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王(张云卿钟半仙)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匪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张云卿

角色:张云卿钟半仙

简介:诗云: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话说清朝光绪年间,湘西南武冈北乡,出一奇人,姓钟名显尾
钟显尾排行第四,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
那年头饥荒不断,匪祸连….

书评专区

开局一个大天使:毕竟玩过英雄无敌,对这个背景的网游小说我还是有不小兴趣的。看这本小说我的名字,我是打算看主角开局领金手指然后一路滚雪球装逼的。开始的对手穿越流还有点新意,然后这剧情展开都是什么鬼?一个领地冠名权一个名字卖2个亿?养骷髅兵的花费换算成钱每周上万?这游戏的经济体系TMD在逗我?更别说主角逗比还猥琐,做事不过脑子想一出是一出。玩家各种智商下线,NPC纳头便拜。。30章败退

六爻:难得一本群像出彩的

大汉龙腾:太儿戏的,之前郑芝龙火拼李旦,还要猪脚自己顶刀子,然后转眼一个船发展到十几个船,再发展到数千人的台湾基本盘,再转眼就是十几万移民的台湾,再转眼就是丝、布、瓷器、砚、笔、墨等工厂,虽说只兴办一年有余,已是用工十余万,每天来往于台北码头的船只,大半是前来运送货物,出口贸易的。史可法又打听一番,方知在新竹镇还有不少糖厂,大屯山脉尚有无数的铁、硫碘、硝石矿,每天都有数万矿工奔忙开采,所得矿物除满足自用外,尚可贸易获利。这台北近八十万人,真正靠种地为生的,只是半数。这整个过程都不到五年,开了变速齿轮了,别的不说,单单丝、布、瓷器这三样工艺的奥秘,就困惑了西方人几百年,猪脚拍拍脑子就变出来工厂了?靠他三国志10的经验?

匪王

《匪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慕色贪权双毒辣 失妻丧命半糊涂

“慕云是真男人,你是伟男人。”

张云卿脸上露出笑容,捧起女人的玉脸,重重地吻了一口:“谢谢你给了我这么高的评价。就凭这句话,我会好好待你……”

张慕云整个身子都钻出来了,他还对手下说了句什么,然后站起来。张云卿咬紧牙瞄准,扣动扳机……枪响了,张慕云身子晃了晃,栽了下去……

话分两头,一毛不拔的梅满娘竟被张云卿借到一万大洋,张云卿的非凡能力引起了张慕云及其心腹的疑忌。

匪部在燕子岩安营扎寨,为了安全,又在岩头上建造了五六个茅屋作为住宅,然后开始练兵。张云卿十分谦虚,认真向行伍出身的匪徒学习枪法,他所到之处匪徒们对他敬重有加,开口闭口满叔长、满叔短,甚至把在场的张慕云冷落在一边。

张云卿预感到,张慕云及心腹不再像过去那样亲热了,有时碰在一起,表情十分生硬。

张云卿敏感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嘱咐他的班底暗中留意张慕云及其手下的动静。

一日中午,张云卿因苦练枪法累得全身散了架似的准备午睡,张亚口稍稍告诉他:“顺路,刚才尹东波和谢老狗去了慕云屋里,现在还没出来呢。还留了蒲胡儿在门口望风。”

张云卿知道尹东波诡计多端,一定又在出鬼点子了。他走出门,果见蒲胡儿坐在门外……

一股男人本能的醋意从心底涌起。自从在马鞍山野猪洞与蒲胡儿有过肌肤之爱,张云卿一直没有机会再与胡儿亲近。

亚口在门口坐了一阵,见尹东波、谢老狗从张慕云屋里出来并没有回自己屋里,而是去了山外……

张亚口立即向张云卿报告。张云卿沉吟半晌,点头道:“没你的事了,休息去吧。”

张云卿认为尹、谢二人与张慕云商议后又去了山外,此事必与自己有关。他下决心要把真相弄清楚——能帮他这个忙的,惟有指望胡儿,想到这里,他再无倦意,他必须想办法与胡接上头……

作为从风情中过来的女人,蒲胡儿虽然阅人无数,但此生最令她刻骨铭心的,还是与张云卿在马鞍山野猪洞里的那一次yehe……那一次,她的灵与肉达到了最高境界的交融,以至外面的枪林弹雨都被忽略。也正是这一次,她被张云卿彻底征服。

此时已是午夜,身边的张慕云早已进入梦乡,但胡儿久久无法入眠——她知道张云卿一定会来,已经好久没在一起,白天,他终于主动约她了。

柴屋外传来鸟叫声——那是她和张云卿的约定的暗号。睡在里头的胡儿悄悄越过张慕云下了床……

果然是张云卿,两人不约而同走向一个地方……

张云卿早已火气烧心,不顾一切地将胡儿抱起,三下五去二地将女人的衣服剥光,锐不可当地扑了上去……

这里是一间没有筑好的茅棚,初建时没有注意,待割好了茅草准备盖顶,才发现背后是个山谷,一旦下起雨来水没法排泄,只好废弃。周围的柴草已经割光,只留下这一堆没派上用场的茅草。张云卿、蒲胡儿干柴烈火,把这里当成了洞房。

有风自山外来,满山树叶在絮语,星星狡黠地眨眼,夜莺正起劲地鸣唱,月亮也偶尔从云层钻出,瞧着张云卿很白的屁股……这时候,这对男女除了如火山般喷涌的渴望,在他们心中,整个世界都消失了。

终于云消雨住,蒲胡儿喘息着第一句话就埋怨道:“你、你胆太大了,慕云知道了怎么办?”

“没事。”张云卿平静地说。

“我该走了。”蒲胡儿欲起身。

张云卿将她强拉入怀里:“告诉我,今天下午尹东波、谢老狗和慕云商量什么?”

蒲胡儿望着张云卿,不语。

“你不肯说我也知道,”张云卿冷笑道,“他们要赶我走,是不是这样?”

“你……是怎么知道的?”蒲胡儿吃了一惊,露了真话。

“奇怪吗?对我来说雕虫小技而已。你喜欢我吗?”

“只要是男人我都喜欢。”胡儿说。

张云卿:“男人也有各种各种样的。有假男人、有真男人,还有顶天立地的伟男人,让你选择你喜欢哪种?”

“我选择伟男人。”

“慕云属哪一种?我又属哪一种?”张云卿进一步问。

“慕云是真男人,你是伟男人。”

张云卿捧起女人的玉脸,重重地吻了一口:“谢谢你给了我这么高的评价。就凭这句话,我会好好待你——尹东波、谢老狗今晚好像不在山寨,他们去了哪里?”

“洞口花园。”

“找朱云汉——找他干什么?”

“购买子弹‘暴’黄桥铺团防局。”

“为什么瞒着我?”

“顺路你别误会,慕云他们并无恶意,只是觉得你太出色了,想分家。他们‘暴’黄桥铺团防局,是想弄几杆枪分给你。真的,他没有恶意。”蒲胡儿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张云卿长长松了口气,说:“慕云没有错,是我太出风头了。回去吧,别乱说话,当心祸从口出。”

蒲胡儿点点头,转身离去……

胡儿走后,张云卿一直处在兴奋状态中——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正好可借刘异之手除掉张慕云,来个权色双收。

张云卿在草堆上坐到后半夜,直至看见尹、谢两人回来……

深夜,刘异正准备上床,一陌生人在张光文的引见下来到他房里。刘异极不耐烦地问:“你是什么人?找我有何事?”

“刘总,”陌生人抱拳说,“我是什么人,说起来我们还有过一段交情呢。”

刘异认真打量,摇摇头:“我不认识你。”

“刘总真是健忘,上次有人向你报告马鞍山的匪情……”

“那不是你,是一个獐头鼠目的瘦男人。”

“那人叫张钻子,是我派他向你报告情报的。”

“你、你是张云卿!”刘异后退一步,下意识地往腰间取枪。

张云卿大大咧咧地在刘异对面坐下,说:“刘总不要这样,如果我有歹意,敢冒险进入团防局吗?”

“你想干什么?”

“想给你升官发财的机会。”

“你还想耍我?”刘异冷笑道,“上次的账还没找你算呢!”

“上次是刘总不够朋友,连我都一起吃了。蝼蚁尚且偷生,难道我愿意死吗?这次你相信我,绝对立上大功。”

“说!”刘异从鼻孔里哼出声。

“今晚黄大顺来团防局抢枪。”

“你说什么?黄大顺什么时候来?”

“他们已经出发。”张云卿平静地说。

“你、你怎么不早点说!”刘异急得跳了起来。

“现在告诉你也不晚啊,我是黄桥铺有名的快腿,起码比他们早一个钟点赶到——你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刘异松了口气:“他们有多少人?拿的什么枪?”

“他们一共十六个人,拿的汉阳枪,子弹很充足,他们对团防局内部了如指掌——前些天来这里赌钱的老尹、老谢,正是黄大顺的探子……”张云卿把张慕云的部署一五一十地向刘异汇报。

刘异突然问:“听说黄大顺是你亲侄,你一再出卖他,是何缘故?”

张云卿说:“无情最是帝王家——因为我想当山大王。”

刘异听罢哈哈一笑,当胸打了张云卿一拳:“爽快,爽快!来人啦!”

门外的丘八应声而至,问道:“刘总,有什么吩咐?”

“据确切情报,今晚有大股匪徒要来偷袭,快去叫醒弟兄们,听候我的命令!”

丘八用枪托推醒每个熟睡的人,不停地吆喝:“快起来,快起来!土匪来偷袭我们了!”

三十余名团防丘八一听土匪来了,紧张地从铺上弹起,先从枪架上取了武器,再摸黑穿裤子。当时武冈男人习惯裸睡(为了节省衣服),忙乱中裤子互相穿错。

全体丘八总算集合起来了,刘异长话短说,把队伍分成两队,各队配备十几支汉阳枪,另有一挺轻机枪。一队去街头埋伏,放匪徒入镇;一队埋伏在团防局大门对面的民宅里,等待匪徒进入四合院……

一切布置妥当,刘异问张云卿:“你就要回山门去吗?”

张云卿摇头:“张慕云很狡猾,我要亲手帮你取下他的人头才放心。”

刘异点点头:“好吧,你跟我走。”

张云卿随刘异来到镇街的最西面,这是一片稻田,但早已龟裂,便于隐蔽。

刘异、张云卿在齐腰深的枯禾中隐蔽起来后开始注意西北方向,很快视线里就出现十几条黑影……黑影来到街口被一条狗发现了,寂静的小镇于是被狗吠声打破……

张云卿眼尖,很快认出了黑影中的张慕云,并与刘异耳语:“那就是张慕云!他在点香。”

刘异见黑影全部入了镇,学了一声青蛙叫,率先尾随。

张慕云率部进入一座旧祠堂,刘异提议把他们打死在祠堂里。

“不妥,”张云卿提醒说,“这座旧祠堂我熟悉,后墙连通田垄,一旦打草惊蛇,追剿不易。”

刘异道:“我派人封锁后墙,两面夹攻。”

黑影进入旧祠堂后,不一会又出来向团防局方向移动。

借着星光,张云卿数清了出祠的只有十一人,其余匪徒仍留在祠内。

“出去的是尹东波、谢老狗他们,”张云卿对刘异说,“张慕云还在祠内。不如这样,你守在门口,我一个人去后墙。我保证提了张慕云的人头来见你。”

刘异觉得有理,允许张云卿一个人去后墙。

张云卿紧了紧裤带,从黑暗中跃出,逼近旧祠堂,背脊紧贴墙壁移动。

这是一座青砖黑瓦结构的古屋,年代久远,墙上长满青苔,还有藤蔓爬满各处。据说,这是当地一个杂姓家族的祠堂。早在明代,这个家族曾出过一位权倾一时的大人物,因此才有如此气派的祠堂。后来这位权贵卷入宫廷权力之争,被革职还乡,从此家道中落,祠堂废弃,家族的辉煌也成了过眼云烟。

张云卿绕到后墙,恰好团防局那边传来了枪声。他知道,尹东波已经冲进四合天井了。接下来,枪声稠密,团防局埋伏在对面民宅的机枪吼叫开了。

旧祠堂后面是一垄干死的禾苗,有半人深,无建筑物。再一查看,墙壁已被人拆开一个洞,可供一人出入。张云卿探头张望,发现有五六个人正向外冲——这时张慕云听到枪声,准备去增援尹东波,但很快被守在对面的刘异用火力顶了回去。

枪战激烈,团防局除了机枪,还使用了手榴弹。巨大的响声把狗叫声也炸哑了。

张云卿估计到张慕云顶不住时,一定会从此洞逃走。他悄悄退开,躲藏在近旁……

刘异的火力越来越强大,张慕云自知难敌,开始撤退……

终于有人从洞内钻出来了,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最后一个出来了,正是张慕云……

张云卿瞄准,果断地扣动了扳机……枪响了,张慕云身子晃了晃,栽了下去……

“大哥——”已经逃了很远的匪徒折回来要救人。张云卿又开了几枪。随后刘异率部进入了旧祠堂,匪众纷纷自顾逃命。

枪声停了,刘异打着手电筒发现了张慕云的尸体……

却说尹东波、谢老狗在团防局扑了空,忽听得旧祠堂有枪声,欲回去搭救张慕云,却被对面民宅里的丘八的火力阻住了。

尹东波知道对方已有防备,坚持下去凶多吉少,只好趁黑撤退。

逃亡的路上尹东波、谢老狗都不约而同地想到是谁出卖了他们,但又不敢完全肯定。

尹东波说:“我有点想不通,难道他对亲侄儿也能干出这种事?”

谢老狗说:“我也想不通,出发时明明白白看到他们几个赤条条睡在铺上。”

尹东波说:“我们快回山寨,如果张云卿不在,一定就是他干的!”

尹、谢疾步回到燕子岩,正遇上张云卿从茅屋里出来小解,他见二人一身褴褛,故作吃惊:“老尹、老谢,你们这是干什么?”

尹东波见张云卿的表现,疑团顿消,只好支支吾吾道:“我们昨晚去了黄桥铺。”

张云卿:“去黄桥铺怎不通知我?慕云呢?”

尹东波随便敷衍了几句,就急急和谢老狗走进自己屋里,趁换衣服之际,说:“老谢,我想起来了,这几天我俩在团防局赌钱,可能引起了刘异的怀疑。”

“是的……我们误会满叔了……那么,大哥的事怎么向满叔和大家解释?”

张云卿随后和张亚口几人跟了进来,质问暴黄桥铺为何不让他们去。尹东波解释说,这是张慕云的决定,理由是张云卿几个没有实战经验。

尹东波如此解释,张云卿也巴不得装糊涂,适可而止停了问。

参加黄桥铺夜战的匪徒陆续回来了,一个个衣服破脏不堪,有的还挂了彩——独独不见张慕云回来。

在张云卿的一再追问下,同张慕云一道留在旧祠堂的小头目钟雪华泪如雨下说:“大哥他……为了掩护弟兄们撤退,他再也回不来了……”

众匪垂下了头。

张云卿顿时大哭道:“大哥,你命好苦,当年偷一条牛,就白白送了命。剩下一根独苗,如今也落到这个下场。呜——慕云啊,我的儿,你叫我如何向你爹、向你爷爷交代呀!”

张云卿的表演十分到位,令在场匪众无不落泪。这时候,蒲胡儿也从茅屋出来,听到张云卿的哭喊,她什么都明白了,但她没有哭,目光呆呆地望着大家。

“嫂子,”尹东波走近胡儿,“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我们会替大哥报仇的。”

群龙无首,两个主要头目尹东波和谢老狗各有所长,但又各有所缺,而且互相不服。张云卿于是趁机说:“报仇之事不宜操之过急,目下的首要事情是把慕云的尸首寻回来。”

众人觉得在理,都愿意听张云卿的安排。

张云卿于是以长辈身份当仁不让地暂时掌权发号施令。他派张钻子去黄桥铺打听慕云的尸首。

次日,张钻子带回准确消息:张慕云在当晚激战中饮弹身亡,刘异把他的头割下拿到县城邀功去了。

消息传开,匪众恸哭不已,扬言要再暴黄桥铺,杀死刘异,血祭大哥。

张云卿见众怒太盛,不好硬阻,含着泪说:“我知道你们和慕云是结拜兄弟,多年来一起出生入死,情同手足,而我又何尝不是?我大哥就一个儿子,他的死,几乎是断了我家一脉香火,这深仇不报,我有何面目为人?但是,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去暴黄桥铺,无异以卵击石,非但报不了仇,还要白白损失。如果慕云泉下有知,也不会同意我们冒险。弟兄们,请相信我,相信我对慕云的爱和大家一样,相信我的悲痛不比你们少。只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才能拧成一股绳,达到报仇之目的!”

众匪默然。

张云卿望着众匪道:“回去吧,我会尽快想出一个办法来——用刘异的血祭奠我的侄儿!”

众匪互相对望了一眼,低着头散开了。

回到茅屋里,张云卿令张箩箩、张四狗在门口望风,他与张亚口、张钻子在铺上坐下来商量要事。

“顺路,你真的打算去暴黄桥铺?”张亚口问道。

张云卿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他们跟慕云的感情很深,如果不依从他们的意愿,很难服人心。不过,也不一定要去暴黄桥铺,这样风险太大了。现在,哪怕只死一个人、丢一条枪,也是个巨大的损失——钻子,刘异真的去了县城吗?”

“这还有假吗?”张钻子瞪着鼠眼说,“我不会骗你的。”

“我是说刘异仍留在团防局,只是派手下送人头去县城。”

“不会,我亲眼看见刘异骑着一头枣红马,慕云的头由后面的丘八提着。”

张云卿点点头:“既是这样,今晚再辛苦你去一趟县城。”

“去县城干什么?”张钻子不解。

“追上刘异,告诉他,这段时间他不要回黄桥铺……”

外面有人干咳一声,那是尹东波的声音。望风的张箩箩大声喊道:“顺路,老尹找你!”

尹东波探了下头,见屋里有人,就说:“满叔,去外面走走可以吗?”

张云卿二话没说,趿拉着一双草鞋就跟尹东波走。

密林深处,尹东波转过身望着张云卿:“刚才弟兄们说,只要满叔你能够替慕云哥报仇,大家就心甘情愿听从你的指挥。”

张云卿望着尹东波,半晌才说:“他们怎么说,我并不在意,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尹东波避开张云卿的目光,不语。

山风吹来,刮得林间的枯叶沙沙作响。山外的风到了这燕子岩已经弱了很多。因为,岩背后没有峡谷,只有一座万仞高峰,高峰后面仍是高峰,难怪这里就叫“山门”。

张云卿手搭在尹东波肩上:“老尹,不要回避,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

尹东波:“大哥去得太突然了,我也来不及细想。不过,我觉得大哥已经去了,大家就要面对现实——接受一位新的首领。我觉得满叔很有能力,由你统领大家,前景远大。我不是有意奉承你,以前我也是这么说。问题是大哥尸骨未寒,满叔得拿出实际行动证明你和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实不相瞒,这想法是我提议的,为了让大家心服口服。”

张云卿:“谢谢你的信任,我会让大家心服口服的。告诉弟兄们,从明天起,我们在高沙设卡,那里是黄桥铺至武冈城的必经之路。只要刘异回来,我就割下他的人头给弟兄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尹东波赞道:“这个办法好!”

两人分开后张云卿仍回茅屋,入屋之前他的视线被一道风景吸引住了:蒲胡儿正目光痴痴地望着窗外,张云卿循着她眺望的方向看——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是一道很高的山梁……

忧郁的女人最迷人,此时此刻,张云卿恨不能把胡儿搂在怀里,尽情亲热、温存……然而他不能,这是大白天,他咽了咽口水,把目光收回——他要回屋里睡觉,为晚上的幽会蓄养精神……

张云卿醒来时已是午夜,张亚口三兄弟睡得正香,他和衣枕着双手,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现幽幽的光。其实他什么也看不到,只用两只敏感的耳朵静听四周的动静。

屋外,夜莺在放歌,蟋蟀在鸣唱,不知名的虫子在啾叫,还有蛇的“丝丝”声……终于,一种异样的响声把所有的声音镇住了——那是人的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而近,由近而清晰,最后,柴门开启,一个人站到了张云卿床铺前,用手推他:“顺路,我是钻子。”

“我知道是你,快把门掩上。”

张钻子把门掩上,爬上铺,附着张云卿的耳朵说:“我从城里回来了。”

“事情办好了吗?”

“全照你说的办了。”

“刘异带话了吗?”

“他说这次谢谢你的鼎力相助,他明天从另一条路去邵阳,回来后希望和你见见面。”

“他去邵阳干啥?”

“他没讲。”

张云卿“唔”了一声,刘异虽没讲去邵阳干啥,但他已经猜出了八九分。“睡吧,我都知道了。”张云卿翻了个身,给张钻子一个宽大的脊背,并故意打了一声呼噜。

张钻子的鼾声响起时,张云卿坐起来,从铺底下摸出烟枪,填上老旱烟,抽了几口,过足瘾,就在门口草坪上撒尿,宣泄完毕,他又想起白天的那一幕,双脚不由自主地走向那栋茅屋。

在门外,他站了片刻,然后从柴条编成的墙上抽下两根木棍,露出一个洞来,刚好够伸进去一只手。

张云卿伸手把木闩拨开,柴扉便开了。他轻轻地干咳了一声,里面没有动静。他径直走到床前,撩开罗帐,扑了上去——

张云卿虽然没有把他渴望的女人扑在肚皮下,但他还是摸着了一条腿。沿着这条腿,他很快就把一个尤物搂入怀中,压在下面,让全身的激情无遮无掩地尽情释放……

云消雨住,张云卿仍搂着胡儿问道:“今天上午你朝窗外看什么?”

“你不是看到了吗?我能看到的,你也能看到。”

“我看到的是一道山梁。”

“我看的就是山梁。”

“胡儿,别瞒我。你一定有心事!”

蒲胡儿不语。

“胡儿,你告诉我好吗?我会帮你!”

“你能帮我?”蒲胡儿冷笑,“你帮不了我。”

“我一定帮得了!”

蒲胡儿支撑起上半身:“我是富家千金出身,如果不是家道中落,应该住深院大宅,穿绫着缎,吃香喝辣,身边有丫环老妈子使唤,出门有仆役前呼后拥……可是,我命苦,不到成年就进了窑子,纵有花容月貌,却只能过‘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红唇万客尝’的下贱日子。好容易熬到谭邦才怜香惜玉,赎我出来,虽是做妾,可总比窑子强上千倍。谁想没有几年,谭邦才卷入江湖恩怨,全家惨死张慕云枪下,我又成了‘压寨夫人’……

张云卿说:“你的身世像你的容貌一样令人怜惜。有了我,你今后的日子会好起来的。我不是谭邦才,他不是男人,是一个毫无用处的守财奴,他没有资格拥有你;我也不是张慕云,他只是一个男人,但不是真正的男人,因此,他也不配做你的丈夫!”

蒲胡儿望着张云卿幽深的目光,突然问道:“顺路,是不是你杀了慕云?”

张云卿坦率地以问代答:“你怎么知道?”

“你能哄别人,但瞒不住我!”

“我并没有在你面前有过这方面的表示。”

“我的感觉告诉我,从马鞍山野猪洞那天开始,你终会有一天要杀了慕云。”

张云卿:“为了一个女人连亲侄儿都杀害了,你是不是感到我有点不可理喻?”

蒲胡儿摇头:“为了女人,父子、兄弟反目都正常,何况叔侄?”

张云卿:“谢谢你能理解我。慕云错在不该娶你——你太美了。我不杀他,终会有别人为了你要杀他的。”

“你就不怕别人杀你?”

“不怕!我既然敢娶你,就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征服你、制服一切敢于对你动淫心的男人!如果这世界还有比我更强的,我死在他的手下也心甘情愿——你能归属于那样的男人,我死而瞑目……”

张云卿一席话,释解了蒲胡儿内心的坚冰。“想不到世界上还真有你这样的男人。顺路,我是个不易动情的人,如果你能征服我、征服天下的男人,我蒲胡儿愿做牛做马伺候你终生!”

张云卿将胡儿揽在怀里:“我会实现自己的诺言——你信不信?”

蒲胡儿连连点头:“这个时候我是信你的。我这样说你生气吗?”

“这才是真话。你说真话我干吗要生气呢?难道我需要欺骗吗?”

“我也希望你永远不要骗我。”蒲胡儿说。

“我不会的。我也要告诉你一句真话——我杀慕云并非全为了你。”

“我知道,你是为了得到这一支人马。”

“这是最主要的原因。我把你摆在次要位置上,你生我的气吗?”

蒲胡儿摇头。

次日,张云卿率众去高沙的竹篙塘设卡。

这是一条宽阔的马路,由鹅卵石铺成,过往客人如鲫,有挑担的、骑马的、坐轿的,川流不息。因为是通往邵阳、长沙的要道,有时有骑马的官兵巡逻。骑马在这条路上是最威风的,马蹄踩在鹅卵石上,“得得”之声十分悦耳,如果快马加鞭,扬起一路灰尘,更会招惹无数羡慕的目光。

古人云,富贵而不还乡,如着锦衣夜行。因此在武冈,那些衣锦还乡的人,谁都不会放过在这条路上耍威风的机会。

为了便于行动,张云卿特意从梅满娘家里借了三匹骏马,他、尹东波、谢老狗各骑一匹。他们并没有抢劫,只在附近租借了一栋木屋住下,日夜监视着那条路。

一连十天,都没见刘异从武冈回来,连尹东波都耐不住了,他主动提出:“满叔,我们老是等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派人去城里打探,要不心里没底。”

张云卿等的就是这一句话,点头道:“好吧,你和钻子一同进城去。”

尹东波明白张云卿的意思,摇头说:“钻子对城里情况很熟悉,他一个人去足够了,去的人多容易出漏子。”

次日中午,张钻子风尘仆仆从城里赶回,匪徒们一齐迎上,急切地想知道结果。

张钻子稍稍喘了几口气,喝完张云卿递过来的茶,抹抹嘴说:“我们在这里白等了——刘异不会从这里经过了!”

“为什么?”众人齐问。

“他提了慕云的头去县城邀功,县长赵融马上派快马去邵阳报喜,说刘异功绩卓绝,率黄桥铺团防局一举剿灭一支百余人枪的土匪,保了一方平安,人民拍手称快。陈光中师长立即提升刘异为武冈义勇军总队副队长(队长由县长赵融兼任)。刘异可威风了,一出门就前呼后拥,身边随时有十余名枪法好的卫兵,谁也别想近他。”

张云卿听后暗自高兴,他早就料到刘异会当上义勇军总队副队长,只是没估计到会有这么快。“刘异原来的位置有人接替吗?”这是他最最关心的事。

“有。”

“谁接替刘异?”张云卿身子前倾。

“张光文。”

匪众吃了一惊,连张云卿都不大相信这是事实,质疑道:“张光文进团防局不久,连小头目都不是,上头还有副团总,团总的位置怎么会是他呢,你听错了吗?”

“没有错,委任状都送到黄桥铺去了。”张钻子认真说,“本来我也不相信,可是县城新贴出的公告白纸黑字是这样写的,还有官府公章,赵融的亲笔签字也在上面。”

“公告上除了这些,还有别的内容吗?”张云卿细致地问道。

张钻子搔着头皮说:“上面还写到张光文剿匪有功,特别是在铲除张慕云匪帮的战斗中立下汗马功劳,特提升为黄桥铺团防局总兵,以资鼓励。”

张云卿松了口气,现在他可以实施第二步计划了。他望着匪众说:“弟兄们,我们报仇的最好机会终于来到了。张光文是学生出身,进团防局才几天,根本不会带兵打仗。最重要的是,他从一名丘八一跃而为团总,其他人自然不服。因此,我们暴黄桥铺,有绝对获胜的把握!”

匪众亦齐声说这是难得的机会。

张云卿接着说:“机会虽是千载难逢,但我们也不能鲁莽,更不能蹈前次的覆辙,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力量薄弱,当务之急,就是招兵买马、购买武器!”

“说得对!”匪徒齐赞。

回到燕子岩,张云卿召集张亚口、张钻子、尹东波、谢老狗四名骨干开会。

张云卿手头有梅满娘资助的一万大洋,足够买一批货物。问题是尹东波他们对本省的货物行情不熟,要到广西去购买。

张云卿把大洋换成全国可以通用的银票,全部交给尹东波、谢老狗,用于购买货物。

接过张云卿的银票,尹东波受宠若惊,但他还是建议说:“满叔,还是留点钱在家里吧。”

“不,你都拿去,出门没钱是很难的,家里我可以想办法。另外,你们每人还要买一匹马,弟兄们这么辛苦,总不能走路回来。”

尹东波一行启程了,张亚口埋怨道:“顺路,你胆子也太大了,这么多钱交给别人,他们要是不回来怎么办?”

“他们一定会回来的!”张云卿说。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万大洋数目不少,你怎能保证他们不见财起歹意?”

“我凭直觉。加之他们都是本地人,有根可查。”

“可也不能全给他们。”

“全给他们说明我胸怀坦荡,不存私心,是值得相信的头目。”张云卿面带得意之色说。

张亚口仍有几分不放心,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们起歹意,或者在路上被人抢……”

张云卿极不耐烦说:“所以你这种放不开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他们真要起坏心,就不能为我所用。花点钱除去一大隐患,这不是好事么?而且,他们还有十条枪在这里。如果像你说的在路上被人抢了,他们十个大活人连那么一点财物都保不住,要他们何用!”

张亚口虽然挨了骂,但他心里很高兴,一来他开了窍,二来他钦佩张云卿想得如此透彻。有这样的领头人,将来不愁前程。

尹东波走后,张云卿发动留下的匪徒,物色愿意入伙的人。入伙者第一个条件必须是知根知底的,第二个条件才是各方面的素质。

这年头天灾人祸频繁,很多人都在饥饿线上挣扎,张云卿一声号令,匪徒们便纷纷将各自的亲友拉进来,不出几天功夫,报名者竟逾百余人。

由于武器未购回,发展太快给养也有困难,张云卿只招收了四十名合格者。

这天,张云卿正在屋里擦拭快慢机,忽听外面吵吵嚷嚷。

随后张钻子进来报告:“有位年轻人想入伙,我见他生得单薄,不想要,他硬是不肯离开,吵嚷着要见你。”

张云卿说:“就让他进来见我吧!”

不一会,一位体型干瘦衣服却整洁的年轻人随张钻子进来。他不等张云卿发话,行了拱手礼说:“你就是张大老爷吧。我叫邓联佳,武冈东乡扶冲人氏,是贵部钟雪华的表兄,今特来投奔大老爷。可你们死活不收,你说,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

张云卿有意拉动枪机,又在黑洞洞的枪口吹了几口气,一边把玩着枪,一边望着邓联佳说:“干土匪时刻有被官府杀头的危险,你不怕死么?”

“大老爷问这话不是多余么?若怕死,我来入伙干啥?”

张云卿见邓联佳口齿清楚,又是东乡人,留下来有利于今后向东乡发展势力,因此,进一步问道:“古人说,蝼蚁尚且偷生,你为啥不怕死?”

“古人也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一生下来,就注定有死亡的一天,最多不过百年。即使一百年,相对浩浩历史长河,也不过弹指一瞬。因此,如不利用这短暂一生干一番事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让后人知道有这么个人在世界上生活,我的一生岂不是白过了?这和死有什么两样?古往今来,要留名无非两样,一是流芳百世,二是遗臭万年。流芳百世我不能,而且往那条路上挤的人也太多,因此,我决心投入绿林!”

“好,讲得好!”张云卿把枪重重地往桌上一放,“爽快,再说说,你打算怎样留名?”

邓联佳几乎不加思索道:“绿林中出名的人不少,但以梁山最为典范,足可流传千古。因此,我把大老爷看做宋江,而我正是吴用。若干年后,我要让世人夸赞你是当代的宋江,我呢,就权当民国的吴用吧。”

张云卿点点头,突然问道:“敢过堂么?”

邓联佳挺起胸膛道:“过刀山都敢,过堂何足惧!”

张云卿令张钻子打一碗水顶在邓联佳头上,并叫他站到二十丈远处,说:“你站好,不过,我要告诉你,我张云卿才入住绿林不久,这是我第一次打枪,瞄不准请不要见怪。”

“快打吧,你吓不住我!”

“你真的不怕死?”

“我干吗要怕死?”

“你说过想留下痕迹在世上,如果现在死了,名从何来?”

邓联佳从容地说:“如果现在被你打死,那也是天意。天意难违,我死何足惜!”

匪众是第一次见这场面,纷纷围拢来看热闹。因大家不曾见过张云卿打枪,都为邓联佳捏一把汗。

张云卿额上的青筋动了动,举起枪也不瞄准,只是目光炯炯地盯着邓联佳头顶上的碗,突然,他转过身去,反手“嘭——”地打了一枪。

匪众惊愕。邓联佳安然无恙。而他头上的碗不见了,水流了他一头一脸……

“好枪法!”邓联佳率先鼓起掌来。匪众齐发呆,随后也跟着鼓起掌来。

张云卿得意地摆摆手,他告诉大家,梅花香自苦寒来,他的枪法不是与生俱来的。为了练枪,他的右手臂经常绑着沙袋,练瞄准时还吊着石头,练枪的那段时间,自己也记不起流了多少汗。

邓联佳被收下来后,张云卿对他格外器重。由于他接受能力强,各项军事训练在四十名新匪中总是最好,张云卿便提拔他当了头目。张亚口极为不满,提醒道:“顺路,干我们这一行不宜轻易相信一个人。邓联佳虽有钟雪华介绍,有根可查,但扶冲离我们老家毕竟太远。这号人可用,但不可重用。”

张云卿知道他心存妒意,说:“亚口,你的话也不无道理,但这正是用人之际,尤其是他这样的人才太少,我宁愿错信,也不想放过一员将才。”

张亚口不再多言。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三个月过去,一支颇具战斗力的队伍训练出来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们只等尹东波买回武器,就可以去打家劫舍,去暴黄桥铺团防局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尹东波仍杳无音讯,最后连钟雪华都认定他们不会回来了。他对张云卿说:“广西路途再远,来回也要不了一个半月,而现在三个月过去了。满叔,我们不能再等了。”

张亚口附和:“出发前我就预计到他们不会回来。一万大洋足够他们做生意了。”

钟雪华道:“我相信老尹、老狗他们不是那号人。可能是发生意外了。”

邓联佳说:“前段时间广西发生了大规模战-争,陆荣廷被广东的陈炯明打得一败涂地,广西全境到处是散兵游勇,他们啸聚山林,打家劫舍。想必老尹他们的钱被抢,无脸回来了。”

张云卿心里被部下说得七上八下的。事前,他虽对张亚口说过,不在乎那一万大洋,可事实上,那是他的所有家底啊!

张云卿坐卧不安。好容易熬到天黑,他下令匪徒按时就寝,自己则借巡房之机,悄悄溜进蒲胡儿屋里,与她温存,寻找慰藉。蒲胡儿见他长吁短叹,关心地问:“顺路,何事令你如此焦虑?”

“我说过暴了黄桥铺就正式娶你,恐怕我要食言了。”

“就为老尹他们没有消息的事?”

张云卿点点头:“现在我的摊子拉得这么大,每天五十多人要吃要喝,我总不能老向梅满娘要这要那。现在天气冷了,弟兄们急需添置棉衣、棉被。俗话说,一日无粮千军散,如果老尹他们真的回不来……胡儿,如果某天真的要散伙,你不会嘲笑我吧?因为我曾经向你夸下海口,说我是真正的男人。可事实已经证明,我不是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男人不仅要有雄才,也要有大略,我在尹东波出门时,就应做好他们有可能回不来的准备,并为自己留下后路。但事实上我没有,我只能算赌徒,敢做孤注一掷的豪赌,却无决胜千里的大略。胡儿,对不起,你是不是已经小瞧我了?”

胡儿摇头。

“你在骗我。”张云卿把女人的手放在自己颊上。这时候,他极需要女人的慰藉,他的泪水滴在蒲胡儿的手背上。如果蒲胡儿承认小瞧他,他张云卿就只能去死。然而,蒲胡儿语出惊人,不仅使张云卿顿觉充实,甚至对他的一生都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欲知蒲胡儿说出何种振聋发聩的话,且看下文分解。

                       

原创文章,作者:张云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4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