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沈清歌宫墨寒《夫人今天又换马甲了》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夫人今天又换马甲了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一个大橘子

角色:沈清歌宫墨寒

简介:从古代穿越到现代,从沙场女将穿越成落魄千金,沈清歌完美接受
都说她是乡下来的山野村姑,都说她要学问没学问,要修养没修养,要内涵没内涵,要性格没性格,可当真见她之后,一群人当场蠢哭
没学问会一手精湛毛笔字,让国家大师抢着收徒?没修养会让一干礼仪培训大师争相讨论?没内涵会一画千金?会一曲惊人?至于没性格?呵!千金难求的中医门槛高之又高,“三不”原则让无数求医者望而却步
宫墨寒从小就是家门弃子
生母不喜…

书评专区

我家后院通向武侠世界:“而后丹气凝结,蕴化为金丹,犹如旭日当空”这种境界设定居然会被某人认为是低武。。。但就目前表现来看现代世界的武力层次还是偏低,希望所谓的禁忌级武者能达到中武级吧。只要航母核弹这类东西没被发明出来,中武级的武力如果能不断出现就已经足以改变现代的政治社会体制了。非觉得个人武力动摇统治只能靠硬怼的估计有智力问题吧。。。。

完美机甲剑神:只看了开头十几章先给个3星感觉有点像曾经的机甲流始祖机动风暴,剧情走势和人无风格都挺像骷髅精灵的,不过比风暴系列明显更完善,也更合理一点,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骷髅那么热血了。ps在古武机甲流行的现在出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纯的机甲流很难得了。

我的剑渴望鲜血:有个毒点,这个主角对着自己的姑姑抱着某种暧昧或者说情色的想法,姑姑下班了,抓住她白嫩的脚帮他洗,帮女同学抓娃娃,想起姑姑笨笨的,都是自己帮抓,什么姑姑红着脸说他,一周只能导两次,看到姑姑去换衣间换衣服,觉得太美以后一定要买这件衣服给她,自己要被人杀死的一瞬间,车马灯全是和姑姑的回忆,然后求生欲大涨反杀敌人…看完更新你会发现,整个故事里,把姑姑戏份全删掉,对情节无任何影响,反而更加流畅了,所以说姑姑的存在不是为剧情服务,而是作者应该对自己的某长辈女亲人有着某种见不得光的欲望,他把这种欲望投射到了自己的书里,这实在恶心

夫人今天又换马甲了

《夫人今天又换马甲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5章 救人,断后

  不过,沈清歌往外一拽,那边就听到了季轶凡痛苦的声音。

  “不要管我。你走!你先走!”

  沈清歌摇头。

  “季二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是一起出来的,自然是要一起走的啊!”

  忽然,她就着微弱的火光看到了此时车子的模样。

  车头部分已经全部都凹了进去。

  她大吃一惊。

  “季二哥,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那种可能性,她心绪难平。

  就在车子滚下来的时候,季轶凡一路护着她。

  季轶凡苦笑一声。

  他的腿部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

  他是个外科大夫,基本的常识是知道的。

  “清歌,如果可以的话,你先走,然后上去找人下来救我。小三儿是我弟弟,你是她朋友,也算是我妹妹。”

  他不能让沈清歌冒险。

  沈清歌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到一般,荡起圈圈涟漪。

  说什么让她上去找人救他。

  如果现在把他救出来的话,紧急治疗之下他的腿部或许还有救。

  可是如果她现在上去,时间一拖再拖的话,他的双腿哪怕不截肢也会落下终身残疾。

  而且,她都已经跟他说了,那边火势蔓延。

  他未尝不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开口的。

  她咬咬牙。

  “你放心,我们全部都会上去的。”

  季轶凡苦笑一声,并不抱什么希望。

  夜幕黑沉,他们手里面并没有什么工具,沈清歌怎么救人?

  下一幕,他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就见沈清歌徒手,把原本翻转的车子给重新翻了过来。

  这还不算,车子前半部分凹陷进去,夹住了他的双腿。

  沈清歌直接把凹陷进去的一部分给扒开,救出了他的双腿。

  弄完了这一切,她狠狠地吐出一口浊气,轻轻地拍拍手,又去扶季轶凡。

  “季二哥,我扶着你,你慢点儿出来。”

  季轶凡一脸懵逼地被沈清歌扶了出来,出来之后还有些不敢置信。

  他伸手揉揉脑袋,又揉揉眼睛,再转头看一眼破破烂烂的车子,只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

  “嘶”的倒吸一口冷气,再看沈清歌的时候,他颤巍巍地开口。

  “其实,我们应该死了吧?”

  不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不符合科学的事情?

  人的力量,真有这么大?

  沈清歌诧异地蹙眉。

  “季二哥不想活了?”

  “谁会不想活了?只是,只是这车子……”

  沈清歌看了一眼被撞得不成样子的车子,赞赏地比了个大拇指。

  “季二哥,你的车子改装的不错,一定价值不菲吧?”

  如果换做其他车子,应该早就被摔得七零八落了。

  季轶凡揉揉脑袋,苦笑一声。

  “这时车子的事儿么?是我刚刚脑袋朝下,充血太多,所以产生了幻觉?还是你当真有这么大力气?”

  大力气?

  沈清歌正低头检查季轶凡的伤势,闻言转头一看,忽然恍然大悟。

  “哦,那不是大力气,就是一股寸劲儿。我们山里人都会这个,平时上山打猎全家靠这个。”

  季轶凡歇了一会儿,找回了一点儿力气。

  “你是说,你是从山里来的。”

  沈清歌点点头。

  “没错!不过,我们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得先想办法把你的腿弄一下。”

  季轶凡对于弟弟这个小同学有点儿好奇。

  “你还会这个?”

  沈清歌从车子里面扯出一根电线,缠住了季轶凡的腿。

  “左腿小腿粉碎性骨折,右腿伤到了一根小动脉,而且右脚跟腱断了。”

  她去摸对方的身上,还不忘记回答。

  “知道的不多,爸爸他们上山打猎的时候,总会磕着碰着,时间长了就会了。”

  检查了一番之后,季轶凡只是伤到了双腿和脑袋,沈清歌多少不再担心。

  等沈清歌说了自己的检查结果之后,季轶凡赞赏地点了点头。

  和他自己检查过的没什么出入。

  不过,现在最难的,是要如何上山。

  “哪怕不上山,也得远离这里。那边的山火可能很快就要蔓延到这里。如果我们不出去的话……”

  沈清歌正在聊天儿,就听到了不远处的呼喊声。

  “好像有人?”

  季轶凡听了听,眼睛一亮。

  “会不会是救援队?”

  沈清歌他们刚刚昏迷了,她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季二哥,你在这边等着。我过去看看。”

  只是,沈清歌过去之后,大为讶然。

  她以为只有他们一辆车子摔下来,竟然还有人下来的?

  这边的车子摔得比较重,一个男人当场摔死,另外一个处在和季轶凡同样的境地。

  沈清歌救了人,问了一下情况之后,把人扶到季轶凡那边,继续去周围找人。

  这样一找,还真救了三五个。

  不但救了人,而且有幸免者的手机还健在。

  他们距离摔下山并没有超过两个小时。

  但是这两个小时之内,还没有人过来救他们,就说明……

  “上面也遇到了困难。或者是这边的山路危险,又或者……”

  她转头看了一眼依旧耀眼的红光。

  空气越来越干燥,温度也越来越高。

  “大部分人去扑山火,其他人正在想办法救援。”

  她迅速做出了选择。

  “你们必须往前转移。”

  季轶凡比较敏锐。

  “你们?”

  沈清歌不容置疑地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你们。你们现在马上往前转移,路上做好标记。我马上就来。”

  季轶凡还想要说留下来,却被沈清歌给拦住了。

  生死关头,她没有犹豫。

  “季二哥,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如今大家只有我的情况比较好,你们留下来是对我的拖累。”

  季轶凡也没有再坚持,五个人相互搀扶,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而沈清歌则在附近转了一圈,最后选定了一棵大树。

  屈膝,弯腰,平直的手掌直直拍出。

  一下,两下,三下之后,硕大的树木应声倒下,发出轰然的声音。

  一颗树倒下之后,沈清歌继续动手。

  ……

  身后轰轰的声音传来,季轶凡几个人都在猜测沈清歌的动作。

  “她究竟在干嘛啊?为我们断后么?”

  “断后?我们又不是被人追赶?是被火啊!她怎么断后?”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却听季轶凡忽然开了口。

  “她刚刚,把你们怎么救回来的?”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纷纷停下了脚步,震惊在原地。

  她该不会,真的在断后?

                       

原创文章,作者:一个大橘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