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大人的黑月光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丞相大人的黑月光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苏迟

角色:苏迟沐雪

简介:被男友和闺蜜联手推下山崖,苏迟烟一睁眼就成了懦弱可欺的候府嫡女
继母狠毒,白莲恶心,挽着渣男未婚夫登堂入室
笑意盈盈间拧断渣男手腕,撕破白莲伪装,就在苏迟烟用不断用打脸教会他们什么叫做人间疾苦时,却被那位腹黑妖孽的丞相给盯上了

书评专区

放浪形骸歌:玄幻武侠优点:笔力雄健,情节曲折,氛围max缺点:过于意识流、十年前的奇遇流武侠写法,幼苗待观察

黑龙法典:娘炮才干母龙,真龙应该干30cm的小精灵!

最终猎杀:作者上一本书是《帝国之心》,虽然有些小众,但小说本身是可以的。这本最终猎杀很不错,统合了不少元素。主角是个猎魔人,身处时代目前看是末世之后,荒野上到处是辐射和怪物。主角的金手指是万法之书,能用生命力从里面换取自己穿越前见过的电影动画里的能力。目前两个主要能力,写轮眼和恶魔之手目前情节进展节奏感强,小高潮一波又一波,一看就停不下来,期待后续。

丞相大人的黑月光

《丞相大人的黑月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六章 生出嫌隙

三个混混愣住了,立刻明白上了当。

“父亲,现在您还觉得玄意是和他们串通好的吗?”苏迟烟看向苏宁海。

苏宁海心中又惊又怒,对着几个混混厉声开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若不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别怪本侯要了你们的狗命。”

“这……”几个人支支吾吾。

见状,姜氏连忙开口:”老爷,会不会只是这几个混混平日里面经常和玄意一起赌钱,知道玄意出身候府,生了歪心思来盗窃,被抓了又害怕出事,所以才栽赃嫁祸到了玄意的身上,想要躲过罪责。”

苏迟烟心中冷笑连连,这话看似是在替苏玄意解释,但却又给他扣上了一个赌钱,外带结交狐朋狗友的帽子。

“父亲,依女儿之见还是报官为好,到时候不管是他们几个前来盗窃,还是……受有些人指使另有目的些,自然都可以真相大白。”

“迟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觉得是有人故意买通了这几个混混来陷害玄意。”姜氏微提高了声音。

“二娘急什么,我也不过是猜测罢了。”

姜氏心里面对苏迟烟恨得咬牙切齿,”老爷,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咱们毕竟是候府,若是报官了的话,难不成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平阳候有一个好赌、不成器的儿子吗!”

苏宁海听到这话之后面色一变,”这件事情不用报官,就由府中调查。”

“父亲……”

“迟烟,你维护你弟弟没错,可是为父也必须要顾及到候府的颜面。”

苏迟烟顿了顿,看着苏宁海,将准备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姜氏的确很了解苏宁海,苏宁海好面子,在他心里面已经认定了苏玄意不成器,自然不愿意把事情揭开,以免让别人看了候府的笑话。而现在府里面上上下下几乎都被姜氏把持着,如果放在府中调查的话,自然不会有什么结果……

“迟烟,你父亲也是为了候府面子,这些事总不能闹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吧!”姜氏假意叹着气劝说,目光中透出一抹得意。

苏迟烟心思一转,语气苦涩的开口:”父亲,您想要维护候府的面子,女儿可以理解。不过,既然二娘都已经决定让女儿给人做妾了,我们候府的面子只怕是再怎么样都保不住了。”

“做妾?怎么回事?”苏宁海诧异的开口。

“父亲难道不知道吗?”看着姜氏僵住的神色,苏迟烟心中暗暗发笑,”二娘想要把自己的侄女嫁到德亲王府,所以还特地请来了她的娘家人一起让女儿交出正妻之位,嫁给沈慕朗做妾。女儿又何尝不想维护咱们候府的面子,可是等女儿为妾之后,只怕父亲就免不了被人议论了。”

“荒唐!我堂堂平阳候府嫡女,怎么可能嫁给别人做妾!”苏宁海怒不可遏。

“父亲是真的不知?”苏迟烟故作惊讶,”女儿还以为,二娘已经和父亲商量好了呢。不过,也许二娘是想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和理由再告诉父亲吧。”

“老爷,这件事情……”

“二娘您放心,迟烟没有怪您的意思。”苏迟烟打断了姜氏的话,”我也明白,毕竟姜小姐是您的亲侄女,有血脉之亲,但是归根究底,我只是一个外人,您有这样的打算也是人之常情。”

苏迟烟故意将外人两个人说的格外明显,脸上苦涩凄婉的表情拿捏的恰到好处。

苏宁海心中一痛,自己好好的女儿,平阳候府的嫡女,现在竟然会觉得她是个外人。

“烟儿,为父绝对不可能让你做妾!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平阳候府的嫡女,竟然要给姜家的女儿让路了!”苏宁海不悦的看向姜氏。

“老爷,我……”

姜氏急了,可偏偏苏迟烟又再次打断了她的话。

“父亲,您千万不要生气,这么多年府里面上上下下都是二娘一手操持,也正因为有二娘,府中人才齐心协力的听命办事,可千万别因为女儿和弟弟惹得您和二娘之间生出什么嫌隙来。”

听到这话,苏宁海也终于察觉出几分不对味来,上上下下一手操持,听命办事……

姜氏几乎快把一口牙给咬碎了,”老爷,你千万不要听她胡说,这件事情实在是因为沈世子那边看上了映雪,一个劲的想要退婚……”

“所以你就让我的女儿去做妾,奉你的侄女为主母?”苏宁海脸色难看,但碍于众人在场最后还是压下了怒火,咬牙低声道,”这件事情,稍后再和你计较!”

见目的达成,苏迟烟扶起了还跪在地上的苏玄意,”父亲,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女儿就送弟弟去疗伤了。”

“好。”苏宁海看了看苏玄意,虽然平时恨他不成器,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玄意,今日是为父错怪你了,你不要记怀。”

苏玄意抿了抿唇,刚准备张嘴,却被苏迟烟用力握了握胳膊。苏玄意愣了一下,最后什么都没说。

“父亲,我们先走了,这件事情的调查……”苏迟烟看向那三个混混。

苏宁海目光深了深,”你放心,这件事情为父会亲自查。”

“多谢父亲。”苏迟烟点了点头,扶着苏玄意就离开了。

绕过花园,回廊之上,苏玄意终于开口了。

“姐姐,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你要说什么?”苏迟烟耸了耸肩膀,”告诉父亲没关系,你不会记怀?”

苏玄意又抿了抿唇,”难道不应该吗?”至少说了这些话,父亲心里面对他的印象或许会好上几分。

“不应该,而且大错特错。”苏迟烟停下脚步看着苏玄意认真的开口,”你记住了,隐忍和大度从来就不是获得关注的办法,你觉得痛,觉得委屈,那就要表现出来,否则别人很快就会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而在父亲那里,除了可能有那么短短一瞬间觉得你懂事之外,你就连一点儿愧疚自责都得不到。”

苏迟烟的嗓音清脆而又坚定,似乎带着一种让人不自觉去相信的力量。

苏玄意看着苏迟烟,半响过后,认真的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原创文章,作者:苏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