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创世之神敖天来《凰谋》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凰谋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创世之神

角色:创世之神敖天来

简介:大家好,本尊是这本书的男主角焚天,就是那个又当爹又当哥,就是没有当过相公的男主角
本尊没死以前,是创世之神,是七界之主
现在,本尊在大家千呼万唤下,终于出来,什么,羽天认不出来本尊了?果然,我身边还站着一个少年
没关系没关系,毕竟本尊走了有个五十多万年了
什么?她居然把本尊的神袍给他穿,没事,没事,本尊最喜欢的那件,穿在本尊身上
什么?她居然与他同榻共眠,没事没事,还没个鸡毛大的孩子不怕,再说,本…

书评专区

二道贩子的崛起:一本好书。无脑爽文。但是看到一半弃了。因为战战战的地方太多了。其实更想看幕后操纵国际局势的,下场就变LOW。

江山如此多骄:就一句评论:武侠艳情小说巅峰。当然指的是泥人那本,便宜17k这位作者的5分了。额,可惜好多其他这类的如逍遥小散仙啊,阿里布达啊,红楼遗秘啊,逆天邪传啊什么的都不能添加,只能借皮了。真糟糕。

酒色撩人[快穿]:文笔优良的快穿爽文主配角反派均有大能背景,主线为报复女配(即反派)cp表面上看是仙界太子,但实际上我怀疑是主角徒弟文笔过关,但后期走上了靠脸征服世界的老套路跳结局,强行男主很不ok

凰谋

《凰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冥界【2】

  羽天端了一碗孟婆汤,坐在槐树下,清明站在羽天的身边,看着她一口口的喝下茶汤

  “羽天,你为什么修神?”茶已见底,可是清明还是没有想到羽天在等待什么。

  “这是个好问题,我为什么修神。”羽天被清明问了个正着,说实话,她还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神道这条路。

  “分明是我先问你的。”

  “清明,你知道神道是一条怎么样的道路吗?”

  说是再问清明,羽天也慢慢的回想起来自己的修神之道。

  焚天修成人形以后,通了五感有了人的感情,但是他依然把当年的那个小凤凰拎在肩膀上,他们两个人依旧在世间混沌中游览。那时候,还有没有人,当然,也没有人魂。妖物死了以后, 也不会轮回,那时候的七界,简单的要命,真不知道,是怎么样,一步步变成现在这样人满为患,神仙颠倒的样子。

  盘古命涅,一直支撑着天地的砥柱突然倒下,七界再次要陷入混沌之中。

  那时候,没有什么神明,神道,也不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好像无形中,就存在了的。焚天,扬天,羽天用不周山石建了三只撑天石柱。

  那时候他们的初衷,不过是不让盘古大神的付出性命的辛苦白费了。

  不知道过去多少年,支撑天地三根石柱边,开始有活物膜拜,一开始是路过的小狐狸,或者黄鼠。再次睡了一觉后,拍拍石柱上的灰尘,心情愉悦的离开。

  后来不知道是谁传出来这里拜一拜会心情愉悦,增加修为。

  四海八荒同一云泽地的妖魔鬼怪都长于跋涉而来,在柱子边参拜祭祀,五感不实的蛮荒,最注重的就是大型的祭祀,生猪生羊,善男信女。

  好像是这些人物的虔诚,焚天的修行进行的一直很顺利。扬天本就是仲嗣鼎盛的盘古家族之后,也攀升的很快,只有羽天,好像,只是停在了那里。

  她每日坐在荒原边上,焚天每日都去落日处坐到日升,羽天经常就在那里一等他,就是一个深夜。

  等待的日子,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那段时间里,羽天只是个有法力的凤凰。灵力深厚,但是不愿意幻化人形。

  跟现在怎么也不肯成仙的清明简直一模一样。

  “神道,修成了万世无忧,不成,永世不复。”

  “我若渡你,你一定能成万事无忧的。可是,你为什么不肯呢?”

  “你先回答我,你为什么要修神。。”清明也不是肯吃亏的,愣是要羽天回答她的问题。

  “我只是怕,被那只狐狸丢下而已。”说完,站了起来。

  此刻已是暮色四合,孟婆从锅灶前站了起来。

  “走吧。”别看孟婆已经一把年纪了,但是精神抖擞脚步很是有力,自然,她可是仙人。

  “恩。。”羽天点头,就跟着孟婆往奈何桥上走。

  “去那?”清明一把拉住羽天,

  “自然要去。。你过不去?”羽天突然想到清明即使法力高深到七界差不多无人能左他身侧,可是他依然,只是个凡人。

  “废话。”清明瞪她,清雅的模样在一滩荼戁的黄泉好不醒目。

  “虽知道你怎么这么没用。孟婆,借我你的亭子一用。”孟婆亭,就在望乡台的后面,下雨时,孟婆没有躲雨的地方,许多年前,一个爱玩扯红线的老头子给她建了个亭子。

  “请便。”孟婆看着亭亭阁阁外的那方窄窄的的亭子,并没有跟着羽天去。

  “躺好、”亭子中并没有任何东西,只是干净的石板地。

  清明听从羽天的话躺在了地面上。

  刚躺下,羽天侧身,一手扶腰,一手伸至半空中,手心往上呈佛手状,一滴血从她光洁的皮肤处遁出,艳丽的色泽让人望至欲坠。

  清明看着那滴子显眼极了的血,那是羽天的血,她的血是火物,在阴气蚀月的地府,无人无鬼敢靠近。

  “闭上眼睛。”羽天要用法术把清明的身魂分离,清明的狐狸眼瞪得老大,羽天有些害羞。

  “一把年纪了,还磨磨唧唧。”清明一个白眼,气的羽天一甩,血滴出手,越变越大,血色也开始变淡,最后形成一个绯红色的光晕结界。

  悬在空中的手收回立在鼻尖“已蚀,离。”

  一单薄薄膜从清明的身体里脱离出来,那是清明的灵魂,灵魂刚刚离体,清明的身体就开始发僵。

  绯红色的结界此时照了上去。这个结界不仅仅是为了遮蔽鬼魂的咬噬,因为血中带了羽天生命之力,可以保清明的身体,离魂而不僵。

  “走吧。”一切做好后,羽天收回双手,一只自然垂落在身侧,一只自然伸出,拉住清明的魂。

  他现在只是一个鬼魂,没有魄力的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他需要羽天在身侧。

  羽天手热而柔软,带着一股股恣意的灵气。可以时时的补存灵魂的虚弱。

  一人一鬼相携走出孟婆亭,看到两个人,孟婆这才松了一口气,生怕他的身体会被羽天发现了。

  “你发什么呆,走,带路。”羽天拍了拍孟婆的肩膀。 孟婆这才一步一回头的往前走。

  刚刚走到奈何桥边,一阵小小的骚动打断了三人前行的脚步,羽天回头,看着久久不出来亲自押解灵魂的黑白无常一左一右,手里拿着勾魂链,死死地押着他们中间的灵魂。

  是恶鬼啊。羽天看着他们来的方向,跟着一大片乌压压的煞气。那抹灵魂颇为狼狈,灵衣已经被撕扯破了, 头发盖住脸一直垂到地面,只是那一双猩红的眼睛,直慰灵魂。

  “快走。”黑无常没有耐心些,他们本来已经修的仙身了,但是在冥界待久了,身上阴郁的死气沉重,仙界容不得,所以只能重回地府。

  “别催了,惹急了又打咱们一顿。”白无常长长的舌头涌动着说话,恐怖里带着一丝滑稽。

  “这回用勾魂链锁住,这勾魂链咱们兄弟用了这些个万年,锁了多少亡灵,怕是七界阴气最重的兵器了吧,就算是她羽天大神挣的开砥柱上的锁天链,也挣脱不开咱们兄弟的这把勾魂链。”黑无常说到得意处,还晃动了几把勾魂链。

  羽天本已经抬步往奈何桥上走,但是听到黑白无常这般百荤不忌的谈论自己,虽然没用动气,但也起了作弄之心。她把清明交给孟婆。

  孟婆不能离开槐树太久,投胎的魂魄都是算好时辰日子的,只是给羽天带个路就回来,,现在看羽天起了作弄之心,又有鬼魂来,干脆重新在炉灶里添了把材薪,刚才已经要静置的茶汤再次沸腾。

  “本尊不过几万年没来过冥界,真不知道这勾魂链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绑的住本尊。”

  “谁,是人是鬼?”羽天捧着肚子差点被白无常的表现逗乐笑出声来,

  只见一直出冷汗的白无常,听到声音后一把窜到了那个恶鬼的身上,抱着那只恶鬼的脖子,四处张望。

  恶鬼倒是冷静,自然,冥界怎么可能有人呢。

  羽天眯了眯眼,她刚才看的清楚,一丝幽黑的光晕,随着白无常的靠近,悄无声息的钻入了他苍白的皮肤里。那是光晕,来自那个恶鬼身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恶鬼的那双猩红的眼睛,好像更红了一些。

  这样一来羽天的捉弄之心也没剩下几分了,干脆显身出来。“怎么,这七界除了我们三神,还有谁敢称本尊。”神尊之名,只有三神可以代称。“还有,本尊已经是祖神了。”

  暗影中出来的羽天,已经是白日穿的那身鹅黄色的裙子,外面的披风柔贴着她的身体。

  “参见,参见羽天祖神,小仙该死,该死。。”黑白无常吓得面无人色,(本来就没有人色。面无鬼色好了。)赶紧跪在地上。

  黑无常手里的勾魂链也掉在了地上,白无常也不攀在恶鬼的身上,而那只恶鬼本来加深颜色的眼睛,有一丝暗淡下来。

  羽天特意观察了一下白无常,发现他的腿脚有些无力,这明显是被人吸摄法力之后的反应,可是他却没有发现。

  “羽天,羽天,你说的,可是羽天。”鬼鸣之音一直让人有敲打魂魄样的害怕,羽天虽然见多了依然觉得刺耳。她本来玉立在黑白无常前面五步处,听到这一阵阵回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刚才还无比安静的恶鬼,突然抬起了脸。羽天定睛一看,那哪是什么脸,而是一张粘连着血肉的骷髅,有物在暗红色的血肉处涌动,那散发着红光的眼窝处,并没有眼睑和眼珠,而是空无一物,那道光好像出自他的脑壳中,亦或者是他的灵魂深处。

  恶鬼的声音阴干,可以隐隐约约听出是个男声。

  他认识羽天,散发着黑恶之气的身体一步步往羽天处走进,刚才看着很牢靠的勾魂链一道道从他身上自动滑落,这点小法器还困不住他。

  “你,你是。。”恶臭即使没有身体依然散发着,羽天皱着眉,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恶鬼,却依然认不出来这是谁,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恨意。

                       

原创文章,作者:创世之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