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看到的《都市之超级狂兵》求最新章节

小说:都市之超级狂兵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刘锴

角色:刘锴夏哥

简介:一个令西方黑暗世界甘心俯首称臣的王,龙隐都市后,去接连遭遇美女空姐,霸道女总裁,清纯校花等各色美女的桃花劫,重启一段新人生!

书评专区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占位推《绿龙筑巢记》http:\u002F\u002Fwww.youdubook.com\u002Fbooklibrary\u002Fshow\u002Fid\u002F320.html《萨拉弗的龙翼挽歌》作者新书,原味奇幻,也符合现代读者的胃口。

英雄无敌大宗师:(全部等级分六级,基础高级专家,大师宗师大宗师)主角:一千多章下来,我早已精通无数魔法读者:你主世界还是杂兵主角:我交友广泛,大佬众多读者:你主世界还是杂兵主角:我神器一身,技能无数读者:你刚刚还被个大师打成狗主角:能不能不提修炼等级了读者:好的,废物!没问题,废物!

韩四当官:《韩四当官》这本书在龙空遭受了极为严重的恶评,这种恶评已经不是对于作品本身的质量,而是一种意识形态对抗的体现。 也许有一些天真幼稚的小白,他们会天真幼稚的认为,我就是看看书,怎么就扯到意识形态上面呢?然而,不好意思,你可以试图避开政治,但是政治不会放过你。在这一个矛盾越来越激化的世界,一切试图去政治化、去意识形态化,只想追求岁月静好、个人体会的小布尔乔亚情调,都会被时代的巨轮所碾压。 这其中,就包括韩四当官这本书。 作者本人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选择了这么一个题材。也许他只是为了未来改编成为电视剧方便,所以选择了这么一个冷僻的题材(穿清,不造反,给满清当奴才,而且还是土著)。在作者看来,我这本书和意识形态以及政治无关,只是为了恰饭而已。所以他觉得一切基于意识形态或者民族主义情绪批判他的人,都是挡了他的财路。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作者会在书评区里面言辞激烈的和很多读者打嘴仗——毕竟,断人财路,不亚于杀人父母。 可惜,作者本人对政治的不敏感,以及对时势的麻木,决定了它这本背离大势的书,必然会惨淡收场。 有意思的是,这里的大势,可以从书里和书外两个角度来谈。 1. 书中的大势 书里面的大势,满清末年,外有帝国主义入侵,内有农民起义造反,历史书告诉我们,满清这种少数民族统治多数民族的半殖民政权,必然会在近代工业化和民族主义的大潮中,土崩瓦解。比满清更强,各方面更加西化的奥斯曼,都难以避免这个结局。而满清政权,更加不可能避免这个命运。这是时代的大势,在这个大势面前,韩四一个土著,就算是把主角光环开到死,也不可能比历史上李鸿章这个裱糊匠更强吧——你真的把韩四写得比李鸿章还强,读者也不答应,一个土著,凭什么这么牛逼?而如果韩四比不上李鸿章张之洞等人,那么他一个土著满清奴才,在滔滔历史大势面前,不过是一个腐朽守旧的满清官僚,这种主角和这种小说,请问下有谁喜欢看?作者说自己不是跪舔满清,而是讽刺满清,那么请问,有老残游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等书珠玉在前,你写得东西有什么新意,又有什么价值? 所以,清末的大势,以及韩四身为土著的定位,已经决定了这本书的上限。除非作者不顾合理性的瞎几把写,否则这本书的基因已经被确定了。 2. 书外的大势 而书外面的大势,也就是我们目前所身处的时代大势,作者本人就更加没有体会了。如果换成十年前,那时候辫子戏满天飞,逆向民族主义大行其道,河殇流狼图腾等毒草明目张胆的时代,作者写这么一本书,可能并不会有太大争议。实际上,那年头比跪舔满清的书,也不是一本两本,比如说重生于康熙末年之流。甚至还有作者三生投鞑,哪怕是去国万里,也要给满清做奴才。还有些作者深受狼图腾影响,觉得汉族要自立自强,必须要靠引入野蛮人的血脉来民族融合,所以想方设法的也要让女真人入侵中原给汉族换血——我说的就是阿菩的边戎。更奇特的是边戎这本书一方面继承狼图腾,另一方面作者还迷信民主万能,所以搞出来一个民主制的汉部,只能说那年头作者脑子里面不知道被什么稀奇古怪的意识形态所洗脑,而自己尚且不知。更有意思的是同一个作者,到了唐骑里面又开始灌民族主义鸡血,作者仿佛是天使奥斯卡附体,我真的是无语到了极点。 然而,群魔乱舞的时代,终究过去了。随着中国的国力越来越强,和西方的冲突越来越严重,以及过去逆向民族主义的压制过狠,导致现在的中国出现了极其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反弹。可以说过去压制的多狠,现在反弹的多很,这种反弹目前还是局限于民间草根层面,然而我们知道,伴随着中国和西方未来必然的撕裂,官方即使知道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是双刃剑,是一种打鸡血的刺激手段,但是形势所迫,为了聚拢民心,整个大势是注定了的。 而在这种民族情绪越来越激烈和亢奋的大势面前,作者想改编辫子戏那点小心思,就如同49年参加国民党一样,是不折不扣的愚蠢。事实上,以前改编辫子戏的比例高,很大程度是因为影视行业不发达,辫子戏的服装道具比较便宜而已。现在各地影视城到处开花,随便拍哪个朝代,服化道的成本差不到哪儿去,这种情况下,伴随着民族主义大势崛起,辫子戏也必然会随之衰落。看看中国银联拍的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这才是高明的作品,这才是高明的编剧。 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世界上的事情,不外乎顺天应人而已。

都市之超级狂兵

《都市之超级狂兵》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美女的关照

“先生,先生……”

一声苏侬软语的声音将夏侯叫醒,随着这声音,还在未睡醒之中的他忽然感觉到一双手拍在自己的肩膀上。

肩膀的位置对于夏侯来说有两种含义,一种是友好,一种是威胁,尤其在他无法分辨对方是谁的时候。下意识的,夏侯一抬右手挡住对方那不知道是要袭击自己脖子还是要打招呼的手,然后手臂一个习惯性的转动,右手已经很顺畅的扼住对方的脖子,就在这个时候夏侯真正的醒了!

睁开眼的他立马就看到一名虽然算不上他见过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但是却是另有一番温婉气质的女子,身穿着勾人心思的空姐制服,微微前倾下躬的身子,露出对方那坚挺的胸部,以及动人心魄的沟壑。

只是这个时候她的眼中满是惊恐!

夏侯这个时候才发现,对方不过是要取下自己身上披着的薄毛毯。

好在夏侯本身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生硬的强制在接触到对方脖子的时候将自己的手停住,然后又迅速的缩回,只是,这个时候,却没有注意到,对方那制服本身就是为了突出身材的傲人之处才设计的,所以他的手掌正好向下整个的滑过对方的左胸,下意识的就抓了一把,第一反应就是,坏了!

随即夏侯就立马反应过来,装做有些不好意识的说道,“呃,对不住啊,刚才膝跳反射。”

那空姐本来还在对方这种有异于常人的反应有些惊恐,毕竟不是一般人的都可以这般迅速的反击并袭击自己的颈部,而对方那手向下收回的时候触碰到自己的胸部,令她浑身一颤,但时间很短,就如是自己幻觉一般,然后听到对方说道膝跳反射,不知道为什么竟笑了笑,毕竟这种被人揩油的事情她身为空姐却是经常遇到,但能够这般坦然的用一种比较另类的借口,到作实让她有几分新鲜。专业的素质仅仅让她顿了一下,说道,“先生,本次航班已经准点到达京城国际机场,请你携带好自己的行李,按照顺序下机。”

夏侯望着对方那温暖如向日葵般的笑容,微微一愣,五年来国外的生活中,或许是因为环境和心态的缘故,他从来没有见到这种可以让人一见就心安的笑容,不由的也对着对方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好的,谢谢你。”

“如玉,快点,把乘客都送下去了吗?咱们可得早点收拾,然后就可以早下班了”一个空姐从休息室出来,看到还站在机舱中的两人,吐了一下香舌,就有急忙退了回去。

如玉就是那空姐的名字,虽然不知道她姓什么,但是这个名字倒是很符合这个女子温婉的气质,看了一眼这叫如玉的姑娘,夏侯忽然感到一阵七年来从来没有的轻松,不由的说道,“真的谢谢你,如玉姑娘,你是我见过世界上最好的空乘人员!”,

这句话是对着空姐的认可,这种认可很难得,因为一般的人不会注意到她们,而注意她们的人又大多会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她们的身材容貌,甚至过分的人会直接打量她们的臀部和胸。谁会在意她们的本质工作其实是空乘人员。听到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温梦云看到对方那硬朗的面容下一闪而逝的笑容,不由的直起身,第一次从心底感到自豪的说道,“非常感谢您乘坐本次航班,衷心祝愿您在华夏的旅途愉快。”

已经站起身来,走了几步的夏侯,听到这里转过身,难得的又笑了一下说道,“我这是回家!”

回家!

如果熟悉夏侯的人知道他用了这个词,以及那两次难得的笑容,一定都会惊呼这是奇迹。没错,有着世界最强悍难缠男人称号的夏侯对谁笑过?以及那出手之后竟然还能留住性命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缓缓的随着人流走出机场,夏侯放下箱子,站在那门口,望着那朝霞漫天的天空,眯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硬朗线条更加的严峻,只是那种冷漠下悄悄的露出几分柔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但无疑,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点。

伸手双手,夏侯看了看自己这七年来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的手,缓缓的放在自己的脸上,揉了又揉,直到感觉自己的脸缓和了几分才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径直走到旁边的一个快餐店。

坐下之后,夏侯冲着那服务员要了一份土豆丝,又要了一碗面条,安逸的吃了起来。只是似乎是注定他这样的人安静不下来,面条还没有吃到一半,一阵传统的电话声音从他的怀里传来。夏侯皱了一下眉头,从怀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接通,随口说道,“什么事都不要跟我说,我已经不管了,”

那头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容,清晰的传到夏侯的耳朵里,“侯爷好啊,好久不联系了,你还是这么直接。”

那头一顿,似乎是听到夏侯这边的声音,然后对着夏侯说道,“我说夏哥,你似乎是回国了?”

夏侯一点隐瞒都没有的说道,“嗯,回来了,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也不要回国闹事,不然我打到你妈都不认识你。我说的话,你明白。”

那头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难道在夏哥眼中,我林渊就是那样的人?”

夏侯又喝了一口面条汤之后说道,“你是个佣兵!还是个脑筋转的最快的佣兵。”

那头的林渊听完之后,才对夏侯说道,“对了夏哥,我母亲从小就失踪了,就是好好的,她也未必能认识我。更别说被你打一顿,不过,仅仅被打一顿,而不死,我觉得我的排名可以更靠前。所以,咱们会见面的,我保证,你会大吃一惊的。”

话音刚落电话就挂了,倒是干净利索,夏侯也丝毫不以为意,关了电话,放回自己兜里,然后又吃了两口,实在吃不下,才一摆手对着那服务员叫道买单。

走出餐厅,夏侯也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如果是飞机刚下来的时候,他随着人群走的话,还能知道去哪里,但现在的他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因为这飞机场变化太大,想当年他出国的时候,这飞机场都还没有呢。

“你放开我,我说过了,我跟你不熟!”

就在他为难那机场快线的地铁在哪里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不由的转过头,却发现正是那个叫如玉的姑娘,而她的对面站着一个身材挺高的青年,一身合体的西服一看就知道是名家之手,那纯手工的西服在他看来倒是很合适,衬托的那青年倒是十分的帅气。

那青年除了拉住对方的手之外到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很是霸道的说道,“如玉,你到底还想要什么啊,我刘锴对你不好么?是,我原来是有种种的不是,可,我不是改了吗?难道说我就送你回家,这也不给面子吗?”

夏侯已经看得出来这个叫如玉的姑娘对于那青年的不耐烦,如果不是挣脱不开对方的手,想必早就甩手而去了,夏侯拉着自己的一个行李箱径直走了过去,冲着那姑娘说道,“你好,如玉姑娘,还得麻烦您一下,请问机场快线的地铁怎么走?”

刘锴这个时候也正在气头上,毕竟作为京城大有名气的公子之一,自己能看上这么一个空姐也算是对方的福气,再说了,自己也是真真正正的喜欢这个女子,他曾系统的了解过温梦云,不同于很多空姐,这是一个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的好姑娘,倒也是真的想要谈一次恋爱,甚至都都改变了自己花天酒地的习惯,这般来迁就她,她却始终看不上自己。

听到夏侯说话,刘锴转身看到夏侯,对方尽管比自己要高大魁梧,但却没有自己身后的那两名保镖强悍,不由的脸上戾气一现,把对如玉的不满全部的发泄出来,立刻就脸色一边,冲着夏侯说道,“你算哪里冒出来的混蛋,赶紧滚!”

如果单单是这么一句话,夏侯也不会有太多的愤怒,毕竟,他能够理解以为求爱而不得的青年的心情,但错就错在那刘锴竟然习惯性的抬手就向着夏侯扇去。

望着那打向自己脸的手,夏侯的脸色丝毫没变,只是冷气似乎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刘锴身后的两名保镖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对方那威胁级别极高的杀气,立马向自己家的公子扑去想要阻止对方的出手。

但夏侯是谁?

这个名字或许很多人都陌生,但有一个名字,说出来整个世界,至少有一半多的佣兵、战争公司和犯罪组织心寒的,那就是“侯爷”。

其实侯爷不叫侯爷,他的真正名字叫侯爵,这个也仅仅是他的代号!

但即便这个代号,也是令人战栗的存在,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么名字就代表了死神,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只有逝去的生命,以及联合国那犯罪清除报告表明其存在过。

侯爷一出,再无王公!

在西方的世界,所谓贵族也不过是公侯伯子男五级,作为一个代号为侯爵的存在,能够被西方世界的人喊出“侯爷一出,再无王公”,不单单是公爵,就是国王都要退避三舍,这种人从某种程度上已经不单单只是一个特勤人员,而应该是震慑国家犯罪的神话。

只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人知道面前这个色情柔和,衣冠楚楚的青年就是那个令国际犯罪集团听到就闻风丧胆的杀神。

那两名保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身手也不可谓不高明,不然也做不到京城著名公子哥刘锴的保镖,但可惜的是,他们遇到的是夏侯,也就注定了他们的目的达不到。

夏侯的手,后发先至,一把抓住刘锴那打来的手掌,如同铁箍一般,顿时就令对方的动作停滞在那里,刘锴也不是怕事的人,可以说在能够在京城排的上名头的公子哥,没有一个是怕事的人。望着夏侯不由的恶狠狠的说道,“放开我,不然后果是你无法承担的!”

如玉也是脸色一变,没有想到夏侯真敢反抗,急忙说道,“夏先生,请放手,这是一场误会!”

夏侯根本听都不听,望着那扑来的两名保镖,眼睛稍微一眯,直接就两脚踢过去,瞬间那两名保镖就被踢出,在光滑的机场大厅地上滑出了很远,令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夏侯。

夏侯看都没有看如玉,只是用一种异常阴冷的声调说道,“七年前我就发誓,不让任何人对我有这么一个动作,你可真够胆啊!”

“七年前我就发誓,不让任何人对我有这么一个动作,你可真够胆啊!”

夏侯的话很沉重,带有几分沧桑,这种语调对于温如玉来说是一种极其巨大的杀伤力,这种硬朗的男子,有着异常深邃的眼神,和这沧桑的语调,瞬时间就令温如玉的心中再无其他人的身影,只有这个男人此刻高大的身影。

温如玉不是那种花痴女,她见过的各种人也不少,但始终没有令她心动的,不能说她的眼光有些高,只能说她的品味很独特,她喜欢的是那种纯粹的男人。

而无疑,夏侯就这是这种人。

这个时候的夏侯自然不知道,温如玉的心中已经开始对他有了好感。这个时候他双眼冷冷的望着刘锴,倒是没有什么真正的杀气,毕竟他明白,这里不是国外,而这点小事,也不值得他杀人。

“你最好放了我,这里是京城,不是你想的那么随便!”刘锴强忍着那被攥的异常疼痛的手,望着夏侯,丝毫不相让的说道。

刘锴的态度,多少让夏侯有几分好感,毕竟没有上来上来就说自己是谁,自己老子是谁,会如何如何怎么自己,这种态度,这种语气倒是令他想起来七年前的那人。

微微一眯眼睛,夏侯一把甩开刘锴的手,淡淡的说道,“不要动不动就想要打别人的脸,有些人的脸不是你能够打的,打脸反被打的事情在这里常有,正如你说的,这里是京城!”

刘锴退后一步,一边揉着自己的手,一边望着夏侯诡异的笑着说道,“你说的不错,这里是京城,打脸反倒被打的事,常有!”

夏侯有些诧异的看着对方这种态度,他知道这种态度绝对的不正常,立马,他就看到了对方的依仗,一队警察走了过来。这里有警察不奇怪,这种冲突下来警察也不奇怪,奇怪的只是刘锴的态度,似乎这也正是对方盼望的似的。

那一对警察只有三人,一人上前,倒是没有太多的威胁行为,只是他身后的那两名警察微微侧着身子,右手稍微靠在下胯,腰带靠后的部位,身为在国内呆过的夏侯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他甚至只是扫了一眼那警用腰带,以及后面的那个枪匣,就知道他们配的的是****式手枪。

上前的那警察亮出警官证,到也没有多说,指着自己的胸口的警号说道,对着三人说道,“京城国际机场警察局警员,这是我的警号,请你们跟我到旁边协助调查。”

这里是国际机场的大厅,人来人往的倒是各国人都有,夏侯丝毫不为意的跟着那三人走了过去。

毕竟他们是警察,更重要的他们有枪!

只是夏侯没有想到的是到了这机场的警察局,待遇就不一样了,他被单独带到一个审讯室,而那刘锴却是明显的在大厅内仅仅做了简单的询问。

刘锴对着夏侯做了一个走着瞧的眼神,然后淡然的掏出手机,当着那些警察的面,用能够被夏侯听到的声音说道,“喂,我是刘锴啊,邢队嘛,嗯,对,来趟国际机场吧,这里有个人,我怀疑是有国际背景啊,呵呵,警民一家嘛,对了,这人身手可是凛冽的很……”

夏侯听完,只是对着担心的看着自己的温如玉微微一笑,就走了进去。

“姓名?”里面早有警察坐着问道。

夏侯笔直的坐着,随意的回答,“夏侯。”

那警察有些不耐烦的抬起头,望着他,有说了一遍,“姓名?”

夏侯只是有些明白什么,但依旧对着对方一挑眉说道,“夏侯。”

那警察冷冷的望着他说道,“我问的是姓名,不是姓氏!”

“夏朝的夏,姓侯的侯。我的姓是夏,名是侯。我是华夏人,听的懂你们的问话,知道姓和名的区别。”说道这里,夏侯站起身,伸出手就要掏出证件。

那带他进来的警察却是应急的站起身来,往后一退,手往后一摸,接着就掏出手枪,指着他说道,“不许动,坐下,你要干什么?”

倒是不怪那警察激动,虽然他跟那刘锴认识,但是这里是哪里,京城的国际机场,往来这么多人,他的职责告诉他对方不是普通人,尤其是他在监控器中看到对方的那身手,或许外人不知道,但他是从部队退役的。他知道,就夏侯那两下子,即便是一般精锐的士兵也未必能做到。

夏侯一见对方的反应,也明白过来,缓缓的抬起手,示意自己没有什么恶意,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拿我的证件而已,难道这不是应该的么?”

那警察看着夏侯,丝毫不为所动的用枪指着对方说道,“慢慢的拿出来,不要耍什么花样。”

夏侯一笑,缓慢的伸进自己的衣服内侧,掏出一个证件,示意的一下,很随意的扔给另外一个警察,没有说什么,然后又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然后笑着看他们,只是那种笑容中充满了十足的调笑。

护照,红色,联合国的!

那拿枪的警察扫了一眼就认了出来,汗一下子就从额头上冒出来,但另外一个警察显然不认识,很是随意的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翻开,仔细的看了一眼其中的内容,轻声的说道,“联合国的护照,红色的?啧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我看看你身份,呦呦呦,还是什么,我看看,我英文不好,看看我说对了没,这是,联合国国际犯罪调查科,多国派遣特勤部队,上校!”

说道这里,那警察随手把那护照扔在桌子上,嘲笑的说道,“不错,不错,这工艺做的够逼真,真是,这手感,这工艺,没少花钱吧?”

夏侯一愣,没有想到这警察竟然这么说,但稍微一想,他就明白了对方说的这话的意思,原来他已经认定这护照是假的,也是有些可笑的说道,“嗯,是啊,花了不少钱呢,国外做这个的可真少,但是人家技术够高,这不,连米国的出入境调查局都没有查出来。不过还是回国了。”

那持枪的警察也反应过来,对那警察稍微说了一句什么,就走了出去。而后那警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简简单单的开始正常的询问。

约莫半个小时,门被推开,一个陌生的警察走了进来,只是那人,他确实认识,而且还算是老相识,不由的诡异一笑。

从那门缝里还能看到刘锴在一旁对着自己做了一个鬼脸的笑容,夏侯笑的就更加的阴冷。

那人走了进来,随手关上门,一抬头,确是看到夏侯那阴冷的笑容,不由的一愣,却是有些意外的苦笑的说道,“竟然是你!”

“竟然是你!”听到来人的话,夏侯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邢队长似乎没有想到啊,怎么看到夏某就这么意外?我似乎没长着一张吓人的鬼脸啊。”

邢队长坐下,望着他,却是没有看到已经被问话记录稿盖住的护照,有些怅然的说道,“我以为你早就应该死了呢。所以有些意外。”

“邢国良,你还是一样喜欢做自以为是的美梦啊,这次不是那姓陈的,换成姓刘的了?你怎么越混越回去了?”夏侯没有在意他的话,然后有微微仰起头,斜着眼睛望着邢国良,有些玩味的说道,“有些人还没有死,我怎么会早过他们,那不是说这老天也太没眼了吧。”

邢国良的脸色一白,望向夏侯说道,“夏侯,我告诉你,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法院也已经都审判了,判决书也都下了。还有,我现在是京城警察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我已经看过监控,我有理由怀疑跟境外组织有勾结,请明确的说出你来华夏的目的,并在我警察局备案!”

夏侯倒是没有太多的其他意思,只是那么淡然的笑着说道,“这就是你的说辞?”

邢国良望着夏侯那淡然的表情就说不出的烦躁,望着夏侯那张脸,站起身来,俯视的看着夏侯说道,“还有,你必须老实交代这七年来,你的行踪,以便我们对你进行审查!”

夏侯的身子微微往后一扬,笑着看着邢国良,淡淡的说道,“为了一个争风吃醋的公子哥,你邢国良竟然这般所为,我也算是见识了你的脸皮,啧啧,怎么,是不是还要带我去你的刑警大队?当年我可是也去过,你忘了!”

当年我可是也去过,你忘了?

邢国良的心一揪,心中暗道,尼玛我哪里敢忘,正因为我没有忘,今天我才这样要求的,这七年没见的夏侯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就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当年还有人能够降服他,现在呢?还有谁?

这已经不是给刘锴撑腰帮忙的问题了,而是真正的刑事问题了。

邢国良冷冷的看着夏侯,沉声的说道,“按照你原来的表现,我有权把你列入威胁人物目录,根据**********,我完全可以采取必要的措施。”

夏侯的目光也变得冷起来,只是眼睛微微一眯的盯着邢国良说道,“你确定?”

“你确定?”

在夏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问询室的气温就如同降低了几度一般,这种情况使得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对峙并且激烈起来。

邢国良面对夏侯的说话,尤其是对方那双眼光,即便是他站着,似乎也不能抵挡对方那犹如看向死人的目光.

有些支撑不住的他一拍桌子,冲着夏侯恶狠狠的说道,“我有什么不确定的,凡是对国家有威胁的人,我都有权对其进行调查,尤其是曾经凡有袭警罪,重伤多名警员,暴力袭击他人他人致使重伤的危险分子!你当年要是我说就是故意杀人,你知不知道,当年我没有放你走,今天也不会!”

这一拍桌子,把那红色护照从问话记录稿中露了出来,那红色的颜色闪了一下邢国良的眼睛,邢国良神色微微一动,然后拿起那护照翻开,英文是什么的他不太清楚,但是,那照片和名字,他还是能看的出来的,那是夏侯。

望着那夏侯得逞的笑容,邢国良的心更是似乎被重重的一击,有些恼羞成怒的对着另外一个警察说道,“这是什么?”

那警察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两人竟然认识,一个是市局刑警大队的队长,一个是入境人员,似乎这世界有点小。

听到邢国良的问话他一愣,然后顺口就说道,“假证,这小子是持有假证入境的,也真是服了他了,持假证竟然也敢这么嚣张……”

邢国良一愣,红色联合国护照他虽然见的不多,但却也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一些联合国特殊人员,或者重要人物就是持有红色的联合国护照,只是,至于这夏侯这是真还是假,对于他来说不重要。

联合国护照又称联合国特别通行证,这种护照持有人及家属可以在非国籍所在国拥有外交豁免权,以及在免签证、快速通关、安检等方面享有全方位的照顾。

这种护照很稀少,一般都仅仅是蓝色的,但还有一种却是红色,只发给联合国高级官员或者重要人物。

至于说夏侯这红色联合国护照是真的是假的,邢国良身为警务人员自然也能分辨一二,但是,他要的并不是真假,而是一个借口,既然这个警察给了他借口,邢国良自然不会放过,想到这里,邢国良不由的又想起了当年的那一幕幕暴力场面,就是面前这个人,当年的时候也仅仅只有十九岁,那疯狂的样子至今还时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走吧,”邢国良淡淡的说道,“你知道我的脾气,跟我回局子吧,不要想着逃跑,不然我可是真的会击毙你,当年没有直接击毙你,真是我这些年最后悔的事。”

夏侯听到这里,眼睛微微一眯,冷冷的目光看着对方,然后裂开嘴一笑,缓缓的说道,“当初姓陈的怕是也不敢这么说,你一个替人办事的,胆子可是真不小。”

邢国良听到这里,眼中的怒气一闪,站直了身子,望着夏侯,沉声的说道,“我邢国良是一名警察,就会守着自己心中的底线,我不是谁的走狗,也不会做谁的走狗,如果说你真的认为我是谁的走狗,那么,我告诉,我邢国良是国法的走狗。”

说道这里,邢国良缓缓的走到夏侯的面前,盯着夏侯说道,“七年前,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逃脱法律制裁的,但是,当事人现在还是四肢瘫痪,需要人照顾,当时警察局有四名警员重伤,甚至就连特警队都伤了两人,不论你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你的,你要为你所做的付出代价!”

本来还在房门口站着的那警员,这一刻却彻底的被惊呆了,没有想到随随便便就遇到这么一个人物,刚才看到对方那般轻松的回答自己的问题,还以为对方也不过如此,转眼就从邢国良的嘴里听到了这么劲爆的消息。

七年前?

七年前?

那警员本身是一个新人入行没有多长时间,但是这京城国际机场是何等重要的地方,能够调入到这里的人又岂是一般人。他在京城的时间如果算上在警校,进修,培训之类的,大约也有七八年的时间。

七年前的事,如果有什么令整个京城人记住的话,那就只能是那一件事!

那件直接把当年京城四大公子之首的陈二公子给废了,并且导致了其他三位公子直接就被家里送进了军队或者学校,反正就是各种能修身养性的地方,也直接让现如今的官二代们没一个敢嚣张的去评比京城公子的名头。

据说在那次里,惹起风波的是一个小兵,因为一件他们无法知道的事情,悍然出手,据说最后出动了军队,才最终弹压下去。

如果自己刚才没有听错的话,这个年轻人难不成就是当年那个小兵?

心虚的看了看,那个青年,忽然就听到一阵喧闹,“你们是什么态度,不就是一个争吵动了手而已,顶多也就是违反了治安处罚条例,我交押金,保释他就是了!”

警员赶紧转身就看到一个依旧穿着空姐制服的漂亮女人在一名女警员的阻拦下依旧向着这边冲过来。

只是审讯室中的邢国良却是认准了夏侯,一副不把对方拿到警察局里不死心的架势。夏侯倒是无所谓的站起来,对着邢国良说道,“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我就跟着邢队长去涨涨见识,不知道你们哪里的茶怎么样?”

“你不是神,不会有这么一出的。”邢国良冷冷的笑道,然后又笑着说道,“还有就是,忘了告诉你,现在已经不流行喝茶了,除了白开水就是咖啡,看你这一身想来在国外混的不错,不知道喝没喝的惯咖啡啊!”

夏侯站起身来,只是淡淡的说道,“未必。到时候弄不好你真的很难送。原因你知道的。”

邢国良看着这个青年,当年自己从一个分区的刑警副队长,之所以能这么多年就爬到今天这个地步,他是个起点,不能不说,陈家是其助力。但邢国良更相信这都是自己的能力。

当初那个小兵是何等的战力,何等的强悍,现如今已经七年过去,锋芒毕露在已经变得深沉内敛,但是邢国良却知道一定比起当年更难对付。当初自己就不是他一招制敌,现在的则更不会是。但是身上的警服告诉他,这样的危险分子必须要控制起来。不然,后果或许会比七年前更严重。

就在他要动手给夏侯戴上手铐的时候,审讯室的门被一下子踹开,一个空姐装束的女人一手把后面的女警拨开,又把那名警戒的小警员推开,大步走到邢国良的面前,高挑的身材让她平视的看着邢国良,冷声的说道,“有人当众调戏女性,你们不管,有人持强凌弱,你们不管,一个见义勇为你们就这样,你们算什么警察?”

邢国良一时间有些愕然,吃惊的看着温如玉,然后才冷声的说道,“警察办事当然有我们的依据,我们有证据证明他是一个危险的暴力分子,这种人入境,我们警察当然要注意……”

“注意?”温如玉的脸色一变,瞪了一眼邢国良,转头看向夏侯,指着他说,“他是危险的暴力分子?”

看到那桌子上的红色证件,温如玉明显的一愣,而后伸手拿出那证件,打开一看,冷着脸对着邢国良,“这就是你说的暴力分子,这明明是联合国的高级官员!”

刚才那警员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脑袋一慌的说道,“我们怀疑那是假证!”

“你们说假证就假证啊,你们有过调查吗?”温如玉这个时候就如同是一个高冷的女王一般,伸手拿出电话,看也没看,就拨出一个电话,声音开的是免提。

“您好,这里是华夏共和国外交部……”

“请帮我查一个证件,联合国的,对,证件号是UNICATCC.SFA.XC27,对,夏侯是吧?对了,您等提供一下照片吗?……我是哪里?京城国际机场,对对对……”说完,她把那手机直接递给邢国良,一脸严肃的说道,“你接一下电话!”

邢国良拿起手机到了一旁,低声的说了几句,又向刚才那机场的警员问了几句之后,他才把手机还给了温如玉,但依然固执的拒绝道,“对不起,这位小姐,外交部跟我们警察部是两个部门,在没有正式的交涉前,我有权力对这位……夏侯先生采取限制措施。”

温如玉一听,伸出手一指邢国良,“好,好……好……”

温如玉也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重新掏出手机,转头开始拨电话,背过身子,低声的说着什么。

场面一下子就冷了起来,小小的审讯室内除了温如玉那低低的声音外再无其他,夏侯只是露出一丝苦笑的看向温如玉,而后才转头看向邢国良,很是诡异的一笑。因为或许别人没有听到温如玉说的什么,但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只是没有想到这温如玉还有如此的背景,原本以为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空姐,现在看来,却又有点意思。

片刻之后,当电话重新递给邢国良之后,邢国良的脸色就变了,看了一眼余容度之后,匆匆到了房间外,不知道说了什么,回来之后,就愤恨的看向夏侯。

温如玉这一下,才算是轻松的笑了出来,却也没有趾高气扬,只是很是轻柔的说道,“我们可以走了吗?”

这女子甚至连邢国良是谁,什么职务都没有问,这种地气度,这种涵养,就是夏侯也不禁有些佩服的点了点头。

看着邢国良那苦僵着脸,夏侯轻轻的拿起自己的证件,一拍那桌子,站起身来,对着邢国良说道,“邢队长,我以后大约会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内,少不了打交道,不过,告诫一句,在行动之前最好先看看自己是不是够那个资格!”

说完,他跟着温如玉走出了刑讯室,却在门口转头对着他们一笑,轻声的说道,“那桌子似乎不大结实啊……”

                       

原创文章,作者:刘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