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初柳沈宝林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后妃升职记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沈初柳

角色:沈初柳沈宝林

简介:  世人都说静安候府嫡四女真是好福气,进宫受宠,有子嗣有家世,那可真是风光无限啊!事实上,沈初柳自个儿都不清楚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最初是这样的,旁的妃子弹琴跳舞,沈初柳表示老娘又不是卖艺的
旁的妃子写诗画画,沈初柳表示老娘又不去考状元
人家嘲笑她不得宠,她微微一笑,老娘有家世啊
皇帝那是真没办法,嫔妃不来讨好,他还不能不见!谁叫人家娘家真给力呢? 沈初柳那是真不在乎,那一家混账亲戚爱咋咋地,进宫就开…

书评专区

牧神记:这本书本身战斗场面描写的出色,世界观架构也还合理,文笔和考据也都下足了功夫。这些都不是最亮点的地方,最亮点的是主角,国师等人对于天的反抗,对于底层阶级的认同。在本书的世界观里,无论是大墟,延康,上苍,魔界,都是像被九幽和天放牧的猪羊。而同时,上苍对延康,延康对大墟也是相同的态度,构成了鄙视链。宗门的态度更有趣,贱民是不是人呢?这些阶级之间的鄙视和斗争就像是现在的社会,或者说,共产主义催生前的社会。只要精英过得好就是社会的进步,emmm,可能没毛病,但是真的是这样吗?这里面真的是这样想当然吗,至少出身底层阶级的我并不这样考虑。作者传递出的东西真的很值得我们好好思考一下……

回到六零年代:还是那个观点,故事打着女强旗号,女主总做相反的事情;女主将来可能的成就都是男主给铺的路,她还不自知;而且更讽刺的是,一个现代女性回到过去年代,误打误撞实现所谓的“强”,竟然是不惜犯贱也要和男主一起成为“赵家人”后备役?!女主自个的奋斗被证明只给自己找了一堆麻烦,男主对田婆婆的奋斗也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呵呵咧……让小说“有深度”,不表示一味用负能量现实来恶心人!作者是想下一盘大棋结果还下崩了。

艺术人生:十三岁抄诗被怀疑代笔,情歌小天后母亲霸气微博“他是我儿子”,众人表示难怪猪脚那么厉害,原来是天后的儿子,主角智商倒是正常表示不能理解,可惜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弱智

后妃升职记

《后妃升职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20章 陷害

  沈初柳轻叹一声,整个后宫里,毕竟只有一个沈小仪。

  她起身出列:“皇上,淑妃娘娘,臣妾方才来,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小仪姐姐装的倒是好,你既然不知道,这奴才空口白牙的怎么冤枉你?他方才可是受刑了的。”丽宝林笑了笑,十足的不怀好意。

  “沈小仪,奴才该死,不该说出去。可皇上问,奴才哪敢瞒着呢?这事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您虽然造谣中伤了皇后娘娘,可是只要您好好求求皇上,想必也不是大事。”那太监还“好心”劝。

  “我倒是不知,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中伤了皇后娘娘?如今这宫里的奴才也能随意与主子攀扯了?我有没有罪过是我的事,你倒是凭着什么来劝我?就凭这个,你就该死。”沈初柳对着那太监横眉怒道。

  “沈小仪倒是脾气不小呢。这事情还没说清楚,急什么?急着叫这奴才死了,你岂不是说不清楚了?”冯淑妃笑道。

  沈初柳知道她这是故意扭曲实情,叫齐怿修听着像是她想叫太监死去。

  “淑妃娘娘出生大家,诗书也是读过不少的。臣妾要是几句话就能把这太监说死,那可真是万幸。若不是,娘娘何苦歪曲臣妾的意思?淑妃娘娘如今管理后宫,也不该纵容这奴才。”

  “沈小仪,你胆子太大了,随便顶撞高位,这也是罪过。”意妃淡淡的。

  沈初柳懒得理会她,跪下道:“皇上,臣妾愿意与这奴才对峙。只求皇上给臣妾一个清白,一旦查清楚,请皇上即刻处置这些造谣的人。”

  齐怿修一直没开口,直到现在,淡淡说了一个字:“准。”

  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事,只是闹开了,流言毕竟难听。涉及皇后,不管不行。

  他刚才还觉得遗憾,他内心里,觉得沈小仪是挺不错的。

  是她做的就可惜了,要不是她做的,要是她丝毫没有为自己辩白的本事,那就更可惜了。

  “你说,我倒是叫你做了什么?”沈初柳扶着紫蕊的手起身,气势十足的问那跪着的太监。

  她本不该没有皇上的话就起来,但是她深谙一个道理,质问旁人的时候,气势不能低。

  她起身加质问做的顺畅无比,此时要有人说她这样做是没规矩,那反倒是显得自己有问题了。

  所以便是看到了也没人问。

  那太监被她这般严厉质问,当下就有点惧怕了。

  言词之间倒是有点瑟缩的意思:“沈小仪授意奴才将那些闲话传出去……”

  “哪些闲话?既然是我说的,那你就该说清楚。哪句?说了什么?在哪里说的?还有谁在场?”

  沈初柳生的美貌,却也岁数还小。她这般带着怒气的发问起来,又是叫人惧怕,偏还带着可爱美丽。

  “妹妹这般问,叫他又如何回答呢?”陆小仪小声道。

  “陆小仪平素与我倒是姐姐妹妹亲近的很,怎么如今我叫人冤枉了,你不说帮我一把,还来阻挠?我可是哪一句问错了不成?”

  “妹妹这话说的我就无地自容了,我只是觉得……妹妹问的太快,他回答不上来。哪有其他意思?”陆小仪尴尬道。

  沈初柳冷笑了一下,上下打量她几眼转头不看她了。

  “你说吧,想必如今也没人打断你,好好想清楚。万一你说的不对,可别怨这宫中的刑罚狠毒。”沈初柳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太监。

  那太监抬头看了一眼,就只觉得心神俱震,明明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嫔妃,怎么这股子狠劲儿就像是熬煎了一辈子似的?

  他被这么一吓唬,倒是有点说不出话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紧张,就越是说不出来。

  半晌浑身筛糠,呐呐的:“就……就三日前……在……在翠云轩外,奴才……奴才送去荷花给……给您,您……就给了……给了奴才银子,……叫……”

  “皇上!”丽宝林起身:“瞧这奴才叫吓得。依着臣妾的意思啊,不如去搜一搜翠云轩。要是这沈小仪真的是无辜的,那也是还给她一个清白。”

  这话就说的诛心了,搜宫素来是大忌。

  不管你是不是清白,都意味着你这个人不被皇上信任了。

  哪怕如今的沈初柳只是一个小仪呢?

  “宫中皆知,丽宝林与安宝林很是不对付,更是瞧不上卫御女。今日之事,却见丽宝林如此咄咄逼人想要我出事。丽宝林,你怕不是打着一石三鸟的计策?皇上,臣妾也怀疑此事与丽宝林脱不了干系!搜宫可以,臣妾的与丽宝林的一起搜!”

  “你!你被人状告,我可没有,凭什么搜我的宫?”丽宝林怒道。

  “既然是这样,上头自有皇上,有娘娘们。娘娘们出言指责是应该,丽宝林你是为什么?你是宝林,我是小仪。虽说只差一个位份,那也是上下有别。当着皇上的面,你就这般放肆,可见你平时并不看重宫规。”

  沈初柳说话连珠炮似得,颇有些与如今的贵女们不同的气势。

  饶是丽宝林厉害,一时半会也被喷的接不上话。

  “好了。”齐怿修看够了,摆手:“初四,将这奴才拖下去好好给朕审。”

  冯淑妃虽说不怎么得宠,但是她陪伴皇上多年,自然是了解他一些的。

  这么一看,就知道这是皇上不怀疑沈小仪了。

  她也乐得顺坡下来:“臣妾瞧着这奴才也是满嘴的谎话!怎么谁那里也不去,就只去了沈小仪那送荷花?”

  “既然知道,又何必请朕来?”齐怿修起身:“冯淑妃,你要是没本事,就不必管这些事。”

  冯淑妃一惊,忙跪下:“臣妾知错。”众人也都跪下来了。

  “没有下回。你,既然今日冤枉了你,也不能叫你受委屈。沈氏晋位才人。”齐怿修走到了沈初柳跟前道。

  “臣妾多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恭送皇上。”沈初柳三连谢恩。

  齐怿修嘴角轻轻勾起,没说什么,径自走了。

  众人这才起身。

  “沈小仪……哦不,是沈才人了。”冯淑妃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你倒是好口才。”

  “娘娘恕罪,臣妾情急。”沈初柳这会子,就又像是一只小绵羊。

  这宫里的女人,素来是在旁人面前厉害,在皇上面前软绵的,沈初柳倒是不同。

  冯淑妃瞧了她许久:“好了,你回去吧。”

  “多谢淑妃娘娘,臣妾告退了。”沈初柳福身扶着紫蕊的手退出去。

  众人三三两两的离开了福阳宫。

  丽宝林扶着自己奴婢的手走的很快,就像是生怕沈初柳找麻烦似的。

  陆小仪凑上来:“才人姐姐。”方才还是妹妹,这一时间,就该是叫姐姐了。

  “陆小仪有什么事?要是没有,我可回去了。今日受了这个无妄之灾,我可是要回去哭上一哭的。”沈初柳冷淡的很。

                       

原创文章,作者:沈初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