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芸高圆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桃运催眠师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周芸

角色:周芸高圆圆

简介:以前嫂子凌辱我,可是后来我把她…

书评专区

死亡街机厅:让人又爱又恨的作者。别人的网文缺乏创意情节,同质化严重。他的创意好像用不完。情节设计,伏笔铺垫,悬念布局都有许多亮点。无奈人物发展始终弱爆了,把握不住人物的爽点。且每次到了中期,人物性格和剧情就开始虚浮,不严谨考据。其中人物的“衰竭”尤为明显。作者设计的主角总不是很有人格魅力,完全是炮灰命格。哪怕剧情起伏跌宕,这炮灰命格在其中颠簸,总有被阉割感。另外作者设计的那些超赞的情节,其实可以细细写来。可是过了前期,作者就像赶场子一样,不要钱甩大纲,情节完全没有发展起来。让人唏嘘可惜。他创造的故事通常世界观完整,创意十足。因此让人喜爱非常,可每本看完都觉得自己被阉割,隔靴搔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进步。

无限残说:无限流精品,人物刻划丰满(队友包括帅哥队长、扶他新人、触手姬、贞子、韩国妹等等),情节剑走偏锋,尤其是战狼三百及异次元杀阵佈局最为惊异,与主流的无限流小说对比,写得高潮泆起。但令人诟病的是主角的人品及开局用激光剑+忽悠就换了钢铁侠的一堆武器。TJ前是仙草,TJ后只是狗尾续貂。这书我看了两次,因为情节确实值得回味。

红场枭雄:潘宏进重生到了1987年的苏联,大时代的潮涌,跌宕的权争,无尽的背叛……卑劣的灵魂得到了完美的释放。 他是潜伏在“乌克兰人民鲁赫”内部的蟑螂;是隐藏在“极左派”中间的保守派蛆虫;是“军队、国防工业与军事科学支援运动”组织的叛逆核心;是11“东斯拉夫人兄弟会”的匪首……他肢解了旨在挽救苏联政权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却又在短短数天后,将还没来得及开香槟庆祝的“胜利者们”投进了监狱…..

桃运催眠师

《桃运催眠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施展

嫂子名叫周芸。二十九岁的年纪,一米六七的身高,身材性感至极,凹凸有致。她经常穿着紧身牛仔裤,将双腿勾勒的无比诱惑。周芸长相和高圆圆神似,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愿意跪倒在她脚下。

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嫂子就是我心中的女神。高高在上的女神。

嫂子的一举一动,对我来说,都充满诱惑。每天晚上,嫂子都会练舞。嫂子跳舞的时候,都穿着短裤,高跟鞋。随着音乐摆动的身躯,简直迷人死了。

我特别羡慕我哥,娶了这么性感漂亮的妻子,嫂子既漂亮,又贤惠。我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放学回家,能看见嫂子。

但是嫂子对我特别严厉。平时和我说话,都是冷言冷语的。吃饭的时候,不准我在饭桌上吃。至于那些家务,自然也都是我做。

我记得有一次,我刷碗的时候,不小心将碗摔碎。没想到嫂子指着我,就大骂起来。

还有一次,我半夜起来上厕所,不小心将嫂子吵醒了。嫂子穿着睡衣出来,就骂我,嫂子说我是故意吵醒她的,还说我是野种,每天白吃白喝,连家务都做不好。

每次嫂子骂完我,我都会哭很久。我和我哥,从小无父无母,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奶奶临终前,给了我和哥哥一笔钱。我哥结婚的时候,用这笔钱,买了这套房子,还有一辆车。所以这个家,有我一半的财产。我真的不是白吃白喝。

在嫂子的心中,我就不该在这个家。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踩到嫂子的高跟鞋,结果嫂子顿时大发雷霆,指着高跟鞋,就冲着我骂了出来:“你给我舔干净!你要是不舔,就给我滚出这个家!”

嫂子说完这话,我都懵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我不敢发脾气,因为我离开这个家,我真的是无家可归了。哥哥是我唯一的亲人。

我永远也不会忘,我拿起嫂子的高跟鞋,将灰尘舔下去的样子。那一刻我的自尊,被嫂子彻底践踏。

我每次被嫂子骂,心里都特别不舒服。正值年少的我,只能每天晚上,对着嫂子的照片,解决生理问题。幻想着将嫂子压在身下的样子。

我还会偷偷的看嫂子跳舞,每天晚上,嫂子都会练舞。她穿着短裤,丝袜,随着音乐摇晃着身体,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我有时候就想,虽然嫂子不拿我当人看,但是我仍然愿意,在这个家生活。

可是,让我始料未及的事情,出现了。在我高二那年,我哥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哥哥临走的时候,留下了遗书。家里的房子归嫂子。二十万存款归我。

说真的,当时听见这个消息,我嚎头大哭。心都要碎了。哥哥是我唯一的亲人,怎么会说走就走。我根本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但是,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嫂子连一滴眼泪都没掉。不仅如此,我哥还没离世的时候,嫂子当着我和我哥的面,直接将我哥的遗书,给撕个粉碎,指着我的鼻子,就骂了出来:“就这个杂种,还想要存款?他一分也别想得到!”

嫂子说完这话,我哥满脸痛苦,紧接着就离开了人世。

从那以后,我的噩梦来临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嫂子两个人,嫂子对待我,就像是对待一条狗一样。

哥哥离世的第二天晚上,嫂子把我叫到了客厅,我当时记得很清楚,嫂子穿着高跟鞋,黑丝袜,左腿搭在右腿上,那完美的身材,看起来性感无比。

我就站在嫂子面前,嫂子不让我坐下,我怎么敢坐。嫂子冷冷的看着我,说出来一句话,我这辈子都忘不掉:“吴尘,你哥现在死了。你又没爹没妈。”

说到这,嫂子停顿了一下,上下打量着我:“我可以收留你。让你继续在这个家呆着。你若是要走,我也不留你,但是家里的钱,你一分都别想拿走。”

我呆呆的看着嫂子,我能闻到她身上,若有似无的香味,那修长的腿,在我面前晃着,我有些心猿意马。但听见这话,我心里也一沉:“嫂子,我哥不是说,房子归你,存款归我么。”

这一刻,嫂子冷笑出来:“你做梦呢?你哥的遗书,都被我撕了。你还想得到钱?不愿意在这个家呆着,你就赶紧给我滚!”

说真的,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完全傻了。之前我哥还活着的时候,嫂子每天骂我,凌辱我。可是我没有想到,嫂子竟然会做的这么绝。当时我彻底慌了。

我自己,手里只有几十块钱,我离开这个家,我连饭都吃不上。我怂了,我彻底怂了。

“怎么?让你滚,你不滚,是吧?”嫂子冷冷的看着我:“行,你不滚,就给我老实点。以后别上学了,哪来的钱供你上学。”面对嫂子的态度,我强忍着心里的不满,一直看着嫂子,心里委屈的不行。

我紧紧的看着嫂子,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嫂子踩着高跟鞋,脸上带着一丝戏谑,那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了我的下巴,凑到我耳边,那性感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听着,想上学,就得给我听话,否则就给我滚!”

说到这,嫂子慢慢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去,把我鞋全刷了。有一点脏地方,就给我重新刷。”嫂子笑眯眯的看着我,说了出来。

事到如今,我哪敢反抗,只能嫂子的鞋,全都收拾起来,仔仔细细的刷着。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的生活,过的极其狼狈。我就好像嫂子的奴隶,家里所有的活,包括洗衣刷碗做饭,全都由我做。每天上学,我只管嫂子要五块钱,可是嫂子就连五块钱,都不愿意给我。

每天嫂子给我钱的时候,都会将钱甩在地上,让我捡起来。或者是干脆用高跟鞋,将钱踩住,让我求她,她才给我钱。

我的自尊,被嫂子完完全全的践踏,我在嫂子的面前,就像是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

我变得极其自卑,逆来顺受。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偶然间的一件事,竟然让我发现了嫂子的秘密,天大的秘密!

偶然间的一件事,竟然让我发现了嫂子的秘密,天大的秘密!

我记得十分清楚,那天晚上,我在家写作业。约莫晚上九点多,嫂子才回来。嫂子的脸色,十分的差。进屋之后就一言不发,开始翻抽屉。

嫂子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可是找了足足半个小时,还是没找到。整个房间都被嫂子翻遍了。

真的,当时我连一声都不敢吭,嫂子每次生气的时候,都会向我撒火。我哪敢多说半句话?!可是我没想到,最终我还是没躲得过去。

嫂子找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我:“唐安,你看没看见一个档案袋?”

“嫂子,我没有..”我当时已经要吓傻了,说话也吞吞吐吐的。

嫂子周芸见到我这样,那一刻脸色直接变了,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唐安,是不是你把那个档案袋,偷走了?”

那一瞬间,我脑袋嗡的一下,顿时一片空白!什么档案袋,我根本都不知道什么档案袋!

“嫂子,我没有,什么档案袋,我帮你找,嫂子..”我腿都吓软了,冲着嫂子说了出来。

“你少给我装,这家里就咱们两个人,档案袋没了,不是你偷的,还有谁?”嫂子紧紧的瞪着我,目光严厉无比:“我现在有点急事,必须出去一趟。要凌晨才能回来。唐安,我回来之前,你赶紧把档案袋交出来,若是不交,你就给我滚!”

说到这,嫂子头也不回,转身就离开。

说说话,我永远也忘不掉当时的场景,嫂子快步离开家,将门重重的关上。我看着嫂子的背影,心中的委屈,全化为眼泪,哇的一声痛哭出来!

我不明白,嫂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明白,嫂子为什么要诬陷我。我根本没见过什么档案袋,我怎么会偷。

我哭了好久,到最后我也不得不站起来,红着眼睛,满屋子寻找那个档案袋。

我没有别的办法,嫂子认为是我偷的,我没有办法!

真的,沙发底下,甚至床底下,我全都找着,我不敢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从晚上十点,一直到十二点。我将家里,都翻了一遍。可就不见那档案袋。

我急的焦头烂额,满脸都是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都做好准备了,嫂子回来肯定会训我。可我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嫂子的那排包,映入我的眼帘。

嫂子有很多包,什么LV,圣罗兰,都是名牌。有的牌子,我都没听过。这些包,都是我哥生前给嫂子买的。嫂子几乎每天都换一个包。

会不会在这些包里面啊..我紧紧的攥着拳头,我想翻嫂子包,但是我又有点不敢。如果被嫂子知道我翻她包,估计嫂子会骂死我。

我心中纠结无比,我知道,如果我找不到这个档案袋,嫂子也会训我。想到这,我长舒一口气,还是慢慢站起来,去翻嫂子的包。

嫂子的这些包,足足有十几个,全都是空的。我一直翻到第六个包的时候,我的表情变了。我完全能感觉到,这包里有东西!

我那叫一个兴奋,赶紧将包打开。果然,在这包里面,有一个档案袋!

终于找到了!我差点没哭出来,长长呼出一口气,将这档案袋拿了出来。

我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档案袋,就因为这个档案袋,嫂子就可以臭骂我一顿。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在嫂子眼里,真的不如一条狗。

我苦笑一声,慢慢的拆开档案袋,说真的,我真是太好奇了,好奇这档案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可是,当我打开档案袋的那一刻,我整个人,彻彻底底的懵了!

在这档案袋中,只有一张纸。还有一个玉佩。我拿出这张纸,可当我看见上面写的字的时候,我呆若木鸡!我眼睛瞪得特别大,一眨不眨的看着这张纸!

‘小芸,我这几天,心脏特别疼。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离世了。’在这纸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字,这..这字迹,这字迹是我哥的!说实话,那一瞬间,的眼泪哗的一下,就涌了出来。我哥的字迹,我简直太熟悉了。这,这是我哥,临终前给嫂子写的信!小芸,正是嫂子。嫂子全名叫周芸。

我的手都在颤抖,眼泪吧唧吧唧的往下掉着。哥哥的模样,就浮现在我的脑海。

我擦了一把眼泪,仔仔细细的继续看着这封信。

‘小芸,我也不知道,我能活过几天。小芸,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只有唐安这一个弟弟。他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小芸,我如果,如果真的死了,一定要照顾好唐安。给唐安抚养到高中毕业。然后让唐安,带着这个玉佩,去青川市的北郊,找一个叫王乾的人。’‘王乾,欠了我一个人情。他会收留唐安的。’这封信,只有这些字。我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那一刻,我的身体没有一丝力气,一下子坐在沙发上。

北郊,距离我们青川市,也就是十几公里吧。是一片郊区,几乎没有人在那里住。我哥既然让我去那里,找一个叫王乾的人,我不如明天就去!

我一天都不想在家里呆着了,一天也不想!我紧紧的攥着拳头,将档案袋里的这块玉佩,还有这封信,全都揣进兜里。

妈的,我哥留下这封信,可是我嫂子,竟然没告诉我!我回想起我哥临终前,嫂子当着我哥的面,将我哥的遗书撕毁,那个场面,我这辈子也忘不掉!

老子明天就去北郊,找王乾。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嫂子!

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我将档案袋全都藏了起来。紧接着我就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可是我没想到,我还没睡多久,就听见咣的一声巨响!这声巨响,直接将我吓醒。当时我出了一身的冷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嫂子的大骂声:“唐安,还睡觉?你怎么不死呢?!”

我呆呆的看向一边,就看见嫂子身穿黑色包臀裙,手拿一个包,直接砸向我!

嫂子手中的包,狠狠的砸在我的头上。我吓得赶紧从床上站起,害怕的看着嫂子。可是这一看,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嫂子身上,有很浓的酒味,踩着高跟鞋的她,都有些站不稳了,那绝美的容颜上,也露出一抹绯红。

“档案袋,找到了没?”嫂子冷冷的看着我,问道。

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嫂子这是喝酒了,而且喝的还不少!说真的,当时嫂子上身,穿着一个白色针织紧身衣,下身则是一条黄色短裙。白白的腿,就露在外面。在加上有几分酒气,嫂子简直是太诱人了。

我呆呆的看着嫂子,沉默了半天,还是开口:“嫂子…我,我没..没找到。”

说完这话,我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果然,听我说完,嫂子的脸色直接变了,指着我就大骂出来:“你个废物,你还能做点什么?滚,你给我滚出去!”

说到这,嫂子一下子抬起手,冲着我扇了过来。我下意识的闪躲,结果我没想到,嫂子刚刚抬起手,身体就一斜,紧接着就倒在了地上!

“嫂子,你没事吧?!”我顿时就蒙圈了,我知道,嫂子真是喝多了,我赶紧从床上走下去,去扶嫂子。结果我刚走到嫂子身边,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嫂子身穿短裙,此时嫂子是躺在地上,那夸张的胸脯,高高的隆起,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最主要的是,我能隐隐的看到,嫂子短裙下面的内裤。

卧槽。只是那一瞬间,我身体就有了反应。

我慢慢的将嫂子扶起来,但是嫂子穿着高跟鞋,根本就站不起来。

“唐安,你给我放手。”嫂子满脸迷离,可还是抬起手,一巴掌就甩在我的脸上!

“啪!”这一巴掌,其实并不是很用力,但是那个时候的我,心里无比委屈。嫂子眼睛微微的闭上,看起来有些疲惫,缓了半分钟,还是站了起来:“唐安,今天我没心情收拾你。今晚,你就算不睡觉,也得把档案袋找到,找到以后,档案袋你不许打开。要不然你给我等着。”

说到这,嫂子一只手轻柔额头,慢慢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我看着嫂子的背影,拳头紧紧的攥着。我就不明白了,那个档案袋,嫂子为什么不让我看到?

反正不管怎么样,我明天一定要去北郊,找王乾。

那一夜,我几乎没怎么睡觉。直到清晨,我才眯了一会。可是我没想到,我刚刚睡了不久,我就硬生生的被疼醒!

没错,被疼醒!

嫂子踩着我的脸,那高跟鞋,就在我脸上肆意的摩擦着!

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看见高跟鞋的细跟,还有高高在上的嫂子。我做梦也不会想到,嫂子竟然会用高跟鞋踩着我。

在嫂子的身边,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这两个人我认识。那个女的,是嫂子的闺蜜,叫苏秦。这苏秦也是个一等一的美女,身材和嫂子差不多。脸蛋也是美人中的美人。苏秦和嫂子走在大街上,那回头率,是百分之百。追她的人,能排几条街。

至于那个男人,是嫂子的合作伙伴。名字叫刘坤。我哥还活着的时候,给嫂子一笔钱,大约十多万吧。嫂子用这笔钱,和刘坤合伙,开了一家公司。据说现在的公司,发展的不错。可是当初我哥,给嫂子的钱之中,还有我的钱!毕竟我的钱也放在我哥那里。

“周芸,这就是你老公的弟弟?”刘坤笑眯眯的看着嫂子,问了出来。

“对。”周芸点了点头,一只脚还踩在我的脸上,低头看着我:“唐安,档案袋找到没有?”

说句实话,那个时候的我,拳头紧紧的握着,眼睛也是血红,嫂子周芸一直不拿我当人看,骂我,训我。但是如今,她用脚踩着我!我浑身气的发颤,我努力想挣脱着,可是我发现,我根本动不了。我的手腕,脚腕,全扣着手铐!

“放开我,放开我!”我大声的嚎叫着,一种不详的预感,充斥我的全身。

也就是这一瞬间,在一边的刘坤,直接扬起巴掌,狠狠的甩在我的脸上!

“啪!”这一巴掌,刘坤用尽了全力,我当时就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痛传来,一滴鲜血,从我的嘴角缓缓流下。

“小壁崽子,你给我老实点。”刘坤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又是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顿时我就感觉,自己的胃里翻江倒海,这一脚,差点没给我踹吐血。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刘坤就拽着我的衣领,将我拎了起来,带到客厅,将我绑在了暖气上。紧接着刘坤,苏秦,还有嫂子周芸,就站在我面前。

嫂子冷冷的看着我:“唐安,没找到档案袋,这事怎么办?”

“嫂子,真,那档案袋我真的找不到..”我紧紧的咬着牙关,说了出来。

结果这个时候,刘坤就摆了摆手:“周芸,你先别说别的事了,先说正事吧。”说到这,刘坤就一把拽住我的头发,面露狠色:“唐安,你现在去北郊。北郊有一个废弃的工地,在那片工地的东南角,有一个黑色的箱子。你把那个箱子,拿回来。”

去你的!当时我心里,将刘坤骂了八百遍,这刘坤煞笔吧?玛德,拿一个箱子,凭什么非要我去拿?

“唐安,你听没听见?去把那个箱子拿回来。”这一刻,嫂子也慢慢开口:“你还想不想呆在这个家了?你若是不去拿,你就给我滚出去住!”

我死死的盯着嫂子周芸。说真的,嫂子的容颜,说她倾国倾城,也毫不为过。可是,此时这高高在上的嫂子,我却如此恨她!周芸,你虽然是我嫂子,但是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按在床上。按在床上!

我红着眼睛,木讷的点了点头。我一定要报复嫂子,我一定要!

“把这废物放开吧。”嫂子见到我点头,顿时冷笑出来,冲着刘坤说道。紧接着,刘坤就将我解绑。

“快去取那黑色塑料袋!废物。”嫂子冷冷看了我一眼,一脚踹在我的腿上。我被踹的一痛。赶紧跑了出去。前往北郊。

离开嫂子家之后,我就拦了一个出租车。直奔北郊。我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只能去帮嫂子,将那黑色塑料袋取来。当然,顺便去北郊,我可以找王乾。

坐在出租车上的我,困的不行,直接睡了过去。

可是我怎么会知道,此时此刻,在嫂子家里。嫂子,苏秦,刘坤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坐在沙发上,三个人的中间摆着几盘菜,还有几杯红酒。三个人拿着酒杯碰了一下。

“周芸,你这个弟弟,还真是废物。”刘坤哈哈大笑一声,将杯中酒喝了,紧接着就摆了摆手:“你只是吓他两句,他就害怕了。这回好了,以后就让他去取货。”

“但是..”苏秦也抿了一口红酒:“这个唐安,不会将黑塑料袋打开看吧?”

“他敢?”周芸冷笑一声:“这唐安,天天住在我家,我天天骂他,他也不敢反抗。唐安和他哥一样,都是废物。”

听见周芸这话,苏秦也是轻轻一笑:“小芸,你不和你老公挺恩爱的吗?怎么现在说他是废物了?”

“我和他恩爱?”周芸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我们虽是夫妻,但是我都没和他睡过。我当时嫁给他,就是感觉他挺傻的,还有点钱。本来寻思,公司开始盈利,就和他离婚。没想到他现在死了,正合我心意。”

“你和你老公,都没睡过?”苏秦呆呆的看着周芸。

周芸点了点头:“我和他在一起,都感觉恶心。现在他死了,还留下一个弟弟唐安。这个唐安,也是个废物。今天他若是把货取回来,那就算了。他若是取不回来,我就让他跪一晚上。”

“哈哈!周芸,你这弟弟,简直就是一条狗啊。”刘坤大笑一声,慢慢举起酒杯,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喝着酒。

可是另一边,我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我坐在出租车上,已经睡着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被司机叫醒的。我睁开眼睛一看,已经到了北郊。

北郊其实不大,只是一片荒地。这片荒地,都不种庄稼,也没有什么建筑。平时连鸟都不在这拉屎。所以,这片废弃的工地,就在我的面前。

我将钱给出租车司机,结果我下车的时候,司机将车窗摇了下来,冲着我来了一句:“小兄弟,我劝你,还是别进去了。”那司机,指着那片废弃的工地,冲着我说道。

我顿时一皱眉头:“为什么啊师傅?”

“据说,这里面死过很多人。”那司机露出一丝惧怕的表情:“听说,许多混社会的,都喜欢在这里面约架,死人,受伤,那都是常有的事。”

我苦笑一声,说了一句谢谢。让出租车司机,在这等我一会。还是走进这片工地。玛德,我也没办法,我估计,我不把那黑色塑料袋拿回去,嫂子会骂死我。

所以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果然,这片空地里,有不少血迹。我汗毛都竖立起来,一直走到这工地的最里面,东南角落,果真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这个塑料袋,只有篮球那么大,我拎起来之后,发现这塑料袋轻飘飘的。说实话,当时我有强烈的好奇心,想打开这个塑料袋,但是这塑料袋,绑的严严实实。

我若是打开,嫂子如果发现的话,我就完了。

我想了很久,还是没有勇气,打开这塑料袋。我长舒一口气,慢慢的走出这片工地。接下来,我先不着急把这塑料袋,给嫂子送回去。我得先去找王乾。

走出工地之后,我又上了那辆出租车,我也不知道王乾在哪,我只能让司机随便开。这一路,司机就问我,那工地里到底有什么,我就说,只是有点血。

真的,幸亏北郊不大,如果大点,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找了约莫半个小时,连人影都没看见,我心里就想,王乾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人,住在北郊呢?

就当我快要放弃的时候,就听见司机师傅,突然叫了一声:“你快看!”

我顺着司机指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不远处,竖立着一个茅草屋。这茅草屋,看起来相当的简陋,真的是用茅草堆积的。估计如果下雨,或者刮风,这茅草屋都得塌了。

我紧锁着眉头,慢慢的走下了车,顺着茅草屋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在这茅草屋前,种着许多蔬菜。茅草屋的门,是开着的。我一直走到门前,看着茅草屋里面。这一看,我顿时猛吸一口凉气!

这茅草屋里,什么家具都没有。只有简单的一张床,一个桌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但是,在这茅草屋之中,却有无数本书。对,无数本!我用肉眼,根本无法分辨有多少本。可以这么说,那些书,将整个茅草屋,都堆满了!

而且这些书,都是那种古老的书,书皮都已经泛黄。

“少年,你找谁?”然而这一刻,一声深沉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响起。说实话,当时吓了我一跳,我猛地回头看去。就看见在我身后,站着一个老人。这老人,穿着道士服,头发和胡子,都已经白了,而且很长。

“前..前辈,请问前辈,认识一个叫王乾的人吗?”我颤颤巍巍的问着,这老人,打扮太怪异了吧。

“我就是。”然而下一刻,老人突然开口,眉宇之间露出一丝不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啊?我简直无语了。我哥竟然让我投奔这老人?我长舒一口气,就算在这伺候这老人,也比被嫂子欺辱好!

我紧紧的攥着拳头,慢慢的从兜里拿出我哥那封信,还有玉佩,递给了王乾。

王乾慢慢的接了过去,将信打开,仔细的看着。看了足足五分钟,又拿起玉佩,来回的抚摸着。足足沉默了十几分钟,终于是开口:“你嫂子。对你怎么样?”

我听着王乾的话,心中一颤。低下了头:“不..不太好..”

王乾听我说完,顿时露出一丝笑容:“果然,果然被你哥猜中了。”

“什么?”我顿时一愣,完全被王乾的话,给说懵了。

这个时候,王乾慢慢的坐在地上,眼睛好像都在发呆,终于,他慢慢的开口:“当年我最爱的人,离我而去。因为我生意失败,穷困潦倒,每天给自己喝的大醉。一天晚上,提着酒瓶,坐在马路上喝酒。你哥开着车,差点没撞到我。”

说到这,王乾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你哥下车之后,见到我醉成那样,也没和我一般见识。反而是和我聊了起来。也不知道怎的,我们两个越聊越投机。好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聊着聊着,他竟然也和我一起喝起酒。”

“只是那一天晚上,我和你哥,就认识了。”王乾稍微停顿了一下:“后来你哥,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去做买卖。我还真就挣了一笔钱。我用挣的钱,盖了这茅草屋,然后收藏了这么多书。”

王乾指着茅草屋,说了出来:“当年你哥对我说,你嫂子其实不爱他。你哥能看出来,你嫂子这个人,其实挺有心眼的。但是,你哥特别喜欢你嫂子。”

“你哥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他怕自己突然会离开人世。你嫂子会对你不好。所以,你哥早都留了一手:让你来找我。”王乾笑眯眯的看着我。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看书么。”王乾冲着我问了出来。

我摇了摇头,满脸的蒙圈。我见过喜欢看书的,但是没见过这么喜欢看书的。满屋子都是书..“这些书,都是古代名人所写。有易经,四书五经,还有奇门八卦阵。”王乾冲着我说道:“我就喜欢研究这些刁钻的东西。这样吧,我欠你哥的人情。但是,我不能收留你。你也看见了,我这里的条件,你肯定不会适应。我教你催眠吧,然后你就离开吧。”

“催眠?!”真的,当时我都傻了。教我..教我催眠?

催眠这种东西,我只在电视里见到过。电视中,那些催眠师,将人催眠之后。被催眠的人完全没有意识,给洋葱都当成苹果,大口大口的吃。但是,王乾能教我催眠?

我当时连连点头。王乾笑了笑,搂着我的肩膀,就带我走进了茅草屋,和我一起,坐在了床上。

“孩子,你要记住。学会催眠之后,不可有坏心。”王乾冲着我说道:“被催眠者,将会完全听从你的话。你让她做什么动作,她都会听从。不管你问什么,她都会如实告诉你。催眠,一天只能使用两遍。每次催眠,只可以持续五分钟。”

我不停的点头。王乾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你看着我的眼睛。”

“怎么了前辈?”我呆呆的看着王乾,真的,一点也不夸张,我和王乾对视,只有短短的三秒钟,当时我意识就模糊了,什么也不知道了。我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见王乾打了一个响指,我才大梦初醒,当时我浑身冷汗。

“前辈..我..”

“这就是催眠。你刚才,就被我催眠了。”王乾笑眯眯的站起,拿出了一本书,不,准确的来说,是一张纸。一张牛皮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字。

“你仔仔细细的看。”王乾冲着我说道,紧接着就站了起来,去烧水了。

我拿着这张牛皮纸,坐在床上,一字一字的看着。

说句实话,我这辈子,都没这么认真看过书。我都不记得我看了多久。我只知道,外面的天,已经渐渐的黑了。我又饿又渴,但是却毫无知觉!

我一夜未睡,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我终于猛地从床上站起,满脸露出兴奋的表情!

“孩子,都读透了?”王乾就站在我面前,冲着我问了出来。

“前辈。谢谢您。”我站了起来,向王乾九十度鞠躬。说真的,我从没想过,我竟然能学得会催眠!

“切记。不要做坏事。离开这吧,孩子。”王乾淡淡一笑,冲着我摆了摆手。

我冲着王乾,鞠了三个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茅草屋。我一路奔跑着,心中兴奋无比!我跑了几公里,才拦到出租车。真的,我完全没感觉到累。

我坐在出租车上,莫名的有些激动。我感觉,我是学会催眠的,但是我从来没用过。我也不知道,这催眠到底好不好用!

我只要把嫂子催眠了。嫂子岂不是任我摆弄?!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满脑子都是嫂子迷人的身躯。

出租车一直开到嫂子家楼下。我手中拿着那黑色塑料袋,站在门前,敲了敲门。

也就是十几秒吧,房间门就被打开。开门的,正是嫂子。当我看见嫂子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嫂子身穿一条深色紧身牛仔裤,下身踩着黑色高跟鞋,上身穿了一个针织的紧身长袖,看的我血脉膨胀!

可也就是这一刻,嫂子直接一巴掌,甩在我的脸上!

“啪!”

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将我都打懵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嫂子指着我就大骂出来:“你个废物。我让你取个黑色塑料袋,你取了一天?你给我滚进来。”

我心中窝火,但还是慢慢走了进去,将门关上。

嫂子一把将黑色塑料袋拿了过去,紧紧的盯着我:“今天下午,你再去北郊,还是老地方,还有一个黑色塑料袋,你给我取回来。”

听见嫂子这话,我自己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慢慢的开口:“嫂子,那我不去上学了吗?”

“你说什么?”嫂子紧锁着眉头,一点点的靠近我。说真的,嫂子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压迫。我一点点的向后退着:“没..没说什么..”

“你还想上学?”嫂子讥讽的看着我:“你这种废物,上学有什么用?你和你哥一样,都是废物。”

“嗡!”我听见嫂子说我哥,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我哥对她那么好,在她眼中,我哥就是废物?!

“嫂子,你骂我可以。你不要骂我哥。”我紧紧的攥着拳头,几乎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你说什么?”那一刻,嫂子脸色直接变了:“唐安,我是不是给你惯的?你给我跪下。”

“跪下!”嫂子见我没动,声音徒然提高,再次扬起巴掌,甩在我的脸上!

我看着嫂子那曼妙的身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我说过。我要把她压在床上,我要报复,我要报复!

我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但是这一次,我并没有哭。我紧紧的盯着嫂子,那一刻,我的声音突然压低:“嫂子,你看我的眼睛。”

“我再说一遍,你给我跪下!”嫂子紧紧的盯着我,根本没听到我说的话。可她看着我,我也在看着她,只是短短的两三秒钟,我将学会的催眠术所有要诀,全部默念了一遍。只是这一霎那,嫂子整个人浑身一颤,紧接着眼神变得无比迷离!

成功了!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心中无比的兴奋,我没想到,竟然这样就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我手心中全是汗,呆呆的看着嫂子,抬起手在嫂子的眼前晃了晃,嫂子毫无反应!

“嫂子,嫂子!”我叫了两声,抬起手,在嫂子的胳膊上拍了两下,第一下我用的力气比较轻,第二下稍微用了一点力气,嫂子顿时感觉到了疼痛,轻轻的发出叫声。

卧槽!我当时心里,简直就是舒爽无比!我上上下下的看着嫂子。嫂子这身材,简直是太性感了,踩着高跟鞋的嫂子,再加上紧身牛仔裤,紧身衣的勾勒,身材简直是性感到不行。

我一边搓着手,一边看着嫂子,还是慢慢的开口:“周芸,你有爱过唐山么。”

唐山正是我哥。我忍不住问出来。因为当时王乾,教给我催眠术的时候,就告诉我,被催眠的人,不管问什么话,都会说真话。所以我就想知道,嫂子到底爱没爱过我哥!

可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嫂子就连想都没想,慢慢的开口:“没爱过。”

说句实话,当我听到嫂子这几个字的时候,我脑袋嗡的一下,眼泪差点没流下来!我哥有多爱嫂子,我心里最清楚。可是如今,嫂子竟然这么说。

我紧紧的攥着拳头,看着嫂子继续问了出来:“那你对唐安,是什么看法。”

“唐安在我的眼中,就是个废物。”嫂子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唐安就像是我的一条狗。”

听见嫂子这话,我的心都碎了。嫂子平时对待我,真的像是对待一条狗一样,可是亲耳听到嫂子这么说,我心里的怒火,如同火山爆发了一般!

“呼..呼..”我大喘着粗气,眼睛死死的盯着嫂子。那夸张的酥胸,还有性感的身材,让我几乎目不转睛。

终于,在这一刻,我慢慢的伸出了手,轻轻的触碰嫂子的脸。

“嘶…”当我的手指,和嫂子脸蛋接触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像是触电了一般!我从未和女人,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以前我哥还活着的时候,我嫂子每天给我十块钱。十块钱,只够吃饭的。平时我连衣服都很少买。所以在学校里,没有女生能瞧得起我。

我哥离世之后,嫂子对我更加苛刻。怎么会有女生接近我?

再说,学校里的学生,和嫂子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嫂子成熟,有气质,身材和相貌,都是极品。嫂子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如今我的手,划过嫂子的脸,我顿时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那种感觉,简直充满了刺激!

终于,我的手慢慢下滑,滑到了嫂子的脖子,顺着脖子,又滑到了嫂子的酥胸。

我刚碰到嫂子的胸脯,就快速的将手移开!因为在潜意识里,嫂子就是高高在上的,我怎会碰到?平时我顶撞嫂子一句,嫂子都会骂我半个小时。如今我碰到她,她还不打死我?嫂子训我,已经将我训怕了。可是我刚将手移开,就想起来,嫂子已经被我催眠了,我怕什么!

我舔了舔嘴唇,回味着刚才的画面,我永远也忘不掉那种手感,我竟然碰到了!

我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丝笑容,再次抬起手。

                       

原创文章,作者:周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