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看到的《情深若兰》求最新章节

小说:情深若兰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秦堔

角色:秦堔秦惑

简介:为救秦堔,若兰甘心被设计,与其父秦惑一度春风,事后才知,秦惑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羞愤欲死的若兰举刀冲向秦惑,结果为报复,秦夫人逼她生下孽种
面对车祸后失忆失明的秦堔,面对恋人成兄妹的残忍,若兰将何去何从?

书评专区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前边那个自称看了55章就弃了的家伙到底为什么要胡说八道?我昨天被推荐了这本书,今天刚看到55章,根本没有发现什么所谓“主角坚持科学三观以至于排斥法术”的内容,主角明明是几乎在刚刚穿越后的就迅速无缝接受了魔幻世界的内容,然后开始主动追寻法术的力量,并且成功地和德鲁伊搭上了关系,加入其中并感悟了自然原力。我不知道原来书库现在的评论区原来是可以完全颠倒黑白的捏造的吗?!说主角不信法术导致无法使用的家伙,真的看过这本书???没看过你们就敢发评论?什么东西啊!智障还是脑残?我以为我评书就够损的了,但打负分前,好歹还是要亲自确认一下是不是不对味,没想还有更过分的。

召唤萌战记:心中二刺螈无限流的高峰。无论是从不阳痿的主角,春兰秋菊各有风味的女主,还有心跳不已的副本,甚至最后的正太化桥段,都深深抓住我心。然而,也就是在看得最爽的时候,作者他下面就没了……当然,黄泉的剧情也是个大毒点。

美漫之驱魔神探:渣康在漫威的故事。。。

情深若兰

《情深若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满浴缸的红

夜。

皇庭酒店。

“啪!”巴掌扇到脸上的声音,在暗夜里显得尤为清晰、响亮。

“畜生!你怎么可以染指你儿子的女人!”

大灯打开,雪亮的灯光映出一张女人的惨白的脸,还有脸上那双像利刃一样冰寒的眼睛。

秦惑捂着自己的脸颊,满含愧意的:“若兰,你听我说……”

“闭嘴!”

若兰扬手又扇了秦惑一巴掌,目光触及到秦惑未着寸缕的上半身时,像被开水烫到一般,惊慌失措的跳开,只有苍白的唇,不住的哆嗦着。

她做梦都想把自己交给秦堔,却不料,一觉醒来,面对的却是他的父亲!

自己答应姚佳演一场戏,千防万防,还是被那女人算计了!

若兰颤抖着双手,抓起地上凌乱的衣物,飞快的掩去一身的狼狈,夺门而逃。

“砰!”

若兰刚刚跑出去,正好跟对面房间奔逃出来的男人撞了个正着。

“若兰?”

“秦堔!”

“若兰你怎么……”

秦堔抓住若兰颤抖的双肩,他比若兰整整高出一个头,只一眼,便看到了房间里手忙脚乱穿衣服的男人——秦惑,他的父亲!

瞬间,全身血液逆流!

秦堔丢开若兰,发出一声兽语般的低吼,像阵厉风一样的刮进门,照着秦惑的面门就是一拳。

“磅!”

毫无防备的秦惑被秦堔一拳打得倒退了好几步,重重的撞到墙壁上。

下一秒,秦堔欺上去,一把扼住秦惑的脖子,往死里掐。

反应过来的秦惑,死死的抓住秦堔的双手,二人僵持着,像是两头斗得你死我活的兽。

此刻,他们不是父子,只是两个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拼命的男人!

若兰看着秦堔满脸狠厉嗜血的模样,像是有谁抓了她的心脏,拿在手里反复的揉捏,又酸又疼。

“秦堔,你住手!”她哀求。

两个男人正较量得起劲儿,谁也不看她。

渐渐地,秦惑不敌秦堔,脸上浮现出酱紫的颜色,两眼翻白,眼珠子都突了出来。

若兰慌了,跑过去拉秦堔的手臂,“放开,我求你!”

秦堔一拐胳膊肘,将若兰甩了个趔趄。

若兰踉跄几步退到茶几旁,忽然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一下子横在自己的颈动脉处,“秦堔,再不放手,我就死给你看!”

秦堔手下依旧狠掐着,回头斜了一眼,只见若兰白皙的脖颈上,一道嫣红的血迹蜿蜒而下,触目惊心。

“你就这么怕他死了?”秦堔的语气很冷,有愤怒,有失望。

“对!”他死了不要紧,但是我不想你去为他抵命!

若兰手上又使了几分力气,清澈的眼眸里一片决绝。

刀刃很锋利,她只要再往里一点点,不等秦堔掐死自己的父亲,她就会失血过多而亡!

秦堔手上忽然没了力气,冷冷的松开。

秦惑像条半死的鱼一样,歪着脑袋倚在墙上,艰难的喘息。

“把刀放下!”秦堔厉吼。

“哐当!”水果刀跌落地上,若兰手心里,一片嫣红。

只剩下,脖子上的伤口,鲜血还在汩汩的往外冒……

秦堔眸底闪过一抹痛色,扑过去,拉了若兰就走。

“放手!”若兰冷冷的,任凭自己的脖子上鲜血横流。

“歘——”秦堔撕下自己的半幅衬衣,不由分说的就给若兰捂在了伤口处,缠绕一圈,急切和笨拙的打结。

若兰看着秦堔颤抖的手指,眼里有晶亮的水光浮现。

秦堔,对不起!

因为,我爱你!

包扎好后,秦堔又去拉若兰:“走!”

若兰摇头,“我不!”

秦堔逼近若兰,伸臂拄在她身后的墙壁上,将她禁锢在自己胸膛和墙壁之间的狭小空间里,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给我个解释!”

熟悉的气息萦绕着,若兰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声音异常冷静,“既然你都看到了,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不,我不信!”秦堔低吼出声,忽然伸手捧起若兰的脸,“他逼你的对不对?他到底威胁你什么了,你告诉我,我一定有办法解决!”

“没有谁逼我!”若兰摇头,“只因为,我不爱你!”

“撒谎!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秦堔怒吼着一拳揍过去。

若兰认命的闭眼,秦堔的铁拳挟着呼呼的风声从她耳畔刮过,砰一下砸在她身后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有粘湿的东西飞溅到睫毛上,若兰睁眼,眼前一团朦胧的血雾。

“秦堔!”若兰忍不住心痛的尖叫。

“还说你不爱我?”秦堔扬了扬满是血痕的手,眉宇间竟有一丝得意。

若兰很快回过神来,伸手快速的擦去睫毛上溅到的血滴,“秦堔你傻不傻?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我现在都已经成了你父亲的女人,我们之间,再无可能!”

“不,我不介意!只要你的心还在我这里,我不管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你,只能够是我的!我秦堔一个人的!”像宣誓一般,秦堔霸道的吼出来,没有半点的犹豫。

看到秦堔眸底的疯狂和执念,若兰心中一痛,狠狠心,忽然歘一声撕开自己的衣裳,“秦堔,别一副情圣的样子,其实说白了,男人都是一个样子,你不也是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我的身子吗?来吧!来啊!”

雪白的肌肤,满是欢爱后的青紫痕迹,一下子撞进秦堔的眼睛,就像是有人抓了一把玻璃渣子,冷不丁的往他的眼珠子里揉进去!

秦堔狠狠地捏拳,瞳眸血红一片。

“若兰,不要逼我放弃你!”

秦堔深呼吸,再深呼吸,用尽所有的理智隐忍下自己的怒气,伸手替若兰拉拢衣襟,艰难的说道:“我不介意。”

“我介意!秦堔,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接受父子两人的同时玩弄!”

“我对你是认真的!”秦堔像是受到巨大侮辱一般的低吼,“我说过会娶你,难道你看不到我的努力?”

“娶我?”若兰一声嘲讽的轻笑,“那你的未婚妻姚佳怎么办?”

正说着,只见姚佳从刚刚秦堔出来的房间走出,身上穿着丝质的性感睡衣,脸上一副慵懒的表情,款款而来,糯糯的开口:“阿堔……”

若兰只觉得心尖儿处被谁拿着针尖刺了一下。

姚佳冲着若兰意味深长的一笑,眸光里是红果果的挑衅,还有……威胁。

若兰心底恨意滔天,指甲深深的掐入自己的掌心。她想马上冲过去把那张阴毒嘚瑟的脸撕烂,但是为了秦堔,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

秦堔看到打扮清凉妖娆的姚佳出来,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若兰,你听我解释,我跟她之间……”

“你不必解释!”若兰飞快的打断秦堔,“她是你的未婚妻,你们在一起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更何况,我也没有跟你解释,不是吗?”

“若兰!”秦堔抓住若兰的肩膀,“是她算计你的对不对?还是他们到底用了什么方法逼你放弃?你告诉我!”

若兰眼底的水光一闪而逝,冷冷的撇开脸,“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爸比你更有魅力而已。”

“你!”秦堔丢开若兰,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她,又愤怒,又无语。

“这你还不清楚吗?”姚佳一只柔若无骨的手抚上了秦堔的肩头,“下午你爸才表示,不会给你一毛钱的股份,晚上她就急着爬了伯父的床,摆明了就是看你身上没有油水可捞嘛!不过,你要是答应跟我的联姻……”

“滚!”秦堔一下子把姚佳震开老远,像是在嫌恶的赶走一只死苍蝇。

姚佳一个趔趄摔到墙壁上,回头狠狠地瞪了若兰一眼,眸底的威胁意味十分明显。

若兰心中一凛,随即仰脸,讥诮的看向秦堔,“对!相较而言,我觉得跟着你爸更划算!回去记得提醒一下你妈,我打算跟她抢位置!”

“你!”秦堔一口恶气憋在心口,“若兰,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相信你变心了!既然你不肯说,那我自己去查!你跟我走!”

若兰一下子甩开秦堔的手,“秦堔,我说你是不是傻?我跟你爸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将来要是进了门,那就是你的小妈,好歹保持一下距离好不好?”

“若、兰!”

秦堔那点残存的理智被一声“小妈”撕得丁点儿不剩,积压的怒气像火山爆发一样喷出胸膛。

秦堔掏出兜里所有的卡,劈头盖脸的砸到若兰的头上,声嘶力竭的吼:“你不是喜欢钱吗?给你!都给你!告诉你,秦氏的股份,爷一分都不稀罕,爷挣的钱,分分钟都能砸死你!”

若兰咬牙,默默地低头承受着。

秦堔迈步,匆匆离开。

“演得不错,呵呵……”姚佳轻笑。

“姚佳,你这个死女人!”

若兰忽然发狠,像一只母老虎一样,朝着姚佳扑过去,一把将她按倒在地,骑上去,劈头盖脸的一通狠抓狠揍。

“叫你丫的算计我!”

“叫你丫的算计我!”

……

若兰的每一拳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砸着砸着眼泪就出来了。

都是这个恶毒的女人,不然自己怎么可能……

若兰越想越气,越揍越狠。

姚佳拼命护着自己已经被抓花的脸,大声喊:“若兰,你还想不想救秦堔了?”

“……”

“你要是把我打死了,秦堔也会没命!”

若兰倏地住手。

像是被人迎面抽了一鞭子,心口火辣辣的疼。

下一秒,若兰一把拽住姚佳的头发,迫使她那张满是血痕的脸扬起来,厉声吼道:“把骨髓捐献者的资料交出来!”

姚佳轻笑了一下,那是一种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若兰气急,抓着姚佳的头发,拽着她的脑袋就往墙上撞去。

姚佳飞快的大喊出声:“如果我死了,你一辈子都得不到资料!”

若兰如遭雷击,手上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就丢开了姚佳。

她……堵不起。

姚佳披头散发,满脸血痕,但是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都藏不住。

若兰看得刺眼,又一把恶狠狠的掐住她,“把资料拿出来!”

姚佳瘫坐在地上,仰望着张牙舞爪的若兰,眼底却没有多少惧怕之意。

“我不会把资料拿给你的,我自己的男人,自己知道照顾。”

“若兰,在这场游戏里,你已经出局!”

“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若是你不能守好自己的底线,那么我就会选择玉石俱焚,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好,我退出!”若兰几乎是张口便答应了,生怕慢了半秒钟姚佳就会改变主意。

她再凶狠,再彪悍,都不能够拿秦堔的命来赌!

姚佳推开骑在身上的若兰,伸手戳着她的心口,笑得有几分阴狠,“秦堔是我的,今天这笔账,我也会慢慢地跟你算!”

若兰迎上姚佳毒蛇一般幽冷的目光,同样冰寒摄人,“有什么阴招,尽管冲着我来!你要是敢算计秦堔,下次就不是抓破脸那么简单!”

姚佳的大花脸瞬间变得更加难看,不过很快又浮现出得意的笑容,“除了把他算计到我的床上来,还有什么好算计的呢?”

若兰敛眉,“照顾好他!”

姚佳冷哼一声,起身就走,骄傲得像只孔雀。

若兰追着她的背影又补了一句:“如果你救不好秦堔,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姚佳一走,若兰便流下泪来。

三天前,姚佳带了一叠资料坐到若兰的面前,“秦堔得了白血病你知道么?”

若兰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栽下去,半天才敢拿起那些资料翻看。

病历很详实,而且情况很不乐观。

“怎么会是……这样?”

若兰脸色惨白如纸,手一松,资料便纷纷扬扬的掉了一地。

“咱们来做个交易吧!我呢,现在手上有跟他骨髓配型切合的资料,如果你离开他,我就把这份资料贡献出来。要知道,秦堔没有兄弟姐妹,普通人群配型成功的比例,是几百万分之一,恐怕,他等不到那个时候吧?”

若兰的心颤抖了,失声质问道:“姚佳,你不也爱他吗?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

姚佳撩了撩头发,抿唇一笑,“我不像你那么爱他,我只是想要得到他,如果他不爱我,我宁愿让他去死!”

看着姚佳眼底的那份狠戾,若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姚佳要她演的戏,竟然是跟秦堔的父亲在一起!

用姚佳的原话说,秦堔只有面对自己父亲的女人才下不去口!

今晚就是专门为了骗秦堔设的局。

若兰怕姚佳暗算自己假戏真做,饭桌上,滴酒不沾,连饮料都没有喝,想不到,千防万防,还是中招了,因为姚佳给她加的料,无色无味,直接涂到了她用的杯沿上。

姚佳好算计,不仅让自己跟秦惑假戏真做,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还顺利的将秦堔拐带到床上,下一步,逼婚,更加的顺理成章。

若兰的眼泪越流越凶,满脸冰凉。

一张纸巾递到面前来。

若兰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向蹲在面前的秦惑,“这场算计,你也有份!”

“若兰……”秦惑满含愧意的,“我是真的喜欢你,如果你愿意,我会马上回去离婚!”

“无耻!”

“秦董,我发现从来没有这样讨厌过你!”

“在我眼里,以前,你是秦堔的父亲,以后,你只是一个下作的男人!”

“看在今晚我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你的份上,请你尽快组织秦堔的手术!”

若兰狠狠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爬起来,转身就走。

秦惑脸上的愧意更浓,动了动唇,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秦氏父子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这是A市公开的秘密,更是秦家最大的丑闻!

为了得到若兰,秦惑硬塞给自己的儿子一个未婚妻,公开表示,只要秦堔让出若兰,他就立刻让出公司董事长的位置。

秦堔千防万防,想不到还是被自己的老爹上手了!

折腾了一晚上,天色微明,若兰连自己的公寓都没有回,直接带着一身的狼狈去了车站。

演戏让秦堔死心,这是姚佳开出的条件。

事后永远的在秦堔的视线里消失,也是条件之一。

通往乡下小镇的最早班车刚刚开出市区,一辆嚣张霸气的路虎忽然从斜刺里杀出来,大模大样的拦在班车前头。

车门打开,秦堔长身一立,铁青着一张俊脸:“若兰,你给我滚下来!”

若兰被秦堔带回了别墅。

“噗通!”秦堔把若兰丢进浴缸,扔下刷子,阴沉的命令:“洗,仔细认真的洗!不洗满三个小时,不准出来!”

若兰像是被人隔空扇了一耳光。其实,不用秦堔嫌弃,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身子肮脏不堪。若兰毫不犹豫的拿起刷子,一下一下,刷的全身通红还不罢休。

秦堔冷冷的撇开脸,走了出去。

两个小时后,秦堔推门,触目所及,满浴缸的红。

“若兰!”

秦堔奔过去,从冰凉的水里把若兰捞出来。人已经昏迷多时,全身上下,全是一道道被刷出来的血痕,触目惊心。

秦堔的手颤抖了,像是那些血痕都化作长着倒刺的藤条,一鞭一鞭抽打在自己的身上。

“若兰我错了,若兰……”

若兰醒来的时候,头顶上悬挂着输液瓶,全身上下都像是架在烧烤架上一样,火烧火燎的疼,只有身上某处有什么东西在轻柔的涂擦,传来冰冰凉凉的感觉。

若兰轻轻一动,疼痛更烈,像是全身的痛神经都被她一把抓在手里拔了出来。

若兰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别动!”

低沉的轻斥声响在耳边,若兰吃力的扭头看去……

                       

原创文章,作者:秦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