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顾晓陆离)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顾晓

角色:顾晓陆离

简介:她一朝落魄,被养父母亲手送进监狱牢笼
他为完成父母的报恩,以契约为婚将她救了出来
结婚时,陆离冷冰冰放话,别痴心妄想,陆家少奶奶永远不会是你!离婚后,陆离红着眼哀求,复婚吧,小祖宗,陆家少奶奶只能是你!顾晓勾起唇角拒绝,男人只会影响我出刀的速度,你,也不例外!

书评专区

非洲酋长:还是穿着破烂被人鄙视,我有钱但我就是不说那种套路。估计要等到妹妹去卖身的时候再说。……主角回国,妹妹穿着破烂,旷课做二房东之类的挣钱。家里房子也租给别人,妹妹奶奶去租更差的房子住。妹妹想租一栋宅子做民俗,主角直接八百万买下来,不告诉家里人,美其名曰怕妹妹拿房子去做民宿。你妹妹难道不是因为穷才想多挣钱做民宿?她是天生想做民宿?你把她想租的房子买了,她就不会去找其他房子?……主角爸爸出狱,只能几个同学凑钱借给他做生意。最后一直被主角家骂狐狸精的女的掏钱给他做民宿。主角有钱,就是不告诉家里。可能他想等妹妹去做援,交才出来装逼他有钱。……想到同样爸爸出狱的野性时代,出来直接接手儿子替他搞定的公司。……不回复煞笔,要么就说我哪句说错了。别跟我说什么妹妹其实有钱,我看到了!妹妹赚很多钱,但是舍不得吃穿攒钱给哥哥娶媳妇嘛!怎么,主角隐藏有钱是我乱说?还是别人凑钱给他爸开民宿是我乱说?也别说什么后面暴露给了妹妹几千万,就这煞笔书也只有煞笔才能看到后面去。

独断大明:有些毒,作者常识不够吧。你妈的,海船是用黄铜造的吗?现代也玩不起吧?有足够动力吗?傻逼。改革,你妈的,没有同一利益集团的支持,就知道杀杀,靠强压推行,太他妈的幼稚了,不知道王莽改革、王安石改革是怎么完蛋的吗?讨厌朋党,强硬打压朋党,不知道太祖名言,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吗?傻逼。看楼下的,还搞计划生育,更是傻逼啊。不知道大航海殖民时代,靠的就是人口吗?傻逼。总得来说,作者常识欠缺严重,犯的幼稚傻逼错误不少。但文笔还凑活吧,比一般的傻逼文强点

大争之世:月关的历史言情一直都不错,不过这本我却在任若惜的名字之下败退…总觉得春秋不会有这种名字,就给个干草吧

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

《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8章 不举办婚礼,不公布婚讯。

陆家迎来了久违的继承人。
这是顾晓第一次正式拜见陆父陆母。
可看到陆父陆母的第一瞬间,她立即明白了所谓报恩的含义。
陆离父母竟是是她考察山区,在泥石流发生时救下的老夫妻。
当初两人就念叨着想让她成为儿媳,兜兜转转竟成了真。
牵着顾晓的手臂,陆母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怎么满意。
“我就说早晚有一天你能成为我的儿媳妇,你看看,我说对了吧?”
顾晓羞涩一笑,“是,阿姨,你说的对。

“到了现在还叫什么阿姨啊,”陆母竖起眉毛,满怀期待说:“叫妈。

眼睫微微垂下,顾晓抿紧唇部,低声说:“阿姨,给我一点时间,等习惯了再叫。
”她瞥眼陆母的不算特别难看的神情,小声问:“行吗?”
陆母长叹一口气。
“行行行,”她拉住顾晓坐下,摸着顾晓的精瘦的锁骨,心疼地给顾晓喂东西。
那个架势和陆离早上喂她吃饭那是一模一样。
好饱,顾晓一口一口吃着陆母不断送来的水果。
陆父则看向陆离,“听说你听了与白家的的合作?”
这就是陆离说的出气?顾晓停下咀嚼,下意识望向陆离。
陆离冷静说道:“嗯,停了。

刚想出言责备,话还没有出口,陆父就听见顾晓疯狂的咳嗽。
陆母赶紧为她顺气。
“不着急,慢慢吃,还有呢,还有呢。

她瞧着顾晓与陆离之间的氛围,挑挑眉头,笑眯眯地打断陆父。
“老陆,今天是家宴,不要说些公司上的事情。

“你要说到董事会去说,在家里还谈这些,你不嫌晦气,我嫌!”她喜滋滋地望着两人,“新人入门得说些喜庆话。

陆父拗不过陆母,只能暂停话题。
他转头慈祥地望着顾晓。
“顾丫头,你呀你,到底成了我儿媳,当初我就说,”他一拍大腿,语气高昂了两个声调。
“这丫头注定是咱们家的人,怎么样?”他爽朗地笑了两声,“正让我说着了。
”他望向从进来就闷头不语的陆离。
“臭小子,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空气沉寂了一瞬,顾晓喉咙发紧。
在两人殷切期待的老人面前,她实在说不出两人的打算。
陆离丝毫不被影响,冷冷道:“不会有婚礼。

虽早就知道但亲眼看见陆离说出这话还是令陆母大失所望。
可她又立即打起精神,“那婚讯总是得公布的。

她数着手指盘算。
“在家里公布婚讯就不错。
古堡多合适啊。
还有得多请一些人,不然让别人……”
“不会公布婚讯。
”陆离不留情面地打断陆母。
他眸色冰冷,带着几分少见的桀骜不驯。
陆母假意抽泣几声,捂着脸倒在陆父怀中。
“呜呜呜,老陆,我不活了。
我这是生了一个儿子还是生了一个冤孽啊!人家的儿子到了这个岁数连孩子都有了,我家这个身边连母蚊子都没有。

“好不容易结婚了,竟然连名分也不给人家,这要是传出去我可怎么做人啊!我没脸活了!”
“绾绾,不哭不哭。
”抚摸着陆母后背,他轻声安慰,沉着脸望向陆离,“我替你教训那小子。
”他停顿一下,厉喝。
“你给我起来!”
陆离眨眨眼睛,乖乖从对面的小凳子上起立,一直蜷缩的大长腿终于得以伸张。
他脸色放松一瞬,随即再次绷紧。
见他听话,陆父脸色稍缓。
“陆离,你结婚不想公布,那你结婚做什么?玩弄人家感情吗?”
“你们让我结婚的。
”陆离冷淡道。
陆父胸脯大幅度动了几下,脸色发青。
陆母焦急地拍拍他后背,低声劝慰。
“老陆,别生气,别生气。
”她气急败坏地转身。
“阿离,你爸身体不好,你能不能体谅一下他,你干嘛和他作对。

“没有。
”陆离冷静回答。
见陆母还想指责,他转移视线,望向了顾晓。
顾晓此时存在感无限降低,她根本不想掺和这家人之间的事情,也没有她插话的余地。
陆离的祸水东流令人心高高提起,生怕陆母问到她。
怕什么来什么。
陆母注意到顾晓,她突然想起顾晓是当事人。
她急急问道:“晓晓,你不要怕,妈在这里,你有委屈就说,妈给你做主。

顾晓抿紧唇部,望眼陆离,轻声道:“我都可以。

“什么叫都可以?”陆母轻啧一声。
“结婚哪有都可以?”
她瞪眼陆离,语重心长说:“阿离,我不求你举行婚礼,婚礼麻烦你不想,我能理解。
但你们领证了,公布婚讯也是应该的,不能让别人看低了顾晓啊!”

                       

原创文章,作者:顾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