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凰妃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神探凰妃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璐飞飞

角色:白安苓白秋义

简介:堂堂国际刑警女组长竟然穿越回古代,一睁眼竟然发现自己身陷死牢!开什么玩笑,洗冤脱罪顺手收拾所有不待见自己这个庶女的无良亲人,逍遥人间才是正道
可是!死赖自己不放的王爷是怎么回事?想娶自己,别开玩笑了!请拿万里江山来换本妃一纸婚书!

书评专区

重生之等你长大:剧毒,主角矫情的不行。一边说着要等小女友长大,一边不停的招惹别的女的,一副为你好的样子不停的向女配送温暖。之后又各种纠结,等女配喜欢上主角,主角心想卧槽不行对不起那还没长大的女朋友,开始把女配往外推但是又心想不能让她们太伤心就开始一路纠结,估计要纠结到结尾。只想说贱人就是矫情。看评论好像后来有个女配受不了了,拔出柴刀要给主角来一下,结果给主角发现了没成功。可惜了,要是成功了谋夺了主角的所有产业,让主角一无所有再送进监狱,直接完本,直接成为我之粮草

侍剑人:格局宏大,设定新颖,大长篇,上古神话背景,非传统升级文,大背景小人物的视角,跟师姐的剑有点像,配角率人类争种族存亡,然后主角人族小卒在其中展开人生。主角讨喜,一开始是“好小姑娘应有的善良胆小”,后来慢慢转变理智勇敢,合情合理,挺腻那些冷酷杀人狂主角的,主角为啥不能是好人,慢慢随剧情改变才合理要说我最欣赏的一点是,貌美男师尊和少女徒弟主角的设定,仙侠八点档的设定,作者峰回路转,给写成猥亵少女,要我说这才符合逻辑,长得帅就不是猥亵了?师徒如父女,意淫徒弟什么禽兽…所以这文真是清流。文笔美中不足,有点用力过猛,略有堆砌感,但是看出作者下了功夫,字句还是优美的,没男作者通病但有点女作者通病

我死党穿越了:看了大概三十张吧,实在不吐不快。首先之前一开始设定巴拉巴拉怎么样无所谓,浪费能量聊天什么随意,然后突然就两个人心大暴露地球坐标????我可去你的,因为你们两个人 然后地球可能没了?叶文洁程欣起码还是个圣母,这两个就是脑子有问题。然后病治完了,说一句高能反应,哦豁,说被人注意到了,然后 警察不来查,主角啥事没有上了半年学 然后一个富商女儿过来问主角:“你能治渐冻症,那你一定能治癌症吧?”听听,这啥话,像不像医闹里面的,医生你能救那个人 一定能救我妈,不然就是黑心医生简直无语,一开始看开头以为是女频,女频倒还好了,起码不会这么毒,这写的简直就是……无语

神探凰妃

《神探凰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六章 柳暗花明,有戏!

  “阁下的猎物。”

男人于是接过大雁,信手丢给身侧一个属下,然后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白安苓俏生生的脸上,忽然冷魅一笑。

“刚才我的箭射过去,你不怕?”

听到这话,白安苓淡然地摇了摇头,然后朱唇微启,轻声答道,“将死之人,何怕之有?”

此时的她虽然穿着囚衣,发髻微乱,脸上也不施脂粉略显暗淡,可这坦荡自然的神情,镇定自若的仪态,却让马上男人暗暗为之一惊。

水姐立在不远处,早将两人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也算有眼光,看出马上这男人不是凡类,此时似乎又对白安苓举动生出兴趣。

毕竟是拿了人家好处,也就想着多帮帮白安苓,于是她强忍着惧意,上前两步说道:“这位贵人有所不知,这小姐乃是尚书府的二小姐,因被上头定了罪,后日就要问斩了,所以……”

  马上男人一听,原本饶有兴致的神色顿时冷了起来,眼眸里寒光四射,扫了白安苓两眼,忽然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身为死囚,还敢外出走动,该当何罪!”

  不料白安苓并不害怕,反倒抬头对上男人的目光,也认真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并没有杀人,是被冤枉的。可我含冤屈死没关系,那个真正的坏人,却依旧逍遥法外。届时死者不瞑目,我也不瞑目,世间的公道正义也荡然无存了……”

  话没说完,白安苓便跪倒在地,抬头看着马上端坐的男人,“三皇子殿下,您说是不是呢?”

  这一声三皇子,令北辰烨身后的侍从全部围了上来。主人的身份竟被荒郊野外偶遇的女子一语道破,由不得侍从们不防!

  北辰烨见状,却是一挥手,“退下!”

  侍从们不得不将马都往后圈了几步。

“你起来回话。”

北辰烨凝视着缓缓起身地白安苓,蓦然一笑,有如和煦春风。

“说说看,你怎么看出本王身份的。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回天牢等死去吧!倘若你说得有理,本王便信你一回,今日擅自外出一事也既往不咎,并且准你翻案,如何?”

听对方这么说,白安苓嘴角若有还无地滑过一丝笑意,虽稍纵即逝,却还是让北辰烨心弦微微一动。

他对面女子不卑不亢,坦然自若道:“三皇子殿下箭法精准百步穿杨,京城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刚才的一箭穿雁,除了皇子殿下还有谁能做到。再者殿下的王者气度以及所随侍从的威武不凡,都说明您不是泛泛之辈。当然,能让臣女笃定您身份的,还是最后一点。”

  她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不止其他人,连北辰烨此时都更加好奇起来,于是忙不迭问道:“什么?”

“刚才臣女去捡地上大雁时,看了几眼它身上穿着的雕翎箭,于是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因为……”

白安苓说着,又瞥了北辰烨背后的箭壶一眼,才说:“三皇子殿下所用的羽箭,跟别人的不一样,是有标记的——箭上白羽中央,都会染上红朱砂。正是因为这一点,臣女才小小的聪明了一回。”

  白安苓说完,并不躲闪地迎上北辰烨正打量着她的目光,眼睛里写满自信。

佳人如花,明眸皓齿,北辰烨自认阅人无数,自小见过各式各样女人,但无一例外,那些女子都是朝自己献媚邀宠,抑或为自己身份所震慑,畏畏缩缩地卑微模样。

这个女人,带给他了惊喜。

半晌,北辰烨也饶有兴致地笑了。

“你把本王说服了。”

  “谢殿下恩典!”白安苓闻言,面容庄重地福身一拜,以示感激。

“本王可没说准你什么,谢本王作甚?”

北辰烨的神情,有些……与往日不同,虽然一如平常的不怒自威,却让人觉得是故意要找白安苓麻烦。

他很期待眼前女人会做出怎样的答复。

白安苓目光真诚地看看北辰烨,朗声说道,“殿下明明说过,我要是讲得有理,就准我翻案。老百姓都说殿下英明神武,殿下是绝不会失信于人的,对吧?”

“伶牙俐齿!”北辰烨恢复了一贯的冰冷态度,让人不敢靠近,可语气却和缓很多。

“先回去吧,本王既有言在先,就没有出尔反尔之意,下午我让人去刑部说一声,想怎么做你自己见机行事便是!”

“臣女再谢殿下恩典!”白安苓内心里其实比较反感这种繁文缛节,可还是不得不入乡随俗,又给北辰烨施个万福礼。

“臣女斗胆,还请殿下再卖个人情给我,准臣女自己去搜集证据证明清白。”

                       

原创文章,作者:璐飞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