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说《刀逆乾坤》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刀逆乾坤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赵辰

角色:赵辰赵雪儿

简介:简介: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穿越异界,他手持一柄长刀,和人战,战出万万血光;和地战,战出他的荣耀;和天战,战出一腔逆天之意,势要刀破长空,怒斩九霄

书评专区

仙命长生:@小米一碗 :因为已经好久没看这种类型的小说了,去瞅了一下别的不说起码在设定上不再是什么元婴之类的,再一个戾气也没那么重,文笔什么的都还行,喜欢修仙玄幻之类的可以瞅瞅。

1627崛起南海:我认为包括本小说在内的众多穿越小说特别是群穿共和体制的都有一个盲区,那就是想把很多不可兼得的东西弄成可以兼得,然后作者自己一心虚就开始长篇解释。比如:这些穿越者既想在自己建立的强大的国家拥有贵族地位,实现贵族共和,又想实现自己的经济利益,成为资本家,又想治下的百姓能得到很好的收入。那么封建制度,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柔和在一起,这可能吗?欧洲的资本家剥削工人,难道穿越者就不会吗?欧洲和中国的封建地主剥削农民,那么穿越者就不会吗?为什么穿越者治下的百姓就要比欧洲活的好呢?不要和我说道德的文同,资本家剥削工人不是道德问题,他们不剥削就无法在资本市场上活下去,就跟中国的地主是一定要收地租的

城管无敌:搞不懂这书好在哪,频率对不上,开篇看不下去啊!1.有城管经常抓市容(不然开篇小贩不会跑),经常抓狗(主角是抓狗办),那也就是主角住在一线、二线城市。小县城谁管狗,地摊更是随便摆;2.然而主角住在一、二线城市市区,却住在带院子能养狗的独栋?这是老美的市区还是11区的市区啊?而且看起来主角又好像不是有钱人家?3.人设呆毛傲娇咬人萝莉,暴力姐姐,这怎么看怎么日轻风啊?就这人设看起来会往宅系进一步展开,然而宅系日轻风配城管,不别扭么……只能说,彼之仙草,我之毒草。

刀逆乾坤

《刀逆乾坤》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一口断刀

忠勇伯府忠勇楼前,忠勇伯站在楼阁上,眺望远方,许久,忽而问道:“你说辰儿居然练成了洪流?”

执法大长老就站在忠勇伯的身后,闻言一点头,道:“不但练成了洪流,还在一夜之间修为提升了一个小阶。”

“看来我这原本不起眼的儿子开窍了!”忠勇伯爽朗一笑,道:“倒是给了一个不小的惊喜呢。”

执法长老一笑,道:“仅以赵辰现在展现出的天赋来看,只要不出太大的意外,来日成长起来就是忠勇伯府的中流砥柱!”

“哦?”忠勇伯回身看了执法长老一眼,道:“难不成辰儿的天赋还能增长?”

“看不破。”执法长老摇摇头,道:“辰儿就像是忽然换了一个人似的,让人难以看破,以他之前的天赋能练成洪流,就不失为一个奇迹,日后再发生一些奇迹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忠勇伯拍拍执法长老的肩膀,笑道:“你多心了,他再如何变依旧是我的孩儿,自古也有不少大器晚成的英雄,早年平淡无奇,年到中年忽然开窍,成为一个传奇!”

“我看我这儿子只不过是比他们开窍的早一些而已!”

忠勇伯心情不错,唤来一个仆人,道:“去书房取来一本‘行云刀法’给辰儿送去。”

仆人应了一声,就要离去。

“慢着!”忠勇伯忽又叫住了仆人,沉声道:“去告诫一下四夫人,让她收敛一些,并且传言忠勇伯府的所有人,在玄阳宗前来收人之前,谁若再敢生事端,就取消参与争夺玄阳宗外门弟子的资格!”

“是!”

仆人得令离去。

当夜仆人就将行云刀法送到了风婉阁,态度很是尊敬,毕竟能得忠勇伯亲自赐下武技,就表示忠勇伯足够重视这个人!

仆人离去。

赵辰回房,拿出行云刀法粗略的看了起来,但觉这一套刀法的意境和流水刀法迥然不同,流水刀法走的是刚猛的路子,其中的静水之意是用来养身的,并非是御敌。

行云刀法却略显阴柔,胜在变化无穷,通篇看下来,竟然没有一式具体的招式,很是玄奥。

“两套刀法却可以互补不足之处,相得益彰!”

赵辰抬头一瞧天色,却已然是清晨了,不禁自嘲一笑,暗道:“看的真是痴迷。”

一夜苦读,让他对于刀法的意境隐约间更上了一层楼……

在紫河城东城有几条宽广的街道,街道两旁店面林立,路中间却是一处一处摊位,摊位和店面之间留出了左右两条路拱路人行走。

敬丹楼乃是一家专门兜售丹药的店面,在紫河城中也是算得上的店面了,丹药的价钱公道,且童叟无欺,十分的诚信。

昔日赵辰也经常来敬丹楼买些丹药,可是囊中羞涩,只能在一楼挑选一些末微的丹药,至于敬丹楼二楼也只能去看看丹药,解解眼馋。

中午时分,有不少武者在敬丹楼中选购丹药,几个小厮热切的看茶上水,招呼的很亲切,让人不买些丹药都觉得过意不去。

“辰公子来了。”

赵辰刚来到敬丹楼门外,就被一个眼尖的小厮看到,迎入了店中。

小厮笑道:“辰公子慢慢挑。”

说罢,转身离去,却是给别的客人倒水去了,将赵辰自个凉在一旁,更没有丝毫看茶上水的迹象。

赵辰摇头失笑,也不在意,举步就向二楼走去。

二楼中清净许多,至于零散的几个客人游走在一个个大木架前,挑选着中意的丹药,身旁都是跟着一个敬丹楼的婢女,将客人的挑选的丹药记下。

就是说话的声音都刻意放低了。

侯在楼梯后的几个婢女见有人上楼,先是双眼一亮,又见是赵辰神情不禁暗了一下,稍作迟疑,才有一个婢女有些不情愿的上前。

赵辰对婢女点头一笑,来到木架前,也不急着购买,只是一一看过,先要将每一种丹药中适合他的丹药一一做对比,再选出最合适自己的丹药。

半晌。

婢女面色彻底暗淡下来,之前还以为赵辰能买一些丹药,谁知道又是来看看,解眼馋的。

“给我记下五颗培元丹。”

赵辰经过一阵对比之后,还是觉得现阶段培元丹最适合他,当然还需要买一些其他的丹药,也好试试玉佩的功效。

“恩?哦,好好!”

婢女一愣之后,心中大喜,连忙在纸张上记下了五颗培元丹,脸上也有了笑意,道:“我这几去给辰公子取丹药。”

“慢着。”赵辰唤住婢女,笑道:“莫要着急,再我给我记上两瓶凝气丹。”

婢女却迟疑了,提醒道:“培元丹五百两一枚,五颗就是两千五百两,再加上两瓶七百五十两一瓶的凝气丹,就是四千两了。”

“无妨。”赵辰心知婢女的顾忌,也不点破,笑道:“再给我来两枚化气丹,要丹药宗师炼制的上好化气丹。”

一般而言,丹药都是论瓶卖,一瓶十枚左右,只有一些价格昂贵的丹药才会一枚一枚的卖,不然会让很多武者买不起好丹药。

就如化气丹,即便是普通的化气丹也要一千五百两一枚,要是丹药宗师亲手制炼的上好化气丹还会更贵,每颗价格能要到两千两银子!

两颗就是四千两,再加上先前的四千两,就是八千两!

这个数目让婢女听了都是心房一颤,从未见过一个武者一口气买八千两银子的丹药,这种事情只怕也只能发生在敬丹楼三楼了!

一惊之后,婢女反而有些迟疑,道:“一共八千两银子了,您知道敬丹楼只收白银,不打欠条的。”

赵辰含笑点头,拿出八千两银票递给婢女,道:“快去将丹药给我取来!”

婢女接过八千两银票,手都在颤抖,在二楼做了这么多年了,也见过一次一口气卖出去过五千两银子的时候,还成了敬丹楼二楼的佳话。

“奴婢这就去!”

婢女言罢一声,努力平复了一下心绪,转身快步离去了。

三楼,一个老头静静的品着茶,少许睁开眼睛,对一个中年人吩咐道:“以后辰公子再来,都给好生招呼着,谁再敢怠慢,就卷铺盖走人!”

不多时,五枚培元丹、两瓶凝气丹、两枚化气丹就送到了赵辰的手中,并且赠送了一枚凝气丹,也就不到两百两银子,可却是敬丹楼的一个态度。

赵辰收起丹药,缓步走出了敬丹楼,直奔忠勇伯府,迫切的想要试试玉佩的功效。

“嗡!”

忽的,赵辰神情一凝,脑海中的玉佩居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好似被什么东西所吸引了一样,透着一股急迫!

仅此一下,便让赵辰停下了脚步,玉佩既能滋养神魂,又能炼化丹药,若有东西能引起玉佩的震动,必定也是一件至宝!

街道中间摊位紧挨,买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在摊位上买东西要的是眼力,要是能淘到一件宝贝,自然就发家了,也有倾家荡产买的却是一件废物。

赵辰以神魂稍作感受,举步向一个摆在角落中,毫不起眼的摊位走去。

摊主是一个好像庄稼汉的老头,摊位也空空荡荡的,只摆了一把破旧的古刀,刀身从中间断掉了,是一把断刀。

别的摊位前都是热热闹闹,唯有老汉摊位前清清冷冷的门可罗雀。

一来到摊位前,赵辰却确定了引起玉佩震动的正是摊位上的断刀,略一沉吟,笑道:“这把刀可是古物?”

“小哥眼力真好!”老汉一见有人询问,立马双眸一亮,低声道:“不妨告诉你,在很久以前,这口古刀乃是一位武道至强所用,在一次惊动天地的搏杀中,生生崩断的!”

老汉故作神秘,声音越发压低,道:“断而不碎,断而不朽,可见其材质的珍贵和罕见!”

“果然是好刀!”赵辰点头一笑,道:“本家长辈喜欢古物,在下就随口一问,谁知如此珍贵,君子怎可夺人所爱?”

说罢,脚下一抬就要离去。

“且慢!”

老汉一愣,连忙拦住赵辰。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断刀是在他采药的时候,误入一个满是白骨的洞穴,在洞穴至深处得来的。自个也自己研究了很久,也没有看出断刀有什么奇特之处,便拿到集市上兜售,看看能不能宰个肥羊。

只是在集市卖了好几天了,路过的人却连看都不看一眼,他心里也是越来越没底,恨不得立刻卖出去。

眼见来的是稚嫩少年,几就想唬一唬,抬抬价,谁想人家借着他的话就要走了,分明就是看破了他的心思,忙赔笑道:“再好的东西也有个价不是?”

赵辰也不戳破,笑道:“看来老丈等钱用,也好,就说个价,权当我顺手买回去,讨长辈个欢心。”

“我何时着急了?”老汉故作平静,佯装狐疑,道:“老汉是怕小哥错过了好东西!”

又生怕赵辰再走了,忙接道:“三千两如何?”

这时,老头的高声引来不少人围观,先前众人还都是含笑看个热闹,此时老头报价一出,登时引的一阵嘘声。

“我看这老汉是想钱想疯了,一口破刀也敢要三千两银子?”

“要骗人,也要找个卖相好点的东西吧?”

老汉听众人嘲笑,面色也憋的通红,一咬牙,道:“两千五百两白银,刀你拿走!姑且让小哥捡个便宜。”

赵辰摇摇头,道:“天色也不早了,还望老丈放手,在下还要回家吃饭。”

                       

原创文章,作者:赵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