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秦依徐浩然《爱如江海我如舟》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爱如江海我如舟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秋柴柴

角色:秦依徐浩然

简介:十八岁那夜我医了他的命,却医不了我自己的情

书评专区

主神挂了:李公公还真是黄蓉真爱粉,刚出江湖就遇到陈玄风梅超风。说吧,第几章拿下黄蓉?类无限流,主位面是以大唐双龙传为基础的大杂烩位面,目前出现的其他位面也是各种乱入的大杂烩。更新刚过百万字,主角战力就飞速进化,李公公能否及时收住使得本书免于因战力崩坏而烂尾的命运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果然崩了,130万字光速完结,还没上一本写的长。

意志之子:有种慢慢刺进心里的绝望,偏偏主角几人又抗争着命运,作者慢慢的引领着读者进入克苏鲁的绝望世界,就是描写的略微血腥,写烂的系统流,有点炒冷饭的感觉,还有就是作者很墨迹,但是大场面的描写很是宏阔,剧情才打开,养肥中

综*******种:性转韦小宝,鹿鼎记篇我没看,只看了综武侠篇,脑洞清奇又能说会道,会撩又放的开,鲜活惹人爱的小宝,只恨没与作者相遇在popo,难得敢在晋江搞黄色的作者

爱如江海我如舟

《爱如江海我如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宽敞的像张床

  上午明媚的阳光洒落大地,扑散在男人的身上,以清浅的笔触勾勒出他英伟非凡的轮廓。

  看着他将王俊熙抱起,那一瞬,与记忆中形象冲突的慈爱闪耀在他的眸底。

  只是一个侧脸,秦依不能确定到底他是不是就是那个人。

  而她,也没有勇气上前去试探!

  “怎么了?不过去吗?”看秦依忽然停住了步伐,秦时雨疑惑的问道。

  “没事儿,就是等下我还有工作,得赶紧走了。”秦依牵强的扯出一抹微笑,看到秦时雨不舍的模样也有些不忍、。

  但相比于当着孩子的面被那个男人羞辱,现在就逃离是最好的选择。

  秦时雨自来懂事,看秦依似乎真的很着急的模样,只能强装懂事的点点头跟秦依告别。

  “妈妈,下周四天连假,早点来接我哦!”公学一个月一次假,每次根据是否有节假日,三到六天不等。

  “知道了,一定!”挥了挥手,本是想目送孩子走远,可谁知目光却碰撞到一个刚走出来的男人。

  仓惶的收回目光,秦依赶忙转头,心道不好。

  那个男人,不是看到她了吧?

  脚步慌乱的快步走出公学,到了班车大巴站,却发现今天班车竟然因为修路原因而暂停运营!

  “这下糟了。”此地虽为风景区,但因为只有一个学校的关系地处荒凉,平日除了来看孩子的家长,就没别的人会到这边来,最近的公交车站,也有四五公里的路程。

  看来她是只能走回去了。

  低头看了眼自己带些跟的小皮鞋,秦依苦不堪言。

  可似乎,老天爷觉得这样对秦依来说还不够残忍,没走多久,前方的干燥的公路上就出现了星星点点的水迹,天空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而且随着秦依的脚步,似乎有着越下越大的趋势。

  头顶阴云密布,大有倾盆雷雨的倾向,秦依身上本就只有一件棉质的白大褂,此时忽遭恶劣天气,被打湿的布料便全部被黏在了身上,化作半透明的寒冰刺痛着她的肌肤。

  寒冷盖过了羞耻,秦依紧抱自己的胸前,遮挡着春光。

  只希望这场雨不要将她最后的屏障都冲消。

  艰难的走在崎岖的山间公路上,雨水滴滴答答的从发丝末端砸落,耳畔的雷鸣声越发炸耳。

  艰难的处境将秦依的思绪拉回了六年前,眸中的灵光悄然涣散……

  那天是她的生日,天空阴戾低沉。

  而本该和朋友去庆祝生日的她,在学校门口捡到了一个重伤昏迷的男人。

  她不顾一切的将他带回了诊所,可之后他却带走了她的一切。

  “滴……”汽车猛烈地刹车和刺耳的鸣笛声打断了秦依的回忆。

  大灯在身后点亮了昏暗的氤氲,下意识的回头,那是一辆秦依只在电视上看过的凯迪拉克陆军一号加长车!

  下意识慌张的往旁侧泥泞的山路靠了靠,但公路之外的土地相当崎岖坎坷,在泥雨混合的状态下,秦依根本踩不稳!脚一歪,身子便栽向了山岩!

  “蠢!”

  就在秦依以为自己肯定要摔个狗吃屎的时候,一只大手拉住了她的手腕,猛地将她拽入了温暖的怀抱中。

  还未来得及体会鼻息间忽然窜入的阳刚气息,秦依的身子,便被甩进了那辆豪华车之中。

  趴在车间里,秦依艰难的爬起来,才注意到车内空间宽敞的不像话,就像是一个小型套间,就连地上铺着的地毯,纯羊毛的材质上都勾勒着金丝银线脉络。

  车门在秦依起身的瞬间关上,隔绝了外界轰然作响的雷雨,也将秦依和那个男人锁在了安静的密闭空间里。

  “我以为业务开展到医院,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想到连幼儿园也没逃过你的发展范围。”

  他在公学里果然看见自己了,秦依听到江衔冷嘲的语气,本因为暴雨而苍白的面色更青了几分,显得越发狼狈。

  “我没有……我只是来看孩子。”小声的解释道,秦依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什么到哪里都能碰见他。

  “都有孩子了,还干这种事,真不知道是该说声钦佩,还是要感慨你真是够贱。”江衔说话间,修长的指尖落在自己丝质衬衫领口的玉石纽扣上,伴随着一字一句,从上往下,一个个解开那造价不菲的扣子。

  察觉到江衔的动作,秦依当即紧张到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这个男人想做什么?

  难道他是要在车里就对自己……

  虽然这个车的确宽敞的像是张大床。

  可是……

  车厢内的气氛随着江衔胸肌线条的展露而逐渐暧昧,气氛在极致的冰冷后迎来了如梦魇般虚妄的回暖。

  秦依知道如果这个男人想对自己做什么,她定然在劫难逃。

  可身体本能的抗拒还是让她朝着车门方向退去,手摸到车门把手,似是有跳车的打算。

  “怎么,还想去死?”狭长的眼眸闪过一道疑惑,江衔自认掌握人心,但眼前这个小女人的脑子,却让他看不透。

  是演戏吗?那未免有点太真了。

  雅灰色的衬衫砸落头顶,秦依手捧那质感极佳的上等衣料,不知江衔的意思。

  “愣什么?我车里可没为落汤鸡准备毛巾。”看着小女人湿透的发丝搭在素净白皙小脸上,滴滴落水,那水珠穿透了她身上的布料,让一切美好的曲线在朦胧中逐渐变得清晰。

  那粉色的内衣他曾亲手扯去,蕾丝的边角记忆中无比鲜明,可此刻,有了一层半透明的白褂遮挡后,却出现了别样的风情。

  “啊,谢谢你……”没想到自己是误会了,秦依脸瞬间通红,低着头,不好意思的小声道谢。

  对方没有理会她,也不知是听见了还是没听到,秦依沉默的用衬衫抹去了自己脸颊的水迹,衣服上有种独特的浅浅烟草气味,那股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自鼻尖缭绕,渗透骨髓。

  不知为何,明明是相同的气味,相比于会所时,却多了丝人情味。

  将头上的雨水全部擦净,手中原本轻薄的衬衫便有了重量,本想再次感谢江衔,可抬眸那一瞬间,秦依就愣了住,脸就像煮熟的虾子,又红了几分。

                       

原创文章,作者:秋柴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