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秦意崽崽)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山楂打糕

角色:秦意崽崽

简介:  都说墨家小太子的未来妈咪是个废物  学历低、人品差、气质土  直到墨靳臣牵着未婚妻的手闪瞎众人的眼:  国研所大佬、世界第一名医、无数神级科学家的偶像…  这叫废物?到底谁瞎了眼
  墨靳臣表示:老婆哪哪哪都好,就是到了床上..体质有点弱..  萌宝墨宴修表示:妈咪哪哪哪都好,就是迷妹迷弟太多…彩虹屁吹不过!

书评专区

我的苏联:德棍,美分,日杂,果粉注意,作者立场偏向苏俄。

玄真剑侠录:本书讲了一个精彩的故事,可惜不是我的菜。因为本书给人感觉,更像高武的武侠文而非修仙,满是江湖是非儿女情长。

无敌黑拳:当年看的时候还是很热血的,和龙蛇是两种风格的书,粮草。

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

《大佬妈咪,你马甲又掉啦》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她可没有生过崽

  小团子的话一句不落地落入墨靳臣的耳中。

  “过来,我们回家。”

  他脸色一黑,压住心中的怒火,走到小团子身边,伸出手。

  小团子委屈巴巴地从秦意身后走出来,将手递给冷冰冰的爹地,蔫蔫地唤道:“爹地…”

  墨靳臣一手牵过小团子,让一旁的助理递上张支票,淡声道:

  “抱歉,宴修有些调皮,麻烦秦小姐了,这张支票,是我的一点心意,还希望秦小姐保密。”

  这些年为了保护宴修,他从没让宴修在公开场合露过脸。

  自然也不想因为这场小意外,暴露儿子的模样。

  秦意漫不经心地看了眼递到她面前的支票,扬了扬眉。

  真有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拿钱封她的嘴。

  怪不得小团子会把他爹当提款机。

  路远也有些懵逼。

  国研所史上S级大佬,随随便便一个项目拿出去都能发家致富几百年,居然被人发了支票封住嘴?

  这个墨靳臣,可真是敢想敢做。

  秦意没有碰男人递过来的支票,只是扫了眼小团子懒声道:

  “不麻烦,不过看好自家的小崽子,是做父亲的责任,希望墨先生没有下一次。”

  “秦小姐说的是,我这就带宴修回去,好好管教。”

  墨靳臣墨眸深深地看了眼眼前的女人,对她话中的讽刺恍若未闻,淡声应下。

  男人看着一副冷傲疏离的模样。

  可心思深沉,行事周到。

  倒是有几分意思。

  秦意眼中掠过丝暗芒,唇角不自觉弯了弯。

  一旁的小团子墨宴修眼睁睁看着两人左一句墨先生,右一句秦小姐,一句比一句客套,心里哇凉哇凉。

  提款机啊,妈咪都不心动吗?

  想到近在眼前的妈咪,马上又要和自己千里相隔,他忍不住哇地哭出声。

  “哇,我要妈咪,爹地你怎么能这么渣,你提了裤子走人也就算了,我都替你找到妈咪了,你怎么能不认账!我要妈咪跟我一起,爹地做人不能太渣男,会没老婆哒…”

  “墨宴修!”

  墨靳臣咬牙切齿地唤着小团子的名字,弯下腰吸口气冷声呵斥道:“你都几岁了,还哭哭啼啼的,谁教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

  见墨靳臣发怒,小团子委屈地收了收声,可怜兮兮地抽噎不断,时不时用湿漉漉的眼睛看向秦意,眼底满是期盼。

  “可是…我要妈咪…”

  墨靳臣替小团子擦了擦眼泪,墨宴修这个小混蛋从小到大最擅长的就是撒娇卖好,真正哭哭啼啼的时候还真不多,想到这小家伙从小到大心心念念要有个妈咪,墨靳臣揉了揉他的头以示安抚,淡声否认:

  “她不是你的妈咪,墨宴修,你认错了。”

  “不可能,爹地,我亲自查过的,我和妈咪的基因匹配度是百分之百。”小团子十分认真地解释。

  基因匹配度百分百。

  墨靳臣像是想到什么,皱了皱眉,余光扫了眼秦意,随即一口否决道:

  “基因匹配度不能证明什么,你这么大了,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能只会依靠现有数据。”

  路远抽了抽嘴角。

  神一样的“基因匹配度不能证明什么”,那不是现今最科学的基因库数据吗?

  还有大佬听了怎么也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按理说,如果这个小团子真的证明基因匹配度是百分之百,那的确是大佬的崽崽啊,怎么两位当事人都是一副,这小崽子想骗他们没门的模样。

  路远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

  秦意却丝毫不以为意,提起水壶淡淡地送客:

  “既然墨先生也找到了孩子,就不多留了。”

  秦意转身要回到屋中,却见小团子一把窜上前,抱着她的大腿,哭得可怜:

  “妈咪,你为什么不相信崽崽,崽崽和你的泪痣都是一样的,呜呜,爹地,崽崽要跟妈咪一起,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咪,崽崽为什么不能有!”

  一旁的助理看着小少爷的模样,心都要被他哭化了。

  恨不得窜上前对这个村姑大喊一声:“你就当我们墨夫人又怎么样!”

  墨靳臣被小团子哭得脑壳疼,他的眉头沉了沉,走到秦意身旁,将墨宴修抱起来,沉声道“抱歉,叨扰了。”

  秦意从父子俩身上收回了目光,无声走回屋中。

  墨靳臣抱着悲痛欲绝的小团子走上车,路远看着小团子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跟上大佬的步伐。

  上了车,小团子睁开墨靳臣的怀抱,扒着窗子看向庭院哭得更大声了。

  墨靳臣额头青筋跳了跳,低声警告:“墨宴修,够了。”

  小团子看都不看他眼,“墨靳臣,你不要跟我说话!你连妈咪都不让我认…”

  气鼓鼓的,很不爽的样子。

  助理在一旁瑟瑟发抖。

  就在墨靳臣准备好好教训这个小家伙时,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来电显示是墨老爷子。

  墨靳臣摁下免提键,听到墨老爷子慈声道:

  “靳臣啊,带着崽崽回老宅住几天吧,爷爷找你们有点事。”

  另一边,路远转身跟着秦意回到屋内。

  看着秦意优哉游哉地烤着点心,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大佬,那个小团子说你和他的基因匹配度是百分百,你就没怀疑过他真的是你的孩子吗?”

  秦意将手中的奶油抹的均匀,随口道:

  “不怀疑,本人对于有没有和墨靳臣生过崽这种事还是很清楚的。”

  “有可能是人造…”路远话还没说完,少有的,秦意一个冷眼斜了过去,语气淡漠而冷戾:“这种违背科学的事,只有那群王八蛋才做得出。”

  “但是可惜,那群人想拿到我的基因,不如洗洗睡。”

  路远立时低眉顺眼地应是。

  他当然知道大佬说的是王八蛋是谁。

  更知道这种时候,不要触大佬的霉头。

  秦意的戾气转瞬即逝,她将手中的刀擦干净,垂眸道:“那些试验植物的资料我一会发给你,你让言初他们处理完,休假这段时间,不要再让人来烦我,我有些别的事要处理。“

  秦意的手下里,言初是负责生物医学方面的,也是当今世界最顶尖的内科医生,而这些试验植物也是为了应用医学。

  只是为了秦意的安全着想,这些成果都被安在了国研所和言初的名下。

  路远向来知道这些惯例,只是听到秦意说有些私事要处理,随即应声道:“需要我们出手帮忙吗?”

  秦意看着完整的甜点,淡声回绝:“不用了,我要出趟门。”

                       

原创文章,作者:山楂打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