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秋程昇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重生之让我早点来爱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邱秋

角色:邱秋程昇

简介:邱秋本以为自己死了,却不想一睁眼就回到了十年前,重活一辈子,她只想好好爱自己
谁知前世渣夫紧追不舍,把她宠上天,让人艳羡
“本女子可压不可辱,要不然换你在上面?”邱秋推开程昇
某男人笑容邪侫,“程太太,我们做点更有趣的事情,如何?”咳咳,上一世她怎么没有发现这个“冷面阎罗”有这么的不正经
正经?正经的白天你都看饱了,不正经的,要晚上才能喂你
邱秋:“谁把这个大魔王弄死,我谢他一辈子……”

书评专区

掌清:援共难(以“历史虚无主义”之名,404屏蔽)舔鞑易(起点App强制三秒广告封推,负面评全删)呵呵!

未曾设想的道路:连稳定更新都保证不了的脑洞书就算了吧,之前追到最新的时候还看到作者信誓旦旦的要加油写,结果转眼这更新。。跟太监没啥区别

我真是雷神:40多章爆料写作创意那里看着很尴尬 还写那么详细。。

重生之让我早点来爱你

《重生之让我早点来爱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沉睡

淡粉色的房间,淡粉色流苏纱幔,墙壁上零星的贴着小雏菊,暖色的水晶灯。一切都按照邱秋喜欢的装饰。

这是婚后,程昇特意在碧海边为邱秋准备的别墅里。那年,程昇说要让她生活在他为她准备的桃花源里。与世无争,无忧无虑。

“邱秋,你一天能不要胡思乱想吗?”

“我乱想?”

“都说了,我和她没关系,我们就是朋友而已。”

“恩,你们是朋友,那我呢?”

“”

“我是你的妻子”

“”“算了,你先冷静一下,我先去公司了,等我晚上回来再谈”

砰的关门声,程昇出门了。

偌大的犹如城堡一样的别墅。难以言喻的孤独在空气里飘荡。她不冷静吗?她明明不哭不闹的。

邱秋摸摸自己的脸,没有眼泪啊。

怎么会这样呢,这还是那个天真的她吗?尖酸的指责,冷战的悲凉,她快要毁灭的婚姻。

程昇,我们说好的爱情呢?

邱秋是个从小被父母宠到大的孩子,在她还不明白什么是爱情的时候,就遇到了程昇。就这样父母和程昇完成了完美的交接。没有让她经历世俗,学会生活,也并不了解爱情。

“程昇,爱情是什么呢?”

“我们这样就是爱情。”他总是笑眯眯的说。

直到程昇事业越来越成功,直到那个叫秦柯月的人出现。

秦柯月,据说是程昇的同学兼初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却并没有在一起。

邱秋曾经在老宅的一个抽屉里看到过一本日记。整整一本都在写着年幼的程昇对那个女子的爱恋。当时很好奇的仔细看了,原来这就是爱情吗?

邱秋很疑惑。程昇,她回来了,那“我们”的爱情呢?

“咚咚咚”大清早的,什么事啊?

“彤姨,怎么了”

“太太,先生的助理找您。”彤姨恭敬的说。

“哦。好的,我一会下楼。”

彤姨是程昇请来照顾邱秋的佣人之一,为什么说是之一呢,因为邱秋记不清这栋大大的别墅里到底有多少佣人,不过缺乏安全感的邱秋是不允许别人进她房间的 。

邱秋下楼,欧式客厅,黑白灰几个色调,端庄大气,角落里偶尔穿插了些许粉红紫绿,这是邱秋非要胡乱摆的,程昇也由着她。

“是欧阳助理啊,你有什么事吗?”

“夫人你好,程总书房桌子上掉落一份文件,请您整理一下,我拿去公司。”

“好的。”

欧阳觅,程昇的助理。

程昇从不让她去他的公司。有什么事情总是让欧阳觅趾高气昂的来面对她。邱秋总觉得,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上演一出柔弱原配和美丽小三的戏码。

可事实并没有,程昇身边最不缺乏的就是美丽的女人。

他们总是十分不屑于她这朵小白花的。背地里说不定怎么编排她呢。

肯定要说什么无耻勾引,什么配不上他之类的。

天知道,当初是程昇自己来采下她这朵小白花的。

难道真的像张爱玲说的。在每个男人的生命中,都有两个女人,一个叫红玫瑰 一个叫白玫瑰。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则成了窗前的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粒,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难道她现在就是一饭粒吗?真是有够悲伤的故事。

晚上,程昇回来了。

诺大的餐桌。两人沉默无语的吃完晚餐。邱秋独自上楼。

想着程昇会不会和她解释呢?自己要不要听他的解释呢?

这时邱秋的手机响起,谁这个时候还打电话呢,邱秋忍不住看了看,未知号码?

“喂,你好”

“请问是邱秋吗?”

“你是”

“我是秦柯月”

“有事?”

“就是想问问程昇到家没,下午帮我搬家,肯定累坏了。”

“到家了,没其他事我就挂了。”

啪的挂断电话,那个女人怎么有她的电话呢,是程昇给她的吗?

这是?算示威吗?

程昇在阳台上打电话,又是那个女人吗?

模模糊糊邱秋听见什么生病医院的。

“邱秋乖,你先睡,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程昇亲亲邱秋的额头,穿衣离开。

邱秋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另一个女人能大晚上的叫走她的丈夫,她还能怎么想?还能说什么呢?

当天晚上程昇出去了没有回来,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夜不归宿。

邱秋发呆了好久好久,久到灰色的天朦朦亮起,才睡下。

为什么觉得心里难受呢,哦,可能是心悸的老毛病又犯了。邱秋睡吧,没事的。

又是谁在敲门啊,吵死了,不会又是欧阳觅吧?

邱秋穿着兔子睡衣,揉揉没睡醒的双眼,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她的妈妈文昌韵和她的女儿程钰宝。

“妈妈,怎么叫你这么久了才开门。”

“哦,钰宝,对不起啊,妈咪昨晚没睡好。没听到你敲门。”对啊,她还有钰宝,从她肚子里十月怀胎生下来的程钰宝,她最爱的女儿,今年三岁,很可爱,真好。

“妈,怎么把钰宝送回来了。”

“孩子说她想你了,就送回来了。”

之前邱秋和程昇闹矛盾,怕影响孩子,就把孩子送到她姥姥家去玩几天。

“邱秋,你和程昇没事吧。瞎闹腾撒”

“没事,能有什么事呢。我这么听话,这么乖。”

“你这孩子脾气要改改,也就程昇受得了你这臭脾气。还当个宝似的护着。”文昌韵怜爱的点了点邱秋的鼻子。

“妈,有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妈,你知道你心目中的程昇已经不愿意护着女儿了吗?

邱秋不想妈妈为她担心了,父母为他担心了一辈子,都结婚生子了,他们还是不放心。她真的不是一个好女儿。

“妈,干嘛?”

“还能干嘛?,给你这个小懒鬼收拾收拾房间,看看都乱成什么样子了。”

“那还不是你不愿意和我一起住。”邱秋嘀咕到。

“这孩子,去和钰宝看电视去。”

“妈,你歇会儿吧,累不累,你看到处都干干净净的。”

“自己不喜欢做卫生,又不让佣人进来打扫,看你这屋子脏得。”

“谁让你不和我一起住”邱秋嘀咕到。

“这孩子”文昌韵摇摇头。

留妈妈吃了晚餐,送妈妈出门,看着妈妈坐上回去的车。

父母不愿意住在这华丽的城堡里,说舍不得村里的老房屋,住出感情了,不想搬。

邱秋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发呆。

夕阳下,程昇穿着昨天那套微皱的西服走了过来,眼底有点淡青色,显得有些憔悴,邱秋想,他怎么好像比她还没睡好一样。

“邱秋,你在这儿做什么,穿这么少,快进去,风大。”说完拉着邱秋的手往里走。

“你回来了。”

“柯月的妈妈生病住院,我去看看。”程昇解释道。

邱秋没有说话,抽了抽手。

程昇僵了一下,终究没有放开。

怎么不放手呢?是会放手的吧!

邱秋也想感怀一下春秋,致她终将逝去的爱情。

一夜无话。

程昇醒来,看着身旁熟睡的邱秋,小猫似的蜷缩在他胳膊旁。

“邱秋,我该拿你怎么办。在你心里,你的阿昇哥哥已经不重要了吗?”

程昇轻轻地洗漱好出门,深怕吵醒熟睡的邱秋。

很多时候,你不问,我不说,就成了距离,就成了误会。

“妈妈,你怎么还不起床啊。”小小的钰宝嘟着嘴。

“钰宝,你怎么过来了,都10点了,我怎么睡这么久。”邱秋赶紧翻身起来。

“钰宝饿了吧,我马上去给你做早餐去。

“妈妈我不饿,我之前看你没醒,踩着小板凳,在冰箱里拿了牛奶喝。钰宝会照顾自己了”

“我的钰宝真厉害,为了奖励这么厉害的钰宝,我们今天去游乐园玩吧。”

出去走走也好,散散心。

“噢耶,妈妈真好,快起来,快起来了。”

邱秋和钰宝穿着同款的亲子装。

“妈妈,我要坐那个马”

“妈妈,我要彩色气球”

“妈妈,我要玩水车”

一整天,小钰宝高兴坏了,邱秋可不容易,天知道那个旋转水车,都快把她给转吐了。

“钰宝,玩累了,我们去吃饭吧,今天可不许吃垃圾食品,妈妈带你去吃大餐去。”

“走咯,吃大餐,吃大餐。”

“你好,请问几位。”门童礼貌的询问。

“两位,谢谢。”

这是一家法式餐厅,清雅的环境,配上优雅的音乐。是很多小情侣喜欢的约会好地。

因为邱秋很喜欢这里的蟹黄包,偶尔程昇会带着她来这里吃饭。要不然,凭邱秋这大路痴,是找不到哪里有什么好吃食的。

随着门童往里走,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母女俩高兴的聊着天,等着上菜。

“咦?妈妈,你看,爸爸怎么在这里。”

随着钰宝的手指看过去。程昇和一个女子在用餐,女子好像很难过的哭了,程昇抽出纸巾给她擦擦眼泪。

邱秋心突然抽疼抽疼的。

还没来得及阻止,钰宝高高兴兴的跑了过去。

“爸爸”稚嫩的童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程昇抬起头,看见眼前笑眯眯的小钰宝,和正向这里走来的邱秋。突然有点心慌,自己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心慌什么呢。

“程大哥,这是你的女儿吗?真可爱。”女人捏了捏钰宝的小脸。

“恩”程昇一直望着邱秋,女人顺着他的目光扭过头。

看见一个女孩走过来“这位小妹妹是?”

程昇失笑“小妹妹?她可不小了,她是我妻子”

女人脸上瞬间白了几分。这才注意,这个“小妹妹”和程昇女儿穿着一样的亲子装。

其实不怪她会说邱秋是小妹妹,邱秋扎着高高的马尾,粉色上衣,蓬蓬裙,面相本就稚嫩的她,看起来确实像个学生。

“你们怎么来了。”程昇问邱秋。

“就你能来吃饭,我就不能来吗?”

程昇听着她有点激烈的语气皱皱眉,“既然来了,一起吃饭吧。”

三个人心思各异的用着餐。

“程昇,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女士吗?”邱秋打破平静。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程昇的同学,我叫秦柯月。”

听见这个名字,邱秋简直有种摔门而出的冲动。

“原来你就是秦柯月啊,真是久闻了。”

“妹妹说笑了。”秦柯月温柔的笑笑。

“谁是你妹妹,你”

“邱秋,怎么这么没礼貌。”程昇皱眉。

还没说完的话被程昇打断,邱秋发现程昇这段时间是越来越爱皱眉头了。

他不是该高兴吗?初恋女友陪吃饭什么的。

“对不起,我吃饱了,先回家了。”秦柯月的温柔礼貌仿佛是为了衬托邱秋的孩子气。

“柯月,我送你吧,邱秋,你和钰宝在这儿等会儿,我先送柯月回家。再来接你”

“”邱秋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耳边听着秦柯月一个劲的推却“不用了,程大哥,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程大哥,谢谢你”

程昇就这样放下她,陪着另一个女人走了。

程大哥是谁,是她的阿昇哥哥吗?

不,肯定不是。阿昇哥哥是永远不会丢下她的。

“妈妈,我们要在这里等爸爸吗?”钰宝仿佛感觉到了空气里的悲凉,问得小心翼翼。

“不了,我们走吧。”邱秋对着钰宝笑笑,沉默的牵着钰宝走出门,心脏的绞痛越来越严重了。

两人的回到家。安排钰宝睡下后,邱秋坐在阳台边发呆。

听见开门声,程昇回来了。

“你去哪里了,手机也不带,到处都没找到你,不是让你等我了吗?”程昇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她自己回家不好吗?省的他麻烦了。

“我为什么要等你呢。”

“你”看着邱秋清澈的眼神,程昇有种无力感。送柯月回去后,她突然扭到脚,带她去医院耽搁了一阵。没想回去后,就找不到邱秋了,他在那儿着急上火,这倒好,人家根本没等他。

她好像一直在等他,她好像他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这一次,邱秋不想再等了。

阿昇哥哥,不是每一次你回头我都还在的。

A市西南医院。”柯月,你母亲好点了吗。”程昇放下提着的水果篮。

“程大哥,又麻烦你了,医生说,我母亲已经已经快不行了。”说着秦柯月抹起了眼泪。

“唉,生老病死,节哀。”程昇眼里透着伤感,或许是想到自己早逝的母亲,当年的他也如此这般悲凉无助。

“程大哥,我离婚后带着儿子。家里没有其他人了,我想陪着母亲最后一段时间,你能帮帮我吗?”

“好”

接下来的日子,秦柯月总是有处理不完的事情,要程昇帮忙。

程昇呢,不想回家面对激烈的邱秋,也感慨着秦柯月这么柔弱美丽的女人生活凄苦,能帮就帮。

秦柯月的母亲,终究没有熬过这个夏天。

老人的离世,秦柯月最后的保护伞塌了。

她死死的抓紧程昇,仿佛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程昇也无奈的帮着秦柯月处理着老人的身后事。

看着秦柯月带着4岁的儿子秦然,哭的两眼微肿。想到自己家里幸福生活着的钰宝,终究还是心软了。

或许男人对着美丽的女人总是容易心软。

接下来,秦柯月忙不过来的几天,程昇就没有回家,帮着照看小秦然。

要是程昇知道他的一时心软会带来什么结果,他可能会把心硬成铁块。

“程叔叔,我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一会儿就回来了。”

秦然作为长期和妈妈一起生活的小男孩,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叔叔,还是很喜欢的。像爸爸一样的叔叔。

“程叔叔,我能叫你爸爸吗?”

“不能哦,我也有自己的孩子,是个可爱的小妹妹,以后让她跟你玩。”小孩子的话总是童言无忌。

“哦,妹妹有爸爸,真好。”秦然有些失望的小说嘀咕。

说着秦柯月回来了。看见程昇,扑过去抱着程昇,一下子就哭起来了,程昇推了一下,终究还是放任了,也罢,就这一次吧。

“妈妈,你终于回来了,我听话,你别哭了。”看着大哭的妈妈秦然吓坏了。

“秦然乖。程大哥,这几天麻烦你了。”秦柯月吸吸鼻子。

“恩,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也回家了。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程昇拿起外套穿上,出门了。

盛景别墅,邱秋家。

“喂,你好”

“你好,是邱秋妹妹吗?我是秦柯月,我们之前见过。”

“有什么事吗?程昇不在家”邱秋有点气愤,找程昇都找到家里来了。

“不是,我不找他,程大哥刚从我家回去。最近我家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怕你误会,特意打电话来解释一下。”秦柯月的话语中带着不可忽视的得意。

“哦,那还有事吗?没事我挂电话了。”

“没,没事了。”明显没想到邱秋是这么个反应。

啪的挂断电话。

就像古代的女子争宠,姐姐妹妹的说一堆酸话。不累吗?

她不会去争些什么,也学不会去争的。

程昇回家后,告诉邱秋秦柯月妈妈去世,这几天是去帮忙了。

邱秋和程昇莫名的又进入了冷战。

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沉默,压迫着邱秋悬着的那根敏感的神经。

程昇觉得邱秋是无理取闹的在闹脾气,也越发心情不好起来。

邱秋又一次接到了秦柯月的电话。

“邱秋妹妹,程昇喝了很多酒,现在在我家,你要来接他回去吗?还是让他在这里凑合一晚。”电话里的秦柯月这么说着。

“让他在你家吧。”邱秋异常的沉默冷静。“还有,我很是不喜欢你,以后别在打电话到我家,也别叫我妹妹,我会感到恶心。”

一番话让电话另一端的秦柯月目瞪口呆。

不去理会那夜不归宿的程昇,邱秋和她唯一的好友刘凉怡约好,要去孤儿院做义工的。

带着酒气的程昇回来,看着程昇衣领上明显的红色唇印,邱秋已经不想在难过了。

“你去哪儿,不许走。”程昇拉住正准备出门的邱秋。

“放手”

“不放”

邱秋心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了,老毛病又犯了吗?

拉扯中,一口气缓不过来,邱秋吐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晕过去前,邱秋还在想着,这般柔弱的身体,能去争斗些什么呢。吐血晕倒,真是狗血的剧情。

看着晕过去的邱秋,程昇吓得酒都醒了一大半。

“医生,她这是怎么了。”

“她本来就有先天性心脏衰弱症。平时情绪不能起伏过大,最近应该是忧思过度,才会造成心脏负担,吐血晕倒。醒过来就没事了,只是平时要注意,长期如此,病人有可能会心脏衰竭。”

“忧思过度?心脏衰竭吗?”程昇深深的皱着眉头。

“对了,她最近应该经常会心口疼,家里人没发现吗。”

“以后会注意的,谢谢医生了。”忧思过度,是为了他吗?她不是不在乎他了吗?

是他没照顾好她,明明知道她身体不好又思想敏感,是他自己把她养成这般娇气模样。

怎能怪她任性,怎能怪她不懂事,怎能只为心里的不痛快就故意让她也不痛快。

邱秋,对不起。

可是,不是所有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

“邱秋,你醒了,好点没,心口还疼不疼。头晕吗?”

“”程昇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他衣领上的唇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邱秋。邱秋没有回话,翻过身背对着他。

“邱秋,别这样,都是我的错,我们和好行不行。”

和好吗?带着别的女人的气味,要用多厚的脸皮才能对她说出这句话。

任凭程昇絮絮叨叨的说,邱秋一直沉默,慢慢的闭上眼。

最终,程昇也没有对邱秋解释什么,或许他认为根本没发生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而邱秋认为,他已经不屑对她解释了。

“死丫头,你这是怎么了,我等你半天。身体不舒服,怎么也不告诉我。就瞎折腾吧,这下把自己折腾到医院了。”凉怡气呼呼的。

“凉怡,对不起了,让你等这么久。”

“这是重点吗?你身体不好就乖点,看着你这小模样,怪心疼的。”

邱秋躺在病床上,苍白着小脸,瀑布般的黑发披散着,穿着宽大的病服,显得越发娇小。

刘凉怡,作为邱秋二十几年岁月里唯一的朋友。刘凉仪在医院陪着邱秋。

由于一直以来,身体不好,邱秋的父母对于邱秋交朋友也比较严格,平日里也很少出去玩耍。时间长了导致邱秋性格比较孤僻,可怕的是,邱秋一直认为,自己这种孤僻的独来独往是正常的。

后来班里来了一个热情漂亮的转学生,刘凉怡。

凉怡很漂亮,是邱秋向往的阳光一样的女孩,美好亮眼。或许正是因为向往,在凉怡莫名的天天粘着邱秋的时候,邱秋没有拒绝。

然后,革命的友谊就此展开。

“程昇,你出来一下。”邱秋睡着了,凉怡叫程昇出去谈,怕吵醒邱秋。

“凉怡,多谢你这段时间陪着邱秋。”

“我可不是想听你说谢的,说说看,邱秋怎么会出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这衣领上的唇印。”

“我喝多了,这个应该是不小心的。”程昇这才发现自己的衣领,深色的眼眸越发深邃。

“呵。我当初就不同意邱秋嫁给你,你这般经历世俗的人,怎么可能照顾得好邱秋。看着她懵懵懂懂的对你的依赖,又不忍说些什么。”凉怡回想起当初,一阵感叹。

“对不起,是我不好。”

“你可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哼!”

程昇从头说了事情的经过,凉怡简直想抽他一耳光。

邱秋这么敏感的人,你彻夜不归,又岂是你一两句解释就能安抚下来的。

还有那个叫秦柯月的极品,她可没看出哪里温柔,哪里善良了。真是气死她了。

邱秋在医院住了好多天,医生又给全面检查了好多次,才终于让她出院。她实在是不喜欢医院里那股无时无刻都有的消毒水气味。

“妈妈,你好多天没有回家,姥姥说你生病了,妈妈不要生病好不好,钰宝很乖的。”看见邱秋进门,钰宝哭了起来。

“妈妈没事了,钰宝不哭,以后我不生病了。天天陪着钰宝好不好”邱秋抱起钰宝哄到。

最近钰宝好像有点害怕,天天缠着邱秋。邱秋也真的天天都陪着孩子。

钰宝对不起,妈妈让你感到不安了。

“妈妈,幼儿园的老师说,明天学校有活动,让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去参加,妈妈生病了, 爸爸这么忙会去吗?”小钰宝满含期待。

“妈妈已经好了哦,不会生病了。爸爸上班忙,妈妈今晚问问看。”摸摸钰宝的头,如果为了孩子,她还是愿意去问问看的。

钰宝,妈妈本想给你一个幸福的家。

“程昇,你明天有时间吗?”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我明天有事。”长时间的冷战耗尽了程昇不多的耐心。

“有事就算了。”邱秋掉头就走,她不该问的。

邱秋牵着钰宝去幼儿园

“钰宝,爸爸说今天有事情,妈妈陪你好不好。”

“好吧,爸爸总是忙。不过妈妈陪我也是很开心的。”

两人高高兴兴来到学校。好热闹。第一次陪钰宝参加幼儿园活动,邱秋感觉这么多天压抑的心情都开心了不少。

两人参加了好多节目,邱秋的额头上都微微的冒着细汗。

忽然和邱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程昇吗?

秦柯月和程昇一起牵着一个小男孩,孩子兴奋的说着什么。

突然,男孩回头对程昇叫了声“爸爸。”

程昇没有说什么,无奈的笑着摸摸男孩的头,一旁美丽的女人看着他们笑得温柔如水。

程昇,原来这就是你说的有事情。

邱秋从来不明白什么是恨,她知道这不好,就算很难过,也只会说讨厌。

这一刻,突然就恨上了。恨程昇,恨秦柯月,恨那一声所谓的“爸爸”。他们不该的,不该这样对钰宝,她宝贝一样的孩子,却受这般委屈。

这时,程昇也看见邱秋了,而邱秋仿佛像不认识他似的擦肩而过。眼神里却透着他从未见过的恨意。

想叫住她,却没法张口。

“妈妈,爸爸不是在忙吗?为什么秦然也叫爸爸呢,为什么爸爸不陪我们。”钰宝眼中含泪,却坚强的忍住没哭。

“钰宝,对不起,对不起。”好难过,总是让她的孩子看到这些不美好的事情,邱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心脏又开始抽疼了,一下比一下厉害,邱秋脸色越发苍白。

“没关系,妈妈不要哭,钰宝不难过的,真的,秦然的爸爸去世了,我就把爸爸借给他一天。”钰宝看着邱秋无声的掉着泪,很懂事的安慰着。

而远处。

“程大哥,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我不知道两个孩子在一个学校。”秦柯月表现的很抱歉。

“没事,来都来了,也不能让孩子失望,回家我在给邱秋解释”程昇也不好苛责什么。只是语气不那么好。然而他不知道,他再也没有解释的机会了。

“我家然然自从爸爸去世后,在学校就很不开心,今天拜托你帮忙,是想让然然开心一下,然然一直都很喜欢你。我不是故意的”

秦柯月听着程昇语气不好,眼泪一个劲的掉,活像被欺负的是她,受委屈的也是她。

“没事,柯月,不是你的错。”

是啊,不是秦柯月的错,不是程昇的错,那邱秋呢,错了吗?或许遇上程昇就是一种错误。

看着自己的丈夫陪着别的母女。这滋味,真真是有够无语的。

邱秋和钰宝消沉的参加完剩下的活动自己打车回家了。程昇呢,肯定开着车送那对母女回家吧。

好疼好疼,又犯病了吗?不行,会吓着钰宝的。

邱秋坐在钰宝床头哄她睡觉,读着童话故事“小美人鱼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一样疼痛小美人鱼最后化成了海上的泡沫。”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犹如她一样。

钰宝睡着了,邱秋疼得浑身冒着冷汗,悄悄的起身去客厅拿药。

跌倒了,满地的药片,破碎的玻璃杯,被水浸湿的裙摆。白嫩手臂上零星的血分外刺眼。

程昇进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赶紧上前抱起邱秋。看着邱秋苍白无助的脸,汗水已经浸透的黑发。“该死。”

抱着邱秋往医院跑。

“阿昇哥哥,我好疼。”

“邱秋没事的,我来了。”

“阿昇哥哥,你会喜欢钰宝的对吗?”

“恩,我最喜欢钰宝。”

“可是阿昇哥哥,邱秋好难受。”

“乖,别怕。”

“是不是邱秋霸占了阿昇哥哥,所以才会生病,才会疼痛,如果是这样,那阿昇哥哥,邱秋不要你了。”

“医生,她怎么还不醒。”

“唉,上次就跟你说过了,不能情绪起伏过大,她的心脏现在已经处于休克状态。怎么说呢,通俗一点就是植物人。”

“那她还会醒吗?”

“不容易了,或许这辈子就这样昏睡过去,直到心脏彻底死亡。”

毫无预兆的,邱秋就这样昏睡了过去。

什么七年之痒,什么矛盾冷战,什么巧笑嫣然,通通都没了。

“”程昇牙齿咬的紧紧的,太阳穴直跳。手心已经被自己的指甲刺破,鲜血一滴一滴的掉落的灰白的地板上,显得触目惊心。

他的邱秋生气了,真的不要他了。

豪华的VIP病房。

邱秋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犹如睡着了一般。

周围好多人,邱秋的爸爸妈妈,程昇,钰宝,还有好多亲戚朋友。他们在吵着什么。

“钰宝看着怎么也叫不醒的妈妈,哭累了,睡着了。

“程昇,你当初怎么答应我们的,说你会一辈子照顾她爱护她的。你明明知道邱秋心脏不好,你明明知道啊,为什么会这样。”邱妈妈说着哭了起来。

“这怎么能怪程昇呢,谁知道她怎么就突然犯病了呢。”程昇的小姨这般说着。

邱爸爸上前对着程昇就是一拳,周围的亲戚劝架的劝架,拉拉扯扯,闹成一团。程昇就这样不反抗不说话的望着邱秋。

突然,啪的一声,大家都安静了。程昇对着邱秋父母跪下“爸,妈,我父母去世得早,我一直把你们当成我亲爸妈,邱秋的事情,是我不好,是我没照顾好她。我不求你们的原谅,因为我自己也没法原谅我自己。今天,我程昇当着大家的面发誓,邱秋躺一辈子我就照顾她一辈子,我程昇这辈子只会有邱秋一个女人。”

邱秋妈妈抹着眼泪扭过头去,邱秋爸爸也不说话了。

“程昇啊,这怎么行,你还年轻啊。”

“就是,你就只有一个女儿,怎么能不结婚,儿子都没有。”

“不行,说什么也不行。”

好多人都在义愤填膺的说着。仿佛邱秋已经死了一样。

“住口,都出去,邱秋要休息了,我这辈子只会有邱秋一个妻子,我的子女,也只能她来生。”程昇把大家都赶了出去。

“程昇,我当初是一直认为你能照顾好邱秋的,将她懵懵懂懂的就嫁给你,想来是我错了,我们想把钰宝带走,你同意吗?”邱秋爸爸对程昇说道。

“不,不能带走钰宝,爸,妈,我就只有钰宝了,求你们相信我,我会照顾好孩子的,真的,如果真照顾不好,你们在接走,行吗?”程昇眼睛布满红血丝,下巴上凌乱的胡渣,衬衣扣子也掉了一颗。眼里透着绝望般的忧伤。

“好吧,希望你能照顾好邱秋和孩子。这两天我们先带着,等你处理好了,再来接孩子吧。”邱妈妈终究是不忍心。

邱秋爸妈也抱着孩子走了。

病房里就剩下程昇了。

“邱秋,你之前说不想要我了,怎么能不要呢,我是你的阿昇哥哥啊,你是开玩笑的对不对,肯定是,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邱秋,你累了,就睡吧。”

“邱秋,你不是一直想你爸妈陪你一起住吗?我以后把他们接过来好不好。”

“那我先回去,收拾好了,就来看你。然后就一直陪着你和钰宝,你说好不好。”

程昇亲亲邱秋的额头。

开着车去往邱秋爸妈的住处。

“爸,妈”

“你来接钰宝吗?这几天钰宝一直闹着找妈妈,天天哭闹。”

“恩,我来接她,爸妈,我想跟你们商量个事情,我想让你们搬过去一起住。我去公司的时候,还想麻烦你们帮忙照顾一下钰宝。邱秋之前一直想你们一起住,她说大房子人太少了,冷清。你们就当是邱秋的愿望好不好。”程昇平静的说着,仿佛邱秋就好好的在家等着。

“那好吧,我也不放心,你自己带孩子。”邱秋爸妈就这样同意了,其实他们之前不想一起住,就是怕打扰小夫妻两的生活。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说什么也要看好邱秋的。

程昇安排好一切,一切都和邱秋醒着的时候一样。他正常的去公司,接送孩子,只是不喜欢说话,行事也越来越雷厉风行,公司里的人都提心吊胆的。公司的效益却越发好了起来。

欧阳觅其实内心是高兴的,她一直觉得邱秋这样的人,是配不上程昇的。她其实是嫉妒的,所以每次见着邱秋都把头抬得高高的。凭什么大家都要护着她,果然上天是公平的,一直病怏怏的,这下好了,就一辈子睡下去吧。

虽然她也不可能得到程昇。但人就是这样,嫉妒着她心中以为的弱者。总觉得邱秋万事不如自己,怎么能过得这么好。

“程总,你的文件。”

“放下”

欧阳觅回头看了下,程昇还是那个程昇,却又不是那个程昇了。

“钰宝,爸爸回来了。”程昇抱起钰宝。在她脸上亲亲。

“不许亲,妈妈说了女孩子不能让男孩子亲亲的。”钰宝捂住脸。

说完两人都愣住了。

“钰宝,爸爸带你去看妈妈”

“好耶,又去看妈妈咯,妈妈什么时候醒啊?”

“钰宝要乖乖的,妈妈累了,睡够了就醒了。”

“钰宝最乖了。钰宝以后都不哭鼻子了。”

“恩,钰宝最乖。”

医院病房。

“妈妈,妈妈,我今天考试满分,老师夸我可厉害了。”

“妈妈,我会扫地了,昨天帮姥姥扫地了哦。”

“钰宝,吃个苹果,妈妈都听到了。”

“邱秋,我又带钰宝来看你了。”

桌上多了一束花,谁来看过邱秋吗?这时秦柯月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程大哥,你来了,我听说邱秋病了,我来看看。”

“你这个坏人,那天你给我妈妈打电话把妈妈都气病了,我听见的。你还抢我爸爸,不许进来,出去,你出去。”钰宝突然丢下苹果把秦柯月往外推。

“不是这样的,程大哥,你听我解释。”

“好了,你先回去,邱秋好像一直不太喜欢你,你不要在来看她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谈。”

程昇扫了秦柯月一眼,眼神没有温度。秦柯月僵了一下,把想说的话憋了回去,退出病房。

                       

原创文章,作者:邱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