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决(宋孝宗宋啸忠)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三生决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宋孝宗

角色:宋孝宗宋啸忠

简介:简介:父亲被杀,母亲亦是不知去向,宋慧晨发誓他要报仇,因此走上复仇之路,但是来到修真界却是发现自己已是不能回去了,而心爱之人却是在外界,这让他该如何是好?可是让他欣喜的是,只要修为绝对的高,就可以破碎虚空,回到外界去了,因此他开始了在修真界的修真之路.

书评专区

流浪仙人:不足:1、和西游记一样的系列剧故事,不断转换副本,但每个副本的基本情节框架大致相同,一再重复,周而复始,读多了让人有点厌倦,故事趣味性稍有欠缺。套路永远是-社会黑暗、权贵邪恶不仁、人民愚昧麻木、矛盾一触即发,男主每到一地,都会赶上革命或者暴乱,用地球的道家修炼技术交换新世界本土的修行技术,一边升级追求长生,一边搅风搅雨浑水摸鱼。2、描写刻画比较简单粗糙,人物脸谱化喜剧化,塑造的世界欠缺真实感,个别地方有荒诞感。3、私货太多,有偏见执念。对古代社会黑暗面很了解,但是对现代民主法制社会似乎有些误解不屑。4、节奏太慢,枝节太多还多是重复的【如困窘的吊丝的无望挣扎】。

次元马甲系统:哈哈哈哈别管我让我再笑一会儿 节选片段:长须老者声音中有阴柔之气,拿着圆球道:“仙人没有骗我,在我的比级艾慕里面,果然是功随意转,得心应手,像是平添三分功力一样。”

巫师能采集:能看的巫师文,还不错

三生决

《三生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该何去何从

小二看了一眼巷子没有人,低声说道:“自从你们逃走了之后,城主也就失去了踪迹,没有的消息。不过听门口的卫兵休息的时候来我的茶棚里喝茶的时候聊起过,说他死了。”

“那你有没有听他们说起过我娘?”小孩的手握的紧紧的,指甲陷进肉里都不知道痛。

小二沉思了半会儿,摇摇头的说道:“没有。他们从未提起过夫人。不过我想夫人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几个士兵手持兵器从巷子窜了出来,厉声叱喝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宋晓节一看到士兵窜了出来一手拉着小孩的手想跑,可是小孩挣脱了他的大手,站在原地,等着他们的到来。小二一看到士兵窜了出来,撒腿就跑,可是巷子的另一端也窜了几个士兵逼了过来。

原来这几个士兵在大街上巡逻时,看到他们鬼鬼祟祟的进了巷子。

看到士兵朝自己越来越近,小孩弯下身,从自己的靴子中拔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向着士兵刺了过去。

一时间,小孩和士兵扭打在一起。看到士兵和侄儿在打斗,宋晓节害怕士兵伤害到宋惠晨,立刻跑过去帮忙。

一名士兵朝着小二逼近,走到离小二只有一米的时候,举起手中的长矛刺去。小二没有学过武功,侧身躲去,但是还是没有逃过向自己刺来的长矛,但是躲过了重要的位置,没有上到要害,只是刺中了小二的肩膀。小二一声尖叫,立刻引起了宋晓节的回头。宋晓节离开一个飞身,向小二的那名士兵飞过来。那名士兵也看到了宋晓节的武功惊人,立刻再次举起长矛向着小二的心胸刺去。小二因为肩膀上的疼痛,没有注意到这个士兵的动作,还在摸着肩膀上流出的血。

“啊!”的一声,小二因为长矛你刺进了自己的心窝,重重的倒在地上。与此同时,宋晓节也赶了过来,一个飞脚,将那个士兵踢出几丈远,“扑哧”一声,倒在了地上,嘴角流出鲜红的血,头一侧,死了过去。

宋晓节弯下身,抱起小二的头,“小二,你挺住,我马上就去找大夫给你治病。”

小二艰难的睁开了眼,看了看宋晓节,“不用了,我快不行了,我好高行,城主终于可以喝到我泡得……”小二的话还没有说完,头就垂了下去,停止了呼吸。

宋晓节来不及悲伤,放下小二的尸体,捡起地上的剑,朝着宋惠晨奔去,因为他看到宋惠晨和士兵们打斗已经处于下风了,自己再不赶过去,那么宋惠晨的生命就有危险了。片刻,宋晓节就加入了他们的战斗中,形势立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形势朝着宋惠晨的那边好转。

经过几分钟的战斗,所有的士兵都被宋晓节给消灭了。

“走,我们立刻就走,这里已经不安全了,相信马上就会有其他的士兵赶过来。”宋晓节看着地上的士兵一脸沉重的说道。

“嗯!”宋惠晨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二人处理了一下身上的血迹朝着距城主府最远的城门而来。看到城门前围着许多平头百姓,他们也围了上去。顿时一个士兵拿着一份公告宣读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宋家城的城主宋孝宗目无王法,企图造反,篡夺皇位,证据确凿,故朕派叶家城的城主叶无名歼灭叛军,还一个太平的宋城。如今叛军已灭,所以宋家城也就不存在了,朕现在将宋家城改名为叶无城,派叶家军驻守此地,保一方平安,钦此!”

顿时下面议论纷纷,嘈杂声一片。接着又恢复了平静。

听到自己的父亲成了反贼,宋惠晨心里一阵莫名的怒火冒上心头。自己的父亲败了就成了反贼,这简直就是乱加给自己父亲的罪名,真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要冲出来,将那个宣读圣旨的士兵毒打一顿,方可械自己的心头之恨。

但是在他刚要动身的时候,宋晓节一把按住了他,阻止了她的闹事行为。

“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出了城门再说。”宋晓节在宋惠晨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然宋慧晨仍是挣扎着自己的的身子,欲极力挣脱二叔的手掌。虽然宋慧晨知道二叔说的有道理,但是他依然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心中依旧想冲上去,欲将那宣读圣旨的那个官差痛打一通,方可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看着依旧情绪波动甚大的心中怒火冲天的侄儿,宋晓杰心中甚是着急,若是宋慧晨仍旧这样闹下去,必然会引起官兵的注意,到时候,他们二人必定被围困,抓进大牢,必死无疑,这可如何了得。看着宋慧晨闹得动静越来愈大,情急之下,宋晓杰无奈之下,伸起那只一直未动的左手,举了起来,朝着依旧在挣扎的宋慧晨的后颈重重的拍了下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宋慧晨在二叔的手掌距离后颈只有一寸左右的时候,已然感觉到了手掌带来的掌风,知道危险来临,本能的欲侧身避开,哪知道宋慧晨忘记的自己的身子被二叔的右手紧紧地按住,无法动身。眼看着手掌就要击中自己的后颈,宋慧晨只能眼睁睁的回头看着自己的二叔,眼中的神色充满了乞求的神气,那眼伸流露着“不要”。

而此时宋晓杰亦是看着宋慧晨,当两眼焦距的时候,宋晓杰只是看了一眼,眼神没有任何变化,对着宋慧晨那哀求的神色不闻不问。

刹那间,那手掌依旧无声无息的没有任何阻挡的朝着宋慧晨的后背拍了下去。一声闷响从宋慧晨的喉咙发出,接着整个人昏了过去,倒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宋慧晨即将倒了下去的时候,宋晓杰那只紧紧地抓着宋慧晨的手立即改抓为伸,将宋慧晨揽在了自己怀里。宋晓杰看了看自己怀中的侄儿,甚是怜悯。一想到侄儿如此小就失去了双亲,想到以后侄儿还要跟着自己四处奔波流浪,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楚,禁不住的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叹息,向城门望去,见城门现在只有几个士兵看守,那些士兵在官差宣读完圣旨后一同和官差回去了,护送那名官差的生命安全。

宋晓杰将宋慧晨背上后背,拉低自己的斗笠,遮挡自己的大半个脸,朝着城门走去……

距离城外五十里的一个小山上,搭着一间极为破旧的茅草小屋,看来这是一间山下猎人打猎用的,已被不时之需,遇到天色黑了或者遇到大风大雨的时候来避难所搭建的。

就是在这间极为破旧的茅屋内,一张破旧而又硬邦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人。但见他脸色呈现出痛苦的表情,脸颊两旁渗出豆珠般大小的汗珠,顺着两鬓滑落下来,滴落下来,打湿了床单。仔细将双耳附到这床上之人时,方可听见此人嘴中不断发出“不要”的叫喊声。显然床上之人正在做噩梦。没错,床上之人正是宋慧晨。在二叔宋晓杰将宋慧晨带出城外之后,宋晓杰在城外七拐八拐之后,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之后,才将宋慧晨径直的带到了之前的住处。虽然自己等人在城主府外杀了七八个士兵,但是宋晓杰相信他们还没有那么快能够发现,然后追查到自己。但是为了以防万一,确保自己是安全的时候,才不得不小心谨慎,多走了一段路程。

“不要。”

一声尖叫之声发出,宋慧晨“腾”的一下从噩梦中惊醒,坐了起来。看着周围的一切,宋慧晨知道自己此时所在的地方。

“你醒了?”

站在门槛的宋晓杰手中端着一盆水,愣了一下,继续走了进了,将水盆放在架子上,从里面拿出一条湿毛巾,拧干,递给坐在床上两眼一直死死地看着自己的宋慧晨。

“给,”宋晓杰小声的说道。

宋慧晨看了看二叔,又将视线落在了宋晓杰手中的毛巾上,没有发出一声。也没有动一动。

宋晓杰亦是看着这个怜悯的侄儿,并没有怪他。他知道宋慧晨还在怪他,怪他将自己打昏。因此,宋晓杰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宋慧晨的心里,他虽然知道自己错了,那时二叔不应该将自己打昏,而是应该帮助自己将那个官差抓来的,但是随即一想,那是自己的想法太单纯了,自己等人只要冲出来,还没有抓到那个官差,就已经被士兵围困了,想脱身度困难,更不说要抓住官差。

想通这里,宋慧晨一扫那阴霾的心情,伸手接过毛巾,往自己的脸上擦拭,将那豆珠般的汗水抹去。

“二叔,我……我……”宋慧晨低着头,说出的话也断断续续,始终也没有将话说完整。

“你也不必说了,你要说什么,其实我心里早已知了。”宋晓杰那一双鹰睢般的眼睛早就看穿了宋慧晨的心思。“晨儿,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是继续报仇还是跟着我去流浪天涯?”

                       

原创文章,作者:宋孝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