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为秀(秦顺儿李淑清)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江山为秀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秦顺儿

角色:秦顺儿李淑清

简介:他,爱新觉罗•胤禛,历经九龙夺嫡,最终君临天下;她,名门闺秀,才貌双全
原本天作之合,佳偶一对,却阴差阳错,与爱擦肩
一个错付真心,一个心字成灰,一步错,步步过,错过今生,错过来世,何时才能真心真意爱一回?
  姐妹情深,兄妹情深,侯门一入深似海,爱恨情仇无止休
天赐良缘,天作之合,千里姻缘一线牵,鸳鸯误点为哪般
爱新觉罗•胤禛、年冰凝;爱新觉罗•胤祯,年玉盈,两兄弟、两姐妹,阴差阳错遇见你,生…

书评专区

电影世界的魔法学院:主角搞车祸肇事者那一家不太合三观。正常的交通事故导致主角父母死了,肇事者全责,赔了一大笔钱让主角长大,但是逃脱了牢狱之灾,主角一直怀有仇恨,想了许多恶毒的报仇方法,这其实没什么。主角也自认为恐惧法律怕被抓。直到有了超能力,主角直接制造了交通事故,然后用念动力扭了肇事者的脖子~~重点是,还特地写这个仇人的美满家庭~~所以这个主角已经黑了。三观不太对。要么写肇事者主观恶意,主角杀人报仇有理,但是仅仅是意外的话,交通肇事死二人,积极赔偿,应该是三年以上牢狱之灾。主角送他进监狱我能接受,甚至制造一起车祸也行,唯独忍耐不了制造车祸后还亲自杀人。孤儿寡母啊,人家好歹赔了一大笔钱

死亡之舞:被推荐去看这书后,从第一章开始就全程宛若在看一个智障发疯一样,看的掉智商

昨日之门:(50w 弃) 这是一本少有的专心讲故事的小说。 那一年,天是蓝的,空气是清新的,蔬菜是有机的。她含苞待放,豆蔻年华。他青春年少,意气风发,想要随着北风去仗剑天涯; 一道被称之为‘昨日之门’的时空门连通了现在与那一年…..

江山为秀

《江山为秀》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8章 琴瑟

  王爷一听,果然是年小姐!玉盈姑娘,你真的是有无穷的惊喜在等待着本王!虽然他的心中纵有千般心慌意乱,表面上仍是一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随口恭维了一句:

  “此曲只应天上有,有幸听闻,荣幸之至。”

  为了尽快转移话题,还不待年总督回答,他随眼瞟到年二公子腰间系的荷包,赶快随口没话找话地打趣道:

  “亮工的荷包可是别具特色啊!少见这种样式呢”

  年二爷听王爷如此夸赞,高兴地脱口而出:“这也是妹子做的。我嫡妻亡故,妾室身体不愈,这些事情就全劳烦妹子了。”

  本来只是为了转移话题,哪里想又提到了妹子,王爷只觉得没有办法继续再坐下去,心如撞兔般乱得不行,胡乱说了两句,便起身告辞。年府上下赶快又是起身相送,又是安排牵马拉车的,忙乱一番。

  待出了年府,眼见身后跪了一家子相送的人,他本来是想到府外,一个人继续欣赏那美妙的琴声,但当着那忽拉拉跪倒一片的年家老少,全都恭候他上马启程的样子,无奈之中,他只得悻悻而归。

  只是,那悠场的琴音,真如绕梁三日不绝于耳,搅得王爷坐卧不安。已经过去一天了,那琴声犹如绵绵不尽地倾诉着心事,回荡在他的脑海。他是精通音律之人,能让他如此欣赏,琴艺绝对是非常高超。无论是宫中还是民间,能有年小姐这般水平的,真是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他在暗想着。

  他也知道,年小姐琴艺的高妙之处不在于技法有多么的娴熟,而是融入了她自己的感受,她是用心在弹奏,用心在表达。有很多艺人,单从指法技艺上来讲,都是强过她的,但是,这些人,根本都是在应付差事,不管是民间堂会还是进宫献艺,他们只是将琴艺作为养家糊口的工具而已。而她不同,她在琴艺中,倾注了自己的全部心意,注入了全部的感情,她是在用琴诉说。

  一天之中,竟是这么多次想到那美妙的琴音,这让他很是不自在。他是一个严谨自律、办事认真、一丝不苟、自有主张的人,不会被旁心杂念牵扯羁绊,因此,他强迫自己忘掉那萦绕心间、绵绵不断的琴音。可是,这哪里他能够自己就强迫了的事情?特别是随着夜幕的来临,这种情绪愈发地强烈起来。无奈,他唤上秦顺儿,牵过马来,直奔年府,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传口信儿给年家。

  往常,冰凝是不在这个时间弹琴的,昨日宴客无聊,才随意地弹了一曲。不想她竟然发现,晚间弹琴还真是别有一番情趣,静夜琴曲,如泣如诉,立即就喜欢上了这种新的感觉。今晚,她又让含烟摆好琴,还没有来得及思考,《春江花月夜》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旋律早就急不可待地从指尖流淌出来。

  王爷在年府后花园的高墙外,已经呆了有小半个时辰,竟不得琴声,暗笑自己的发癫行痴,正待上得马来,吩咐秦顺儿回府呢,忽然听到那熟悉而美妙的琴音倾泻而出,充满了耳朵,也充满了心间,不知不觉中,他竟掏出了玉箫,与那筝曲合奏同鸣。

  冰凝也听到了院外的箫声,竟是与自己的合鸣,甚是奇怪。本来依了冰凝的性子,断然不会与不相熟识、不知根底的什么人或是事情有瓜葛牵连,本要停下不弹的,但是,这箫声的技艺,也实在是高呢!竟吸引得她起了同场竞技的心思。

  冰凝对自己的筝艺水平相当自负,其实,她也是同样弹得一手的好琵琶,但是,琵琶弹出的曲子与筝曲相比,在意境总感觉差了一些,而且她的琵琶技艺也确实不如筝艺好。现在,听闻院外的箫声,竟是如此的高超,连一向自负琴艺的冰凝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单以这两种乐器相比的话,这萧曲确实要比自己的筝曲略胜一筹。

  嗯,也只是高那一点点而已!冰凝一边弹着琴一边不太服气地微微笑着,想着想着,竟然有一种强烈的、想和对方一比高下的迫切念头:有点儿赌气,也是觉得这么美妙的萧声,难得有机会欣赏,实在是可惜;更是隐隐地有一种感觉,如果今天不与对方竞艺,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原创文章,作者:秦顺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