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说《锦桑妙缘》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锦桑妙缘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米可麻

角色:宸锦桑子

简介:倚山靠水有桑田,养蚕人家正当时

书评专区

楚汉争鼎:穿越战国和祖龙扳腕子,穿越秦末和刘邦扳腕子,穿西汉未和刘秀扳腕子全是魔神级难度,除了系统流,否则根本没赢的可能!

最后人类:从开始到火车站第一站给我一种惊艳感,后来就不说了,直接弃了。

脑袋开花:书客,变身,百合?脑洞,猎奇,萌很有趣的一本书,有悬念,有故事情节,没有装逼打脸,看起来很舒服,粮草

锦桑妙缘

《锦桑妙缘》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隐隐埋雷

  “快走!该是做早课的时候了!”德清拉起宸锦飞奔,“到时点名没了殿下可就难回话了!”

  一阵尘土过后,山林里又恢复了宁静。

  桑子笑眯眯地回到家里,将竹篮递给娘,自己去打水洗手:“给爹下酒的!”

  桑子娘,丁家娘子嗔怪着自己女儿:“才叫你别上山别上山,你偏听不见!该好好揪揪你那耳朵才好!”

  桑子还没说话,屋里门帘一打,出来个高大壮实的中年汉子,黑红脸膛高鼻梁,浓眉下衬着一双单眼皮的眼,透出了他的干练和果断。

  这就是桑子的爹,丁锐正。

  人如其名,锐利而正直。

  “我闺女给我打些野食怎么了?”丁锐正接过竹篮,脸上笑得眼睛也看不见了:“还是我闺女知道心疼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喝!好肥一只松鸡!”

  桑子更笑,唇角抿就诡异的弧度:“可惜了的,本来抓着两只,后来叫野狗叼走了一只!”

  丁锐正不当回事的挥挥手:“一只也够了,当家的婆娘,快给我温一壶好酒来!”

  丁家娘子嘴里嘟囔着去了,桑子冲她背影做了个鬼脸。

  丁锐正笑着向桑子招手:“进屋来,一起吃饭!”

  桑子坐在炕桌旁,见桌上早摆下了几样小菜:炒菠菜、炝豆芽,摊鸡蛋,最前面则放着一碟甜面酱,并一盘切得细细的葱丝儿。

  桑子眼睛一亮:“今儿吃春饼么?!”

  丁锐正呵呵地笑了:“丫头看出来了?可不是该咬春的时候了么?!”

  桑子向桌上嗅了嗅,不太满意地皱起眉头来,随即向外喊了一声:“娘!你也太小气了!怎么一丝儿肉星不见?隔年塞在酱缸子里的兔腿呢?”

  门帘儿一掀,丁家娘子手托一大盘东西进来了:“你急什么?这不是来了?”

  果然一盘子酱肉,并放进盘子里的烤松鸡,还有就是放进笸箩里的一大叠春饼,烙得喷香焦黄,松软筋道。

  最后,丁家娘子将一只手掌高的锡壶推到丁锐正面前:“哪!”

  丁锐正自斟一杯,呷一口,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好爽!”

  桑子卷起一张饼来,各样菜放些,送到娘跟前:“娘!”亲亲热热地叫了一声。

  丁家娘子看着她,本来有些不高兴的,被那张小脸笑嘻嘻地逢迎着,想发火也发不出来了,只是依旧绷着:“别以为替我卷一张饼就可以赎罪!”

  桑子吐了下舌头:“难不成您也要叫我去山上守灵不成?”

  丁家娘子的脸一下变了色:“要死了你这丫头!不让你说你偏说!”举起筷子来要打,被丁锐正挡了下来。

  丁家娘子转脸对着丁锐正,怒气冲冲地道:“你就宠着她吧,迟早一天宠着坏了事!”

  丁锐正悠然自得地喝酒吃菜:“她一个小孩子,说就说说罢了,这屋里又没有外人,怕什么?”

  丁家娘子不服气地道:“怎么不怕?他虽是被废了,好歹也是个皇子,说是只他一个人来,谁知这里外有没有安插下御林军的人马?皇家的事说不准,看你不顺眼不定就抓你下牢了!自己昨儿才说的话,现在倒不认了!”

  丁锐正不想跟她吵,于是叫桑子:“替你娘扯一条腿,好香的肉鸡,我说比她烤得还好!”

  丁家娘子嘴里陡然满实了,呜呜丫丫地,还真开不得口了。

  桑子趁机问:“爹爹,早上你是不是去孙五爷那边了?”

  丁锐正点头:“叫他当点子心!到底他那个寨子离皇庙近得很,说不准皇上是叫人来守灵呢,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无论如何,这几个月收收心得了!”

  丁家娘子勉强将肉咽下去,忙忙开口:“就是就是!他近来的名头也够大了,我江南娘家人来也说,你们这里有个绿林好汉是不是?叫孙五爷是不是?听听,南边都知道了,近在城里的皇上,能不晓得?”

  丁锐正脸色阴沉下去:“知道又怎么样?横竖没动他的人!”

  丁家娘子不依不饶:“官车是没动,可城里富户被动的也不少了!人家就不会告状?都说官官相护,那有钱的只怕都是一条心,小打小闹也罢了,真计较起来,五爷只怕有苦头吃!”

  丁锐正恼了,一拍桌子:“你这娘们怎么话这么多!盼着我兄弟出事是怎么的?”

  丁家娘子不吭声了,桑子看娘一眼,冲爹陪个笑脸:“爹!看您这火爆脾气!我娘不也是担心孙五叔才这么说的么!”

  丁锐正发狠灌下一大口酒,没吃菜,半天方才崩出一句话来:“五爷替多少农户度过了难关?没有他,如今这方园五百里只怕就得死一半!远的不说,前年那一场旱灾,没饿死的不都是靠他接济才活下来的?咱家虽不至于那样,可平时里多多少少,也受过他不少恩!”

  丁家娘子不吭声了,偷偷瞥他一眼,又从眼角处扫了桑子一眼。

  桑子会意,立刻快手替丁锐正将酒杯满上,嘴里撒娇地道:“爹!娘不是那个意思!她跟五婶好得一个人似的,哪有盼出事的理儿?说到底还不是担心我五叔么?”

  她嘴里说着话,手里早已拉饼夹菜地卷好一张饼了,放在丁锐正面前,另一只手则趁机将半空的酒壶收下桌去。

  丁锐正看在眼里,却没吭声,饼则被桑子送到了他嘴边:“爹!”

  女儿的一声娇唤,丁锐正心软了,酒也不要了,接过饼来咬了一口:“所以我早起跑了几十里山路,不就为给他递个信儿去么?”

  丁家娘子点头:“见着人了?五爷怎么说?”

  丁锐正叹了口气,又咬一大口饼:“还能怎么说?先忍下性子,过一段再看吧!”

  丁家娘子舒了口气:“这不是正经?人虽说放个皇子在这里,为是罚他的不是,可说不准就是个幌子,过几日不声不响地调了军马过来,那才有饥荒打呢!”

  丁锐正的眉头又竖起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米可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