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赝婿(张凡秦薇薇)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最强赝婿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张凡

角色:张凡秦薇薇

简介:他,
乱世战神,
竖起纛旗,惊摄群雄,迎太平盛世
他,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书评专区

东瀛娱乐家: 被优书网热评埋没的日娱佳作。 站中此书最受诟病的地方在于叙事太平,爽点(尤其是事业线)不足,但在笔者看来,这些指摘有很大一部分与本书受众设定有关。读了两遍下来,或可推知本书的目标受众是“对日娱\u002F日本文化略有了解”的非“唯爽文”读者。这其实蛮合我的口味–批评者的大部分诟病对于我来说反而是弥足珍贵的闪光点,你可以说它“爽点不足”“用感情线水文”,但在我看来却是细腻的情感表达。泉水和主角的温情如暗流般缓缓流淌,文艺(实在不能理解文艺、文青怎么在男频就成了最糟糕的评价)而动人的交往历程很有代入感与感染力,灯塔下負けないで的慰藉、成为邻居(我很喜欢这个设定。天海佑希曾经上综艺说,期待的恋爱关系是对方住在隔壁。)后想念时轻叩天花板的小小举动、传递情意的吉他、雨天倾斜的伞身、轻碰额头五下互通心意的甜蜜,在这种种细节刻画下,很好地还原了泉水姐姐文艺的气质。而本书中泉水姐姐所呈现的文艺气质是形神兼备,不仅仅是《日娱之用爱发电》中简简单单“画油画”等等喜爱手工艺等外在特质体现出来的,更是有皮有骨,更有一股精气神儿。具体说来,这种深入骨髓的文艺气质是呈现在书中的叶昭-泉水恋爱关系中的。还是以《用爱发电》作比,看高木拓与泉水交往时的互动时,你会觉得泉水甚至可以替换为原创角色—颇具文艺气质的坂井泉水退化成了整日沉迷恋爱的模版化普通小女孩。而在《东瀛娱乐家》中,叶昭和坂井泉水的恋爱关系从始至终都是建立在倾听、了解、体验、崇拜、欣赏对方的文艺气质上,同时二人又保持着人格的独立性:叶昭欣赏泉水的文艺气质,愿做泉水分享旅行故事时的倾听者。在同看泉水喜欢的枯燥实验性电影《芳名卡门》时,叶昭也会为尊重泉水而认真观看,没有趁机调情。(类似的细节散落在本书各章节,不过这个片段实在很戳我。)同时,泉水保持着自身的文艺气质,并以一种欣赏,甚至崇拜的态度看待自己才华横溢的恋人。可以说,斜线和弦的笔下的泉水自始至终是饱满而立体的,在这一点上已经超越了很多男频书作者。如果你是泉水粉丝,这本书一定一定对你胃口。 书中刻画饱满的角色并不止泉水。如果说泉水线让我看后觉得很甜,那藤彩子后期完全是苦涩与揪心。在看完正文后,心情非常郁结,连续两天都没有缓过来。每每想到藤彩子这个角色,都会记起她在叶昭婚宴前的来电,那也是她在正文中最后一句台词“日子定好了告诉我,不让你为难。”,接着就想到藤彩子身着铅红色的和服踏雪而行的场景。既是一场绝恋,一场“交往的时候不能公之于众,结束了也不能与别人谈论”的年下恋情,也是一场感人至深的“大人恋爱”。读第二遍后,单曲循环了很久书中主角为彩子作曲的《雪 深々》,便想:如将现实与书中情节相结合,或许会更添一分悲哀吧。曲初的几声三味线有力而决绝,但歌词却显得决绝中仍存留恋。“あなたと別れたら、私は明日はない”“恋に落ちたも、さだめ”“あきらめを唄う 罪な出会いね”“ひとり心の冬景色”“でも、今も好き”,如果叶昭在红白后台看到了身着红内衬和服的藤彩子唱出这些与其心境如此符合的话语,会不会更感愧疚呢?虽然彩子在正文中落得如此令人哀叹同情的结局,但还是感谢作者出了番外。不过番外好像更虐??希望作者加油更新番外,衷心希望在平行世界里,给彩子一个好结局,真的别再发刀片了。 说完了人物形象刻画,下面说说语言风格,这其实也是争议很大的一个点。本书的对话遵循日式逻辑,到了什么程度呢?看着书中的对话就能立刻直译想出日文原文(笑。可能在一些读者看来这是毒点,不过我倒是挺喜欢日娱小说中这种充满日式语言逻辑的文字,相较之下不太能接受《用爱发电》里充斥着中式口头语、俗语的对话。可惜的是,和弦在第二本书《飞越泡沫时代》中弱化了这一语言风格。这方面主观偏好性太强,故不做过多评论。 最后说说这本书最大的缺憾:主线与叙事结构。尽管感情线非常出彩,但事业线散乱平淡,缺乏曲折性、冲突与高潮的设计。就算是夏目漱石,叙事中也需要戏剧冲突、高潮来“抓”读者,但作者显然将过多心力用于感情线的设计上,忽略了事业线的排布。这可能是基于对真实世界中日娱明星形象的了解与热爱(很多日娱书为了凸显事业线的曲折,刻意扭曲明星性格,比如把木拓和福山雅治塑造成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形象,人为制造爽点),但除了人物冲突,还有其他的方式也能设置冲突,希望作者在以后的写作中加以注意。 总而言之,本书是不可多得的日娱佳作,情感真挚细腻,人物形象从始至终饱满、统一,措辞与文风充斥着日式风情,属于越读越有味道的非“日抛”型,非“唯爽文”日娱爱好者和泉水粉丝大可以收入囊中。至少对我来说,这本书是我10年+网文冲浪史中最好的一本日娱小说,甚至希望出一本纸质版收藏在家里(近期对网络信息怀有不安定感,更加信赖落在实体上的黑纸白字。)不幸的是,如今网文界已经不时兴出版纸质书了,但可以硬气地说:这本书绝对有出版的资格,不仅是比很多出版网文更有资格,也比前网文时代的部分书有资格! 如果真的真的有出版的那一天,我一定,一定,会买一本以作珍藏。

天官:行语对白间虽然还有股辫子味,但是你不得不承认这书你想看,愿意看不是?

飞豹出击:团体穿越援共文,一个现代中国的综合类军事基地带着基地和人员穿越到1950年,主角邓峰会见了太祖,提供后世的科技文化历史政治军事经济资料,帮新中国抗美援朝,最后打败美国和谈,并且和美国进行贸易,贩卖后世的专利进行工业资金积累,谈判得到日本的工业产业设备和日本技术人员的赔偿,然后使劲种田进行三次科技革命,收回台湾,打败印度获得印东北土地,分裂印度,收回外蒙,再然后打败苏联获得被占土地,将多占土地提出搁置土地共同开发,建立合作经济特区,腐蚀官僚特权阶层,和平演变苏联收回新加坡,南海岛屿等等,最后在间谍卫星以及三核一体,以及战略核武器前提威胁下,讹诈美国确立亚洲由中国主导。一本开金手指的爽文。

最强赝婿

《最强赝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七章 辱军主者,杀!

  长长飘动的风衣下,

  魁梧的雄姿,

  从门口走了出来。

  罗喉,

  关键时刻,再次出现。

  他皮肤黝黑,神色冷酷,身上似乎笼罩一股浓厚的杀伐气,这是真正于战场鏖战才有磨砺而出的煞气。

  让人近而生却!

  砰砰砰!

  罗喉手握着枪又朝天开三枪,惊了一群人缩了缩脖子,看着冒着缕缕硝烟的枪口,眼中逐渐惊骇。

  枪?!

  除却,官方组织以外谁敢持枪?

  而且,当众开枪?!

  这是违反天武律法,谁敢触犯法律?!

  那些保安见此一幕,也惊骇,不敢有任何动作,停滞在原地。

  那是实打实的真枪实弹,

  他们可不想成为枪下亡魂!

  这些保安基本都是退役军人,从罗喉的一举一动中,他们完全相信,只要他们在往前迈出一寸,

  子弹,

  将会无情的落在他们身上。

  张凡见罗喉的出现,

  悬着心终于放了下来,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却依旧保持那份从容与淡然,抬手之间,轻狂、嚣张尽显。

  “你是谁?敢当街持枪,信不信我让兵部的人当场拘了你!”王鸿看着罗喉,明显和张凡一伙,显然是来解救张凡的,对此,没有任何好感,反而增加心中的怒焰。

  “呵,看来你是来救张凡这废物赘婿的了!!”王鸿一副吃定罗喉的样子,又瞥了一眼张凡,轻狂道:“没想到这废物兵不白当,死到临头还有人来陪你送葬,既然如此,全部都得死!”

  “辱军主者,杀!”

  罗喉背后,

  一道冷酷无情的声音传来。

  这是周寒龙的声音,

  张凡非常的熟悉。

  张凡颇为满意,

  周寒龙还是一如既往杀伐果断!

  王鸿闻言,

  怒极反笑,“这是在拍‘英雄本色’吗?”

  顿时,

  引起全场一阵嗤笑….

  又看了一眼张凡、罗喉,又骤然冷道:“不知死活的东….”

  罗喉面无表情,手中的枪徐徐移动,指着王鸿的眉心,扣下扳机,一声惊悚骇人的巨响…

  砰!

  王鸿咣当,倒在血泊之中。

  当场毙命!

  惊!!

  场内一阵惊骇,所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气,汗毛都炸了起来,看着倒在地上王鸿,心头巨震。

  “柏盛集团王鸿公子被杀了!!”有人惊呼。

  要知道,

  柏盛集团乃是江州市名副其实的第一集团,

  不仅在江州市举足轻重,更是江州市刺史极其器重的存在,这种身份与地位,巨大的能量,足以让任何人望而生畏。

  现在….

  竟然….

  有人….在江州商会会长走马上任的大会上,当着柏盛集团董事长以及全江州市权贵大甲的面上一枪击杀柏盛集团的少主!

  这可是骇人惊闻的举措!!

  饶是司空见惯生死的刘天雄,整个人汗毛倒竖,冷汗连连。

  李星、秦薇薇、孟国安等人第一时间早就被枪声吓傻了!!!皆瑟瑟发抖的看着这一幕。

  “鸿儿!”

  王白甲看着儿子当场被击毙,先是一愣,然后一股悲恸传来,一声悲腔喊了出来,夹着无尽的愤怒。

  即便如此,王白甲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静。

  “今天,谁也走不掉了!”王白甲的声音极其平静,却暗含一股可怕的能量,王家的能量,于江州市之内多大,谁也不知道。

  但,

  此时,他们都知道,张凡以及开枪的人,必死无疑了。

  此时。

  王家于江州市兵部任职的实权人物,王白川,红着眼咬着牙跳了出来,“杀我王家继承人,江州市内谁给你们的胆子!!”

  王白川从腰部把枪掏出来,火气十足,这种局面,他完全有执法权利当场击杀任何在场行凶之人!

  王白川的枪指向罗喉,准备扣下扳机。

  刘天雄看到罗喉被枪指着,想起那一天的恐惧,依旧被张凡耍的团团转的这几天,霎时也巴不得王白川开枪击杀罗喉!!

  如果不是他,他儿子刘辉至今也不会躺在医院一蹶不振!

  李星、秦薇薇、孟国安等人更是巴不得杀了张凡等,以报心中的怨恨,张凡的可恶,让他们都感到恶心反感,恨不得当场杀了张凡,想到张凡即将被杀,心中说不出畅快!!

  江州市兵部校级实权人物出手,

  试问,

  于整个江州市内,

  谁敢出面说情?

  兵部人物,可不是普通的官员,手握重兵,一些兵部人物,甚至可以不听命于江州市刺史。

  可见,其权力巨大。

  所以,

  他们已经猜到张凡的下场,唯有…一死。

  孟雨欣见状,也感到回天乏术了,她甚至想上前阻止一把,但是,她根本甚至没资格上去。

  此刻,她的话语比鸿毛还要轻,起不了任何作用,

  只能,

  眼睁睁的看着张凡被诛杀!

  哒哒…

  铿锵有力的脚步声。

  沉重而富有规律,勾起所有人目光。

  却见…

  周寒龙着一身戎装从罗喉背后走出来,那是天武兵部将级戎装,金丝挂线,如龙腾跃,由专人定制而成,气势浑然天成。

  周寒龙像是一座沉稳巍峨的山岳,不可撼动的立于前方,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天武兵部将级戎装!

  唯有服役于兵部的王白川才知道其中的含义!!

  王白川一愣,下意识的看向周寒龙的肩头。

  一星。

  二星。

  三星…..

  顿时,

  王白川脑袋跟着像是炸裂一样,嗡嗡炸响,手中握着的枪也在发抖,满脸汗珠布满额头,一股发自于内心的恐惧也在心底彻底绽放。

  兵部!

  肩扛三星的大人物!

  这种人物,手眼通天,直达天听的存在。

  放眼整个天武,能与之媲美,寥寥无几。

  “白川,你在干什么?!动手,杀了这逆贼。”王白甲呵斥,脸色铁青,他亲子被人当场诛杀,任谁都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

  咣当…

  金属响声。

  王白川手中的枪掉在上,

  他…敢开枪吗?!

  枪,指着哪位大人物已经是莫大的罪孽,倘若真的开枪,怕是整个王家都要陪葬!

  王白川弯着腰一路小跑到周寒龙面前,猛地磕头,虔诚不敢带有一丝蔑视之意,“属下江州市兵部大校王白川,请将军治罪!”

  王白甲:“……”

  刘天雄:“……”

  李星、秦薇薇、孟国安:“…….”

  所有人:“……..”

                       

原创文章,作者:张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