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道天医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茅道天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沈乾坤

角色:沈乾坤张岚

简介:2014年3月17日,春分将至,古都蒙蒙细雨之中……西京城火车站围墙外,举着“铁口神断”的布幡,戴黑墨镜的瞎子大师一把拉住面前二十岁出头,穿麻衫,背青布包的年轻小子
….

书评专区

末日蟑螂:男主遇上萝莉后就不能看了,比如萝莉对男主说大叔你欺负我,这种卖萌的对白受不了,没有那种末日的氛围感。

御灵真仙:大器宗作者的新书。本书不同于一般仙侠的凡人流和废材流,而是很罕见的天才流,而且文中对宗门的描写也非同一般,不脑残,懂炒作,懂包装。发现主角有潜力有实力后,就将主角宣传为青年高手第一。不过本书还是有两个缺点,第一就是没有起伏,因为主角是天才,所以一般网文套路的打脸题材就很少能用上,导致了文章写作高潮点少,推荐作者可以学习一下《二十四小尸》的天才间打斗。第二就是修炼体系有问题,这文我很早就关注到,但是每次看到简介,就想到宠物小精灵,将文中的打斗自动脑补成宠物小精灵的对战,事实上并不是,文中的御灵只是修炼时的一个中转罢了,可以看出作者想写出新意,但是一不小心变成了画蛇添足。总体而言,粮草

我不可能是剑神:傻雕文,挺欢乐的,起码能看下去,。结果来优书网一看,4.3,吓得我赶紧拉高一下评分。

茅道天医

《茅道天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西京城首富之子,张文景

茅初九看得出来,显然这被众星捧月般的白西服就是西京城首富张威之子,张文景。

似乎对周围的调侃嬉笑声有些不满,沈月微微蹙眉道:“初九哥是我朋友,张文景,你不欢迎?”

“怎么会,沈月你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走,一道进去,就等你们了。”

张文景深深看了茅初九一眼,看似热切的上来握手,旋即却又嫌弃的拿手帕擦了擦,这个动作却终究没能逃脱茅初九的眼睛。

眉头轻皱。

“沈月,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西京城珠宝行业的龙头王氏家族的少爷,王聪。”

“李子武,家里搞房地产的,那个华夏五百强的绿野集团你应该知道,就是他们家的。那是他女朋友苏妙妙,西商大毕业的女硕士,现在是他的左膀右臂。”

“赵刚,咱们西京城饮食龙头赵氏集团的公子。”

沈月跟这些人打着招呼,心里却是一阵排斥,张文景是什么人她再清楚不顾,仗着西京城首富之子的名头可没少做一些脏事恶事,如果不是实在拗不过母亲,他才不愿意接触这种纨绔子弟。

但今晚她显然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

面子上的事情她自然会做到位,张文景今晚带这么多身边的朋友给介绍自己,气氛闹得一片欢腾,别说沈月,就连茅初九也知道他意欲何为。

这明显是在打沈月的主意,闹这么一出让前者提前融入他的圈子,基本就跟媳妇见公婆一个道理。

……

“李萌萌是李家大小姐,大家都熟,不过沈月小姐虽然不常抛头露面,用我介绍么?”

“张少这话说的,沈月小姐可是西京城商界四大美女之一,我们哪有不认识的道理?十九岁接手沈氏集团的商界天才,频频登上咱们西京城各大报纸新闻的头版头条。”

“哎,张少不也是少年英才,假以时日接了张叔叔的班,没准以后就不是西京城首富而是整个晋西北首富了吧?在我看来,张少跟沈月小姐那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周围的笑声和马屁让沈月一阵蹙眉。

然而张文景似乎被捧得有些膨胀,酒劲上头,居然用一种侵略性十足的眼神望向沈月,旋即又挑衅似的对茅初九道:“沈月,不知道你这位朋友在哪高就?”

李萌萌在一旁露出坏笑,心道是你自己要来的,这下看你自己不尴尬而死,自己灰溜溜的离开?

“害,张少还用问?你看他的打扮跟路边那些江湖骗子似得,一看就知道小地方来的。”

“我很好奇沈小姐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

“就是,沈小姐你未免也太交友广泛了吧?今晚张少好心攒局,你带这种人来,难不成是看不起我们?”

周围几个阔少的眼神里露出毫不掩饰的鄙夷之色,就连身边的几个女伴都是一脸高傲的笑,虽然张文景怕惹得沈月升起没说话,但这些人表达的便是他的意志。

所有人一致认为这种局,就不该有茅初九的出现!尤其是他还跟在沈月这种级别的美女身边,这凭什么?

李萌萌闻言,却在一旁拱火道:“你们可别小看茅初九,茅山天医道听过没有?他可是既会看相,又懂治病救人,本事可大着呢!”

“哦?”

这一下,就连张文景都起了兴趣,在场人人皆知西京城风水协会理事是张文景的叔伯长辈,对于这一行他也算颇有研究,而茅初九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

这足以让他产生好奇。

“萌萌,你就不能少说几句!”

沈月有些责怪的瞪了李萌萌一眼,纵然她排斥当年的婚约,但却也不想初九哥因为自己得罪张文景,即便大家现在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哟,原来还是位茅大师?既然你这么厉害,就不说看相了,给我诊断诊断?”

张文景此刻撸起袖子,伸出一条胳膊肆意挑衅。

然而茅初九只是端起手边的一杯酒,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脚步虚浮,阳火亏虚,最近是不是经常感觉到手脚心冰凉,半夜还失眠盗汗?”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最近应该没少吃补药,却不见丝毫效果,不仅大把大把的掉头发,而且有时候……下面还异常瘙痒?”

“目前还只是放纵过度引发的肾虚,要是再不控制,只怕很快就得染上脏病!”

这话一出,全场几乎鸦雀无声。

几位阔少几乎当场就火了,旋即破口大骂着想要上前暴揍茅初九,然而只有沈月看的清清楚楚,刚才茅初九说这些的时候,张文景的面色一点点变得煞白……

甚至额头被吓出冷汗。

如果不是说中了,他岂会有这种反应?这让他对张文景的厌恶又多了几分,更是有些好奇茅初九起来,难道说他真有些本事?光是看面相就能断病?

“你他妈才肾虚,你全家都肾虚!”

男人是唯一好面子的动物,况且没几个男人愿意被人当面说肾虚,所以此刻张文景饶是被戳穿,也得梗着脖子骂一声胡说八道。

见张文景反应这么大,周围几个帮腔的马上没了声音。

然而这落在在场为数不多的女人眼中,这可不就是没底气的无能狂怒,甚至连李萌萌都捂着嘴微微低笑,给了张文景一个怜悯的眼神……

沈月更是不由莞尔,刹那间的美看的身边的茅初九稍稍一呆,明明笑起来这么好看,干嘛非得一副不温不火的表情?

张文景显然被气的够呛,骂着便挥拳朝茅初九脸上轰去,周围众人纷纷怜悯起茅初九来,张文景跆拳道黑带的实力,怕是这全力一拳砸下去……

后者不得躺上十天八个月!

沈月也一脸诧异,然而想阻拦已经迟了。

然而下一刻,任谁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茅初九居然抬手轻描淡写的接下这一拳,旋即更是双眸一愣,手腕一扭!

咔擦~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张文景趔趄着倒地,捂着手肘哀嚎不止……

全场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这一刻再无一人敢小瞧茅初九!他们哪里知道,早在接受天医道传承,成为第十六代传人之前,茅初九的体魄便被麻衣鬼手训练的异于常人!

若是连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如何保得住《天医宝篆》这等逆天之物?

谁都没想到茅初九出手会这么果断,但事情闹到这份上自然不欢而散,眼看着周围众人将一脸怨毒的张文景搀扶着离开……

李萌萌不嫌事大的鼓掌,沈月却一脸焦急:“初九哥,你惹大祸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茅初九双眸微眯,却并未把这事情放在眼中,反正自己若要跟沈月结成连理,跟这个张文景必有一战,自己本来也就剩下一年多光景。

真要惹急了自己,豁出命使出天医道的本事,别说拉他区区一个张文景下水,就是毁了整个张家的风水也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

半小时后,西京医院。

病床前站着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还有一个穿唐装的中年男人。

“二伯,我不想再等了!这个沈月今晚居然带着个小王八蛋羞辱我,我要狠狠的报复!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她寒毒发作?”

白须老者先一步开口:“张少放心,我设下的风水局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以那个沈月的体质肯定抗不过寒煞!估计就在这一两天。你别急,到时候他们走投无路只会求您让二家主出手,届时如何拿捏她,还不是任你挑选?”

唐装老者也微微面色一凛道:“放心吧,这个仇,二伯帮你报!”

张文景狠狠一拳砸在被上,牵动手上的石膏疼的他呲牙咧嘴,怨毒道:“我要先弄死这个茅初九,至于沈月,到时候老子要好好玩弄她!”

                       

原创文章,作者:沈乾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