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嫡女:误惹妖孽王爷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一品嫡女:误惹妖孽王爷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子叶与你

角色:安苓歌百里辰

简介:大婚当天,安苓歌被自己的亲妹妹毒杀,重生后她强势逆袭,斗恶妹,虐后娘她样样拿手!直到夙世因缘再现,她坚硬冰冷的心出现皲裂,第一次相见,她救了他却被人当成一对野鸳鸯;第二次,他却为她解围一见倾心,再见倾城,从此终身误………

书评专区

我的无限翅膀:二次元无限流推土机,全部内容就是推推推推推推推啊,你怎么不去系统科技?能给点剧情么??

与吉米同行:晋江耽美主受,上一本肖恩没啃下去,但吉米超合眼缘。主角是个元气十足的野生天才歌手,cp是他的吉他手,打算追着看完٩(•̤̀ᵕ•̤́๑)ᵒᵏ

树冠之城:100%的一星太渗人了,前面那位做的太过分了,那我就暂时来个五星平衡一下咯,以后再改。顺便说一句,看都不看就给一星,这对作者对社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对个人来说也是伤人品的事儿。

一品嫡女:误惹妖孽王爷

《一品嫡女:误惹妖孽王爷》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5章 暗中威胁

  知道李氏要对自己下手,安苓歌警惕了许多,甚至提出了和安苓伊坐同一辆马车的要求。

  “凭什么?你的马车坏了,就要来和我挤一挤?”

  安苓伊高傲地仰着脖子,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安苓歌,你也真是倒霉,被爹爹送到寺庙里,还能遇上马匹发疯,寻常人可没有这运气。”

  “是啊,我这运气是真真不好。”安苓歌淡淡笑着,丝毫不为所动,“也不知道哪个坏了心眼的,竟然在马蹄上扎了几根针,要不然,这好端端的,马匹怎么会发疯呢?”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安苓伊,“伊儿妹妹,若不然,我现就在派人去禀告父亲,让父亲来彻查此事,看看究竟是哪个黑了心肝的东西,竟然敢在安王府的马车上动手脚。今天伤到的人是我,明天可不知道伤到谁了,可能是你,可能是姨娘,也可能是父亲。你说,这么危险的人物,父亲要是把她揪出来,该怎么处置呢?”

  姨娘?

  听着安苓歌着重咬出的字眼,安苓伊仿佛想到了什么,李氏和她悄悄说的那些话,仿佛印证着现在的事情。

  她脸色变幻不定,又害怕安苓歌真的把这件事捅出去,最后才黑着脸开口,“不就是马车出了意外吗,这点小事也值当惊动爹爹?我看你就是不想去青云寺,变着法儿的要回王府。”

  “没有马车,我如何能到青云寺去?只能回府禀告父亲了。”安苓歌说罢,转身欲走。

  “等等。”安苓伊抿着唇,百般不愿,“不就是和我坐一辆马车吗?我就发发善心,带你一路。”

  安苓歌唇角微微翘起,艳若桃李的脸上带着几分明丽,让安苓伊脸上的黑色更重。

  两人算是撕破了脸,一路上自然不会有热切的交谈和姐妹情深的欢喜,沉默着到了青云寺后,安苓伊立马带着自己的丫鬟去了厢房。

  “该死的贱人,竟然敢威胁我!”

  安苓伊随手摔了一个茶杯,娇俏可爱的脸上满是戾气。

  “小姐息怒。”一旁的丫鬟连忙过来安慰她,“大小姐一向蠢笨,落水之后倒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让夫人都在她手里吃了瘪。”

  她把新的杯子换上,给安苓伊倒了茶,一边观察着自家主子的脸色,“今日那匹马发疯的时候,奴婢正好看见大小姐翻身上马,拿着手里的簪子就杀死了那匹马,那股血腥狠辣劲儿,怕是连男子都比不上。”

  “你到底要说什么?”安苓伊听的云里雾里,不耐烦地瞥了那丫鬟一眼。

  “奴婢的意思是,大小姐性子怯懦,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她突然做这些反常的事情,背后一定有人指使。”丫鬟笑了笑,对着安苓伊露出一个隐晦的眼神,“只要找出这幕后之人,除掉他,大小姐不还是任由您和夫人拿捏?”

  安苓伊本来阴沉的脸色渐渐缓和,到最后甚至翘起唇角,露出一抹恶意的笑,“你说,该怎么找出那幕后指使?”

  丫鬟俯身在安苓伊的身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阵,后者眼里闪动着恶毒的光,最后才吩咐下去,“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办的隐秘点,事成之后,我便选你作为我的陪嫁丫鬟,一同带到穆王府去。”

  丫鬟喜出望外,“奴婢一定不会让小姐失望。”

  她转身便出了厢房,一路顺着山路往下,身影渐渐消失。

  而另一边,碧珠把带着的包裹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放好,才看着安苓歌,气愤不平,“小姐,今天那马匹无缘无故发疯,差点害的小姐丢了性命,难道不把这件事情告诉王爷,让王爷为你做主吗?”

  安苓歌放下手里的书,神情淡淡,“你忘了?我是因为什么被送到青云寺来的?”

  “天花。”两个字脱口而出,碧珠才想明白过来,“难道在王爷眼里,小姐注定命不久矣,所以不会为了这件事情彻查吗?”

  “不,他会。”安苓歌摇摇头,“府里的马车被人动了手脚,可是关乎着父亲自己的性命,他若是知道此事,一定会查个彻底。”

  “那怎么?”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由我们来说,”安苓歌一点点教导碧珠,“我是身患天花之人,能活多久,都是个未知数,发生这种事对于常人来说是天大的事情,但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件小事,若是我拿这件事禀告父亲,恐怕他还会怀疑我的天花。”

  碧珠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却仍旧是有些不忿,“那奸人分明是想要小姐的性命,难道就这么放过他?”

  安苓歌看着她愤愤的模样,不由失笑,“别忘了那个马夫。”

  那个马夫?

  碧珠想起那个摔断了腿的马夫,听大夫说要养上两三个月,才能下地走动呢。

  她圆圆的眼珠转了转,双手兴奋地拍在一起,“那个马夫一定会向王爷禀告此事,陷害小姐的人,肯定会被王爷狠狠处罚。”

  陷害她的人吗?

  安苓歌眼前浮现出李氏那张气怒扭曲的脸,嘴角闪过自嘲的笑。

  就算是父亲查出幕后黑手是李氏,也不会真的对李氏狠下杀手,只要李贵妃一日不倒,父亲就不可能真正的对李氏作出处罚。

  不过那也没关系,她只要这样一点一点,消耗父亲对李氏的疼爱,总有一天,父亲会毫不犹豫地舍弃李氏。

  她放下了手里的书,对着碧珠道,“算了,天色不早了,把这些书都收起来吧。”

  碧珠应声是,整理好安苓歌的厢房,正挑了烛灯出去,要把晚膳端过来,却猛地发出一声尖叫。

  “小……小姐,蛇,蛇……有蛇啊!”

  她惨白着脸退回房里,颤抖的唇透露出她内心的惶恐。

  安苓歌闻言往外望去,只见厢房门口,不知何时已经爬进来了几十条颜色各异的蛇,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恐怖阴森。

  这里怎么会有蛇?

  来不及多想,安苓歌一把拉住碧珠的手,往窗边跑去。

                       

原创文章,作者:子叶与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