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倾城:邪王追妻一百式(顾晓晓顾安安)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毒妃倾城:邪王追妻一百式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阿叛

角色:顾晓晓顾安安

简介:顾晓晓,现代顶级杀手,人人畏惧的存在,一着不慎,居然重生在一个人人可欺的少女身上!什么?逼我嫁人?欺辱我娘亲?看老娘不当众撕破你们这群伪君子的面目!不将你镇远候府掀个底朝天怎对得起她杀手之王的名号!只是隔壁看戏的那位闲散王爷,你能不能不要跟在老娘背后了呀!

书评专区

洪荒之妖皇逆天:洪荒流,感觉比较久远的一个词,现在好像除了辰东还在背景洪荒外,其他基本上没什么出名的了吧。记得当年曾经疯狂找过洪荒流小说,因为主角一般比较NB,背景比较宏达,也有少数写的很合自己心意的书。今天看到这边还在连载的书,还是比较希望作者能坚持下去。

我有一座冒险屋:据说这作者脑子不好,刷票刷到去人肉《民国谍影》的作者。接着发逼疯到跑去人家里,要去“一换一”,也就是要杀人。哦, 对了,去之前还把银行卡给爹妈,然后和女朋友分手,这种骚操作可把我给惊呆了。怪不得这书里神经病出现这么多,我好像懂了些什么。

黄金牧场:能读,像高山牧场,但比之要差

毒妃倾城:邪王追妻一百式

《毒妃倾城:邪王追妻一百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怠慢不得

张氏果然找了大夫过来,不过大夫也只是开了一天的药,然后就又走了,全程都有张氏的人在旁边盯着,对此,顾晓晓只是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

真正的好戏还没开始呢,今天这只是一个餐前小菜而已,有什么好着急的?

送走了大夫,顾晓晓叫小莲找来不少吃的,然后吃了个干干净净,之后在小莲惊呆了的目光中,安然入睡。

为了明天的大戏,她可是要好好休息的,养足了精神,才能闹得更大。

第二天,顾晓晓是被直接从床上挖起来的,天还没亮,顾晓晓打着哈欠,任由一圈丫鬟婆子在她的脸上涂脂抹粉,在她头上戴上满头珠翠。

侯夫人赵氏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精神还是不好,脸色苍白,此时正被小莲扶着站在顾晓晓的身后,脸上的泪水就没有停止过。

“都是娘不好,若不是我的娘家没落,又得不到你爹的宠爱,怎么会让你落到今天这个境地?都是娘不好,是娘对不起你。”

赵氏的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往下掉,顾晓晓打了一个哈欠,正想安慰两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喝:“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若是叫人听见了,岂不是要说我们侯府对皇上的旨意不满,意图抗旨?”

镇远侯顾山从外面走进来,看了赵氏一眼,满脸的不耐烦,只是一眼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污染了眼睛,迅速转向了顾晓晓。

“你昨天好生厉害啊,还敢打人了?若不是你今日出嫁,我一定将你的腿打断!我警告你,你今天最好给我好好上花轿,好好拜堂,你若是听话,你母亲以后还能有一口饭吃,你若是不听话,就等着给你娘收尸吧!”

说完话,顾山再也不想看这母女一眼,仿佛再多看一眼都会玷污了自己,转身就走。

虽然对自己的丈夫早就已经失去了希望,但是在顾山离开的一瞬间,赵氏还是没忍住哭倒在地,双眼中尽是绝望。

“娘,你放心,他们对不起我们,很快,我会将他们欠我们的全部都讨回来的!”顾晓晓将赵氏从地上扶起来,眼神中的坚定仿佛有什么神奇的力量一样,竟让赵氏莫名感到有些心安。

就好像有什么魔力,她说过的话,就一定能够实现,让人不自觉地去相信她。

赵氏终于安静下来,吉时也到了,喜婆直接走进来催促,态度很是轻蔑。顾晓晓瞪了她一眼,自顾自地走出房间,看到了等在门口的顾安安。

“恭喜姐姐,即将成为齐王妃,传言齐王性情暴虐,府上数十个妾室没有一个是完整的,但是姐姐不一样,姐姐是正妻,是王妃,妹妹相信姐姐一定能够收服齐王的,是吗?”

顾安安掩着嘴角笑得开心,眼中却是掩盖不住的狠毒和快意。

“哦,对了姐姐,父亲刚刚已经来过了是吧?女儿出嫁,原本应该是家中的长辈训话的,但是父亲说他不想要看见你,而且刚刚已经见过了,所以姐姐你就不用去拜别了。”

顾安安摆弄着精致的手帕,一脸的嘲笑,一旁喜婆脸上尽是谄媚:“二小姐说的是,轿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就不要耽误时间了。”

顾晓晓就听着她们嘲讽,嘴角挂着冷笑:“我还说他怎么会那么好心过来看我,原来是来走个过场,笑吧,最好趁着现在还有机会,赶紧笑一笑,不然,恐怕你这辈子都笑不出来了。”

“你在威胁我?”顾安安脸色瞬间变得狠毒,喜婆赶紧上前拦着:“二小姐,时辰已经到了,齐王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顾晓晓看都不看纠缠在一起的两人,抬脚就走。

在上花轿之前,顾晓晓透过盖头的缝隙看到喜婆已经回来了,还听到喜婆在一旁毫无忌惮地对她评头品足,并最后做了一个总结:“真是晦气!”

晦气吗?很快,你会见到更加晦气的。

花轿停在侯府的后院,在顾晓晓上了花轿之后,很快就向着正门移动,一瞬间,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王公贵族的家事,旁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尤其是平民百姓,所以,他们只知道今天京城会有一场盛大的婚事,镇远侯的嫡女嫁给皇上的儿子,十里红妆,绸缎遍地。

鞭炮声结束后,周围人们吵闹的声音便越来越明显,不明真相的人们拥挤着,说着恭喜的话,想要上前沾一沾喜气,却不知道新娘子正在花轿中抚摸着手上的钢丝锁,脸上挂着冷笑,笑意不达眼底。

一路上,顾晓晓都在根据原主的记忆猜测已经走到了哪里,在加上外面吵闹的声音,很快就被她确定了最热闹的闹市。

就是现在!

花轿在人群正中间走过,人们一个个凑着热闹,变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在前面抬轿子的,两个轿夫突然之间摔倒了一个,整个花轿都发生了倾斜,就在人群发出惊呼的时候,人们预想中的新娘子从花轿中摔出来的场景并没有发生,反而看到新娘子动作干脆利落地从花轿中钻出来,然后几个箭步就冲到了齐王的面前,噗通一声跪下。

齐王是新郎,他原本正在前面骑着白马带着大红花,看到新娘子如此动作,整个人都愣了。

而同时,在城墙之上,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看到顾晓晓的动作,也是愣了一下,随即眼睛一眯,偷着危险。在黑衣男子身后,还站着一个侍卫,他也在看着下面的场景,满脸都写着感兴趣。

“主子,花轿上的镇远侯的嫡女吧?没听说过啊,她还会武功?啧啧,看她刚刚的动作,可是一个练家子啊,真是有意思。”

被称为主子的黑衣男子并没有接话,依旧眯着这样看着下面,那侍卫也闭上了嘴,主仆二人一起看着下面,欣赏接下来的大戏。

新娘子当街跳花轿,那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情啊,围观众人议论纷纷,齐王更是面色铁青。

“大胆,你想干什么,想要故意给本王难堪?!!”

齐王厉声冷喝,顾晓晓却丝毫不惧,一把将头上的盖头扯下来,哭的梨花带鱼却丝毫不耽误她将事情讲清楚。

“齐王殿下,并不是臣女故意在今日捣乱,实在是臣女也是被逼无奈。臣女是被逼着上了花轿,殿下要为臣女做主啊!”

                       

原创文章,作者:阿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