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绡花梨子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罗绡

角色:罗绡花梨子

简介:丑陋海怪来求爱,她逃!踩到美貌王子,她亲!谁知王子摇身成吸血,还非她不娶!天啊,她不就是做了一个穿越梦么,怎么竟是遇上一些不正常的王子呢!…

书评专区

庶得容易:穿越架空古代女主文。作者怀着对古代女性极大的同情,描述了一个个性格丰满的女性角色。对强权流毒刻画的比较细致,推荐。

猎妖高校:写的还行,但是不抓人

海贼之胜者为王:笔名里有太和太监犯冲,已改名放弃书客再去起点,果然还是跪舔悦文不过懒得理他了,再看是没有意思了在消除穿越身份这个问题上值得一鉴,底下是个人观点虽然打着海贼王的名号,实际是想写出自己的故事,额,我不知道这个作者写的木下之影怎么样,但至少这本书我看出作者的对海贼王是有理解,不会简简单单的直接牵拉别人的故事,不过想成为海贼王的无关漫画主角的作品,只有加入更深的哲学思想,就像日在火影一样,同人作品,弥补遗憾,这个需要作品的完结,称霸成功学的贯彻,这也需要作品完结,只有折射现实揭露人性这种卖私货,才无所谓作品完结与否,当然这是你之毒草我之仙草无法正常评价完全就是看相性的作,是卖私货的,值得一鉴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2章

  “亲爱的梨子,不管,你在哪里,如果你落泪,那我一定知道,因为你的泪全滴落在我的心窝里。”

  他说着把自己的衣角递了上去。

  梨子毫不客气地扯过来,很响亮地把鼻涕全部擦干净。

  她只是习惯去扯他的衣服来擦拭自己的狼狈了。

  他就像一块贴心的手帕。

  你不需要的时候,永远不知道他的重要性。

  也许,你永远不知道这块贴心手帕永远不会嘲笑你的狼狈与肮脏。

  因为,它存在的原因只有一个——为你而守候,为你而存在。

  “谢谢。”

  梨子抱着自己的膝,把自己的小脑袋埋了进去。

  “如果你不想回去,那我就陪你在这个世界。”

  银星雾和她并排坐着。

  梨子一听,缓缓地抬头看他。

  他的眸子深处一片的蓝,那种柔彻的蓝,蓝到透明……仿佛可以探到他的内心深处。

  仿佛在他的眼眸中就可以找到蓝天白云,海角天涯。

  “星雾……”

  梨子的黑眸一片的低迷。

  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对于银星雾,其实她的内心深处一直是愧疚的。

  因为,每次有危险都是他赶来救她,但每次脱离危险后,他总是被她用锅盖揍得最惨。

  “不要害怕,因为你不是还有我。”

  银星雾执起衣袖擦掉她脸上的泪水。

  晶莹的泪,映着天上的月华,正闪着惹人怜惜的光芒。

  那泪,像把刀,剜着他的心。

  让他的心生疼生疼的……

  他真的好不忍心,让她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与责难。

  圆盘般的皎月

  他执起她的丝发绕着圈了,真是好柔韧的秀发,坚韧的让人心疼啊。

  他低下头,很心疼,很心疼地吻去她的泪珠。

  在他心里,她的泪珠是如此的宝贵,仿佛是世上最值钱的珍珠。

  安德烈站在他俩的身后,静静地看着他俩相拥的样子。

  在寒风中,他单薄的紫衣萧条地飘荡着,飘荡着……

  他的眸子里一片的血红,像一种开在夜间嗜血的薰衣草,诡丽而华美。

  他的心滴血般的疼痛,这种疼痛,如成群的黑蚁过境,噬咬得片甲不留!

  他把拳头掐得紧紧的,连指甲都崩断了。

  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好长,仿佛是一块落幕的帆布……独自承受着夜风寒冷的袭卷……

  他沉默着,黯淡地转身。

  在安德烈走后不久,梨子站起身,她对着圆盘般的皎月,心明澄了几分。

  “星雾,我们走吧。”

  “嗯,你想去哪?”

  “回到我们原来的世界。”

  银星雾愣住,他原以为,她会说回家去,不想管那么多么多烦人的闲事!

  “你确定了吗?”

  “嗯。过去的已经过去,接受我必须接受,迎向我必须迎向的命运!”

  梨子甩甩头,不再去想别的烦心事。

  月光下,她的小脸一片的莹洁莲华。

  她的脸上有一种神圣的美,美得简洁,美得可爱,也美得让人神往入迷。

  “你想好了吗?如果你回到我们的世界,因为你的人类身份,将会如同以往那样遇到不可预知的伤害。”

  银星雾问道。

  他必须把这些都告诉她,很多事,她不要冲.动,最好心中有数。

  只有做好心中有数,才会避免伤害。

  “星雾,我不能这么自私地只考虑我自己的感受。你们不是人类,呆在这里如果被不法的医学者抓去做研究,就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在你们心中,你们也是以大局为重的人,不能离开自己的种族太久,不然你们的世界会出现大乱子的。”

  “好的,亲爱的梨子,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银星雾都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真的吗?”

  梨子仰起头看他。

  他的蓝眸里浮起一层滢洁的光,片片如羽翎,蓝蓝若水晶。

  “嗯,我发誓,不管多危险,我都会跟你在一起的。”

  他握紧她的手,一脸的诚挚和坚毅。

  “就像这条银坠子一样吗?”

  梨子抓紧胸前的项链。

  “是呀,就像这只项链一样。”

  他拉着她的手又说:“走吧,太晚了。我们得回去了,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嗯,好的。”

  一路上,梨子都在想事情,她不知道自己以后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险阻。但是,既然来了,就要努力地走下去。

  因为,她的身边不是还有他们吗?

  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他们这群伙伴。

  到了博物馆内,安德烈却失踪了。

  梨子的心里很急,但锦洛说他等一会儿就会回来。

  锦洛其实也很担心,但五分钟后,安德烈真的平安全事的回来了。

  安德烈回来后,一语未说的沉默。

  他的脸上很平静,平静得让人害怕。

  锦洛走上前,眸光一片的担忧:“你……没事吧。”

  “没事,我只是去外面检查一下四周的安全,四周我加强了防备,温莱斯要进来,也不容易。锦洛,这次我们不能再失败了。时间不多了。这次绝佳的机会错过了,我们就没有希望了。”

  “嗯,好的。放心,这次我们会小心的。”

  锦洛点头,虽然他知道安德烈还藏有心事,但现在是不能分心的时候,他也不能多想。

  梨子的余光扫过安德烈,发现他神色不悦,心事重重。

  她别扭极了,只有自己走到别处乘凉。

  安德烈对她视而不见的表情,深深地伤害了她。

  火腾小朋友走上前,他一把拉住梨子的手说:“丑女人,你真是让人担心啊。”

  “我很好啊,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这样跑出去,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虽然你当时没想这么多,但是我们的心还是七上八下的打鼓啊。”

  “知道啦。我下次会注意的。”

  梨子低喃地说。

  角色对换一下,当时的确是自己没有考虑周全。

  “这样才乖嘛。”

  火腾小朋友说着,抚了抚她的头。

  梨子一看他的动作,就火大地当场就给了他一个爆头。

  按年龄算,本小姐也是你姐姐啊,你在这里给我装什么“幼稚园的大妈”。

  “你怎么又打我啊,不要忘记了,呆会你还得全靠我呢。”

  “靠你什么?”

  “等下,安德烈负责全场的安全;而银星雾照旧要守护设阵做法的锦洛;所以,你只有靠我啦。我要保护你的周身安全。”

  “哦。”

  梨子说完后,就闭嘴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底浮上一丝失落感。

  是因为安德烈吧。

  这次,他不再负责她的安全了。

  是因为避免彼此尴尬吧,看来,他还是非常介意这件事的。

  这次的吵架,在他俩的心中都埋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看来,安德烈并不想理她。

  直接地说,他根本连余光都没瞄过她一眼,把她当成隐形人54(无视)了。

  梨子的心底里翻滚起酸楚的泪水,54我就54我吧。

  那我也54你算啦。

  一切准备就绪。

  夜空,万里无云,星辰闪耀,皎月圆朗。

  星星连云成片,整个天穹似乎如钻,璨灿夺目。

  圆盘皎月在淡云中穿梭,似乎从银河的纱罩中游渡而来。

  安德烈闪到外围,加强防范。

  锦洛开始布局,点点白莲,横空而生。

  而银星雾的任务就是重点守护锦洛不受任何生物的侵犯。

  梨子还是和火腾小朋友一组。

  这次,虽然她的心还是没有半成把握,但是现在也没有时间考虑和退缩了。

  该做的总要去完成。该努力的总要去奋斗。

  即使,安德烈选择对她视若无睹。

  即使,他的冷漠行为,深深地刺伤了她的心。

  可是,她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凡事以大局为重。

  火腾小朋友,低下头问梨子:“准备好了吗?你最好能想出三个方法,不要只在一个问题上打转,也许方法试多了,时光之镜就会无意中开启了。”

  “我这不是正在想嘛。”

  梨子整个小脑袋里,其实都乱蓬蓬的。

  根本就理不出一个简单实用的头绪来。

  如果,事情这么容易,她早就人品大爆发,把时光之镜给扔出来了。

  问题是,这时光之镜,如果这么好请就好了。

  它又不是佛祖,可以点个香,烧个纸就显灵。

  再者,也不是所有的佛祖都吃点香,烧纸的。

  现在,她的心情很乱,很乱。

  这种乱不是她以前所熟悉的,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这种乱是因为安德烈的原因。

  是他让她的心情低落,是他让她的心情复杂。

  也是因为他,她好想哭。

  可是,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把时光之镜给逼出体外。

  她现在唯一的使命就是把这群家伙再带回异世界。

  她一个人必须得带四个大男人回去,任务真的好重啊。

  哎,真叫人头大呀头大。

  上帝爷爷,你能不能再显显威,帮帮我呢。

  “慢慢想,不要急。”

  浮在半空中的银星雾安慰着梨子。

  看着她小脸上一片冷泠泠的苍白雪色,他的心底就隐隐心疼。

  他千年前的爱人,为什么总要受这么多的折磨与煎熬呢。

  他记得千年前,她说过一句话——很多高山峻岭是没有路的,所以总要有一个人先去冲锋开路,也许路不一定开得成,但是努力了,也许最终会得到更好的结果。

  那时候,他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时候。

  到最后,他才知道原来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意为着——牺牲。

  是的,他的爱人最后死了,他也变得面目全非了,可是他愿意,为了她,他愿意在时空的轮回中,做一个怪物,等待她的重生;等待着与她的重逢;也等待着他们共同的命运。

  亲爱的梨子,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开开心心的,一定要像以前那样纯净无瑕。

  因为,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长得最漂亮的女孩子。

  是的,最漂亮的。

  因为,你比任何女孩子都要纯洁可爱,善良机灵。

  安德烈走到外围,他低深的紫眸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灰暗。

  是的,那一幅他俩相拥相吻的画面,实在是让他不能接受!

  他的心在那一刻,被刺穿了,血无声的滴落下来……

  当时,他愤慨而悲伤!

  可是,他最终的只能选择先离开……

  安德烈脸上布满隐晦的忧郁,他在心里,也许她并不喜欢他。

  她说过她不喜欢,非常多个不喜欢。

  那“三个字”深深刺痛了他那颗敏感的心。

  原来,她是喜欢的不喜欢他啊。

  梨子的身影从他的紫眸中一闪而过,那小小的身影,此刻是如此的刺痛着他的眼睛,他的心。

  或许,这一切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虽然,以前在血族时,她曾经说过喜欢他,可是……一切都会改变的不是吗?

  不知道岁月过迁后,是他改变了,还是她的心改变了。

  她的小脸在他的紫眸中变得模糊而陌生,淡淡的,一个印成飘渺的小影子。

  可是,这个小影子,却如同梦境中的芊藤萝一样,纠缠着他的整个身心。

  虽然,他总是假装不去在意,假装不去注视,假装不去听见。

  可是,她的音容,依旧如画一般,栩栩如生地浮现在他脑海中。

  如此的顽强,如此坚韧,又是如此的纠缠。

  梨子,你说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吵架的?

  又或许,你心里是喜欢银星雾的吧。

  他比我优秀是吗,还是因为,他比我更体贴?

  梨子,如果你能告诉我应该怎么样改变你才能接受我,该多好。

  可是,我发现我依旧无法去释怀。

  因为,你坚决的不喜欢,已经把我伤得体无完肤。

  梨子,你能明白,我当时的心情吗?

  就像从天堂滚落地府一般,千疮百孔,万劫不复。

  安德烈低下头时,梨子的眼光正好扫了过来,她的眼睛盛满了苦涩的水。

  他还是不愿意看她吧。

  他就那样讨厌她吗?

  她又不是故意要说那些话的……

  她也是在害怕,害怕成为血族以后……

  心如被盘绞的疼痛,蔓蔓延延……

  锦洛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臂膀。

  “梨子,你没事吧。脸色好苍白,休息不好吗?”

  梨子摇了下头,笑了笑:“没有啊,不要担心,我很好的。”

  当她抬头看锦洛的时候,才发现,这位声线有着小提琴音律的锦洛,脸色其实她更苍白,更无血色。

  她紧张地把着他的手问:“锦洛你怎么了?你的脸色跟雪花有得一拼啊。我看,你还是不要做法了,那样消耗你太多的体能和精气了。你看,你看现在的样子……”

  全白了,这种白就跟尸体的白布一般,苍白得让人害怕。

  可是,他只是轻轻地摇了下头:“没关系的。只要这次能回到我们原来的世界,我就能恢复过来的。”

  “不,为了你的安全。我觉得我们今天不适合设阵莲花复活!”

  梨子的目光炯炯,坚决地说。

  可是,锦洛比她更坚决,更凛冽:“不!梨子,你今晚必须得回去。如果你错过这次机会,生命就要终结了。”

  “……”

  梨子抿下嘴,摇着头。

  不要,她不要这样。

  她不要因为自己,而去害任何人。

  “你听我说,梨子,我没事的!但是,你必须得活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梨子的手抖了起来,她好想哭啊。

  泪都滑落下来了。

  因为,她发现,锦洛的手好冰冷啊。

  真的好冰冷,血液都停止流动了吧。

  只有死人的手才会如此的冰冷啊。

  她怎么忘记了,上次锦洛就受过重伤了。

  这次,他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在救她啊。

  “不为什么,因为我想让你活下去。”

  锦洛眸光灿烂如花。

  是的,他只是想让她继续活下去,只有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

  他没想太多,他是占卜师,本来就有义务去救血族的新娘。

  可是,他知道,不止是义务,他是真心希望她能快乐地活下去。

  其实,他的心里也很难受,是非常的难受。

  他也在害怕,害怕如果这次再失败了,那他们全会死掉的!

  梨子没喝共血,她就会成为干尸的。

  银星雾是人鱼,呆在这里越久,只能回到大海里去,可是人类的海域污染太严重了,根本不适合他生存。

  还有的就是自己,自己是冰族人,隔些时间不回天雾山,全身就会像活死人一样变得苍雪,没有温暖,也没有呼吸,直到最后没有心跳。

  安德烈也不能住在这里长久,因为食物的问题,因为阳光的问题,也因为空气的问题。

  总之,他们必须得赶紧回去!

  特别是危在旦夕的梨子,是他们当中最严重的!

  “梨子,你去准备一下。我要去设阵了,不能陪你了。”

  锦洛想走,但梨子狠狠地抓着他的手臂问。

  “锦洛,你到底是女的还是男的?”

  梨子,终于把藏在内心深处一直想问的问题给捅了起来。

  因为,她一直在怀疑。

  对于,锦洛的身份,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锦洛愣住,想了想,问:“你为什么要知道?就这么想知道吗?”

  梨子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实在是不清楚啊。

  “我只是怀疑嘛,我一直都把你当成……”

  “当成女的?”

  锦洛一说,她就点头呀点头——是非常像女滴……

  “呵呵……”

  锦洛笑了起来。

  “你现在还是觉得我像女人吗?”

  他用力地握紧她的手,让她有些生疼。

  他通彻的眸光里,一汪碧水在荡涤……

  “好像不太像了。”

  这种阳刚之力,又让她有些疑惑。

  “嗯,好。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是男性。”

  “……”

  梨子愕住。

  锦洛看她这么发愣,笑了笑,凑近她的小脸蛋,很揄戏地说:“你真的不相信吗?那要试一下吗?”

  “试?试什么啊?”

  “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男人啊。”

  他眨着眼,一付神秘的样子。

  “怎么试?……”

  锦洛忽然正色坚明地说:“跟我回冰族。嫁给我,新婚之夜,我就会证明给你看。”

  梨子的小脑袋一下子,嗡了一声,全闹开了。

  “你……你……”

  “当然,也不一定非得新婚之夜,什么时候都可以。”

  “…………%……%¥#……”

  梨子瞪圆了眼珠子,举起菜刀,就开始追杀他。

  绕了整个博物馆三圈,只有她一个人气喘吁吁。

  锦洛,依旧神色自若的浮在半空中,当银星雾的蓝色守护结界开启后,整个会馆,全沉静了下来。

  一种非常严肃的沉静。

  梨子也静了下来,因为,她看到一种非常强大的奇观。

  那就是地上的白莲,朵朵花蕊的中央,都有一颗星辰。

  真的,在皎月圆盘的抚照下,花蕊中心的星辰闪耀如钻!

  白莲正吐蕊,纤长的丝蕊,仿佛凝着滴滴的雨露。

  晶莹,纯净。

  而花瓣一张一合,如同一幅细腻的工笔画,正纤毫把这种绽放的刹那奇景全展现。

  梨子望向安德烈。

  他依旧没有看她,他也依旧是沉默的。沉默如一尊没有生气的雕像。

  虽然,生得俊俏无双。

  虽然,帅得掉渣,美得流水……

  也是一样的,没有生机。

  安德烈闭上眼,静静地释放能量守护着四周。

  他的心一半疼痛,一半悲伤……

  半是秋水萧瑟,半是冰川冻结。

  梨子,你这次真的是伤我太深了。

  以至于,我都不能再想半分,再思半寸。

  因为,再这样下去,我就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了。

  到时候,也许我会控制不住地把你毁掉的。

  我是吸血鬼,是不允许伴侣有情感上的背叛!

  所以,如果你背叛了我,不是我把自己杀死,就是我把你杀死!

  为什么我的心会如此的疼痛。

  疼痛得让我如同木偶一般,散架般的痛!

  呵呵……

  是因为,我喝了共血的原因吧。

  如果你不喜欢我,不爱我,那我是不是要自寻毁灭呢?

  爱,这种东西,杀伤力实在是太强了。

  强大到,让我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心。

  心,在滴血,如河一般的流淌。

  死女人,你永远不会懂这种感觉。

  因为,你不知道我站在你背后,看你出轨时,比杀了我更让我痛心疾首。

  因为,我喝了共血,所以我必须承受两个的痛苦!

  他俩在一起的面画,如恶梦一般,又袭上他的心头。

  不去想,却又次次浮现。

  这实在是太讽刺了,在月光之下,他俩的脸,在慢慢的靠近……

  他俩吻了下去……彼此的脸儿,映着天上的月光,一片的皎洁……

  安德烈捏紧拳头,咯咯的叫着。

  骨头似乎要被自己碾碎了。

  她说——她说——她不喜欢!

  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

  他别过脸去,一滴冰冷的泪,从他的眼角处跌落……

  这颗泪珠硕大而圆滚!

  似乎凝聚了他所有的情感依托!

  死女人……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

  为什么……为什么?

  可是,没有这么多为什么。

  也许我爱上了你,就注定要受伤的吧。

  火腾小朋友飞了下来,一把拉住梨子:“走啦,不要再闹了。想一想如何把时光之镜给召唤出来比较重要。”

  他很头大地看着梨子。

  哎,能不能不要在我的面前跟别的帅哥玩得这么开心行不。

  怎么说,也要照顾一下我可怜的、纯洁的、幼小的心灵啊。

  梨子仰起头,说道:“说得也是呀。那请教你一下,你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

  “你是问我吗?”

  他指了指自己的小鼻子。

  “是呀,难道我们旁边还有别人吗?我不是在问你,难道我是在问空气吗?”

  梨子白了他一眼,真是白痴。

  “我也不太清楚啊。我觉得还是你想出来比较有用。”

  他又把解决不了的问题推还给了她。

  梨子泄了口气,眼珠子转了几圈。

  好像没什么好法子啊。该试的都试过了……

  温莱斯这次,为什么会这么简单就放她走了呢?

  好奇怪啊。

  夜空……夜空中的星星真是亮晶晶啊。

  一闪一闪的,还眨呀眨着。

  小小的星星,小小的眼睛。

  一颗一颗排成行,一颗一颗排成线。

  但是,下一秒,梨子就愣愕住了。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眼睛。儿歌上就是这样唱的。

  星星?

  眼睛?

  星星的眼睛?

  我靠!

  梨子的冷汗全冒出来了。

  她急急的狂奔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整个会馆如此的安静。

  安静?

  不——不——不是的!

  这是这一种人为的安静!

  没有虫鸣,没有鸟啾,没有呼吸的声响……

  他们完全是生活在一种被星空隔绝的真空中。

  温莱斯——原来,他一直都在这里的!

  该死的,该死的,混蛋,大混蛋!

  怪不得她总觉得四周不对劲!

  怪不得她总觉得在这里非常压抑!

  怪不得,她总是心神不宁。

  原来,这一切全是温莱斯搞的鬼。

  这个大浑蛋,原来一直就混在他们当中呢。

  他一定非常得意在吧,他一定躲在暗处非常狰狞地大笑着呢。

  梨子,满脸冷汗地抓着火腾小朋友,嘴角都抖得厉害:“快……快……快点告诉安德烈,我们都在温莱斯设的结界里呢。”

  火腾一听,也是全身崩紧,这是什么意思啊?

  为什么梨子感觉得出温莱斯的气息呢。

  怪不得了,他也觉得好怪异。

  原来,他的直觉也是对的,这里安静得让人害怕。

  火腾飞上前,找到安德烈,俯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只见,安德烈很严肃地听着,他很沉静地说:“其实,我和锦洛都知道的。只是故意要这样做。”

  “啊……”

  这下,轮到火腾呆住啦。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到底是谁利用了谁?

  “我不太明白啊。安德烈,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太迷糊了,太让人不可理解了。

  “因为,七星联珠,会产生非常强大的能量,我们必须靠星辰发力,才能打开时光轨道。所以,我们必须借助温莱斯的力量。因为他可以掌控星辰。”

  安德烈的解释,实在是让火腾一时转不过来。

  “我还是不太明白。”

  “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利用他的力量,但是,不允许他从中搞破坏,因为梨子死了,他也回不到我们原来的世界的。所以,他也不会跟我们同归于尽!”

  “好,我明白了。知道了……原来是这样,这样子风险太大了。”

  “我们必须得借助七星联珠的威力,才能发挥作用。虽然,温莱斯有控制星辰的能力,对我们而言是威胁的,但同时也是有利的。如果,她死掉了,那么她体内的东西也会跟着消失的。温莱斯为了宝物,是不会让她死的。所以,必须得让她回到我们原来的世界。”

  安德烈分析着彼此的利害关系。

  火腾认同地说:“嗯,所以,他也必须得帮助我们回去。因为,他本身也想回去呢。虽然,他是个非常让人讨厌的家伙,但没有我们,他也休想回去!”

  银星雾望着宇宙洪荒般的天体,心底里还是揪着一丝担忧。

  生与死,原仅是一线之隔。

  成与败,也仅是一步之遥。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救梨子。

  他的蓝眸涌起明幽色的水雾,逼不得己的时候,他也要咬紧牙关把梨子送上去。

  他实在是太了解温莱斯的性格了。这个坏蛋,没有好处是不会干活的。

  但温莱斯得到了好处,就会过河拆桥。

  他最后怕的是,等时光之镜打开之后,他把梨子扔过去了,再放出阻截结界,把他们四人全留在了这里——那就完蛋啦。

  银星雾握紧拳头,他闪到安德烈的身边,脸色严谨。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担心也是应该的。”

  安德烈说道。

  “你知道我担心什么吗?”

  银星雾诧异地问。

  “嗯。我在四周放了防备他的结界,只要他能使用的结界,我都设了反噬。”

  “好的,那辛苦你了。”

  “没事的,锦洛托你多照顾了。”

  安德烈虽然对他心有结蒂,特别是因为梨子,但为了锦洛的安全,他必须放下必要的成见。

  一个男人心胸如果不够宽广仁厚,是不能够成大器,也不足以服众。

  梨子还是和火腾一组。

  她的心还是吊在了嗓子眼上:“火腾,我的心好不安啊,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好快。”

  “真的吗?”

  “是呀,扑嗵,扑嗵地跳……”

  梨子捂住心口。

  “可是我都感觉不到……让我感觉一下怎么样?”

  “什么?”

  “嘿嘿……”

  还未等火腾笑出来,梨子一个棒槌就下来了。

  一看他一脸的奸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先下手为强。

  火腾委屈极了:“你怎么又打我了……”

  “因为,一看你的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乱下定论。”

  “那我再给你一个解释机会,你刚才在想什么?”

  梨子捏紧了小拳头,如果他说出猥.琐的话,就爆他的头。

  火腾小朋友一看她的架式,就闭嘴了。

  “没有,我什么也没想。”

  “那就好。算你识相!”

  郁闷,火腾只是想说,让我摸一下就知道啦。

  让我摸一下,就一下下而已嘛.

  千万别紧张……

  我说的是大家……

  不过,这摸一下,只是摸她的手动脉而已。

  但这个丑女人,可能自己想歪了……

  火腾小朋友一脸被冤枉的表情,明明是这个丑女人自己往黄.色的画面想去了……

  难道,长得如此清俊可爱的自己,在她的心中就是一个色.狼的形象吗?

  “喂,火腾……”

  “干嘛?”

  “呆会,你还是把我扔下去吧。”

  “你这个方法能不能换一个啊?这个都用过了,没什么作用啊。”

  梨子瞪了他一眼:“闭嘴!”

  除了这个方法,55555……她暂时实在是想不出来了嘛。

  黑色的夜幕下,当无数颗流星从天际坠.落后,星光无垠,万里闪耀。

  圆盘高挂,皎朗华光……

  整个夜空,如进入梦幻的仙境一般,似诗如画。

  当梨子仰头赞叹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笼罩了下来。

  然后,温莱斯在一团蝙蝠的围绕下,徐徐降落。

  “哈哈……怎么样,我制造的幻境,非常美吧,梨子。看吧,最后你们还是得靠我的帮忙吧,没有我是不行的。这再次印证了,我才是你们中最强的人!”

  一听他说的话,梨子就满脸爬冷汗。

  这个人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自大啊,真是让人反感啊。

  一看到梨子在发愣,温莱斯就调侃地说:“好久不见了,梨子,你想我了吧。”

  梨子无语地看着他,说道:“不是好久,才几个小时不见而已。”

  “原来,你跟我分开几个小时都算得清清楚楚啊,看来,你一定是很想我了。”

  “呵呵……”

  梨子干笑几声,就闭嘴了。

  不想跟他说话了,跟他说话,老让她想拿剪刀。

  这个家伙太滑头了,估计子孙和他是一个德性的。

  所以还是“一翦没”算了。

  一剪没多好,世界全清静了,全纯洁了,全幸福啦。

  “这里的空气,突然间变得好臭啊。丑女人,咱们去散下步,重新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火腾小朋友,说完,就牵着她的小手走了。

  还故意在温莱斯的面前,把她的手牵着举起,然后高调地从他的面前走了过去。

  这可把温莱斯气得半死。

  哼,我让你们拽,等会儿,你们就会知道我的厉害了!

  温莱斯哼着声,抿起嘴。

  没关系的,我就等最佳的时机,好一网把你们打尽!

  到时候,你们就是哭爹喊娘的,我也不会理你们的。

  现在,你们必须要靠我,不会攻击。

  因为攻击我,七星联珠,就会连不成功了。

  而现在我只要救梨子一个人就可以了。

  因为,我想得到的东西,全在她那里呢。

  哈哈哈……

  温莱斯高兴得要死。

  是的,只要我得到了梨子,就能得到整个血族。

  因为她体内的紫珠同心比打败安德烈还重要,还值钱。

  紫珠同心,才是最关键的东西。

  是他最想得到的东西!

  那关系着整个血族。

  只要,只要,只要……

  只要梨子产下血族的继承人就可以了。

  只要自己的孩子体.内有紫珠同心,那他就能明正言顺地当上血族的陛下。

  嗯,梨子挺好玩的,他并不反对跟她交.合。

  他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己真的好笨好傻。

  上次,带她回去后,直接霸.王.硬.上.弓,这不就可以了嘛。

  虽然,她的身材实在是初中生级别的,但没关系,纤细婉约,亭亭玉立的味道还会比丰.腴的更香,特别是这种处.子之香。

  嗯……真的好香,每次跟她在一起,一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引诱人的清香味,他的下.身就会涌起热流,蠢蠢欲动……

  温莱斯的眸子盯着梨子的背影,揪了起来。

  想不到,她天天跟这群笨蛋男人在一起还依旧是处.子之身。

  是他们把她保护得太好了,还是因为她太强悍了。

  应该是第二种吧,她凶起来也太狠了,他实在是很怕她。

  不管了,下次就下药搞***好啦。

  温莱斯盯着天上的圆月和快要连起来的七星。

  突然一个激灵打了过来。

  月圆之夜?

  我靠,这不是血族最适合行.房的最佳时期吗?

  他顿时全晕血了,真的啊,这个时候对血族而言,胚胎着床是最有利的。

  还有,七星联珠,还可以催生强大的魔力。

  七星绕月啊,对于以后生出的孩子,那是聪明伶俐又俊美非凡。

  该死的,温莱斯突然生起闷气来,那个该死的安德烈也是在“七星绕月”的时候着床的,所以父亲才会选他做为血族的继承人吧。

  现在就是最有力的时期了,至少这个机会不把握就是笨蛋。

  温莱斯的眸子敛了起来。梨子纤细的身影全印在他的瞳孔深处。

  他变成一只蝙蝠,悄悄地跟了上去。

  在接近他们的刹那,一个囚捕的结界就像撒网似的撒了出去……

  但是马上有一个反噬的结界搞破坏。

  该死的安德烈!哼,一看就知道是你在搞鬼。

  不过没关系。

  我自创的结界里,有一些并不是来自于血族的。

  所以,我的一些结界,你还是没办法破坏的。

  温莱斯双手打着一个网丝结,一个结界在他手心中突现。

  这个像蜘蛛网一样的结界就从他手中横生了。

  很快的,梨子就被网住了。

  但安德烈他们反应过来时,就愕然住了。

  这种结界从来没见过啊。

  梨子的脑子一片的轰鸣,因为她发现,她动不了了。

                       

原创文章,作者:罗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