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大公子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异界大公子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祖乘风

角色:祖乘风张弛

简介:简介:祖乘风,一位医科研究生穿越到了神魔大陆一个教条古板的书呆子身上
书呆子满口的之乎者也,仁义礼德,却连杀鸡都怕
祖乘风放荡不羁,嬉笑怒骂,唯我唯心
会有怎样的故事?

书评专区

诸天盗梦者:反元副本还行但第二个副本穿越当太监干嘛,有毛病吧,虽然看网文的都知道可以阴阳化生,但是膈应人啊。想起那本穿越诸天当太监了,一当就是好几百章,诸天是一点也看不到,希望这本不是这样

二十七载:逻辑硬伤,背叛一章里写的什么玩意?已经背叛的朋友还告诉主角半年后就会被干掉,这是哪个反派的主意?脑袋有包到不怕主角掀桌子吗?知道自己必死的话主角直接在公共场合求救说自己是替身或到家族聚餐时捅死几个,看反派怎么玩。

求退人间界:都市神话类。

异界大公子

《异界大公子》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卷 异界纨绔第3章 大家都是奇葩

从琼香楼走出来,祖乘风心情大好,这两个货经过自己这么一通整治,应该能消停一阵子。事后想起来,祖乘风还是有些背后冒冷汗,要不是自己机灵,早早溜了出来,被这两人捉奸在床的话,一定要出天大的乱子。

祖家乃是大云王朝中的一尊庞然大物,家主祖啸天曾经贵为镇国大元帅,统领三军,威名赫赫,权势之盛,几乎遮天蔽日,朝野上下无人敢掠其锋芒,即便眼下日渐衰老,却依旧有龙虎之威,即便是帝国皇帝都要让其三分。而祖乘风的父亲在军中的资历和威望也日渐兴盛,只要再过一二十年便能和当年的祖啸天媲美。除此之外,祖乘风的两个叔叔也都是很有本事。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即便是祖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也依旧有烦心的事情。这根子就在祖乘风的身上,怕是祖家两袋祖父辈都没想到一门铁血竟然出了个书呆子,宁死不从军,只喜欢舞文弄墨。喜欢读书也不是坏事,以后做文官也不错,可是怎么也没有让他们想到的是这唯一的后代居然没有一点祖父辈的男子汉气势,连杀个鸡都害怕,都晕血!若是祖乘风生在一般的家庭也就罢了,但问题就在于他生在了祖家!越是长大就越是格格不入,无论是性格、爱好、经历都没有一点相似之处。这让祖啸天和祖玉龙两人如何不气,不无奈?

“唉!”祖乘风走在回家的路上翻阅着这具身体的记忆都叹气了。“真是个废物,哪里有半点男人的样子。既然老子来了,上辈子失去的,这辈子一定要补回来,而且还要变本加厉!”他满脸猥琐的笑容,迎着晚霞向着祖府迈去。

“少爷好!”刚一回到府上,祖乘风就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只见一排不下十个人的仆人恭敬的向他请安。这一幕,顿时让祖乘风狠狠的膨胀了一把。“这才是官二代啊,这队伍拉到地球上的大街走一走,不知道能吸引多少人的眼球!”

他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所到之处眼花缭乱,虽然从记忆中早就知道祖家的势力很大,但是眼下的场景依然震撼了他,粗略估计了一下,一路走回卧房,遇到的仆人丫鬟不下二十人。

“这……”祖乘风有些无语,又有些高兴,他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有泪水流淌。“太感动了,居然是萝莉!”

眼见公子回来,等候在门口的两个十一二岁模样的丫鬟,顿时恭敬乖巧而惶恐的低声问好,而后一前一后的为祖乘风洗脸更衣。

祖乘风从没试过洗个脸都被人伺候,独立的他顿时很不舒服,挥了挥手让两个小丫头让开。

两个丫鬟顿时一脸惊恐莫名跪倒在地,高呼:“少爷莫怪,奴婢知错!”

祖乘风相当无语,“起来,是我想自己洗,不干你们的事。”虽然对自己的两个萝莉丫鬟比较满意,但祖乘风只是纨绔了点,可并不是禽兽,何况他的审美观和价值观根本就和眼下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两个丫鬟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少爷今天有些奇怪,以往从没这么要求过啊。

就在祖乘风刚刚洗好脸后,门外就走进来个人,三十出头的年纪,国字脸,满脸的忠厚老实。这个人祖乘风自然认得,是管家魏兴。

“少爷,老爷和老太爷都在书房等着您,让您过去一趟。”

“知道了,马上就来!”祖乘风一边回答,心里却在思考等下的局面要怎么应付,无论如何不能露出了马脚。

怀着心思他缓缓走到了书房,便看见一个浓眉星目的中年人和一个满头灰发却精神矍铄的老者。不用问这两个人自然是祖玉龙和祖啸天了。

“父亲,爷爷!”祖乘风恭恭敬敬问好,而后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眼下不是洒脱的时候,得安分点。

“嗯,来了就坐下吧!”坐在高位的祖啸天懒洋洋的挥了挥手,说道。光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这是个没有城府的人,会将喜欢或者厌恶统统挂在脸上。

而浓眉星目的祖玉龙表现就更加夸张了,根本无视自己儿子的问候,眼皮都没抬一下,依旧自顾自的喝茶。可想而知,他对眼前这个儿子不喜欢到什么程度。

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祖云龙时常在想怎么到了自己的头上就不灵验了呢?这儿子和自己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哪还能让他喜欢?

“听说,你今日去了琼香阁?”就在祖乘风屁股刚挨上椅子的时候,老太爷发话了,顿时将祖乘风吓的一蒙。他摸不著这所谓的爷爷和父亲的态度,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祖啸天越看孙子这幅模样就越来脾气,他一巴掌拍着桌子上,立马吼了出来:“有没有点男子汉气概,去了就是去了,有什么不敢承认不敢说的?”

正在发愣的祖乘风被这一嗓子吼的慌了慌,但立即眼睛一瞪,心想老子可不是你孙子,别大呼小叫的,更是来了脾气,嘴上道:“我可不是已经承认了么?沉默即代表默认,您没听说过这句话?”

祖啸天一愣,诧异的盯着长子嫡孙瞅了瞅,片刻后又扫了一眼满脸诧异抬头望过来的儿子,最终他有些恼怒的挥了挥手,“什么沉默就是默认,我一个大字不识的莽夫,你别跟我掉书袋子!我问你,你去那琼香阁做什么了?”

“喝茶!”

正吞下一口茶水的祖玉龙听了这话,一口茶水像是一道利剑喷了出来,咳嗽着道:“你去妓院喝茶?”

“有何不可?谁规定妓院不能喝茶了?”祖乘风一脸的理所当然,一脸的风淡云轻,一脸的凛然大义,一脸的胸怀坦荡!

祖啸天和祖玉龙爷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没了话。可不是,谁规定妓院不能喝茶了?妓院还能吃饭呢!

过了好半天,祖啸天想说什么,却嗫喏半天,终究没说出来,而是看了看儿子,示意他来问。

祖云龙顿时愁眉苦脸,埋怨的看了一眼老爹,那模样有多怨念就有怨念。

他张了张嘴,刚想要说,却叹了口气,“那个……那个你没找乐子?就是找个女人那个?”祖玉龙一开始害怕自己这个木头脑袋的儿子听不懂自己的话,解释了一遍。可是说到找女人那个之后就再也说不下去了,觉得自己实在没皮没臊的,跟自己儿子聊这个。

“找个女人那个?找个女人哪个?”祖乘风一脸的莫名,一脸的纯洁。

“那个就是那个啦!”

“哪个就是哪个啦?”

“你个小兔崽子,诚心耍你老子是不是?我问你是不是上窑子狎妓了?是不是去嫖娼了?”祖玉龙终于扯开嗓子吼了出来。

一刹那,祖乘风的表情很精彩,心碎、失望、痛惜、无奈全部涌了上来,那样连祖啸天这个当爷爷的看不下去了。他叹息道:“莫非连父亲您都不相信我这个做儿子的吗?如果真是那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以死明志!”一瞬间,祖乘风觉得这一幕是那么的熟悉,没想到短短半天时间不到居然演了两遍,而且看样子还百试不爽,不过这也看出来以前的祖乘风在众人心目当中是什么模样了。

哪怕杀敌无数,从不知畏惧为何物的祖玉龙也被吓到了,良久颓丧的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是做父亲的错怪你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

自己名义上的老爹都这么说,这出戏祖乘风自然是演不下去了,不可能和咋呼那两个混蛋一样咋呼自己老爹和爷爷不是?

“既然如此孩儿便告退了!”刚才的表现,祖乘风感觉有些过了,顿时想要溜之大吉。

“去吧,去吧!”坐在高座的祖啸天有些意兴阑珊的挥挥手。

走出书房后,祖乘风紧张的胸口起伏,这老爹和老爷子的气势很足,身上无时不刻散发出的那种杀气和血腥味让他很难过。不过细细将刚才的情形回想一遍后,祖乘风又觉察出一丝丝不对劲。如果真是反对自己去琼香阁,大可以直接勒令以后不许再去,为什么要拐弯抹角的问话?又比如老太爷最后的意兴阑珊似乎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越想下去,祖乘风的胸口就越扑通直跳,“哇塞,不会这二位还鼓励支持我逛窑子不成?要是那样的话,还真是一对奇葩父子!”他摇头苦笑。

书房。

祖啸天捋动着灰白的胡须,扭过头问坐在下手的儿子,“玉龙,你怎么看你这宝贝儿子?”

祖玉龙略显迷茫道:“我也不知道他是真做了在掩饰,还是真的是去喝茶。”

“是啊!”祖啸天点头,“今日风儿的表现有些怪异,和平日里见到你我大气不敢出的模样很是不同,居然敢顶嘴调侃你我这个父亲爷爷了。”

“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祖玉龙回想刚才的情形,也是诧异的很。

“算了,我平生阅人无数,没想到眼下却看不透你这个宝贝儿子。”说着祖啸天来了气,接着狠狠的瞪了一眼儿子,呵斥道:“看看你教的好儿子,哪里有一点我祖家男人的风范,真是想想就一肚子火,说话都细声细气的,活像个娘们,满嘴的之乎者也,就是个书呆子。现在上朝,朝野上下哪个不在背后笑话我,我这张老脸都要丢光了。”

祖玉龙一脸的无奈和无辜,这个平日里在军中不苟言笑,一言可定人生死的将军眼下却老实的很,他怯怯的道:“爹,风儿他这些年可都一直是您在教导啊!我常年在外驻守边关要塞呐……”

“我说是就是!怎么,都嫌老子岁数大了,你们的翅膀就硬了?那个小兔崽子敢顶我嘴,你也敢顶我嘴是不是?罚你今天晚上不许吃饭!”祖啸天须发皆张,模样吓人。

祖玉龙登时静若寒蝉。

半晌之后,祖啸天悠悠叹息了一声,“若真是嫖了娼,倒也好了,至少能让我顺眼点,证明他还算是个男人,不然一天到晚看到那幅狗屁模样就烦!可要真是去妓院喝茶的话,那只能说明你这儿子是个奇葩啊!”

                       

原创文章,作者:祖乘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