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总裁,小逃妻!(沈丞珏季凉西)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大总裁,小逃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沈丞珏

角色:沈丞珏季凉西

简介:前面还是碧空如洗,这会便已黑云压境,灰蒙蒙一片,眼看就要下雨
空气又闷又沉,让人呼吸困难
季凉西缓缓从医院里走出来,站定在门诊部大楼前的台阶上
她手里攥着的,是医院的….

书评专区

佣兵天下:三大男主,偏群像类小说,经典魔幻文。“是历史造就了英雄,还是英雄造就了历史? ” “宗教就是这么回事,不把他当回事,他就是个屁大的事;把他当回事,那就是天大的事。可大可小,因人而异,屁大天大竟然可以等同,天底下除了宗教外也算是别无分号了。”

[暮光]灿烂阳光:凯尔斯bg丧系女主和难以描述的凯尔斯,吃了别的书单的安利。整篇文大概是女主和男主三观的碰撞,谁都说服不了谁,挺好看的但是不甜

最初的寻道者:逻辑死 毒点多 参考了辣么多名家黑暗流小说怎么还写成这么个玩意儿说小白文都不够小白,至少没法博人一笑文笔不好,剧情无聊,人物干瘪毫无魅力点开看到第三章就知道再看下去就是浪费时间和生命

大总裁,小逃妻!

《大总裁,小逃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三年前

季凉西给保姆放了假,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昨天晚上沈丞珏发丨泄完怒火离开别墅后,到现在为止没有再出现,也没有联系她。

应该是去照顾夏芷希了吧,那样楚楚可怜的哭诉,他总不能扔着不管。夏芷希又不是她,可以被冷落被欺辱被肆意折丨磨。

这样也好,她不用担心他呆在家看她不顺眼,又突然发火找事。

窝在阳台的躺椅里,季凉西看着玻璃窗外面阴沉沉的天。

好像又要下雨了。

她的手边,放着已经喝了小半碗的粥,是她早上起来后,自己去厨房熬的。

厨房的冰箱里全是昨晚的剩饭,尽管用保鲜膜包了,也能看到里面红通通的辣油。

沈丞珏喜欢吃辣,所以保姆做饭,向来都是只做辣的。

季凉西倒也不排斥,只是现在得了癌,看着那不怎么健康的红油,她条件反射的想吐。

又喝了一口粥,季凉西突然就笑了。

早先被沈丞珏折丨磨的时候,每次到了受不住的时候,她就会想到死,死了就解脱了,什么都不必再承受了。

但现在真的得了要死的病,她却害怕了起来,特别想活下去,想和奶奶一起,相亲相爱的生活下去。

房子里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她在心中庆幸,不管沈丞珏在外面怎么乱来,这么些年,他都没有把人带到家里来过。

于是,她还能有最后的一点安宁和体面。

窗户外低低飞过一只燕子,风吹的细雨飘进了阳台,季凉西起身,打算关上窗户。

起的急了,脚下没注意,直直撞上玻璃茶几。

“嘶——”

十指连心,痛的她倒吸一口冷气,跌回椅子里。被撞到的大拇指,破了皮,正往外渗着血。

她望着那殷红的血珠,突然就想到了几年前。

那天,她骑着自行车去打工的奶茶店辞职,看着路边的豪车,不由得想起头一天晚上那个姓沈的奇怪富商,分了神。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从机动车道冲了过来,撞上了她的自行车。她当场就从自行车上摔了出去,在地上滑了一大截。

浑身火丨辣辣的疼,她趴在地上,痛的根本就起不来。

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开车的人快步走过来,蹲在她面前。

“你怎么样,抱歉,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你不要害怕,刚才是我的过失,我会全权为你负责的。”

时至今日,季凉西还清晰的记得,当时的沈丞珏,是以怎样一副诚挚的表情说出这番话的。

他穿着黑色的大衣,领口处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衣,背着光定定的看她,眼睛特别亮,整个人都浸泡在落日的余晖里,像是从光里走出来的人一样。

后面,他送她去医院,陪着她检查包扎,在得知她小腿骨折后,一声不吭的负担了她所有的医药费,并呆在她身边寸步不离的照顾她。

这一照顾,就是六个月。

这也是她自从上初中后,头一次在长达六个月的时间里,没有去工作赚钱。她沦陷在被人全权负责的呵护里,不由自主的被他爽朗的笑声和俏皮的笑话吸引。

他就像是一道光,照进了她几乎从未晴朗过的人生里。

他刮着她的鼻尖,眯着眼睛哄她:“哭什么呀,以后我照顾你好了。”

季凉西吸了吸鼻子,不知何时,竟已流泪满面。

眼睛热的近乎发疼,她抬头去揉眼睛,滚烫的眼泪断了线一样往下掉,越揉越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楼下门铃突兀地响起,吓得季凉西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保姆才走不久,是不可能回来的。

沈丞珏回来了?

楼下的敲门声一直没停,季凉西不得不擦干净脸,下楼开门。

打开门,季凉西惊讶的发现,门外站着的,是外卖员。

“您好,这是您买的药。”

外卖员将塑料袋递给季凉西,转身下了台阶,跨上小摩托车,风驰电掣般的离开了。

季凉西愣了愣,才关上门进屋。

打开塑料袋,里面静静躺着两盒感冒药,买药的人很贴心,用圆珠笔在盒子上标注了吃法和药量。

谁买的?

季凉西虽然心里有了猜测,但还是不敢相信,翻开塑料袋,从里面找到了外卖单。

单子上的电话和名字,写的都是她的。

在这个家生活了几年,季凉西很清楚,家里的保姆是不会直呼她大名的,会这样写的,只有一个人——沈丞珏。

难道是沈丞珏昨晚跟她亲丨热的时候,听到了她在咳嗽,所以今天特地补了感冒药给她?

季凉西手里攥着感冒药思索着,门口又是一阵骚动。

这一回,门铃没响,大门直接被从外面打开了。

“夏小姐您小心,这里有台阶。”

“怎么突然又下雨了啊,一下午空气就又湿又闷,人家早上刚做的造型,又要塌下来了。”

“夏小姐,您请进。”

季凉西震惊的看着一行人进了屋,其中像明星一样被簇拥在中间的,不正是她昨天刚见过面的夏芷希?

“咦,原来你也在啊。”夏芷希偏头,做出假惺惺的惊讶。

季凉西抿唇,没有搭理夏芷希,叫住了方才拿钥匙开门,手上还提着编织袋的男人。

“沈卫,这是怎么回事?”

沈卫看向季凉西,硬着头皮回答:“太太,先生让我拿钥匙过来开门的,其他的事,我也不知道……”

季凉西漠然,瞬间明白了。

沈卫是沈丞珏的助理,若不是有沈丞珏的授意,他怎么会擅作主张来为夏芷希开门。

“太太?”夏芷希扑哧一声笑了,眼角眉梢无一处不在流露着挑衅,“凉西,你还是抓紧多听几声吧,沈太太这位置,我看你也坐不了多久了。”

沈卫蹙眉,似乎对夏芷希的嚣张不满,但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放下编织袋就走了。

没了沈丞珏的人,夏芷希脸上的笑容越发嚣张。

她抱着胳膊环视一圈,女主人做派十足,“这么大的房子,我要好好想一下住在哪里。毕竟,我现在需要静养安胎,可是一点磕绊都受不了的。”

季凉西一动不动的站着,像是没听见夏芷希故意说给她听的话。她此时脑中很乱,对于沈丞珏把夏芷希接过来这件事,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咦,感冒药已经送过来了吗?”夏芷希发现新大陆似的,几步上前,从季凉西手中劈手夺过感冒药,“我刚刚才跟丞珏说我有点感冒,他就已经把药送过来了啊。”

闻言,季凉西脸色一白,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两盒感冒药。

原来这药,是给夏芷希买的。

写了她的名字她的电话,却是为夏芷希买的。这不仅是对夏芷希的关心,摆明了,更是对她的羞辱。

“啪——”

季凉西一巴掌下去,夏芷希手里的药瞬间掉了下去,药盒滚出去一截。

夏芷希似是没有料到季凉西会突然动手,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

她正要破口大骂,又被季凉西抢了先。

“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干什么你,季凉西你干什么!你别推我!啊——”

                       

原创文章,作者:沈丞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