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我是古董大亨(唐豆葛长贵)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摊牌了我是古董大亨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唐豆

角色:唐豆葛长贵

简介:要什么有什么,您说我是吹牛皮?得,您当我没说
你想要秦砖汉瓦,成,一卡车够不够?
唐伯虎真迹有没有?笑话,买唐伯虎真迹送秋香胭脂一盒
你要秦始皇的夜壶干毛,非得要?成,没问题,你稍等

书评专区

极品人生兑换系统:休闲恋爱

绝对权力:老往那个事件写,有啥意思呢?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还行吧,老作者了

摊牌了我是古董大亨

《摊牌了我是古董大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7章心碎成了渣

  杨灯帮大家装好饭,唐豆端起饭碗笑着招呼:“大家吃饭。”

  猛子飞快夹了一口鱼肉放在嘴里,咀嚼了两下,一双眼睛突然瞪了起来,咕咚一口咽下口中的鱼肉,夸张地叫道:“好吃,比昨天帝豪皇家做的还要好吃。”

  几人不甘人后纷纷向那条鱼动筷,只有杨灯默默的夹了一根荷兰豆,小小的咬了一口,闭着嘴唇慢慢的咀嚼着,显得非常庄淑。

  唐豆吃了两口鱼肉,又试了其他三道菜,呵呵笑着冲着猛子说道:“猛子哥,如此佳肴没有酒哪行,整瓶好酒过来,咱哥几个喝一口。”

  猛子哈哈大笑:“正合我意,拿钱。”

  唐豆从钱包里掏出三百块钱递给猛子,猛子飞一般去了,临出门还不忘回头叮嘱一句:“大家口下积德,千万要给我留一口。”

  人们忍不住笑了起来,唐豆笑着望着杨灯说道:“没想到你做饭的手艺这么好,都可以到五星级酒店做大厨了。”

  杨灯笑了一下,很平淡的说道:“从小练出来的,只是一些家常便饭。”

  “你从小就下厨做饭?你老妈呢?”唐豆吃惊的问道。

  不过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也许人家有什么不方便对人言的地方呢,自己这样问就太唐突了。

  杨灯依旧是很平淡的回答道:“我妈妈不方便做饭,我爸爸不会。”

  看来自己是勾起了人家的伤心事,唐豆暗暗懊悔道:“对不起,没想到你小时候这么苦。”

  杨灯又是笑了一下:“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再苦也不会觉得苦。”

  唐豆想起了自己父母,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是呀。”

  杨灯似乎也知道勾起了唐豆的伤心事,望了唐豆臂上的黑箍一眼,低声道歉:“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

  唐豆呵呵一笑:“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人生就是这样,哪有不经历生离死别的,哪怕只是为了逝去的亲人,依旧要好好活下去。”

  唐豆看气氛有些沉闷,笑着说道:“大家赶紧吃,千万别给猛子留,让这小子吃花生米。”

  “我靠,算你狠。”

  猛子一步窜进店里,手里拎着一瓶烧刀子,额头上隐隐见汗。

  唐豆看清猛子手中的烧刀子时,忍不住痛苦的咧起了嘴:“怎么买这酒。”

  烧刀子他喝过,猛子老家的酒,酒跟人一样性烈,七十五度,一口喝下去真跟往下吞刀子一样火辣辣的。

  猛子嘿嘿一笑把三百块钱还给唐豆:“刚才跑到小超市,没想到还有这酒卖,才几块钱一瓶,我请了。”

  唐豆急忙伸手盖住酒杯:“我自己来,这酒我可受不了。”

  猛子嘿嘿一笑:“是男人就该喝烧刀子,少废话,手拿开。”

  唐豆愁眉苦脸的夺过猛子手中的酒瓶:“不成,今天不能喝多了,晚上还要跟杨灯一起去逛鬼市呢。”

  杨灯望向唐豆,问道:“今晚就去?”

  唐豆冲着杨灯眨了眨眼:“是呀,你要是有事儿我就自己去。”

  杨灯笑了笑:“那行,到时间你给我打电话,我过去找你。”

  “别呀,黑灯瞎火的,还是我去接你吧。”

  杨灯笑笑不再说话。

  唐豆给自己倒了一点点烧刀子,马上把酒瓶还给猛子,猛子撇了撇嘴,冲着张春来说道:“老板不给力,咱哥俩整。”

  张春来不知道深浅,笑着把自己的酒杯推到猛子跟前,猛子咕咚咕咚给张春来满上了。

  三人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唐豆浅尝一口,咧着嘴艰难的咽了下去,肚子里登时就跟着了火一般腾的燃烧了起来。

  “噗”,张春来一扭头把一口酒喷了出去,伸着舌头直扇风,嘴里鬼叫:“妈呀,这是酒么,这比酒精度数还高了吧。”

  唐豆等人忍不住哄笑了起来,就连杨灯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五个人刚吃完饭,门口响起了门铃声。

  这么晚了谁还会来?

  唐豆和猛子相视一眼,猛子见门铃还在响,向门口走去。

  店门打开一条缝,猛子看清了按门铃的人,不爽道:“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打烊了,要找杨灯明天请早。”

  门外站的人正是关家鲲,谁能想到他大晚上的还找到店里来了?

  关家鲲被猛子噎得面红耳赤,正不知道说什么,从他身后转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身名牌,腋下还夹着一个鳄鱼皮包,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

  那中年人冲着门缝里的猛子说道:“对不起小兄弟,我今天刚从黄浦市回来,听说你们店里有一件宋汝窑的笔洗,迫不及待的就赶过来了,有什么叨扰的地方,还请小兄弟海涵。”

  伸手不打笑脸人,猛子回头冲着唐豆问道:“老板,是那位关同学和一位先生,他们是来看那个笔洗的。”

  唐豆一笑:“来的都是客,堵着门像什么样子,把人请进来。”

  “得嘞,听您的。”猛子招呼一声,把保险取下来打开了店门。

  店门打开,唐豆已经走到了门前,笑着向中年人伸出了手:“这位先生你好,我是老板,我叫唐豆。”

  中年人呵呵笑着跟唐豆握了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真皮名片夹,从中抽出一张名片,双手递向唐豆:“冒昧打扰还请见谅,我是关家鲲的舅舅杜德艺。”

  唐豆举起那张名片看了看,笑道:“原来您就是帝豪皇家大酒店的董事长杜总呀,失礼失礼,快请里面坐。”

  这时杨灯和柳淑仪并排走过来,矜持的向杜德艺点了点头。

  杨灯冲着唐豆说道:“老……豆子,那我就先回宿舍了,晚上你过去的时候记得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唐豆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

  他知道杨灯这种让人听起来模棱两可的话绝对是说给关家鲲听的,他看也不看关家鲲一眼:“行,我过去的时候提前给你打电话,记得锁好门,别让居心不良的人混进去。”

  关家鲲的眼角情不自禁的抽搐了起来。

  难道自己分析错了?

  他们两个大晚上的还有约会,难道有奸情?

  如果不是二舅在场,关家鲲绝对有一把拉住杨灯问一句‘为什么’的冲动。

  杨灯冲着关家鲲点了点头,与他擦肩而过,跟柳淑仪手挽手走出店门。

  柳淑仪大眼睛狡黠的闪动了一下,大呼小叫道:“老板娘你别走这么快,我还想逛逛夜市买点东西呢。”

  关家鲲的心登时碎成了渣!

  女人,女人,你到底要什么?

  难道我对你不够好么?

  这小子除了比我有钱以外哪一点比得上我?!

  关家鲲的世界瞬间变成了灰色,而他二舅杜德艺却丝毫没有察觉,直勾勾盯着迎门正中摆放的那个展柜。

  还真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冲着唐豆问道:“唐老板,这不会就是我外甥说的那件宋汝窑瓷器吧?”

  唐豆微微一笑:“正是这件,猛子哥,把灯都打开。”

                       

原创文章,作者:唐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