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颜初夏颜悠柔)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角色:颜初夏颜悠柔

简介:前世的自己被登上皇位的夫君和庶妹陷害,死于后位上,重生后,发现自己成了被“前世”毁容的庶妹身上
什么?要嫁给那个“病秧子”九王,那个“病秧子”还快死了,这么好的婚事,当然得嫁了·······

书评专区

虫屋:总结\u002F补充一下作品概述:以主角为中心的群像剧。退休魔神收租生活中遇到各种主配角,相互影响相互改变,并帮助配角们对抗各种邪祟并穿插日常的故事。毒点:个人不存在。有些人不喜欢主角(一个退休魔神)的情感状态….缺点:部分日常穿插散乱,影响整体结构。中间部分章节一句中多个第三人称,指代不明。优点:角色性格迥异,智商在线,情感细腻,人物伴随着情节有各种不同的改变。对话简洁,做多说少。故事节奏舒缓却不拖沓,无逻辑冲突。表面写鬼内核积极有活力。————————20.5.4——————在第一条下面回了一遍,但往下看不管是吹的还是踩的都不是我想表达的点。所以我再复制一遍希望给更多找书的人帮助。主角是魔神一类的设定,不只是力量上,同样是精神上超越人格的。也因此对所见的种种猫腻不会有太大的波澜,但也不像疯子型主角为疯而疯反人格反社会消极极端,本书主角其实正相反,下面再说。叙事方面更偏第三者讲故事,本身就不是单纯突出主角的文,更多是通过主角参与其他人物的故事推动情节发展。打打杀杀不多,风格偏向日常但人物都有变化有成长,没有脸谱化。已经快完结但直到后半部知道主角实力大概如何的不过一手之数,说装逼实在不能苟同。说下我喜欢的原因是 1、主角魔\u002F神,在人间平淡的生活着,看似毫无目标消极避世,但总能通过各种事件看到他心中的年轻态的追求美好的心态,看到人性的光和热。我觉得这不是鸡汤,光bb讲道理是鸡汤,作者是通过故事展现的。 2、故事还挺有意思,并不是说多有创意,但足够有故事,有说头。人物上足够鲜活,每人都有自己独特性格,故事,独特的优点,独特的缺点,伴随着情节发展,还会有变化,有成长。3、智商情商均在线,没有什么违和感。不喜欢的点 1、开始情节有点散,部分作用不大的日常穿插有点多,不是王道热血漫类型,也不是轻松愉快搞笑类型,同样不是黑暗流,可能有人觉得无聊… 2、直白的对话不多,更多是通过行动与隐喻。但在我看来也不是多文青。文青文对话绕来绕去却没有实际信息,这本书大多情况有,但需要少许思考(有些点书评大佬有提点)。3、我记得大概在中期,描述有部分指代不明,全是他,但明显不是指同一个人,这部分我觉得没啥意义。用代词并不提升逼格,只是让读者读起来很累。ps:主角作为魔\u002F神可以随意控制体型,为啥胖后面会有揭示。pps:感觉很多人并没有怎么看就说了啊。如果看完我说的有点兴趣推荐自己读读….

逍遥侯:看了开头

无尽黑暗游戏:感觉更像是横推流吧。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八章 暖意

颜语茹当即连连摆手,“不是这样的,父亲,您听我解释,是柔璧那个死丫头硬要求着女儿送她去陈家,她念着陈家富甲一方,不想继续待在颜府过苦日子,女儿是被逼的……”

言外之意,当场人却都明了,即使如颜语茹所说,不是她刻意为之,但她却是与陈家老爷的死,脱不了干系。

陈家已有人冲了上来要绑住颜语茹将她带走,却被陈卓安一手按住,“我父亲的死既然并非三小姐所为,那我等也不便多加为难,只是三小姐方才也说了,那丫头是你送到陈家去的,既然现在丫头找不到了,那三小姐总要去我父亲灵前守上一守,算是为你的过失赔罪吧?”

在场之人,无一不惊,一条人命,就只守上一守就算完了?

颜丞相也是极其为难,颜语茹犯了错,对方没要求杀人偿命已是天大的恩赐,但要让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去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子灵前守灵,这岂不是自毁清白?

谁知,颜语茹一手拨开挡在她身前的颜丞相,仰首道,“我愿意。”

随即走到陈卓安身侧,面含娇涩地望着他。

他没有让她偿命,而是让她随他回府,这是不是代表,他心中有她?颜语茹暗自做着春梦,自第一次匆匆一见,颜语茹实则已对他芳心暗许,如今正是机会,她没有理由不同意。

“语茹,这可不是儿戏,你若去了,你的名声……哎……”

颜丞相叹息一声,像个慈祥的老父一般,早已没了当年挥刀战敌呵斥一方的英勇气概。

“父亲。我已经决定了,只是去去,待丧期一过,我便回来。”

说罢,径直转身绕过地上的尸首,站到了陈家人的行列。

尘土微微,一行人来了又走,最后只剩下颜家一行人站在门口,颜丞相看着白白的一路人渐渐远去直至无踪无影,暗自叹息一口气,“我颜家,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

相较于颜府的惨败,另一侧却是别样风派。

却说颜初夏带着柔璧回了别宅,进门之后找了许久,也未见到玉吟风的身影,询问之后才知,他一人独往后山去了。

“你难道不知道他如今的身子,不适宜一个人待着吗?万一出了什么事……”颜初夏对着流影便是一阵怒火,像是已经忘了自己现在顶的还是颜悠柔的身份。

撇下一众人惊讶的目光,独自前往后山。此处山环水绕,雾气丛生,淡淡的水雾之中让人不禁升起一阵寒意。饶是她一个身体有素的人,走在这山路之中,仍觉费力。

直至淌过溪流,前方雾气渐渐浅淡开来,才从一处扁舟之上发现了玉吟风的身影。

殊不知,自前日后院赏月那晚,二人的态度已慢慢发生转变,只是当局者迷,颜初夏还不自知。

颜初夏眉梢微微一皱,不懂这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身体明明已经那么危险了,前日奔波百里去颜府后院找他也就罢了,今日竟然独自一人来这么危险的地方,要是出了事,都没人能发现。

脚尖用力一垫,径直往那扁舟之上跃去。今日玉吟风着了一身素白纱衣,浅蓝色的边底,墨发随意用浅蓝色带子束在身后,远远一见,慵懒之处却是一番翩翩佳公子风韵。

“你这人怎么回事,就这么不怕死的吗?”颜初夏轻身落地,平稳地停留在扁舟之上,舟下涟漪轻荡,舟上那人却是淡淡地笑了起来。

“我死了,岂不是正称了你的心意?”玉吟风一手执起身侧的一只酒瓶,仰头浅酌一口,面色却是越发苍白起来。

颜初夏一见,顿时火气外涌,“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不能喝酒!”随即一手掀飞,酒瓶在她手中转了一个圈,径直被抛了出去,瓶中已空大半,瓶口灌入湖水,很快便沉了下去。

对面的人几不可闻地冷哼一声,眉梢皱起,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眸直勾勾地盯着她。

“你……会武功?”

颜初夏一愣,才想起自己方才过于着急,竟然当着他的面,直接用轻功飞到了扁舟之上。

不过很快,面色边恢复如常,她此次回来,本就有心要告诉他实情,此事早晚都会败露,何不早些直接告知于他。

“我会的还不止这些,还有……”当即从袖下摸出金玉剑,在手中几个回旋,清澈的湖水瞬间飞起一道白色屏障,又一挥剑,水屏炸裂开来,幻成细细小小的水珠,渐渐落下。

暖阳下,颜初夏明眸皓齿,一脸笑意地望着他,将金玉剑握在手中,像个等待被夸奖的孩子一般,目光灼灼。

谁知,对面那人在惊愕之中,很快便恢复常色,“你以为你学了她的金玉剑,学了她的绫波羽式,你便是她了吗?你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

闻言,颜初夏心口恍若被人狠狠剜了一刀一般,她这几日好不容易想通,心切切地拿着解药赶来想要告诉他实情,他竟然不信,不过瞬时,颜初夏又恢复如常。

“原来,她在你心里竟藏得如此之深?”

几不可闻的语气,听起来是满不在意,但要是此处多出一人,很明显便能听出她言语之外的讥讽之意,还带着些许酸酸的味道。

“她是你永远也无法比拟的人。”言罢,玉吟风撑着船头缓缓站起身来,拂袖而立,“解药带回来了吗?”

强忍下心中的不适,颜初夏白他一眼冷冷地挥袖,转身欲走,“没有。”

下一刻,脚未离舟,衣袖却被人一手抓住,颜初夏本能地一挥手,身后那人还来不及呼喊一声,便听咚一声水花四溅的声音。

再转头去望时,小舟之上已然没了那人的身影。

“玉吟风!”

颜初夏急喊一声,扑身过去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谁知他竟像是放弃了生存的意念一般,直直地往下坠。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颜初夏才将落水之人拉回岸上,周身湿透,玉吟风直发抖,双眼紧紧地闭着,口中渐渐说起了胡话。

“玉吟风,你醒醒。”

颜初夏又轻声唤了一句,那人却丝毫没有反应,快速从腰间拿出刚刚研制好的解药给他服下,颜初夏就近找了些干脆的枯木枝,生起了火堆。

“你别走……你别走……”

玉吟风口中反反复复念着这句话,身子哆哆嗦嗦抖个不停,手臂却不经意地紧紧拥住身前唯有的暖意,紧紧地,不肯放手。

“你别走……我相信你……你不会叛国的……我相信你……”

喃喃之音在耳边回旋不绝,颜初夏想要推开他的双手不自觉地顿住,反手轻轻拥抱住他。

他相信她,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只有他一人相信她。

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眼眶之中,似有何种灼热的液体正慢慢溢出,怀中的人身体冰凉,颜初夏却轻手抚上他的后背,一下一下轻轻地拍着。

“不怕,不怕,我不离开……”

良久,怀中的人渐渐安静下来,脸色却从方才的苍白渐渐转红,颜初夏眉间一皱,心下暗道不好,随手扶起玉吟风,快步往山下去了……

将玉吟风带出了山,颜初夏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个男人,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即便是他不想活,颜初夏也得让他活着。

活着,总是会有希望的。

若是死了,岂不是正好如了某些人的心意。

“王爷,王爷你这是怎么了?”

飞柳心急火燎的在入山口等了很久,他原本是想着进山看看玉吟风是不是还平安。可是,又想起玉吟风先前的交代,他也不好前去打扰。

好不容易把人给盼出来了,飞柳却见玉吟风正软绵绵的靠在颜初夏的肩上。

一眼望过去,他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怎么又犯病了?”

飞柳急忙从颜初夏手中接过了玉吟风,他都很难想象颜初夏一个弱女子是如何将玉吟风从后山带回来的。后山路不好走,平日里王府里也鲜少有人会去那里。

正因为如此,玉吟风才喜欢去那里讨个清静。

“犯病?他经常这样吗?”

一直没有开口的女子微微蹙眉,她只当是自己运气不好,恰好遇到了这个样子的玉吟风。

现在想来,事实却是远非如此了。

“那日战场之上,王爷受到了重创。回来以后,他的身子就没有好过。时不时的,王爷就会犯病。每一次,都是让人束手无策。大夫都说……”

提及这些事情,飞柳也是一阵唉声叹气的。

王府上下所有的人都知道玉吟风的病情严重,可是却没有哪一个人可以替他解决了病症。

“说什么?”

颜初夏直接抓住了飞柳的肩膀,她手中的力道极大,飞柳的肩膀都被她捏疼了。

一瞬间,飞柳也不自觉的多看了颜初夏几眼。他心中也陡然升起了许多不解,罢了罢了,眼下王爷的病才是最为紧要的。

“大夫说王爷撑不过三个月了,想必王妃嫁过来之前也是知道的。”

所有的人都知道那场所谓的大婚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至于这个所谓的王妃,她也不过是皇帝手中的一把刀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3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