脑袋说:“可是你们方才言辞的说本小姐去了阴曹地府,但本小姐分明未曾去过,难不成是你们自己想去见阎王爷了?不如便由本小姐来送你们一成,你看如何?”

“大小姐你别在这儿装神弄鬼,我们不怕你!”侍卫一开始是心虚,如今看着付南辛是一大活人,便横了起来。

付南辛挑起了唇角,盯着侍卫看了一眼,身形一晃便落在了侍卫的身后,抬起脚离落地将侍卫踢进了水池之中。

其他几人上前正想搭救,却一棒子皆打进了水池之中,只见付南辛手拿着竹竿,不停地打着那几个要上岸的侍卫,笑意盈盈。

“本小姐看你们邪气太重,好意帮你们驱邪,若是不待在这儿足够一个时辰,可就会浑身瘙痒不断,最后吐血而亡哦!”付南辛说完将竹竿收了回来,便有几个侍卫不听劝阻的上来。

结果一上岸来便开始浑身瘙痒不断,一想到付南辛方才说的话,连忙对着付南辛说道:“大小姐,你就饶了我们,告诉我们解救之法!以后我们定会为大小姐马首是瞻,你说西我们绝不敢往东!”

                       

原创文章,作者:付南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