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谎言》作者蛋似钢打 主角叫林欣彤彤的都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妻子的谎言蛋似钢打
角色:林欣彤彤
简介:主角是林欣,彤彤的小说《妻子的谎言》主要讲述的是: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从那一天开始,不复存在……
书评专区:
gjcndk:你是我无人可及的软弱,亦是我无人可触的逆鳞
福克斯:小说就是小说,再不好的结局,都可以重新开始

《妻子的谎言》作者蛋似钢打 主角叫林欣彤彤的都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妻子的谎言》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有一家科技公司,是跟我老婆林欣一起打拼十年的成果。

今天是我女儿七岁生日,为给她们一个惊喜,我提前结束了工作,打算去接女儿下钢琴课。

女儿学钢琴的地方是在城郊的小区,是一个比较有名气的老师。

远远的我就看到了路灯下,老婆那靓丽的身影。

林欣很注意打扮,穿得一如既往的漂亮。

宝石红的高跟鞋,黑色的裙,配上无袖的白色衬衫,将她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

我一直都夸赞她这样的身材去当模特都绰绰有余,而今晚在路灯下的她显得格外的妩媚。

我想上去抱住她,看到她惊喜的笑容。

而这时一辆奔驰车从远处开了过来,稳稳的停在了老婆面前。

车上走一个西装革履男人,很快就跟老婆聊了起来。

没聊两句,老婆就笑得花枝乱颤,甚至还敲了一下这个男人。

我本来想直接走过去打招呼,但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老婆对其他男人一直都很冷漠的,怎么突然对这个男人这么亲切?

而且老婆的异性朋友我都认识,但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有点陌生。

看到停在路边的车,我只是想到女儿学琴的地方比较偏远,而这个男人是开车过来的,难道他是刻意来见我老婆?

我忽然觉得老婆会不会有事情瞒着我。

我走到了前方的一个广告牌后,偷偷的看了起来。

男人站在路灯外,让我看不清楚容貌,努力的辨识了一下,隐约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们继续交谈着,老婆时不时的掩嘴轻笑,看样子这男人把我老婆逗得很开心。

这也更让我心烦意乱,我没想到会看到老婆对别的男人这么亲密。

我心中憋了一股闷气,拳头也暗中握紧。

老婆这撒娇的样子,有些亲密过头了吧?

这男人到底是谁?老婆跟他又是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会这么亲密?

我应该走过去问个清楚,可是我这样过去真的得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吗?

我重重呼出一口闷气,决定继续看下去,我想知道他们会聊到什么时候。

那男人忽然靠近了几分,头探在老婆耳边说了什么。

老婆回头看了一眼女儿上课的地方,摇了摇头。

那男人转身走到后座拉开了车门,似乎又说了几句后就坐了进去。

车门没关……

隔得太远,他说的什么我听不清楚,我以为那男人是不是要从车里拿东西给老婆。

但我错了……

我只是看到老婆犹豫了一下,跟着坐进了车里。

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我如遭雷噬。

我僵硬的站在广告牌后,心脏突然冰冷起来,只剩下空洞的跳动声。

我有点不知所措,我没想到老婆会坐进这个男人的车里。

我以为他们就算关系好也最多就是像刚才那样聊聊。

可是刚才这一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他们上车了,老婆在车上做什么?

在这寂冷的晚上,在快要接女儿下课的时候。

我努力的想透过车窗看个究竟,可是只能看到黑漆漆的玻璃。

我觉得自己应该走过去拉开车门看看。

但是我突然又有点不敢。

或许他们是不是在车上谈什么事情呢?

老婆是不是马上就应该下来了?

我不敢去多想,我只是期待的看着车门,想看到老婆马上出来。

我不知道我等了多久,我只觉得他们上车之后时间从来没有过得如此的缓慢。

我应该马上联系我老婆才是,问问她到底在做什么。

我慌乱的拿出手机来,手指颤抖的拨出老婆的号码。

第2章

我甚至没准备好说什么,只是想通过这个方式让老婆想起我的存在。

因为我爱我老婆,非常的爱。

我一直非常的信任她,我觉得她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来。

从当初追到她开始,我们互相都是非常的信任,从来不会做出让对方怀疑的事情来。

如果刚才的事情,只是别人对我说,我肯定不相信。

而现在我却是亲眼所见!

但……响了几声之后,手机忽然就被挂断了。

我呆滞的拿着手机,空洞的看着眼前的奔驰车,只剩下艰难的心跳声。

老婆挂了我的电话?因为跟一个男人在车里?

我只是觉得天旋地转,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我无法想象我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

内心充斥的愤怒,让我握紧了拳头。

为什么挂我电话?怕我妨碍他们?这男人对她这么重要。

我忽然心痛的难以呼吸,不死心的再次打了过去。

但这一次老婆的手机直接关机了。

呆滞了片刻,我心中冒出一股怒气!这甚至让我有了一种杀人的冲动!

我不想去猜测他们到底在车上做什么!

不管做什么,我都要把我老婆从车里拉出来!

我脸色铁青的从广告牌后走出来,刚走两步一个雀跃的小女孩出现在我余光当中。

那是我女儿方彤彤,她下课了。

突然响起的车门打开的声,让我停住了刚迈出两步的脚,转头一看,老婆已经走下了车。

我不敢再上前,我怕我现在这个样子吓到我女儿。

而且老婆既然已经下车了,我现在上去还有什么意义?

我得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再一次躲进阴影里看了起来。

老婆婆站在车旁,她用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沿着纤细的腰肢,抚平了裙上的褶皱,随后微笑的走向我们的女儿。

看到林欣这个动作,我脑中轰鸣一声,耳朵里只有心脏那剧烈的跳动声。

愤怒顿时充斥了我的胸腔,我气得浑身颤抖!

他们到底在车上做了什么,会让老婆有这样的动作!

剧烈的心跳让我胸口痛的好难受,痛得快要无法呼吸了!

我几乎站不稳,面容痛苦扭曲在一起,只有靠扶着广告牌!

我心中充满了悲愤,我不敢去想他们到底在车上做了什么,才让我老婆有这样的动作。

我艰难的抬起头看向远处的老婆。

老婆接到了女儿,牵着她的手,回头看了一眼奔驰车之后带着女儿离开。

而这时候奔驰车的男人从后坐上下来,坐进驾驶室后开车远去。

目送着奔驰车消失在夜色中,我脑子一片混乱。

我一拳重重的打在广告牌上,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楚。

我就这样蹲在广告牌边,点燃了烟狠狠的抽着。

不多时,地上已经是一地的烟头。

我多想刚才看到的一切只是一个梦,但周围的一切都提醒我这是现实。

我不愿意去相信我老婆出gui了,或许他们只是在车上聊点事情,我努力的说服自己,可是想到她下车抚平裙子的一幕,又刺痛着我的神经。

我夹着烟,回想着当初我们是多么的恩爱,想要缓解我的怀疑。

而又无法控制的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切,想到老婆抚平裙子的动作。

我捂住胸口,心如刀割。

一截烟灰落下,手指尖的灼热感才让我发现,原来最后一根烟已经烧到了最后。

手指似乎有点疼,但心里的刺痛让我觉得这不算什么。

我不知道我在这里蹲了多久,吹来的风很凉,但我心中更是冰冷一片。

突然我电话响了起来,是老婆打来的。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亲爱的老婆大人”我突然觉得十分的讽刺。

我颤抖的呼出一口气,接通了电话,我想听听看看她到底怎么解释刚才为什么挂了我的电话,还直接关了手机。

我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更平静一些,避免林欣觉察到任何的端倪。

“喂,老公,还在公司吗?”

“刚忙完,在路上了。”

“那好,你快点回来,彤彤还在等你吃蛋糕呢,你不会连我们女儿的生日都忘了吧?”

“没有,我记得呢,我还给她买了礼物,对了,刚才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问出这个问题,我屏住呼吸,我想听清楚林欣会怎么样回答。

“哪是不接啊,没电了,我也是刚充好电给你打电话呢,对了,有什么事吗?”

“没事了,我回来再说。”

我挂掉电话,苦涩的笑了笑。

对啊,没电了,多么好的解释。

就好像她不是为了跟那男人才挂断我电话一样。

就算我现在回去检查,手机也已经充好电了吧?

“操!”

我对着黑夜歇斯底里的怒吼一声,发泄着心中的郁闷。

努力几个深呼吸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之后,我阴郁转身——时间不早了,还得回家给女儿过生日。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回家,一进屋我就看到了林欣摆放在客厅茶几上充电手机。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女儿方彤彤雀跃的扑进了我的怀里,她望着小脑袋委屈的看着我:“爸爸,我今天生日你为什么不来接我下课?”

我多想告诉女儿,我一直在外面等她,只是我不敢出现而已。

我只能挤出一个笑容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对不起,爸爸今天有点忙,但爸爸记得你生日的,爸爸给你准备了礼物。”

说着我将原本就准备的礼盒送给了她。

女儿拿着礼物倒是欣喜的跑到一旁去拆开。

林欣微笑的上前跟我拥抱了一下;“今天累了吧,有些事情放到明天做也是一样的。”

老婆一如既往的温柔,我本该微笑。

但只要想到她进了别的男人的车,还在车上呆了那么久,我心中就十分的痛苦。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刚才的事情可能只是一会误会。

我应该问清楚,我应该听听老婆是怎么解释,但我又不知道该如何的发问。

我正准备找个说辞,旁敲侧击的问问。

可是当林欣一转身的时候,留意到她身后黑色裙的侧边,我顿时如坠冰窖,沉到了深渊。

在那黑色的裙子上,居然有一片痕迹。

我的心脏狂跳起来,我能清楚的听到我心脏那空洞的跳动声。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自己明明还在帮林欣辩解她在车上没什么。

可是她裙子上的痕迹又是什么?

两人真的可能在车上什么都没发生吗?

林欣回头看向我:“怎么了?还愣在门口,你今天好奇怪。”

“我……”

我空洞看着林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心里有太多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去问。

我只是看着那痕迹,心如刀绞。

似乎是我目光的注视,让林欣侧身看了看自己的裙摆:“嗯?什么时候弄上的?”

我顺口问道:“你裙子上的是什么啊?”

林欣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你以为是什么?还不是你女儿弄上的。”

“我女儿?”

我疑惑看着林欣,不知道她这个答案是什么意思。

林欣一边找来纸巾擦拭,一边回答说:“今天彤彤生日啊,走到路上的时候她想吃冰淇淋我就答应她了,这样拿着冰淇淋走在路上还东张西望,这不给我蹭上了吗?”

第3章

多么巧合的借口,巧合的让我无法反驳。

如果我不是亲眼看到老婆上了别人车,或许这个借口让我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我笑了笑,没有戳破她的谎言。

而我也不打算再直接的问她这事情。

我觉得就算我问了,得到的也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我甚至开始怀疑,女儿会不会被老婆给收买了,她们串通起来骗我。

我走到女儿边上蹲下,假装呵斥:“彤彤,怎么又让妈妈给你买冰淇淋吃了,这东西太凉,吃多了不好好。”

小孩子是最简单的,我不得不试探我的女儿。

如果她是在老婆的教唆下说谎了,肯定会露出端倪来。

女儿拆开礼盒看到一个毛绒玩具之后非常的高兴,同时也嘟着嘴巴说:“今天我生日嘛,妈妈说了吃一个冰淇淋没事的,再说我也让妈妈吃了大半,我本来也想给爸爸留一点的,但是冰淇淋会化掉,所以我把剩下的都吃了。”

女儿的懂事让我很欣慰,但是她的回答却让我有些错愕。

女儿回答的是那么的自然,如果提前商量好了,我简单的女儿不会说这么多话来。

难道裙子后的痕迹真的是冰淇淋?

我皱着眉头仔细思考起来。

老婆如果发现裙子上有痕迹,肯定会早就处理掉,不会等到我来发现。

女儿今晚上又吃了冰淇淋会不会太巧了?

还是说被我发现后,老婆正好借用女儿吃冰淇淋的事情当了借口?

我回头看了看林欣,她笑得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一丝的虚假。

难道真的是我多想了?

似乎也对,他们在车上并没有呆多长时间就下来了,这时间应该不足以发生太深入的事情吧?

我安慰着自己,努力不让自己陷入极端。

我怕真的知道老婆跟那男人发生了什么,我会做出自己无法预料的事情来来!

可是想到他们在车上可能做的事儿,我的拳头还是偷偷的握紧。

即便如此,我还是很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跟老婆关系这么的亲密,他们在车上到底做了什么。

今天是女儿生日,我不想扫了女儿兴致。

我走进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希望这冰冷的水温能让我冷静下来,暂时将这件事放在一旁。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老婆端出了蛋糕给女儿庆生。

看着烛光下的母女俩,情绪稍缓的我对拥有这么一个家庭非常的满足。

我并不想此生大富大贵,只求安分守己就好。

看着女儿对蜡烛许愿,我心里也祈求着,希望今晚的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

吃了蛋糕,哄睡了女儿。

老婆穿着粉色的丝绸睡衣回到了卧室里。

她看着我婉儿的一笑,眼波流转,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结婚几年来的默契,我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关上灯,老婆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只是觉得,今晚的老婆,似乎格外的主动的了一些。

完事之后,老婆依偎在我身旁,我靠在床头抽烟。

平日里她不喜欢我在卧室抽烟,但是老婆知道我最近压力大,也没有阻止我。

男人在某种事情之后惯有的冷静,让我再一次皱起了眉头。

我非常怀疑老婆今晚主动的原因。

好几次想问的话到了嘴边,我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

“结算的事情不顺利吗?”

老婆在我怀里温柔的问。

我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就那样吧,有点麻烦,其他流程都结束了,就差一个人签字了。”

老婆撑起身子认真看着我:“签不下了吗?有什么困难?需不需要我帮忙?”

我摇了摇头,看到她露在被子外的肩膀。

如果是以前我本应该拉上被子替她盖上,怕她着凉。

可是我今晚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情,我只是淡淡的回答:“不知道问题在哪里,我明天打算再约盛达的经理吃个饭探探情况。”

老婆关心的问道:“是不是要送点礼?或者回扣给得不够?”

我嗤笑一声:“要是这样就好办了,该表示的我都表示了,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明天我再直接的问问吧,他要给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我们恐怕就要准备跟他打官司了。”

老婆点点头,又追问道:“那明天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林欣口才很好,以前跟多次的谈判她都把对方想法拿捏得死死,也因此当初给我们公司拿下了不少的订单。

但这次我却完全不想林欣出面。

我记得上次见盛达那经理的时候,他看林欣的眼神就不一样。

我不想再有别的男人觊觎我老婆,今晚的这一个已经快把我给逼疯。

“算了,你还是去接女儿下课吧,这次结算又不是拿订单,他愿意给我们结算怎么都要签字的,不愿意的话,你去了也没用。”

林欣点点头,把我抱得更紧了一些,随后头在我胸膛上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这一刻,我觉得我老婆依然还是属于我。

很快林欣就睡着了,她靠在我怀里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但心事重重的我,怎么都睡不着。

我看着老婆那恬静的脸庞,心中充满了煎熬。

忽然间,我感觉老婆放在她那一侧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起来。

探头一看,似乎是有人发来了微信的消息。

我很好奇到底谁这么晚的还跟老婆发消息。

但隔了一些距离我看不清楚,老婆压在我身上,我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怕惊醒来。

我努力的往前面凑了凑,只来得及看到屏幕上似乎有达令两个字,随后手机就息屏。

而这两个字给我带来的震撼,如同五雷轰顶。

第4章

达令……这是亲爱的意思。

谁在这样称呼我老婆!

难道是晚上那男人?

我想去拿过手机仔细的看,可我又怕惊醒林欣。

我们从来不查看对方手机的,这是我们之间的信任。

可是觉得林欣正在利用我们之间的信任。

我很迷茫,看着熟睡的她,我不知道该不该叫醒林欣来跟她对质这个事情。

我不想跟她在大晚上吵架,更不想因为我们吵架吵醒女儿。

手机忽然的息屏让我没能看清楚消息的内容是什么,我应该马上去拿过来看看才是!

但我想了又想……

我忍住了!

我想等到林欣完全熟睡过去后挪开她,再找机会仔细去看那手机的短信。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累了。

我居然睡了过去,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老婆已经在伺候女儿吃早饭上学了。

而手机也早就不在床头柜上。

起床之后,看着林欣温柔的给我端上早餐,我多希望昨天只是一个梦。

她亲吻了一下我,送女儿去上学了。

我有些浑浑噩噩的吃了早餐,去了到公司。

我努力找些琐碎的事情让自己忙起来。

我怕空下来的自己,会又去想昨晚的事情。

有客户打电话来说线路故障,电脑连不上网,我派了一个员工去维护。

我这个公司说是科技公司,其实也就是办公网络布线。

很简单的IP设置问题,但是不懂的人太多了。

接盛达的单子也是因为他们公司电脑和线路都老化了,我才有机会去赚一笔。

在给盛达整个公司重新布线的同时,又给他们配置了全新的电脑,全新的办公系统。

如果不出意外,这笔订单我可以赚到两百万!

这是我过去两年的利润总和!

为了做这笔单子,我可是押上了公司全部的资产,还去银行借了两百万才顺利完成下来。

只是没想到,前面的过程都顺顺利利的,结算的时候偏偏要卡我一头。

老婆去送了女儿上学之后也来到了公司里。

这是我们一起奋斗的公司,她在公司里担任我的秘书。

她没有像很多妻子一样,主内不主外。

林欣无论在生活还是工作上,都会尽力的去照顾我,帮助我。

我们在一个办公室里,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她回到公司后,很快的就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我相信,林欣就算不是在我们公司,在其他大企业里,也能很快的做到一个高层的职位上去——这是她的能力。

只是老婆回来之后,我注意力很难集中。

我总是时不时的看着老婆发呆,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我似乎想从她的外表看出,她到底是不是变了。

忽然老婆的手机响了起来。

正在做着资料的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号码之后,下意识的看向了我。

发现我正看着她,林欣对我笑了笑。

顺手拿起一份资料后,起身朝着门外的走去,同时也接起了电话。

我不知道谁打的,也没听到她对着电话说了什么。

我只是下意识的在想,老婆打电话在回避我?

她为什么这么做?是怕我听到什么?

可是她手里也拿着资料啊,她是出去给员工送资料?

好奇之下,我赶紧起身到窗口,拉开百叶窗看了看。

老婆是把一份资料给了公司里的员工,可依然有说有笑的打着电话。

但她放下了资料之后并没有回到办公室来,而是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心再一次凉了。

我觉得老婆肯定有事情瞒着我!

以前打电话从来不回避我的她,现在开始躲着我打电话了?

她到底是在给谁打电话?

是昨晚的男人吗?还是晚上给她发消息的人?称呼她达令的人?

我越来越焦躁,我心里有一种危机感,我觉得我是不是有必要找林欣好好谈一谈了。

不多时,林欣回来了,她已经打完了电话,脸色带着微笑,似乎打电话这个过程让她很高兴。

她看了我一眼,似乎发现我神色的阴霾之后,眼神闪过一丝慌乱,犹豫着问:“怎么了?”

“没事,跟谁打电话呢?”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些。

“老同学嘛,对了,今晚吃饭的地方你看看选择哪里,我好去提前定位置,还有盛达公司相关的文件,你再确定一次?另外,你真的不需要我陪你去?”

林欣敷衍的回答之后,转移了话题。

这是一个我不得不重视的话题,今晚的约谈很重要。

甚至可以说,我经营的公司还有没有未来,全看今晚了!

而晚上我要约出来的人叫做余富。

他是跟我们接洽的总负责人,没有他的签字我就拿不到结算。

我觉得跟余富的关系还是处的不错的。

因为这单子很大,我也是亲自负责,在盛达公司偶尔见面的时候也是笑盈盈的,该请的按摩桑拿,该送的烟酒礼品卡,只有多没有少的。

回扣方面我也暗示过,他一直不给我结算,我就不明白是几个意思了。

“不用了,我去就行!还是昨天说的,你去接女儿,吃饭的地方你看着定个档次好点的就行。”

我安排下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追问。

我很在乎老婆到底有没有背叛我,而我同样也在乎我们这个公司!

这个公司是我们生活的支柱,没了公司我们的生活也难以为继。

为了安排好晚上邀请余富吃饭的事情,我不得不暂时放下对老婆的怀疑。

跟着林欣商量了一下吃饭的细节之后。

我打电话向余富发出邀请,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我提前了半个小时站在餐厅门口等他来,他反而还迟到了半个小时。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他能来,至少表示还可以谈。

只是当我站在餐厅门口,看到他开来的奔驰车顿时愣住了。

黑色的奔驰车S350,我清楚的记得昨晚看到的奔驰车也是这个系列,百万的轿车。

跟余富开的一模一样。

再看了看车牌,留意到穿着西装下车的余富。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昨晚看到的那男人会觉得有一点点熟悉了。

昨晚跟林欣说话的男人,就是余富!

第5章

余富年纪不大,跟我差不多。

我虽然现在三十二岁打拼出一个公司来,但跟他还是没法比。

称呼他为经理,实际上却是盛达公司副总的级别。

他能很随意的穿着古驰范思哲的混搭,带着江思丹顿的手表,开百万的好车。

而我只是有几套体面的衣服而已。

或许是经常跟人打交道,余富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意。

配上他还算俊气的容貌,会让人觉得很阳光。

只不过,现在我看到他嘴角的笑意,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甚至感觉到那若有若无的讽刺。

当我明白林欣那晚见到的男人就是余富的时候,我恨不得直接上前把这家伙暴打一顿。

但是我仅有的理智告诉我不能!

今晚是来跟余富谈事情的,是我有求于他。

他掌管着我公司的命脉!我要是得罪了他,我的公司也就完了!

我只能压住心中的怒气,陪出一个笑脸来,将余富给请进了包间里。

余富扫了眼空荡的包厢侧过头问:“就我们两个?”

我不禁暗想他是想问为什么林欣没来吧?

“我想跟余经理谈点比较重要的事情,所以人少点一点更好,避免节外生枝。”

我陪笑着,拉开上坐的椅子,邀请余富坐下。

余富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听到没有其他人之后,笑意减少了几分,很随意的坐下。

我赶紧掏出华子递上一根,但是余富却直接推开,拿出一盒高希霸示意说:“我抽自己的烟习惯了。”

我只能讪笑,五十块一包的华子确实跟高希霸没得比。

或许在余富的眼中,我们抽的华子跟十块一包的白沙没什么区别。

我想给余富点烟,余富依然是抬手给阻止了。

或许他觉得我太老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给高希霸预热吧。

我悻悻的坐在旁边,自己点燃一根,犹豫着该说些什么,避免气氛这么尴尬。

余富很淡然的用火机先热了一下烟身之后才点燃抽烟,他吐出一个烟雾后靠在椅子上,用一种戏虐的眼神看着我:“方总,我明白你找我来什么意思,不就是结算的事情嘛,其实要我跟你签字很简单的。”

听到这话我压抑的内心有了几分欣喜:“那余经理您直说无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尽力去满足您。”

“让林欣陪我一晚上。”

余富很淡然的说了出来,仿佛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听到这话之后,我笑容凝固在脸上。

我仿佛没听清楚余富的话,或者看着他带着笑容的脸,觉得这只是一个玩笑。

“余……余经理,您刚才说什么?”

余富笑容消失,认真的看着我:“方总,你不至于听力这么差吧?也罢,我再说一次好了,让林欣陪我一晚上!”

看到余富认真的神色,我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我不由得在想,余富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他难道不清楚我跟林欣的关系?

我试着解释:“余经理,您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了,可能您有点误会,其实林欣不止是我的秘书,她其实是我老婆。”

“我知道,那又如何?”

余富弹了弹烟灰,很淡然的看着我,仿佛我老婆陪他一晚上是理所当然的。

我心里顿时充斥了一股火气,差点忍不住把他笑盈盈的脸按在桌子上摩擦。

我知道商业当中会有很多的潜规则,但堂而皇之的让别人老婆陪睡,这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一时间除开愤怒和无措以外,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能打他,一旦打了他,结算的事情就没法谈了。

我更不可能对他还保持恭敬。

我只能认为是不是自己解释得不够清楚:“余经理,您可能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跟林欣结婚八年了,孩子都七岁了,您提的这个要求,会不会有点太过分了。”

余富脸色冷漠下来:“方恒,我没跟你开玩笑,也没这个时间跟你开玩笑。

我知道你今晚请我来就是让我明确的表达一个意思。

现在我这个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

让你老婆林欣陪我一晚上,我马上给你签字!”

听到这话,我突然站了起来,眼睛赤红的瞪着余富,双手的拳头捏的咯吱作响。

余富斜靠在椅子上,扫了一眼我的手之后,戏虐的一笑。

他气定神闲的看着我,毫无畏惧之色。

似乎料定我不敢动手一般。

是的……他猜对了。

我不敢动手。

我咬住腮帮子,努力的控制住自己情绪。

听着余富堂而皇之的说出这无礼的要求来,我多想一巴掌呼在这家伙的脸上。

但是我不能啊!

我顾虑我的公司,这是我跟林欣一起奋斗十年的心血。

要是我这一巴掌扇上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我深呼吸一口气,松开自己的拳头,努力让自己神色看起来平缓一些:“余经理,你说点其他条件吧,要是你觉得回扣不够,我们可以谈,你要我老婆这……”

余富抬手阻止我说下去:“别废话了,我对钱不感兴趣,这五百万的项目对你来说一个大工程,对我来说就是一笔零花钱而已,不是看在林欣的面子上,你以为这个项目会落到你这个小公司上?”

我惊骇的看着余富,似乎从他这句话意思来看,他真的早就跟林欣认识了?

所以昨晚,林欣才会表现的那么亲密?

难道林欣真的跟余富有关系?

他们在车上……

不!不会!

我顿时就说服了自己。

如果林欣跟余富发生了什么关系,那余富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吗?

这种事情偷偷摸摸的就好了吧?

哪个正常男人会睡了别人老婆之后,还冠冕堂皇的去告诉别人老公?

肯定是林欣抹不开面子,才不得不跟余富接触。

或许余富已经向林欣示意过,林欣拒绝了才不得不从我这里想办法。

想到这,我恍然大悟。

或许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之前发生的事情是我以为我老婆在外面有人了,见到余富看开了同样的奔驰车,我以为林欣外面人就是余富,我以为林欣跟余富好上了。

实际并没有?我老婆没有背叛我!

不然余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

或许只是余富,在不停的勾搭她,甚至不惜用结算的事情来为难我,让我主动送老婆去陪他。

狗日的家伙!想睡我老婆?他是在白日做梦!

难道余富觉得我就是那种唯利是图的男人?

为了事业,就得把老婆也赔上吗?

现在是法制社会,他不结算难道我就没有办法了吗?

既然准备撕破脸了,我脸色也冷漠下来,多年的阅历让我知道话不能说太死,我也想再最后争取一下:“余经理,你也知道我们当初是按规矩投标中的的,项目过程我也是亲自督办,完全按照标准来的,怎么检查都没问题。

我也感谢你们没最终选择跟我公司合作,也希望以后有更好的合作,你这样做未免让我有些寒心了。”

余富戏谑的看着我:“我说了,给你项目是看在林欣的面子上,跟我们盛达合作,你这个破烂公司还不够格,只要我不签字,公司里没人敢给你算!”

>>>>>点此回复《妻子的谎言》阅读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