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凌天下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剑凌天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林然

角色:林然杜月蓉

简介:简介:    被称为无双剑神的剑道宗师林然,在渡先天劫的时候受到心魔的入侵,身死道消
    幸运的是,他回到了九年之前,此时,距离他的家族灭门惨案还有两年
    凭借着曾经武道宗师的记忆和经验,他还会让自己的父母死亡,还会让自己的爱人香消玉殒吗?
    当林然再次站到这个世界的巅峰的时候,他发现,原来他所见到的,不过是这个世界的沧海一粟罢了

书评专区

白骨道宫:谁能告诉我更新时间五十年前是什么鬼。。。

旧日篇章:无限虚鸣的《众魂之主》找不到了……之前推过这本,还是因为烂尾下书单的。这本是他的新书,只能算一点点黑暗流了,显然之前那本不能签的书让他有所改变。旧日篇章……与克苏鲁有关,所谓旧日支配者之类的。开头十章其实看得不是很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才加这本书。虚鸣很擅长开脑洞,上本是主角直接变鬼来玩无限,这次是异化自己的影子,走的都不是一般的路子。实力的提升和模块组合有关,有些设定还要看下去才能慢慢明白其中的意义,但这样的设定很有意思。一直觉得开头的世界很迷,第一个世界关于《牵丝戏》这首歌写了一段故事,之后第二个世界是魔改版海的女儿。(评论继续)

随身带个侏罗纪:现代都市随身空间种田流,满满温馨的乡村生活味道。花鸟虫鱼、种菜卖瓜的生活日常也充满了乡间气息,与童养媳姐姐的相处也给人一种很暖心的感觉。其实我挺喜欢这种都市日常文的,平平淡淡,想到什么写什么,也不用像龙傲天们一样:“啊,我有了金手指,我不能白活,我要走向巅峰、我要醒掌天下权、我要醉卧美人膝…巴拉巴拉的”,对于这样一个没有宏大背景、复杂故事结构、起伏的感情线的温馨小品文,作者让读者所享受到的完全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美妙世界和在这个世界里产生的一点点小小的心情。PS:能让我很欣赏的的两位不同年纪的书友@找书男 @海天一号 同时推荐本书,真是老少咸宜啊,嘿嘿嘿 ¯▽¯ ¯▽¯ ¯▽¯

剑凌天下

《剑凌天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卷 剑磁元身第3章 万年传承

夜半,林然披上一件衣服,来到房外,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这已经成为了林然在外漂泊多年的习惯了。

抬头望去,银白的月光洒向大地,漆黑的夜空繁星闪亮。林然不禁想起了剑谷中的日子,两年与世隔离,心情一旦烦躁便抬头仰望星空,那圆缺不定的月亮反而成为了自己的寄托。

突然,林然被脚步声惊醒,几年的杀戮让叶离对周围的环境变化有一种狼一般可怕的敏锐嗅觉。不过林然只是微微的耸动了一下肩膀,便没有再动,他并没有感觉到杀气。

厚厚的皮裘披在了林然的肩上,林转头一看,原来是父亲林虎。

林虎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林然眼前的月光,林虎说道:“夜里风大,你身体刚好,多披上一件衣服。”说完,坐在林然的身边,手中拿出一坛老酒,递给林然,道:“喝点?”

林然没有拒绝,接过酒坛,拔出瓶塞,顿时酒香扑鼻,让林然精神一振!

林然看了一眼林虎,林虎道:“五十年的老酒,那还是我小的时候,你爷爷留下的。”

林然点头,一仰头,酒水灌进喉咙,辛辣的气息从胃部冲了上来,让林然感到一阵舒爽,仅有的凉意也被一扫而空。

将酒坛还给林虎,林虎哈哈一笑,说道:“不错,比我当初强。”说完,连着喝了好几口酒,脸色渐渐的现出一丝红色。

林虎接着说道:“明天和我学习打铁吧!”

林然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便点头道:“好。”

见林然答应,林虎长松了口气,又喝下一口酒,然后将酒坛放在林然的脚边,说道:“别喝太多,明天早晨到王府的冶炼场等我!”说完便离开了。

院落中再次剩下林然一人,他想起了前世父亲也曾这样询问自己,可是被自己一口回绝了,连一点余地都没有,想想当初父亲那失望的表情,林然便感到一阵心痛。尤其是在父母遇害之后,林然更是一遍一遍的鞭笞着自己的灵魂,为什么不答应下来。

林然脸上露出微笑,拿起地上的酒坛痛饮起来王府内的冶炼场是一个单独的院落,距离林然的住处并不是很远。

刚刚打开冶炼场那厚重的铁门,哄的一声,一股闷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林然有些猝不及防。随即而来的便是各种各样的敲铁之声,宛如进入了一个喧嚣的闹市。

冶炼场的面积很大,大约二十多个铁炉,每个铁炉前都有一个壮汉,光着上身,挥舞着铁锤,敲击着面前红热的铁块!令林然惊异的是,二十多个火炉中,虽然有熊熊燃烧的火焰,但是却没有一点燃烧的原料,这火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

这时,有人走到林然的面前,说道:“你就是林然吧!林头的儿子?”

林然点头称是。

“跟我来吧!林头正等着你呢!”说着,带着林然走到冶炼场的深处,那里有一个大房间。领路之人说道:“那里便是林头专有的冶炼场,平时我们是没有资格进去的,林小兄弟,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你爹的炼铁绝技呀!”说道这里,那人的眼中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林然问道:“我爹的冶铁技术很厉害吗?”

听到林然的问话,领路之人一脸惊异的看着林然,说道:“你身为林头的儿子,竟然不知道你爹在铁匠中的威名?”

看到林然疑惑的样子,领路人解释道:“林头在我们铁匠中那可是宗师一般的人物,现在大秦帝国中最厉害的三把地阶武器,那都是林头早年的作品。现在林头已经五年没有打造神兵了,不过林头仍然是我大秦国第一铁匠,甚至有人说,现在的林头已经可以打造传说中的天阶神兵了。”

天阶神兵?父亲的技艺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林然感觉有些不可置信!

作为曾经的天阶高手,林然自然清楚一把天阶神兵的价值!那可是被所有天阶高手视为至宝的存在呀!尤其是能够契合天阶高手本身的专属武器,更是万金难换,可谓无价!一件合适的天阶神兵,至少能够提升一个天阶高手三成的实力!当初林然手中的神剑赤霄便是天阶五品,这还是他在灭掉血刃后从藏宝库中找到的唯一一柄天阶兵器。想想血刃纵横世界数百年,宝库中珍藏了无数宝物,可是天阶兵刃,却仅仅只有一把,由此可见,天阶兵器是多么的稀少了!

一个能够锻造天阶兵器的铁匠,那他的权势将凌驾在所有的皇帝之上,因为他的身后代表了所有的天阶高手!为了一柄神兵,刺杀一个帝皇,对于已经凌驾于律法权势之上的天阶高手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以取舍的事情。

难道父亲是这样的人吗?怎么可能?如果父亲真的能够锻造天阶兵器,那么前世的时候,打死血刃也不会接受这个任务,和一个能够锻造天阶兵器的铁匠为敌,那便是和世界上所有的天阶高手为敌,这么赔本的买卖,血刃是不会做的。

不过父亲竟然能够打造地阶以上的兵器,那也已经很厉害了。

成为天阶高手之后,林然还不知道有谁曾经打造过天阶神兵,就算是地阶的兵器,也极少有铁匠打造出来!就算是打造出来,那也是轰动一方的事情。

既然父亲的铁匠技艺如此高超,也难怪在王府的地位如此之高。在林然的记忆中,便是王爷见到自己的父亲,也是客客气气的,原来自己还以为是王爷礼贤下士,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个道理,凭借着父亲的能力,在哪里都会被奉为上宾!

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父亲甘愿隐姓埋名于秦威王的王府里呢?

突然间,林然发现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而自己的父亲,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带着满脑的疑问,林然来到了父亲的那间专属锻造室。

父亲的锻造室内和林然想象的并没有太多的不同,不过锻造炉更加巨大。

林虎站在巨大的火炉面前,双手抚摸着一双黑色的大锤,眼神中流露出非常复杂的表情,似乎在回忆着什么。那两只大锤,锤柄大约一米五左右,每个锤头大约有人头大小,通体乌黑,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在大锤的表面,似乎刻印着许多奇怪的花纹。

咦?好奇怪,林然使劲揉了揉眼睛,难道刚刚自己看错了,只是幻觉?再次仔细的打量了铁锤一眼,分明没有什么变化呀!可是为什么刚刚自己却在两柄锤中看到熊熊燃烧的火焰了呢!

扫视了林然一眼,林虎将手中的锤子放下,对林然道:“林然,从今日起,我将传你我林家秘传的绝技。”说完,来到一个画像面前,拜了三拜,点上一炷香。

林然也将目光注视在那个画像上,那竟然是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

就在林然一头雾水的时候,林虎对林然道:“跪下。”说完,林虎率先跪了下来。

随后林虎朗声道:“林家第三千二百三十六代传人林虎敬上,今日林虎将打铁秘法传与我儿林然,从今以后,林然便是我林家第三千二百三十七代传人,希望祖先保佑我儿能够突破林家数百年来的瓶颈,将打铁绝技发扬光大。”说完,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林然听到林虎的话后,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三千二百多代传人!那林家究竟已经存在多长时间了?数万年?

整个大秦帝国也不过建国数千年已而,难道林家在大秦帝国建国前便已经存在了。而父亲的打铁秘技,竟然是传承于数万年前?

怀着满腹的疑惑,林然也郑重的对着祖先磕了三个头,既然是自己的祖先,那林然心中便也没有那么抵触了。

两人站立以后,林然立刻问道:“爹,难道我林家已经有数万年的传承了吗?”

林虎傲然说道:“自然,我林家在这片土地上繁衍了数万年。”

这片土地?听到这里,林然心中一动,莫非?

林然立刻问道:“爹,难道这里曾经是我林家的土地?”说完,还指了指这个冶炼场。

“不错,当年我林家先祖便是看上了这片土地上的地心火炉,所以才在这里建立家族的。”

“地心火炉?难道是指那个打铁用的火炉?”林然问道。

“没错,这个火炉早已经传承了无数年,铁炉连通了地肺之火,拥有远超一般火焰的温度,用此火锻造武器,品质找过凡火数倍!这也是我林家传承的秘密所在,只有每一代族长才能知晓。”林虎认真的说道。

“可是,外面那些火炉?”林然心中不解。

“外面那些?”林虎嗤笑一声,脸上露出不屑之色,说道:“那里不过是地肺之火泻出的一点余焰而已,和凡火温度相同,仅仅是能够一直燃烧罢了,又如何能够和这地肺之火相提并论!”

林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问道:“爹,如果说将来这里有一场无法避免的大灾难,您会离开这里吗?”

林虎笑道:“怎么可能?阿然,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王府,大秦国除了皇宫外防御最严密的地方,能有什么灾难!”

林然说道:“爹,我是说如果,假如是真的呢!”

“是真的?”林虎一愣,随即说道:“即便是真的,我也不能离开这里,这里乃是我林家的祖地,无数林家的祖先躺在这里,单是这座火炉,就凝聚了我林家无数代的心血,我要走了,将来还有何面目见我林家的列祖列宗?”

看到林虎斩钉截铁的态度,林然心中瞬间明了。怪不得,以父亲的锻造技艺,威王绝对不会抛下父亲不管。而唯一能够迫使父亲留下来的原因,便是他自己不想走!以父亲的倔脾气,恐怕就是刀架到了脖子上,他也不会离开!

想到这里,林然不禁苦笑,想不到自己竟然一直误解秦威王了。林然一直以为是秦威王为了自己逃命,放弃了自己一家,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

                       

原创文章,作者:林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