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品女友(潘莹小慧)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我的绝品女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潘莹

角色:潘莹小慧

简介:年轻小伙练就一双龙抓圣手,女神,学妹,少妇,纷纷拜倒其身下,欲罢难休

书评专区

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有点恶心,不喜欢这种篡改原作设定,用阴暗的脑补来评价原作人物,扭曲原作人物性格的同人。好好的三代火影,被作者写成大阴谋家,成了全书第一卑鄙无耻的人。一心捧自己儿子阿斯玛当火影,故意打压鸣人。波之国任务,达兹纳也被塑造成了一个无耻小人,根本不在乎自己村子如何,宁愿把钱用来吃喝玩乐也不愿意请忍者暗杀卡多。角色实力提升过于夸张迅速,还没从忍者学校毕业呢,实力就超影了。而且有这个实力的不仅仅是鸣人,鸣人顺带连佐助也一起提升了。十几万字看下来,没什么新意,基本大杂烩情节。极度书荒可看。

荣耀魔徒:风格挺喜欢 哈哈哈

神奇宝贝之龙系掌门人:文笔非常稀烂,里面的女性角色全员抖M,抖M到在场上被男猪打的浑身伤痕累累还揪着你心理弱点攻击到情绪崩溃,赛后被男猪冲进女厕所强行揩油都能理解男猪是为了自己好的那种抖M。都2020年了,这种龙傲天式的降智+洗脑光环依然有这么多读者,也是无可奈何。翻起这本书本意是想系统性的了解一下PM世界,最后发现还不如我自己动手查神奇宝贝百科。打1星是因为底线只有1星。

我的绝品女友

《我的绝品女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六章 示好

我的职业,是一名男性催乳师。

很多人羡慕我的工作,说我既可以冠冕堂皇的占着女人便宜,还能获得不菲的收入。

实际上,催乳师这个行业,口碑很重要。

如果催乳的时候,心里有什么邪念,客户往往都能感觉到。

所以从业一来,我没对客户有过什么不尊重的行为,口碑一直都很不错。

可偏偏,一件小事,彻底的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

这天,微信上,一个昵称叫小慧的女生,主动的加了我的好友,发来了一段语音:“张医生,请问您现在有时间么?我想请您催乳。”

这个女生的声音很清脆,从头像上看,长发,空气刘海,五官精致,约莫也就二十出头,让我有些诧异。

因为根据经验判断,她的声音很活泼,不像是一个恢复期的产妇。

询问之后,她告诉我,是她的姐姐需要催乳师,但是家人不同意,所以让我现在去她们家,家里没人。

我告诉她,家人没同意,我是不会去做的。

可叫小慧的这个女生似乎很着急,在微信上和我说钱不是问题,只要能出奶,可以给我五千块钱。

我难免有些心动。

催乳师这个行业一般每次是四百块,如果客户只是稍微有些堵塞,以后注意饮食,一次就可以完成,但如果奶块较硬,需要多次催奶,一般就是做七次,两千五左右。

她开出了五千块的价格,相当于我两天的收入。

因此,试探性的问她,是不是真的没事。

她让我放心,不管有什么事,家里人是不可能不管孩子的,现在假奶粉太多了,都不可信。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还是带上了技师证,去了一趟她家。

这是一栋很高档的小区,保安设施比较全面,这样一来,她家能给出这样的价格,也就算是比较正常了。

就在我拿出手机要给小慧打电话时,却听到了一个甜甜的女生望着我问:“你好,请问你是张医生么?”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也有些惊艳,因为她真人比照片更加好看,而且洋溢着一种青春的感觉。

“是,你是小慧啊?”

“是啊,张医生,我提前就在这等你了,我姐夫不在家,咱们上去吧。”

小慧一边笑着,示意我往单元楼走。

我提着工具包,走在了后面……

在电梯里,她满是好奇的口气问我,催乳师是不是每个人看起来都和我一样,挺神秘的。

我跟她大致解释了一下,催乳师这个行业,也是分人的,有的神秘,有的阳光,不过不论怎样的气质,不能做到第一眼让人讨厌,那样工作也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小慧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好奇的看了看我的工具箱,疑惑道:“那张医生,你们催乳师还要带工具么?疼不疼啊?”

怕她担心,我摇了摇头,解释说,这里面都是口罩,手套,还有一些清洁用品,不会疼的。

“哦哦。”

小慧这才是一脸轻松,带着我上了楼。

进了屋子里,我才看到了客户的样子。

这是一个有点姿色的少妇,披着头发,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

我进来后,她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身子莫名往后缩了缩,应该是很紧张。

为了缓解她紧张的情绪,我冲她微笑道:“你好,我叫张洛,是一名催乳师。”

“你好……”

少妇应了一声之后,就低下了头,咬着嘴唇不说话,应该是很难为情。

而小慧却不以为然,介绍道:“张医生,这就是我姐姐,潘莹,她已经七天都没有奶水了,你看现在还能催出来么?”

七天?

我些诧异的看向了潘莹,她的身材还是不错的,胸口也很饱满,按理说不应该七天都没有奶水吧?

朝着她走了过去,我特别注意的看了看,发现她的情绪一直很紧张,而且还有些警惕。

遇到过很多患者,一般都是在有抑郁症的情况下,才会出不了奶水。

“你姐姐最近情绪怎么样?”

我问了一下小慧。

小慧摇了摇头,神色担忧道:“我姐姐婚姻一直不太顺利,这次也是奉子成婚,所以才会没有奶水。”

“这样啊……”

我点了点头,大致上明白了,如果客户内心抑郁,是很难产生奶水的,不过这一类患者,我也见过不少,便冲小慧道:“你放心吧,你姐姐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你先出去,然后我开始吧。”

“啊?”

小慧目光难免有些诧异,同时潘莹也是一脸紧张。

“嗯,我们这边都是一对一的,如果有外界干扰,就没有效果了。”

“那……那好吧……”

小慧还是点了点头,道:“那我把孩子也抱出去,免得我姐等会紧张。”

等到小慧把孩子抱出去之后,屋子里面也就剩下了我和潘莹两个人。

她脸色变得有些涨红,低着头不吭声。

我笑着走了过去,柔声道:“你别紧张,我既然是医生,自然会对你负责,七天没有奶水很严重了,如果再不催乳的话,可能以后很难有了。”

潘莹脸色当即有些痛苦,点了点头说,那张医生,麻烦你了。

她当着我的面躺了下去,然后就开始脱下了孕妇睡衣。

出于礼貌,我转了过去,到了一边,打开工具箱,戴上了口罩,手套。

等我转过身,就看到潘莹已经把上衣都撩了上去,还盖住了脸,她饱满挺立的胸口,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走了过去,伸手轻轻的碰了一下。

潘莹立马轻哼了一声,娇躯颤抖了一下。

“别紧张,你还是有奶块的,只不过应该是里面堵塞了,我给你做一套之后,第二次应该就会有奶水出来了。”

因为她用衣服遮着脸,我只听见了她轻轻的应了一声。

我站到了她身旁,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可潘莹却再次抖了一下……

“张医生,不好意思,有没有麻药,我……我有点难为情……”

潘莹依旧用衣服盖着脸,声音颤抖道。

“没事,不需要麻药,你就把我当成医生就行了。”

我一边开导着她,一边开始轻轻的动作着,她虽然还是很紧张,但是也没有很抗拒。

为了让她放松下来,我开玩笑道:“也不怕你笑话,其实我第一次做这个的时候,比你还紧张。”

“是么?”

隔着她的衣服,我听到了她疑惑的声音。

“可不是么,那时候我还是个处男,我们老师给我一个阿姨,让我给她按摩,年纪都和我妈差不多大,我可比你现在紧张多了……”

我一边说着当初经历的尴尬事情,一边按摩着她的几个穴位,潘莹的身体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这也是我一贯以来用的套路。

潘莹有些好奇的拉下了衣服,脸红红的问我说,张医生,那你觉得,我是不是和那些阿姨一样啊?

我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只能是笑了笑说,当然不一样,你让我更紧张。

潘莹细若蚊哼般应了一声,脸越发红了。

我感觉到她的反应,对我的工作也顺利了很多。

这就是男催乳师的好处,一般的女性催乳师,哪怕功力再好,也很难有好的效果,因为她们无法让这些女性分泌出激素以及荷尔蒙。

当女客户无法达到紧张和兴奋状态,就不会突然放松,奶水也很难出来。

按了一会之后,潘莹的脸色已经缓和了很多,从她身体上的放松,感觉已经算是接受了我。

只是她一直犹犹豫豫的,像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最后还是开口跟我说:“张医生,你结婚了没有?”

我的心思都放在了帮她疏通脉络上,被她这么一问,随口回答道:“还没,像我这样的,找女朋友也不容易。”

潘莹明显有些诧异问我,怎么会呢?催乳师工资很高吧,而且你长得也很稳重,挺好看的,一定是你眼光太高了吧?

我随口笑着回答她:“还真不是这样,我眼光不高,但是我的职业,说出去不太好听,家里也给我相亲了两次,那些女孩子一听说我的职业,都望而却步。”

“怎么呢?”

潘莹明显很好奇的问我。

我也感觉到,她虽然是个少妇,心性却并没有那么老,相反,还有点小女孩的纯真与好奇心。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还能促进和客户的关系,我就笑着说:

“那些女孩子,一听我是做催乳师的,问我每天在那么多女人身上下手,回家了对她们还有没有兴趣……这种问题,我也不好回答,说有兴趣不就是色狼,说没兴趣不就黄了,说难听点,我们就是帮人挤奶的,找什么女朋友。”

“噗嗤~”

潘莹竟然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

我也有些无奈的陪着她笑了笑,按摩也进行到了一半,这样的方式,还挺顺利的。

可没想到,潘莹叹了口说:“唉,人活着本来就累,张医生,你以后结婚可要看好人,别和我一样,现在可受罪了……”

听到她有意说她遇到的困难,我没说话,果断的避免了这个话题。

因为对于客户的隐私,如果不是她主动说,我是不能去问的,万一她真的把苦水都吐给我,我开导她,她依赖上我了就麻烦了。

曾经我有个师弟就是这样,和客户发展了不正当关系,最后被客户老公扒光了衣服游街,名声彻底毁了,在这行也待不下去了,因此,我对于这种事情很警惕。

可我没说话,潘莹却依旧开口说:

“张医生,你知道么?我老公特别传统,她不准我找催乳师,还整天骂我,说我不爱他和孩子才会没有奶水,还有我公公婆婆,也嫌弃我生了女孩,我坐月子都没有来过。”

一听到潘莹的遭遇,我对她也很同情。

现在催乳师这个行业,还是会遭到很多人偏见,这个称谓,其实带给了我很多的不便,不止潘莹不能接受,很多的丈夫也不能接受。

而像潘莹这种典型的例子,既不给她找催乳师,又给她那么大的压力,再加上公公婆婆的冷漠,能正常出奶才很奇怪。

因此,我安慰潘莹道:

“你应该和你丈夫好好沟通一下,不然我们的工作也很不好做,你现在明显是孕期遇挫,产后压力太大,导致的产后抑郁。”

潘莹连连点头:“是啊,张医生,我老公和他说不通道理的,要是她知道我偷偷找催乳师,一定会杀了我,这次也是听了我妹妹的话,我才偷偷找的。”

我诧异不已,跟她提议说,让她下次不能这样了,一定要说服她老公。

然而她却脸色犹豫。

我只能跟她说,她的情况,必须要找,实在不行,我可以给她老公推荐一个其貌不扬的催乳师,我认识一个。

可潘莹却立即摇了摇头,一脸紧张道:“不要,我不想换了,潘医生你挺好的。”

我只能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疗程已经进行到了一大半了,我感觉她的奶块明显已经有了一些好转,便让她躺了下去,我开始站起来,需要用点力气,在她的乳中穴转圈按摩。

潘莹现在已经明显适应了,顺从的躺好了。

可就在我的手刚放上去时,却忽然听见,门外,传来了无比激烈的争执声。

“姐夫,你……你怎么回来了……哎……姐姐才睡了,哎!”

随后,房间门竟然被一脚踹了开来!

一个剃着板寸头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房间门口!

我猝不及防,忙将手从潘莹的胸口上拿下来,而潘莹也很慌乱的放下了衣服,盖住了胸口。

这一幕都是在这个板寸头男人的眼皮子底下。

只看到他眼睛里面冒出了火,身子发着抖,嘴里面骂了句很难听的脏话,转过身就往外面冲……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前所未有的状况,让我一下子愣住了。

潘莹也是脸色惨白,一脸无措。

就在这时,小慧忙冲了进来,过来提着我的包就往我手上递,一脸着急道:“张医生,你赶紧走,我姐夫去厨房了。”

我哪里还不明白去厨房能拿什么,可我现在走了不是更糟糕么?

这一刻,我还是看到了床上潘莹那惊恐和慌张的眼神,知道我走了,这件事情就更说不清楚了。

“张医生,你快走啊。”

小慧一脸着急的说着,眼看着都快要哭了。

要是一般人,肯定现在拔腿就跑了,可我想我是正当职业,是在给病人治疗,我不能走,就站在原地没有动。

很快,那个板寸头的男人果然提着一把菜刀冲了进来!

“糙你马的狗逼崽子!敢在老子家里偷人,老子砍死你!”

他一声吼着,就提着菜刀砍了过来。

屋子里面,潘莹和小慧都发出了尖叫声。

我看到泛着寒芒的菜刀,当即侧着身子一闪,躲过了他的菜刀,却被他一脚踢到了胸口,摔倒在了地上,感觉胸口一阵剧痛。

尽管我很想还手,却还是捂着胸口冲他解释道:“你别激动,我是一名催乳师,来给你老婆通乳的!”

寸头男却眼神凶狠,明显不相信的喝道:“通你妈比!老子今天把你血管都砍通!”

他明显不相信我是催乳师。

我忙站了起来,正打算解释,却看到寸头男又提着刀过来了……

就在这时,小慧跑了过来,一下子挡在了我的前面。

寸头男当即咒骂道:“你特娘的干什么,滚开!等会再收拾你们两个贱.货!”

小慧一脸惊惧,却咬牙冲寸头男解释道:

“姐夫,你误会了,是我喊他过来的,他真的是附近有名的催乳师,张洛医生。”

寸头男又看了我一眼,眼里涌出了一丝不屑。

而这时候,潘莹明显从慌乱中惊醒了过来,也口气着急的冲寸头男道:

“王建,他真的是催乳师,过来帮我治疗的,他说我这种情况再不催乳就真的没有母乳了,你觉得我还在产后恢复期,会给你戴绿帽子么?”

这个被叫王建的男人,明显身子愣了愣,随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潘莹道:“你特娘的要是敢骗老子,老子就把你跟这小杂种拖到你爸妈那去,让他们好好看看你多贱!”

随后,他又目光阴沉的瞪了我一眼,问道:

“小子,证件呢?”

我咬着牙,心有不甘,却还是从包里翻出了证件,给了小慧。

小慧一脸紧张,却还是将我的工作证件递给了寸头男。

他接过我的证件,看了一眼之后,脸色却骤然变得阴翳无比,直接将我的证件往地上一扔,踩了一脚道:“你他娘的,拿个按摩技师证唬弄老子?”

潘莹和小慧也都是无比诧异的看向了我,显然不明白,为什么我是一个口碑不错的催乳师,却拿的是按摩技师证。

而我看到我的证件被他踩在脚底下,气的胸口剧烈起伏,感觉我的人格都被他给践踏了。

因此,我满脸不忿道:

“现在催乳师都是这个证件,国家还没有专业的催乳师证,你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了!”

王建明显被我说的脸色一冷,看了看潘莹,又看了看小慧,像是在判断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过了一会,他才冲我说了句,小子,你等着,我打个电话找朋友问一下,要是你敢骗我,今天你走不出这屋子!

“随便你。”

我回应了一句,就看到他一脸狠厉之色的拿起了手机,出了房间打了个电话。

而屋子里,小慧忙跑了过来,一脸歉意道:“张医生,你吓着吧,都怪我,不该让你过来的。”

潘莹也在床上神情紧张道:“张医生,对不起,连累你了,这次钱我肯定会付给你的,等下他要是敢动你,我一定跟他拼了。”

我看到两个女人这样,心里的火也褪去了一些,说了句,没事,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自问并没有对潘莹做什么不礼貌的举动,不管事情闹到多大,我的出发点也问心无愧。

在屋子里面僵持了一会之后,王建很快就回来了。

这一次,他没有瞪着我,而是狠狠的剜了潘莹和小慧一眼。

随后,他看我的眼神,明显还是有些敌意道:“张医生是吧?我拖朋友打听过了,你的证件是真的,既然我老婆找了你,那她催乳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我有点懵,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同意让我给潘莹继续治疗了。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意思,王建补充道:“你要是治好了,潘莹给你多少钱的基础上,我还会给你包个红包,可要是你没治好,或者发现你跟我老婆有一腿,你就别想混了。”

他的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原本我是不想惹这个麻烦的,因为我对潘莹的状况很不看好,而且她家里面还有点复杂,很容易惹祸上身。

再加上王建的口气让我很不舒服,更不想做这一单,但我看到了潘莹似乎有些哀求的目光,还有小慧那一脸恳求,期待的样子,终究有些不忍心。

医者仁心,此刻我还是点了点头,说了句,行,我可以帮潘莹催乳,但是我不要你的红包,希望你尊重我的职业。

这两年,我的确是挽回了催乳师的一些名声,让很多人尊重了这个职业,这一次,我想也不例外。

王建却咧着嘴角,皮笑肉不笑道:“有意思,一个挤奶的,还想要尊严。”

我牙咬的咯吱作响,拳头也握得紧紧的,怒视了一眼王建。

他还是很不屑的看着我,气氛显得无比紧张。

而就在这时,小慧却过来一把拉了拉我,然后就带着我往外走。

“张医生,我先送你回去吧,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

她一边拉着我,一边出了屋子。

我只觉得无比屈辱,很想一拳砸在门上,骂一句老子不干了,可小慧那柔软的手,还是让我心里的愤怒缓解了一些。

等到了电梯里,小慧这才是长舒一口气道:“张医生,我姐夫这个人向来就是这样的,你不要跟他计较,我姐姐也很无奈才跟了他的。”

“你姐夫是做什么的?”

我很不爽的问道。

小慧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姐夫是做建材生意的,家里面开了家大公司,不然也不会这么强势了。”

“哦。”

我点了点头,心里还是难免有点不舒服。

可小慧这个时候,却突然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胸口,满是关切道:“张医生,那你胸口的伤,没事吧?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我心头一颤,小慧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让我心忽然跳的很快。

“没……没事,明天我再过来吧,今天没做完,只是让你姐缓解了一些。”

“嗯,那你真的不用去看看么?”

小慧还是口气担心的问我。

我虽然心里难免有点想跟小慧这样的美女多待一会,可还是摇了摇头说,“我真的没事,不用了。”

下了电梯之后,我明显感觉小慧对我的态度有点不一样了,比起之前,要关心和亲近了不少。

等我上车回店里的时候,小慧竟然是直接在微信上,给我转账了两千,还发了语音,跟我说:“对不起张医生,这是一次的钱,我姐一定让我给的,多的让你去医院看一下,如果没事,让你明天过来,她觉得好了很多了。”

我很想把这个钱转回去,但想想太过矫情,就回了一个谢谢,顺带问了句,我走了之后,潘莹有没有被刁难?

小慧有些无奈的发语音跟我说了一下状况。

我走了之后,她上去的时候,看到潘莹虽然气血虚弱,还是被王建痛骂了一顿,但是王建好歹还有点人性,没有对她动手。

听到没有动手,我这才是放下了心,毕竟她家里面的环境太复杂了,而且王建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没有对潘莹动手,已经算是不错了。

而小慧再次对我嘘寒问暖的,让我都不免产生一些错觉,她就跟我女朋友一样的关心我,尤其是我之前在潘莹那里没走,留下来之后。

之后我回到了店里。

这家店是我自己开的,也拿了营业执照,就是地点有点偏僻,房租一年两万。

孕期的女人自然是不能上门找我,不过她们的家人,倒是有不少找上门的,只不过一般价格都不是很高,因此我一般靠微信接生意比较多。

在柜子里找出了跌打酒,擦了一点之后,胸口也不怎么疼了,只是青了一块而已。

微信上,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是我的好哥们杨浩发来的,问我今天没有生意,没有喊我出去喝酒。

想想今天上午再加上下午已经赚了三千多,遇到这种事,下午也没什么心思继续做了,索性答应了下来,问他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

等到了一家叫做青青酒吧的地方,进去之后,杨浩果然是在里面一个人喝酒。

之前我说要给潘莹介绍一个其貌不扬的催乳师,说的就是杨浩。

他跟我是一个大学的,家里面开了一家工厂,一直都不缺钱,但是因为他长得的确不好看,按照他自己说的,做催乳师的初衷,也不过就是为了能多接触点女人。

不过当他真的做了催乳师这一行,却也做的不是太好。

众所周知,催乳师之所以需要男性,完全是因为男性的形象,可以让女性多分泌一些荷尔蒙。

可杨浩的形象,怎么说,很少有女客户见到他的样子不反感的,他也做不成几单生意,但他偏偏乐此不疲。

以他家的条件,完全可以开着宝马车,约一些附近的学生妹,为此我已经劝说了他很多次,可始终没有什么效果。

按理说,我跟他并不是志同道合,可我的朋友并不多,再加上他对我不错,刚来这边的时候,就是他给我找的店门,所以我跟他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等我进了酒吧里面,昏暗的灯光下,酒吧里面妞很多,不少都扭动着纤细的腰肢。

可杨浩的身边,依旧是一个女人都没有。

“张洛,你可算来了,来,陪兄弟喝一瓶,今天总算是开张了,可特么的倒霉死了!”

杨浩一副到了血霉的样子,自然是让我觉得有些诧异。

我坐了过去,在他旁边接过了一瓶酒,倒了半杯酒,一边抿着酒,一边问道:“怎么了?看把你气的。”

杨浩摇了摇头,一张微胖的脸上,满是不忿。

而我也看到了他左边脸上,有一颗不大不小的痣,显得无比突兀。

“今天老子好不容易开张了,可去的时候,那娘们死活不给老子碰了。”

杨浩完全是一副咒骂的口气道。

我问那女的给了钱没有,已经约定好的,反悔了也是要给违约费的。

杨浩“咕咚”的灌下了一杯酒,口气无比凶狠道:

“给了啊,她敢不给我,我能把她家都掀了!你说现在的娘们,都只看脸,不看技术么?当初哥们我好歹也拿了优秀生奖吧?怎么就混的还没你一半好呢?”

我看到他这个沮丧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劝他,只能安慰道:

“你别气馁,不是还有女人会让你做的么?这一行主要靠的是口碑,等你的口碑树立起来了,慢慢找你的女人就多了,不过你既然做了这一行,最好不要对女客户有什么想法。”

我告诉杨浩的时候,心里面也在想着,肯定不能对这些女人有什么想法啊,人家都生了孩子了,即使再好看,再不介意,不也是破坏了别人家庭么?

杨浩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算了算了不说我了,我也就这样了,说说你吧,今天生意怎么样?

他有些艳羡的目光看着我。

我一五一十的说了。

“行啊你小子!”

杨浩直接推了我的胸口一下。

可他也不知怎么的,刚好就碰到了我的胸口,那今天被王建踹过的地方。

我一下子没忍住,皱着眉头“嘶”了一声。

“怎么了?”

杨浩一脸关切的看着我。

知道他讲义气,我怕他惹事,就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可杨浩却一脸不信一把拉住了我,然后竟然当着酒吧许多人的面,拉下了我的线衫,而我胸口青的那一块,也被他看得特别清楚。

杨浩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松开了我的衣领,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我说没事,我不小心撞到了。

可杨浩却忽然将我一推,喝道:“张洛,你他妈的什么意思?老子把你当兄弟,你被人打了不告诉老子,老子都发现了,你他妈还骗老子?”

我知道事情瞒不住了,只能是让杨浩别着急,然后把我今天去潘莹家的事情告诉了他。

杨浩的脸色,从一开始就是冷冷的,最后,变成了无比阴沉。

他竟然一把就拉着我往酒吧外面走,一边说,草他妈的,王建是把?老子要弄死他,带老子去找他!

我连连推搡着他,说真的不用了,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而杨浩却根本不买账,说我一个人在这边,他就是我兄弟,如果我被欺负了,就是不给他面子,绝对不行。

我知道杨浩家里条件不错,在当地也很有关系,可我真的觉得这件事情没有必要闹大,尤其是小慧和潘莹对我不错,我不想让她们为难。

就这么在酒吧里面争执着,我好说歹说,直到我把和小慧的聊天记录翻出来给他看了,他的愤怒这才是收敛了不少,转而交代我说:

“张洛,你别怕,要是王建这个狗东西再敢刁难你,你就找我,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来路,可我没什么好怕的,放心,你是我兄弟,我不会让你为难。”

听到杨浩这么说,我心里面难免有些被触动到了柔软的地方。

大学毕业之后,我在这边的确是无依无靠的,基本上合作的对象都是女性,算不上真正的朋友。

而杨浩以前在学校就是出了名的讲义气,我做不到他这样仗义。

因为我家里面条件并不好,所以我现在只想好好努力,踏踏实实的赚点钱,并不怎么想惹事,可是他现在冲我说的话,依旧让我有些动容。

之后,我跟杨浩就在酒吧里放肆的喝着酒,说着大学时候那些事,时光也过的很快……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等到晚上十一点,当杨浩喊人把我送到了我店门口的时候,车才刚刚开走,店门口,忽然出现了几个黑影……

我心生警惕。

心想都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人来找我做生意,可我也没得罪谁,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脖子上面有纹身的社会青年,冲我快速走了过来。

他的身影很高大,比我高了有半个头,让我下意识的有浓浓的危机感,不免后退了半步。

他朝我逼近了,用玩味的目光斜视着我,声音冷冷道:“你小子,就是张洛?”

我才想说话,可其余三个人迅速的朝我走了过来,把我围了起来……

我问了一句你们是谁,可这四个混混,都互相看了一眼。

高大的青年混混扯了扯嘴角道:“就是这小子,给我打!”

随后,这四个混混就朝着我冲了上来,拳头和脚都朝着我身上招呼着。

我只能抱着头,问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打我。

可得到的却只是坚硬的拳头,朝着我的身上砸着,脚也不断的踹着我,一共打了七八分钟,才停了下来。

我已经在地上都爬不起来,感觉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只记得那个高大混混在打了我之后,留下一句话,让我以后做人低调点,有的是我惹不起的人。

在地上缓了三四分钟,我才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慢慢支撑着到了店里。

这些人不是为了钱打我,那就是跟我有仇,可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更不用说什么时候结的仇。

一想到结仇,我不免想到了,今天王建踹我的那一脚。

会不会,这批人就是他找来的?

到店里面躺了下来,我足足想到了半夜,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王建要找人打我,而且还让我继续给潘慧催乳。

我想打电话把这件事情告诉杨浩,可想想还是取消了通话。

因为我没有证据,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找的。

第二天早上,地上一地的烟头,我忍着身上的伤,打扫好了房间,去了一趟推拿馆,把身上的淤血和经络都通了,才觉得没有那么疼了。

然而到了上午十点钟,我的微信又响了起来……

是小慧发来的,让我现在可以过去她家里,还说要来接我。

我真的很想拒绝她,不想招惹王建。

可如果我不去,那我昨晚的那顿打,不是白挨了么?

思来想去,我还是告诉了小慧,说我在店里面,本来也不想矫情的让她来接我,可因为我身上的确还是很疼,就同意了下来。

当我想把店的位置发给他,可我没想到,她竟然说她知道我店的位置在哪,我微信上写着的。

就这样在店里等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左右,我就看到,一辆丰田黑色商务车停在了我店门口。

原本我以为应该是来找我的客人,不会是小慧,因为一个女孩子,很少有开这种车的。

可我没想到,小慧竟然是真的从车上面下来了,然后进了我店里。

她今天打扮的很阳光,进了我店里,仿佛有种我死气沉沉的店被带活了的感觉。

小慧目光在店里张望着,看到我的时候,她忙笑着说:“张医生,你没去做生意呢今天?”

我起身笑着点了点头。

小慧也笑着说,那咱们走吧张医生,我姐姐说昨天你帮她按过之后,明显好多了。

我应了一声跟着她走了出去,上了她的车之后,小慧开车的手法明显有些不太熟练。

因为比起杨浩开车的淡定从容,她发动车子,明显很生疏。

我一直看着她,她脸有些发红道:“张医生,你会不会开车啊?这车不是我的,我还在考科目三……”

这下子,我直接傻了眼。

她连驾照都没有,为什么要开车来接我?直接打车不行么?

“我来吧。”

我说了一句,小慧也没有拒绝,脸色反而越发涨红了。

等我坐到了主驾驶上,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我尽管身上还是很疼,却不想表露出来任何一点,依旧咬着牙开车。

等到了她的小区之后,停车的时候,小慧却忽然对我说:“张医生,等会我跟你一起走,你帮我开车好不好,我不太敢开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虽然有几分无奈,却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不得不说,我跟小慧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觉得挺开心的。

生活中的那些压力,因为她的活跃,让我觉得压力骤减,跟她在一起也挺开心的。

“那个,你姐夫在家么?”

我刻意的问了一句,如果说王建在家,我一定会问他,或者旁敲侧击一下,是不是他找人打的我。

可小慧却摇了摇头,说她早上来的时候,王建已经出去了,平时白天很少会回来,昨天回来只是一个意外,被我给撞上了。

我只能苦笑着说那我还挺倒霉的。

之后我一直忍着身上的疼,跟着小慧上了楼,也没让她看出来。

等到了潘莹家门口,小慧敲门之后,里面门被打开门,我却发现,里面不见了王建,却又多了一个中年女人。

她大概五十出头,剪得是波浪短发头,体态丰腴的有些臃肿,一张脸也显得很严肃。

我进来之后,她一直就用那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我。

小慧忙介绍着跟我说,“张医生,这是孙伯母,是我姐姐的婆婆。”

我虽然身上疼,却还是冲她笑道:“伯母你好,我是潘莹的私人催乳师,我叫张洛。”

本以为我热情一点,她对我应该态度还不错。

可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她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脸色有些不悦道:“小张是吧?你给我说说,潘莹是怎么回事。”

我听到以后,还是跟她解释了一番。

我认真的把潘莹现在的状况,得了产后抑郁症的可能性,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潘莹婆婆。

可没想到,潘莹婆婆不但不开始变得关心潘莹,脸色却变得越来越难看了起来。

等我说完了,潘莹婆婆黑着脸问我:“张医生,你这个意思,是我这个当婆婆的不好?”

我当即摇了摇头,说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说潘莹现在的一些症状而已。

向来,我都不干涉别人的家事,哪怕她是王建的妈妈,我也懒得去针对她。

小慧也在旁边帮我解释,说了句,是啊孙伯母,你看我姐最近确实是情绪不好,要不然您就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照顾我姐。

没想到潘莹婆婆皱着眉头,瞪了潘慧一眼说:“你当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潘莹是我儿媳妇,她请什么人回来,都得经过我审查,今天给潘莹治疗,我必须在旁边看着。”

这下子,我感觉整个人完全懵了,谁能想到潘莹的婆婆竟然不讲理到了这种程度……

催乳本来就是一个极为尴尬的过程,需要一对一才能有好的效果。

我向来都不喜欢有人在旁边看着,那样没有什么效果,而且还会影响到我的心态。

因此,我跟潘莹婆婆解释道:

“伯母,如果你在旁边的话,效果会大打折扣的,对于你儿媳妇的情况来说,并不是太好。”

可我才说完,潘莹婆婆脸色就变得很难看说:

“怎么?心里有鬼?你按摩你的,我就坐在房间里。”

潘莹婆婆更为过分的说着。

我很少见到如此刻薄的人,此刻真想扭头就走,不做这一单生意。

虽然能赚得到钱,但是也太受气了,一般人根本就忍受不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了推门的声音。

潘莹穿着孕妇服,竟然直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脸色明显有些不忿的冲她婆婆说了句,“妈,张洛医生很有名的,你这么做是不尊重我的朋友。”

潘莹说完,她婆婆的神色就越发狐疑的看着我们。

我觉得很尴尬,没想到潘莹因为上次的聊天,竟然真的把我当成了朋友。

现在她都这么说了,我就这么走也不太好。

潘莹婆婆脸上一脸的不悦之色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是不是心里有鬼?”

我被这样质疑着,心里面很不舒服。

可潘莹的脸色却有点不对劲的朝着我走了过来,一把拉着我,把我拉进了房间。

“张医生,你别和她一般见识,我们清清白白的,别听她乱说。”

潘莹此刻显得无比的强势的跟我说着。

我既然都进了房间,也就没打算出去了,冲潘莹点了点头说:“你家里的情况这么复杂,抽空好好和他们沟通一下,这样下去不行的。”

潘莹点了点头,神色难免有些黯然。

“开始吧,你情况好点了没有?今天之后,应该就会有少量的奶水了。”

我一边说着,看到潘莹也在床上躺了下来。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也把袖子撩了起来,套上了手套,然后在她乳中穴上就慢慢按了起来。

她一开始没看我,不过她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得,忽然冲我说:“张医生,你这个手是怎么了,怎么青了一块?”

我这才是意识到,昨晚手臂也被踹了好几脚,忙拉下去了衣袖,解释说:“没事,昨晚喝酒了,不小心撞到了。”

可潘莹明显不相信,又看了看我的手,神色有些复杂的冲我说:“张医生,是不是他又私底下找你麻烦了?”

我听到潘莹的话,心里莫名有股火往外冒。

“又?为什么要用又?”

潘莹脸色一变道:“是这样的张医生,以前我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有个大学同学,只是喊我出去吃个饭,聚一下,可他就带人过来把我同学给打了,后来我那个同学就再也没有理过我。”

还有这种事?

原本我对昨晚上打我的人就已经很怀疑是王建干的,现在听到潘莹说的话,心里面越发笃定了,这件事情一定是王建干的。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心眼这么小的人!

“你这生意我不做了,不好意思。”

我直接取下了手套,然后收拾了东西,转身就要走。

“哎,张医生……”

潘莹忙放下了衣服,过来一把拉住了我。

我回头道:“潘莹,我知道你的情况,也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口气我咽不下,你老公既然答应了继续让我做,就不该在背后使这些卑鄙的手段。”

我说完了决意要走,因为我有种被人戏弄了的感觉。

今天之所以过来,也是抱着那百分之一不是王建的打算,再加上小慧喊得我,现在既然确定了是王建干的,我也没必要受这份罪。

可潘莹却死死的拉着我的手,让我想要挣脱开,却又怕弄伤了她坐月子的元气。

“放开我吧,你老公也认识催乳师,让他给你找一个,有些事我不想挑明了说。”

我冲潘莹劝说着。

可潘莹这个时候,却依旧不肯放开,语气央求说:“张医生,你……你不要走好不好,我现在也就能和你说说话了。”

她一说完,我就听见了床边上的摇篮里,孩子也在啼哭了起来。

潘莹忙松开了我,过去抱着孩子哄了哄,然后冲我央求道:

“张医生,你看我儿子才这么小,我也想跟正常的妈妈一样,哺育他,可是我做不到,帮帮我好么,我可以给你双倍的钱,帮你教训王建出气。”

我一下子愣住了,有点没反应过来。

她说给我钱,我还能理解,可她说帮我教训王建,却让我感觉很莫名。

我也想把场子找回来,教训王建一顿,可潘莹为什么要帮我?

想到这里,又看到她的孩子的确挺可怜的,我问她:“你怎么帮我?而且你不是应该和你老公站在一条线上么?”

我没想到,潘莹竟然无比认真的摇了摇头,皱眉道:

“张医生,不瞒你说,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王建跟他妈妈都容不下我,我打算等到孩子大一点就跟他离婚。”

没等我说话,潘莹就接着说:“张医生,你不用劝我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这次害你被卷进来,我也过意不去,可我只想求你帮我治好,我心里只有孩子,给他别的妈妈能给的。”

听到她哀求的话,还有抱着孩子那无助的样子,我一颗柔软的心,也被触动了。

可我不想惹麻烦,原本就打算找王建算清楚账,然后跟潘莹断了关系的,现在也有点不忍心继续延误她最佳的治疗时机。

就在这时,潘莹又说话了:“张医生,我知道你是男人,咽不下这口气,现在我家人也后悔我跟他结婚了,我这就帮你和我哥哥说,他一定会帮你教训王建一顿的,就当给你出气行不行?”

我没说话,潘莹竟然当着我的面,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的速度特别快,以至于我想拦着都不行了。

潘莹冲着电话里无比委屈的哭诉了起来,将她遇到我的事情,还有害的我被打两次的事情,都跟电话里面说了。

我没听清楚电话里的那个男人说了什么,只听到他的声音很凶,说交给他了。

等到潘莹打完了电话,就一脸着急的跟我说:“张医生,你放心,王建现在在喝酒,我哥哥已经过去找他了,一定会教训他一顿的,你不要走好不好?”

看到潘莹那一脸紧张的样子和口气,我感觉怎么突然就变了,好像我变成了第三者似得。

可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了。

我吓了一跳,忙看了过去。

只见小慧这会正站在门口,看着我们说:

“姐,张医生,我刚刚已经把孙伯母送走了,你们可以开始啦,我这就把家宝抱出去。”

小慧说着,就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进来把孩子抱了抱,家宝就是潘莹的孩子。

这下子,我看到小慧都这样说了,有种不得不硬着头皮做下去的感觉。

而小慧一进来,潘莹的脸色也就不再是哀求了,而是像个姐姐的样子,冲小慧使唤着说:

“小慧,你出去吧,等会结束了,你带张医生去一趟医院,开支都算我的。”

“去医院?”

小慧瞪大了杏眸,眼中满是诧异的看了看我,又问潘莹说:“怎么了姐,张医生胸口的伤还没好么?”

只见潘莹冷着脸说:“你姐夫又让人找了张医生的麻烦。”

小慧闻言,忙放下了孩子,一脸关切的到了我旁边,冲我仔细看了看,尽管我闪躲着,还是被她看到了我手上,还有身上的淤青。

小慧满是歉意道:“张医生你没事吧,都怪我,我这个粗心鬼……”

她那一脸担心的样子,让我心里的委屈不免少了几分。

“没事,我之前只是不确定是你姐夫,所以没打算告诉你。”

我冲小慧安慰着,这件事情的确是不怪她,而且我之前也就没打算让她知道这些,作为一个男人,还是要尊严的。

如果这件事情潘慧没有解决好,我自己也会去找杨浩,让他给我帮忙,我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

“张医生,你放心,既然我姐夫还敢对你动手,我们家也不是吃素的。”

小慧拉着我的手,一边说,又一边关切的问我:“那张医生,你现在还能不能给我姐治疗,要是不行就别勉强了,我们还是按照日结给你,你休息几天,毕竟这件事情也是因我们而起的。”

虽然这个钱对我来说诱惑很大,可我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不干活就拿钱的事情我做不出来,还是拒绝了小慧说我没事,这个不需要什么大力气,只是用一点巧劲而已。

小慧又是一番叮咛之后,才抱着孩子除了房门。

屋子里,也就剩下了我跟潘莹两个人。

潘莹这次也没有再害羞什么,而是直接就将上衣给褪了下去,将她丰盈的上身,还有姣好的面容,都展露在了我的面前。

说实话,我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身体也难免会有些反应,此刻完全是凭着职业操守,再次做好了准备工作,然后给潘莹按摩……

这一次,她一开始难免还是有些不适应,但是随着进入了节奏之后,她时不时的开始轻哼了起来,脸色也变得越来越红晕。

而我这么按着,身体上也难免会有一些难以控制,呼吸也慢慢变得越来越重。

潘莹最后轻咬着唇,问我:“张医生,你对离了婚的女人怎么看?会不会觉得脏啊?”

我不免有些诧异,看了看潘莹那羞怯的样子,别过了头,没有回答她。

潘莹似乎也意识到她说了不该说的,别过了头,可过了一会,又像是忍不住的突然问我:“张医生,你是不是喜欢小慧?”

本来我的手还力度适中的按揉着她的神封穴,却忽然手一抖。

“怎么了张医生,被我说中了么?”

潘莹不免带着一丝笑意的看着我。

我一下子脸也有点发红。

小慧长得很漂亮就不说了,而且抛开外表,她很活泼很善良,的确是我喜欢的类型,可介于我的职业,向来不是被看得起的。

所以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跟小慧会有什么关系,即使脑子里有想过,却也很快否定了。

现在被潘莹提了出来,我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没有,我们做催乳师的,哪里谈得上什么感情,就像是会所里帮人洗脚的那些技师一样,在大众眼里,终归是脏的。”

我苦笑的冲潘莹说着,继续给她按摩着。

可潘莹明显不打算终止这个话题道:“那可不一定哦,我就觉得张医生你这样的男人挺好的,温柔细心,会安慰人,成熟稳重,又通情达理,小慧喜欢你也说不定呢,要不要我帮你问问?”

我忙摇了摇头,说真的不用了,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实际上,说这话,也是因为我心里有点自卑。

从潘莹的举止还有谈吐来看,她们家里在当地应该也是有背景的。

小慧又开着车,我家里哪怕是砸锅卖铁给我结婚,估计五万块钱都凑不出来。

我这样的,拿什么跟人家有关系?

潘莹这才是一脸可惜的摇了摇头:“那好吧,张医生,你真不用这样,现在还是有很多女人,不看男人是否有钱,有地位的。”

我只能是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

实际上我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女孩子也有,不过得用放大镜来找,这些年,爱慕虚荣的女人,我已经见过了太多。

又帮潘莹按了一会,我忽然看见,今天她已经能稍微出一点母乳了。

她也是一脸喜意,等我按完了之后,忙将小慧喊了进来,说她开始有母乳了。

小慧自然也是一脸喜意,就把孩子给递了过去,让潘莹试试看。

我看到她们两那一脸喜悦的样子,也重新找回了我做催乳师的初衷。

之后潘莹喂奶的时候,我刻意的避了出去,在外面抽了根烟,擦了擦额头的细汗,下身冷静了下来,身上还是开始有后续的疼痛。

刚才我一直都在忍着,可肩膀,胸口,腿上,手臂上,很多地方都一直传来那种隐隐的痛……

在窗台上站了一会,我就看到潘莹和潘慧两个人,已经一脸喜意的把孩子抱了出来。

之前我每次来,都在啼哭不止的孩子,竟然是难得的笑了。

而潘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红包,走过来直接要塞给我。

我忙摇头,说你这是干什么,这只是我的本职工作。

可潘莹却说让我也沾沾喜气,她开心,要是我推辞,一会她剧烈运动,月子就做不好了。

小慧也在一旁抱着孩子,笑的很灿烂的说了句,张医生,你就拿着吧,我很少见到我姐这么开心了,别扫她的兴。

我有点无奈,而潘莹在这个时候,已经将厚厚的红包,塞到了我的口袋里。

凭我的感觉,这起码也是两千块的红包,真的是沉甸甸的。

之后,我也没留在潘莹家,尽管我一再推辞,小慧还硬是拉着我出了门,说要带我去医院。

到了电梯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小慧依旧问我什么地方疼,要是忍不住她先帮我按按。

我忙拒绝了她,心还是克制不住,“噗通噗通”的跳着。

以前,还很少有人对我这么好。

去了一趟医院里,她也是各种为我忙东忙西的,在我做检查的时候,医生都一脸羡慕的问她是不是我女朋友,对我挺好的,现在女孩子能做到这样的不多了,让我好好珍惜。

对此,我只能是解释说只是朋友,可能连朋友都算不上,然而医生根本就不相信,说只是朋友能这么好么,别把别人当傻子。

弄到最后,我也开始有点怀疑,小慧对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意思。

最后的检查结果,我的胸口因为之前被王建踹了一脚,而昨晚那几个混混也踢了我的胸口,导致我受了点内伤,有淤血。

                       

原创文章,作者:潘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