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说《萌宝助攻:爹地妈咪蜜里调婚》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萌宝助攻:爹地妈咪蜜里调婚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穆念念

角色:穆念念洛初

简介:一夜纠缠,她被人设计生下他的孩子,生产时孩子却被带走
五年后,一个矜贵霸道的男人闯入她的生活
“治不好我的失眠症,就要跟我结婚!”传闻中不近女色高高在上的厉景洲将她逼至墙角
洛小初每日哄睡,岂料小奶包从床底抱住大腿,“妈咪,还有我!求哄睡求负责!”只是,这哄着哄着,怎么睡到了他的床上?还附赠海岛度假游和一个红本本?男人单膝下跪,“老婆,求公开!”小奶包给她套上戒指,“妈咪,你就嫁给他吧!宝宝不想吃…

书评专区

文娱大戏精:文抄公顶多是无耻,作者这个强行编个尬剧然后收视逆天,逻辑智商都喂狗了

大文豪:这写手也是够了,本本都是垃圾

青梅竹马爱上我:【中】平淡生活类,夏花娘的遗风,妹控或者暧昧流爱好者的仙草,不够有点轻小说的感觉,所以写的挺羞羞的,不过主角的关于习武打架的一些情节看着挺无聊的,算一大不足吧,最后就是更新好慢啊!希望别进宫啊~

萌宝助攻:爹地妈咪蜜里调婚

《萌宝助攻:爹地妈咪蜜里调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5章 洛初消失了?

  飞机落地时,厉景洲牵着洛洛下来,目光扫了一眼,没看到洛初的身影,等着江城取行李的时候,厉景洲从玻璃窗外看到了女人推着行李跑的飞快的身影。

  他皱起了眉,就这么不愿意跟他说话?

  厉景洲看到洛初出了机场,停留了一会,接了一通电话后,又匆忙地折返跑了进来。

  看这样子……有什么事情?

  厉景洲开车带洛洛回家后,洛洛困得不行,回家就倒头睡了,但厉景洲休息了一会,看了下墙上的时钟,十点了。

  不知道为什么,厉景洲的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拿起了手机,往下翻了翻,翻到了洛初的号码,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在想以什么借口给她打一通电话。

  厉景洲深思熟虑了半小时,终于还是烦躁地摁下了通话键。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

  冰冷机械的女声从话筒里传来,厉景洲眉心密布阴云。又拨打了第二通,仍旧如此。

  连续拨打了五通,都是无人接通。

  厉景洲想起了洛初匆忙跑回机场的样子,小脸苍白,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厉景洲又一次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快要十一点了,这个时间,让厉景洲有一丝的沉不住气。

  思来想去,厉景洲还是给江城拨打了电话。

  “厉总,有什么吩咐?”江城的号码是二十四小时待机,以备厉总的需要。

  “查一下洛初去哪了。”厉景洲嗓音发沉,让人听着心里惴惴的。

  “好,”江城立刻去查,没一会,他就又给厉景洲打了回来,“洛小姐订了一张去C市的机票,然后又买了一张中转桃花镇的火车票,之后……洛小姐上了一辆无牌的车子,是晚上九点的时候……”

  厉景洲捏着手机,呼吸一滞,“立刻给我买机票过去!”

  “是,厉总……”江城不敢疑它,立刻去给厉总订机票。

  厉景洲却在书房里颇有焦躁,上了一辆无牌的车子,所以到现在两个小时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现在有很多成年女性外出坐车被司机奸杀的社会新闻。

  特别是洛初又是孤身一人,长相也漂亮清纯,很容易让人起了歹心。

  若是洛初出了事情……

  厉景洲不敢深想,只觉得胸口的沉重和烦闷更加严重,仿佛有一颗种子从心底种下,然后疯狂长出了藤蔓,紧紧地箍着他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

  就在厉景洲准备出门时,江城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厉总,我刚才查了一下,洛小姐是回老家了,听说是她爷爷生病了。”

  闻言,厉景洲松了口气。

  “厉总,还用订机票么?”

  “不用了,等她回来。”

  “是。”

  江城应允,听到电环那段厉总的声音,他不免想到了厉总方才焦灼的反应。

  跟随厉总了这么多年,这还是江城第一次看到厉总为一个女人担心。

  或许,洛初对厉总来说,是特殊的存在么?

  江城也百思不得其解,但老板的事情,还是少猜测的好。

  ……

  洛初拖着沉重的箱子下了车,浑身疲倦酸软,师傅停了车,收费,“一百二十块。”

  “好,麻烦您了。”洛初拿出了手机扫了码,提示支付成功。

  “这么晚了,我刚好也要收工了,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就没人拉你来了,这里太偏远了。”

  司机笑了笑,然后启动了车子离开。

  洛初站在镇口的桥上,呼吸着小镇特有的清爽气息,心情平缓了许多,但想到了自己接通的电话,她又赶紧拉着箱子往里面走。

  这是个仅有几百个住户的小镇,世代以务农为生,但近几十年来年轻人都去城市务工了,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小孩留守。

  所以过了九点,镇上就异常的安静。

  洛初走了一会,看到了熟悉的朱红漆的大门,敲了敲。

  “谁啊——”

  尖利的女声从里面传来,紧接着就是穿着拖鞋开门的声音,不一会,一个卷发的面向刻薄的中年女人走出来,看到面前的洛初,顿时阴阳怪气起来,“哟,我说谁来了呢,原来是穆家的大小姐啊,怎么,你妈不是都带着你改嫁去给有钱人做小老婆了吗?还惦记着老家的房子那?!”

  这是洛初的婶婶李凤荣,为人尖酸善妒,小时候,父亲离开后,周晴带改嫁了穆家后,是爷爷带了她几年。

  在爷爷身边的那些日子,是洛初仅存的一点快乐回忆。

  当然,要刨除掉婶婶对她终日的谩骂和冷嘲热讽。

  “我来看我爷爷。”洛初心平气和,“医生给我打了电话,说我爷爷病了。”

  “你这小白眼狼还知道那是你爷爷啊?你妈不都给你找了个有钱的主吗?我看你分明就是知道这要拆迁了,回来盯着我们的房子了!”李凤荣越说越难听,“我告诉你,就算老头死了,我照顾了他这么多年,这房子也是我的,跟你没一分钱关系!”

  洛初头痛,这个婶婶闲着没事就跟村口的长舌妇闲扯,对谁都怀有敌意和恶意揣测。

  就连伯伯都被她气的中了风,没什么劳动能力了,越是这样,李凤荣的怨气和怒气就越大。

  “小初,小初回来了?”

  苍老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洛初听到了爷爷的声音,从李凤荣旁边的门边挤进去。

  门内是个小四合院,爷爷的房间在最北边的一间,洛初推开门进去的时候,爷爷正从床上坐起来,颤巍巍的手开了灯。

  桌上放着她上次邮寄的饼干,没吃完,包装袋精心地用夹子夹了起来。

  洛初看到爷爷这幅样子,心口一下子就酸痛起来。

  看起来,李凤荣也并没有管过爷爷。

  “小初,你怎么来了?”

  洛爷爷看到了来人,又惊又喜,连忙扶着床边起来。

  “爷爷,生病的事情,您怎么都不跟我说?要不是刘医生给我打电话……”洛初哽咽起来,“您还要瞒我多久?”

  “嗨,老刘那人就是瞎操心,我咳嗽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吃点药就好了,你在大城市啊,不容易,”老头看着面前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孙女,颇为感慨,拉着孙女的手,老爷子眼眶发红,“你在国外是不是也不容易?爷爷攒了点钱,想给你邮寄,但镇上的邮局说不能寄钱……”

                       

原创文章,作者:穆念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