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闯乔以笙犬马大结局 陆闯乔以笙《犬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犬马乔以笙陆闯免费阅读

主角:犬马小说根号桑

作者:犬马陆闯乔以笙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主角是郑洋乔以笙陆闯的抖音热门小说《犬马乔以笙陆闯百度云小说》又名《乔以笙陆闯免费阅读全文》,是由根号桑最新创作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当爱情的另一方出现了背叛,乔以笙的选择是用同样的方式报复回去,她找到渣男的好友陆闯,进行了一场你情我愿的关系。乔以笙最后悔的莫过于那天晚上一时冲动找了陆闯,从此惹上一条癫狂发疯的狗。-浪荡子死于忠贞。向阳花死于黑夜。我死于你的声色犬马敲骨吸髓。

书评专区:

精美的光标:那个,作者啥时候更新啊,一晚上就看完了,我都没睡觉你知道吗?

风声萧萧:身为一个从来没有看过女频书的男孩子,在机缘巧合之下点开这本书的时候,看见简介的那一刹那,我今天不好的心情全部消散,女频的和男频的一点也不一样,几个小时后如果我没有回来,可能是已经笑死了

钟籽柒:啊啊啊!看完了!不过瘾啊!这书有毒!中毒太深,不想自拔!啊啊啊!大大加油!啾咪!

陆闯乔以笙犬马大结局 陆闯乔以笙《犬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犬马》在线试读

第15章 金

乔以笙何止是迅速从没想法到有想法,想法还非常强烈。

她记起以前欧鸥问过她,她一直都不馋的吗?

彼时她闹了大红脸,回答欧鸥不馋,欧鸥竟怀疑她是不是正常女人。

她自然是个正常女人。她也没骗欧鸥,虽然她有过期待,但确实不馋。

欧鸥一针见血,没有吃过猪肉,不知道猪肉的美味,所以才不馋,等有一天她吃上了,就会馋了。

今天乔以笙觉得,欧鸥的话大概真的要在她身上应验了……

陆闯却把猪肉吊在她的面前不给,说:“你还没回答我昨晚的问题。”

显而易见,男人的自尊心作祟。

乔以笙眼睛水濛濛的,半张的唇水润中透着红,委婉道:“你太狠了。”

这并非贬义之词。陆闯闻言整个嘴角上扬:“真话?”

乔以笙点头。

陆闯粗粝的手指寸寸摩挲她的脸颊,笑纹加深,这才解了她的馋。

……温柔得可怕。

乔以笙睡过去前,听到他问:“还失望吗?”

再醒来时已经中午,乔以笙是饿醒的。

睁眼就见陆闯又倚靠着窗台抽烟。

宽肩窄腰,肌肉线条流畅美好,宛若雕刻大师精心打磨的完美作品,浑身都蕴藏着生机勃勃的力量,有种难以驯服的野性。

她还是第一次这样完整地打量他。

陆闯的视线不在这边,他正盯着地板上的一个透明玻璃罐。

玻璃罐原本摆于床头柜,不久前被震倒,然后滚落的。

而这个玻璃罐算乔以笙和郑洋的定情信物。

她高考那一年,父母遭遇车祸,母亲当场死亡,父亲虽然捡了一条命,但陷入昏迷,医生也无法保证能否清醒。

她因此高考失利,没去成更好的学校,索性留在霖舟,进了霖舟大学的建筑系,这样还能守着父亲。

大二时,学校里忽然流传开彩色许愿沙的说法,说是霖舟北部大霖山的冻土里挖出的金色沙子,能实现愿望。

乔以笙不是个封建迷信的人,可这个说法越传越玄乎,很多同学开始组队一起进山。

人在无能为力的时候,会把最后的希望寄托给神明。当年她最大的愿望莫过于父亲早日清醒,所以她决定也去试一试。

郑洋得知后,帮乔以笙组了个队,他喊上他的兄弟,她带上欧鸥及几位同学,当作周末出游联谊,顺便寻找许愿沙。

郑洋一手包办了行程,租车、住宿、伙食等等,安排得妥妥帖帖,向乔以笙充分展示了他当男朋友的潜力。

进山之后大家明白为什么之前的同学都铩羽而归——大霖山的地形比他们所认知得还要复杂,而且时逢冬天,冷得够呛。

“寻找许愿沙”这事儿便没人再当回事,只剩下玩了。

乔以笙心里绕是有不甘,客观条件不允许,她也没办法。

是郑洋察觉了她的心思,提出女生全体留守大本营,他和他的兄弟们去走一趟。

结果郑洋就差点出事了。

搜救队成功解救出郑洋时,郑洋处于昏迷状态,手里却还紧紧握着装有金色沙子的瓶子。

乔以笙无法不感动,在郑洋出院后,和郑洋正式开始交往。

她买了这个玻璃罐,将沙子装在里面,一装装了八年。

她的父亲却还是去世了。

连为她豁出性命找到沙子的人,如今也面目全非。

想到刚刚这瓶许愿沙旁观了她和陆闯,她更是感到嘲讽。

敛回神思,乔以笙发现陆闯的目光不知何时移到了她的脸上。

她抽出褶皱不堪的被单裹住自己,默默从衣柜翻出自己的家居服,进去浴室。

等她出来,陆闯竟然还没走,懒懒散散地靠在床头,手指摁着手机屏幕,似乎在和谁聊天。

“你还有什么事?”乔以笙蹙眉。这究竟是她的地盘还是他的地盘?

陆闯盯着手机没抬眼:“衣服在你的洗衣机里。”

“我这儿有衣服能先借你穿。”乔以笙推开衣柜门,示意给他看挂在里面的两套男士服装,“尺寸应该合适。”

陆闯觑了觑,眸底一片暗沉:“我不穿别人穿过的。”

乔以笙解释:“没人穿过。”

她买来送给郑洋的,可没来得及送出去。现在也不用送了。

陆闯的神情冷酷:“我只穿我自己的。”

说罢他继续玩手机,姿态跟个等人伺候的爷儿似的。

——噢,忘了,他本来就是个爷儿。

乔以笙哂笑,暂时不管他了,径自去厨房给自己做午饭。

刚给锅烧上水,她听见她的手机响。

乔以笙找了一会儿,才从沙发缝里找到。

打来的是郑洋,问她人到哪儿了。

今天周六,按照惯例,她该出发去他家了。

“我还在家里。”

“怎么还在家里?”

“嗯。刚睡起。”乔以笙扯谎,“昨晚和欧鸥聊太迟,没休息好。这周我就不去你那边了。”

话音尚未落下,她倏尔被人从身后抱住,耳珠也被轻轻咬住。

郑洋听到她短促的一声,狐疑:“怎么了宝贝?”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