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妖姬(燕无尘那丝)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招魂妖姬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燕无尘

角色:燕无尘那丝

简介:初相遇,她以微薄之力救他与水火,一世繁华抵不过女子半分华彩
他说:“终有一天我会凤笙龙管,紫盖香车来迎你
”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她是阶下死囚
他赐予她新生,对她说,“从此后你就是贺兰枫的女人
”救命之恩,呵护之情,她芳心暗许,倾尽所爱
然后他任另一个女人驱赶她的灵魂,霸占她的身体
那时,她方知,他早有心爱的女人
救她不过是场利用!千帆过尽,她终于绝然离去,他却与她同赴悬崖
贺兰枫,如果你爱…

书评专区

我绑架了时间线:毒点满满,这个旁白真的恶心人。开的挂也是违和感十足,好像无时无刻在提醒主角是作者的亲儿子。

万古仙穹:观棋老作新书了,也是运朝流……虽然看的可能性不大,还是放进来吧……

云行记:看了30几章,感觉情节编排无趣,智商不在线上,听说金丹后好看,再忍忍

招魂妖姬

《招魂妖姬》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5章 王爷大人是吃醋了吗?

  两个人之间的来来往往,亲来亲去直到小蓝走进来才算是告一段落。

  小蓝红透着一张脸将饭菜端上来,钟离月愤恨的看眼一旁看似无事的男人。

  吃饭的时候,贺兰枫终于恢复以往的严肃神色开口说道,“这几天出了点事。”

  她手中的筷子顿时一顿,“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因为我?”

  “别紧张,都已经解决了。”男人看她紧张安慰的笑道。

  她才稍稍平复复杂的心情,“到底是什么事?是不是因为我?”

  男人慢慢嚼着饭,“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永远不会走,不管为什么!”

  她的心头顿时一暖,轻轻点头,“我不会走,可是我也应该知道究竟自己为你添了多少麻烦。”

  “月儿,你不是我的麻烦,而是我此生最大的贵人,最好的福星。”男人的神色认真严肃。

  女人顿时一笑,“我是个死囚犯,何来尊贵,何来福气?你不用安慰我,我早已习惯这样的处境,相比之下,这样的生活已经比从前好过几倍。”

  女子的话让男人顿时一僵,心底深处有什么轻轻扯痛了他的心弦。

  隐姓埋名,不敢示人的生活,竟比从前要好过几倍?

  她从前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

  “你这个公主似乎做的并不是很安闲?”他面上并无表情说道。

  轻轻一笑间隐去从前诸般痛苦恩仇,“要说安闲,实在是不够。可是倒也还行,这么多年我活过来了,只要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功。”

  言辞间并无痛苦,可是却让听者布上淡淡的悲伤。

  这样一个女子,玲珑剔透,应该是被珍惜,被呵护的。

  “是不是因为那天我私自出府,贺兰祺终是看出来了?”她话锋一转说道正题。

  男人点头,“初始是的,不过也不尽然。”

  女人眉头一挑,略一思考,“因为你说我有孕?”她想着那天贺兰枫为了摆脱贺兰祺说的话随后看着贺兰枫默肯的表情心中知道自己猜对了大半,随后被自己心中涌出的想法吓了一跳,“难道皇上知道了?”

  “聪明!”贺兰枫笑着说道。

  “然后呢?”她紧张的问道。

  “你继续猜下去!”贺兰枫突然生了兴趣,这个女人的聪明他还是刚刚才知道。

  他让她猜,她就猜下去,“皇上一直期盼他的儿子能开枝散叶,所以一定很高兴,并且当众嘉赏………”

  看着贺兰枫脸上肯定的表情,她继续说道,“难道他还要召见我?”双手一砸发出清脆的响声,“贺兰祺这个贱男人,果然狠毒。如果你交不出一个有孕的女人,那么他便更加肯定那天夜里的女子是我,这样他便可以跟皇上打小报告,然后将你与我一起除去。”

  “他是恨不得此刻便除去我,可是却未必舍得除去你!”

  贺兰枫轻笑着,饮尽一杯酒,语气酸酸的。

  钟离月白他一眼,“我跟他可是只有不共戴天之仇,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哦,你与他能有什么仇?不共戴天有些夸大其词了吧?”贺兰枫不相信。

  “他杀了自小陪我长大的婢女。”女子双眸染尽悲痛,拿过贺兰枫的酒杯自己倒满一饮而尽。

  想起这件事,她便满心沉痛,无法释怀。

  “怎么回事?”贺兰枫是真的没想到她们之间会有这个恩怨。

  钟离月深吸口气,满目自责,“中秋那天,你们不是都去宫里参加宴会了吗?还记得你在御花园碰到我吗?”

  贺兰枫当然记得,那日他有些微醉,便出去透气,却在御花园被一个神色慌张的人撞到,就是钟离月。

  他当时还很生气,差点打了她。

  “记得!”

  她轻笑继续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记得那个狼狈的我了呢?”

  “那天你说遇到了狼,所以才会惊慌撞到我。”他说道。

  “是,不过我遇到的不是普通的狼,而是色狼。”她说道,眼底渐渐迷蒙,雾气缭绕。

  “灵儿就是为了让我逃出贺兰祺的手掌,而被他打死的。”泪水终于挣脱束缚,滑落在玉致明净的娇颜上。

  “你看到他杀了她?”贺兰枫的心一紧,握住她柔弱冰冷的小手。

  “没有,我找遍了皇宫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灵儿的尸体,不知道被他丢到哪里去了。”

  悲伤一时间笼罩了青园这个小院子。

  饭是没法继续吃下去了,男人站起身来到女子的身边,将她轻轻的拥到怀中,“我一定会为你讨回这笔血债的。”

  他的话坚定而灼烈,她看不到他此时的眼神,狠辣超绝,杀气弥漫。

  这一刻,他说不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她。

  可是,他却在心里跟自己说,终有一天会让她亲手处置贺兰祺。

  “不用,不用了。”她轻声的话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怎么,你不想报仇?”他说道。

  “想,可是我不想再因为自己给你带去麻烦,贺兰枫,其实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很感谢你,报仇我会自己看着办,可是你一定别做什么,什么都别做。否则我怕,我偿还不起。”

  她自他的怀里抬起头看着他,大颗的泪水沿着眼角缓缓而下。

  这一次他清晰的感受自己的心嗖然一紧,伴随着陌生的疼痛。

  伸手抚着她的秀发,“傻瓜,我不要你偿还,只要你不恨我就好。”

  她懵懂的伏在他的怀里,“我怎么会恨你,这个世界上你是对我最好的一个人,唯一的一个。我怎么会恨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恨你。”

  他心中的疼痛顿时更加剧烈,游滑在她秀发上的手有丝轻颤,“真的吗?月儿,你永远不会恨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突然害怕她会恨他。

  从前,杀伐决断,死在他手上的人命不计其数,可是他却从未有过今日的恐惧。

  他是怎么了?

  她还记得灵儿当时抱着贺兰祺的腿,死死的不肯放开,她看着那个畜生一下一下重重的踢着地上那束瘦弱的身影。

  她是有多铁石心肠才会自己跑开扔下了陪版她十年的好朋友,只因为那个傻孩子手里的一把刀深深抵在自己的心脏,以死相挟。

  “公主,快跑,别回头,也别回来。你的命是娘娘用生命和尊严换来的,所以你一定要活着。活着就好,别为了灵儿报仇,否则灵儿死不暝目”

  钟灵,灵儿,你这个傻丫头,这样的深仇我怎么能忘得了,你怎么能这样为难我呢?

  男人感受到女子浑身颤抖,怀抱更紧了些。

  “月儿,别哭。以后有我,一切有我。”

  良久,女子终于止住哭泣,带着颤音说道,“一切有你,就真的好了吗?”

  “是,一切都会好的。”男人轻轻放开她,心中虽然觉得奇怪然后蹲在她的跟前,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从此后你就是我贺兰枫的人,我不会让你再哭。”

  她点头,眸色染雾,“好,从此后我不会再轻易掉泪。”

  相救之恩在前,呵护之意在后,温柔许诺在眼前,她终主动投入男人宽大的怀抱。

  这一生,这一刻是她最幸福,最幸福的时候。

  只是,有时候幸福有多甜蜜,结果就会有多苦涩。

  “别太悲观,我猜你的丫头还活着。”贺兰枫说道。

  她顿时一惊,随后眼眸满是惊喜,“你是说真的,不是哄我?”

  他点头,拉着她的手让她站起然后坐到自己的怀里,这个过程那样自然而平常,仿佛两个人之间早已是相爱多时一般。

  “当然不是,你仔细想想就该知道的,贺兰祺没有得逞肯定心有不甘,必定会想办法逼你就范,而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钟离月恍然大悟,“以灵儿相要挟。”

  “对,所以,他一定是带走了那丫头,否则你以为他那么有功夫会带个尸体走,还是会四处去藏尸。他可没那么多的闲工夫,即使宫中死个宫女也没什么,所以那个丫头必定是还活着。”

  贺兰枫说道。

  “对,你这样一说我也想明白了,他一定是将灵儿捉走了。”随后惊喜被担忧遮盖,“可是我若是真的死了,他也没必要留着灵儿了。”

  “可是,他现在怀疑你还活着。 那么我们就让他知道你还活着,他不就有了要挟你的理由。”

  贺兰枫说道。

  钟离月一喜,随后脸色暗淡,“可是这样做太危险了,一旦让他落下把柄,皇上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贺兰枫胸有成竹的笑道,“放心,贺兰祺有勇无谋,他不是我的对手。”

  钟离月没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个喜讯,顿时心中雀跃,“那你小心。”

  “嗯,可是你怎么感谢我呢?”男人嘴角一勾,一抹坏笑浮现。

  “你说让我怎么谢你。”她说。

  “既然父皇都知道,我府中有人怀了我的孩子了。不如你就委屈一下,让这成了真吧。”

  贺兰枫笑着说道。

  女子涨红的小脸微微低下,良久才轻声开口说道,“这本就是因我而起,我应该这样做。我答应。”

  男人一怔,他原是想逗弄她一番,怎知道她竟然当了真。

  她赶忙继续说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要你娶我,我只是想报答你。”

  男人的脸色顿时一沉,“我不要你报答,若是你想为我生小孩,就等到你真心愿意的时候吧。”

  这下轮到女人呆愣,这个男人虎吗?

  她都让他亲,让他抱了,他以为她不是真心喜欢他吗?

  唉,遇到这个古代的木头可怎么办?

  腐朽了上千年了吧,一时半会还真是不好开窍。

  她莹然一笑,自己也不能太过着急,否则他又会说自己轻挑了。

  “万一皇上一定要召见,你打算怎么办?”她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小事一桩, 我自会应付。”

  见他这样说,她有点不满意。

  “你不会是要找旁人给你生一个吧?”她撅嘴。

  “怎么,这样你不是省事了,不好吗?”他笑道。

  “不太好,不过倒是省事了,你随便吧。”她自他的腿上起身,却被他一把拉住手。

  “你给我也唱个家乡的小曲!”他说。

  她一怔,随后忍不住笑,“王爷大人是吃醋了吗?”

  男人一哼,“本王才不会那么无聊,不唱就罢了,不过以后也不许给别人唱,教~更不行。”

  女人看着男人俊朗的脸上一副被人抢了玩具的孩子气,忍不住笑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燕无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