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狂妃:摄政王爷不许逃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医女狂妃:摄政王爷不许逃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雪夜月

角色:楚奕嘉白夕璃

简介:一朝穿越,沦为相府弃女
身为相府嫡长女,却为妾室母女设计,被有婚约的太子嫌弃,被世人看不起
同一具身体,却住着不同的灵魂
21世界的灵魂,怎么会让自己吃亏呢?医术傍身,看她是如何翻云覆雨,虐渣男,斗心机女,收美男!本打算一身逍遥,却没想到被丑男夫君缠住
“王妃,孩子都有了,你还往哪儿逃?”“我们早离婚了,不要缠着我!”…

书评专区

文豪娱乐家:没劲

[综]光河流逝:文风非常喜欢。但是太短啦。感觉有点烂尾= = 剧院魅影那个故事我真的一开始都没看懂作者想表达什么_(:з」∠)_

我被系统坑在了六零:上一本和反派相依为命追丢了,这本是作者擅长的年代文题材+精明女主人设,挺好看的。女主带着圣母系统,能通过做好事在系统中兑换食物物资。虽然带着圣母系统,但女主本人完全不圣母,身处极品家庭也一点不憋屈,风格有点像作者之前的一篇《重生六零好时光》。

医女狂妃:摄政王爷不许逃

《医女狂妃:摄政王爷不许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0章 外出

  在蛙鸣虫啁中,繁星调皮的眨着眼。这时,习习的凉风便把昼日里的烦与忧轻轻的弥散开来。

  白夕璃回到院子仔细用水洗了把脸,褪去衣衫,脱下鞋袜,准备就寝。

  青袖已经陪她睡了两个夜晚,一开始的不适应似乎慢慢消失不见了。

  再等几个小时,白夕璃终于能走出白府了,不知外面的世界是否精彩。

  兴许是内心过于兴奋,第二天天才蒙蒙亮,白夕璃就睁开了眼睛。

  古代没有钟,她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觉判断时间。

  现在大概是早上五点多,本应躺在旁边的青袖也不见了踪影,估摸是替自己打洗脸水去了吧。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青袖就端着一盆水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生怕吵醒白夕璃。

  “青袖。”

  自己的名字突然被叫,手中的脸盆差点吓得掉在了地上。

  “小姐,您怎么起这么早。”

  “睡不着,就是醒了,不过也不困了。”

  青袖放下脸盆,去衣橱给白夕璃拿了一件衣裙。

  “青袖。”

  “恩?小姐?”

  “我讨厌粉色。”

  白夕璃看着青袖手上拿的粉色长裙,脑壳有些隐隐作痛。

  从小到大她都觉得粉色是个特别恶俗的颜色,白夕璃怎么都不能理解为什么身边的女孩子都对它情有独钟。

  “可是小姐,您原来最喜欢这件了。”

  白夕璃摇摇头,越过青袖,走向衣橱,她决定自己找衣服穿。

  还未仔细翻找,一件白色的长衫就映入她的眼帘。

  “小姐,这件衣服是您最不喜欢的啊。您总说这个太素了,衬托不了您的气色。”

  看来这原来的白夕璃还挺爱打扮,不过现在的白夕璃就是喜欢这种朴素的颜色。

  不管青袖说的话,白夕璃自顾自的换上新衣服。

  经过这几天,她大概了解了古代衣服的穿法。

  一袭白裙,配上白夕璃及腰的长发,一句不食人间烟火用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她最合适不过了。

  素有素的美,华有华的美。

  “青袖,如何?”

  青袖围着白夕璃转了一圈,最后回到她的面前。

  “小姐,您比以前好看了,感觉更有底气了。”

  这话倒是不假,她肯定比原来的白夕璃要自信的多。

  满意的点点头,白夕璃开始洗漱。

  “小姐,奴婢今儿为你梳个简单的发型吧。”

  一切准备就绪后,白夕璃忽而觉得有点饥饿。

  “青袖,去拿点吃的过来,我有点饿。”

  话音刚落,八皇子的脚步就迈进了白夕璃的房间。

  “走,我带你出去吃。”

  这句话让白夕璃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有一丝颤动,如果他不是皇子,如果她不是丞相的长女,或许事情会不一样。

  生不逢时,命运怎么能完全按自己的意愿来呢。

  楚奕嘉也察觉到了白夕璃脸上的变化,有些无所适从。

  他承认昨天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的确被吸引住了,后来发生的种种让他对白夕璃越发的有兴趣。

  可是他也没太当回事,或许是之前没碰到过这种类型的女孩子,觉着新鲜罢了。

  但是白夕璃刚才的表情,自己怎么觉得有些心痛呢。

  罢了罢了,他可是游走在花丛中的风流皇子,可不会为了某个谁停止自己的脚步。

  “愣着干嘛,本皇子可没有那么闲。”

  白夕璃一下反应过来,嘲笑自己竟为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兴许是这么些年都是一个人,太过孤独了吧。

  “请八皇子带路。”

  三人刚踏出院子,就碰上了不速之客。

  白夕蹊错愕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两个人这么熟络了。

  “民女见过八皇子,您这是和姐姐往何处去。”

  “我带她出去看看,时间有些赶,我就不跟你多费口舌了。”

  楚奕嘉完全不给白夕蹊面子,说话不留丝毫的情面。

  这让白夕璃觉着很是舒坦,总归不是谁都宠着这个难缠的丞相二小姐了。

  白夕蹊显然没料到八皇子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颇为怨恨的看向白夕璃。

  “妹妹这眼睛是不舒服吗?八皇子您看是不是。”

  她提醒白夕蹊现在可不止她们两个人,还有一个八皇子在旁边,凡事可不能做的太过分。

  “刚才有风沙进了眼睛,有些不适。那皇子和姐姐请吧,只是……”

  “只是什么?”楚奕嘉好奇道。

  “只是姐姐毕竟有婚约在身,跟其他男人走的太近难免招致闲话。”

  白夕蹊虽然说这话不怀好意,但是她说的也确确实实在情理之中。

  “没事儿,我跟皇兄说一声就好。”

  看到八皇子满不在乎的回答,白夕璃心想难道他和五皇子关系很好?

  “既然八皇子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蹊儿再多说就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了。”

  楚奕嘉点点头,越过白夕蹊朝白府大门走去。

  白夕璃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怨恨的气息,不明白一个才十六岁的女孩子为何要活的如此累。

  守门的侍卫看到白夕璃和八皇子一起,二话没说就让出了一条道。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出去,还是走的大门,白夕璃觉得有些不适。

  “大小姐,这出去了你可就不能喊我八皇子了。这样,你喊我楚公子,我喊你璃儿妹妹。如何?”

  白夕璃挑眉看他,凭什么他就是公子自己就是妹妹。

  这个男人怎么随时随刻都不忘占自己的便宜。

  “为何不是楚公子和白小姐?”

  “哎呀呀,那不就显得我们很生分嘛!”

  白夕璃觉得好笑,他们两个本就不熟啊。

  她突然有一丝欣赏楚奕嘉,虽然从小在皇宫这种利欲熏心的环境下长大,可他给人的感觉还算干净。

  只是不知道他是真的如此还是城府太深。

  “一切都依八皇子。”

  楚奕嘉见自己的目的答到,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这笑容让白夕璃有些恍惚。

  白府处在京城一处较偏僻的地方,果然是无论那个时代有权有势的人都不愿意和别人挤在一起。

  她原以为皇子出去好歹找个轿子吧,可是门口丝毫未见轿夫的影子。

                       

原创文章,作者:雪夜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