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小说看到的《奇门护花高手》求最新章节

小说:奇门护花高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周通

角色:周通李梦怡

简介:美女老板,需要代驾吗?我是达达代驾员工周通,工号3527,很高兴为您服务
漂亮姐姐,为您服务的满意吗?如果对我的服务满意,请记得给五星好评噢!

书评专区

网游之一枪爆头:一直觉得mmorpg如果出现了枪械就是fps了,或者说弓箭手代替了枪械,维持了网游的画风,但是这本书第一次打破我的感官(第二个是地毒奶粉),甚至出现火药枪,能量枪的不同分支,我感到游戏的每个职业设计都是有其价值的。内容讲的猪脚得到一把枪不断收集配件的故事,真的希望有一天网游的表现形式走出wow的阴(光)影(辉)。

网游植物师:网游小说中的精品!不是浮云的网游小说总是创意十足,不像其他网游一样单调让人看不下去。好书。

我从来都不主动:看着像没想重生的跟风文,但是作者说自己没看过都市重生文,这本算是作者半个自传,这点保持怀疑态度。主角的不主动表现在不主动表白上,都是靠有意无意的撩让女主主动。女主列表:1.郝嘉芸:初处。男主前世初恋,全书目前颜值巅峰。前世暗恋男主六年,与男主恋爱两年后因两人志向不同而分手,给当时生活浑浑噩噩的男主极大的影响,后来一生未婚。性格较为独立,好胜心强,只在男主面前展现温柔的一面。(第120章,已推)2.关凌:处(?)。大四学姐,前世惊鸿一瞥被男主称为清绝,重生后再次遇见觉得不过了了。有过前男友,对男主态度保持在喜欢但不想拥有的程度。3.董清禾:初处。宝藏女孩的人设,16岁,长得黑瘦,前世大三时才发育起来惊刹众人。前世是男主红颜知己,曾在喝醉酒时搂着男主的脖子说了什么(男主没听清),后一生未婚,男主重生后与其成为欢喜冤家。4.叶芷妤:初处。董清禾室友,性格文雅,醉酒后反差较大,与董清禾有着极深的友谊。5.刘子欣:处。表面上交际花,男友无数,事实上有男性恐惧症,连男人手都没有牵过。酒店打工一事见郁闷点3,随后刘子欣拿黄玉当知心朋友,黄玉点出刘对男主的复杂情感其实就是喜欢男主。6.颜筝:初处。男主的助理,管理能力强,第一次登场时就对男主抱有较大好感。(第179章,已推)7.程思思:fc。男主学姐,校园论坛管理员。男友xing冷淡,跟男主搞在了一起。(第86章,看后文描述男主好像是用手处理的,但两人后面确实是砲友关系)8.王雅曼:fc。社会学教师,有过前男友,觉得生活没有激情。(第185章,已推)9.徐杰:处(?)。事业女强人,同男主起了商业上的冲突,想收购男主公司试探男主反而差点被男主推倒。10.宋唯冰:fc。男主前世砲友,三十岁,离过婚,制片人。因为前夫是gay而有心理阴影。(第209章,已推)11.夏晗晴:处(?)。大男主两岁,前世与男主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可能有深爱的人。12.童雪曼:处。男主补课时碰到的高中生,暗恋补课老师,发现其有女朋友后失落,男主陪了她几天帮她解开心结,后又暗恋上男主的补课对象,想要靠偷手机放弃出国与其在一起。(我服了这个角色,收了膈应人,不收又算漏女)郁闷点:1.首先不得不提这书的前三章,第二第三章作者想来个男主反骗小偷的剧情,但是写到一半可能想到骗小偷犯法,又不骗了,显得这剧情莫名其妙。2.初处与fc的比例……女主肯定不止这些,但估计fc不会少。3.男主的手下黄玉,跟关凌走得很近(关凌称只把黄玉看作普通同事),还英雄救美了刘子欣(刘在男酮酒吧兼职唱歌,差点喝了放有迷药的水,被黄玉拦下),虽然看得出作者刻意去暗示了黄玉是个g ay(对女人没有兴趣,还出入男酮酒吧),不可能送女,但是一个男配跟女主互动多少让人看着不舒服。4.男主经常跑去操心别人的事,不过大多是为了自身利益。5.第210章,男主对叶芷妤的态度是真的让人作恶。你不是我前世的遗憾,我撩你只是为了你闺蜜,你只是顺带着的附赠品。好好的爱着你的少女都不懂得去珍惜,什么态度?在各个方面确实是对低防人士极不友好,能支撑着我看的也就几个女主了。作为一本言情文,感情戏可以说是合格,防高的看看没事。

奇门护花高手

《奇门护花高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看你不顺眼

“您好,我是达达代驾员工周通,工号3527,很高兴为您服务。”

夜晚八点半,接起电话,周通很自然的报出自己工号,礼貌服务。

周通,性别,男,今年二十五岁。

不错,就是这样一个快要奔三的男人,如今还是一名代驾。

要什么没什么的他,如今一个月的工资,还不足以在华夏天都这样的一线城市,买上半平方米的房子。

但周通并不为此而感到自卑,相反,天生乐观的他,一向认为自己的未来是很光明的,哪怕现在自己一无所有,但总有一天他会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颠峰,他就是有着这样的自信。

因为从小就没听说过有父母亲在,所以现在只能依靠自己,不过,最近他却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好像父母跟自己不是那么的遥远了……

“好的好的,小姐您稍等,我十分钟内到达您所在的位置。”

做了一会儿梦,周通回归现实。

挂掉电话,他马不停蹄的踩着折叠电单车赶向了天都凤凰城。

天都凤凰城。

可是天都最豪华的娱乐场所,能来这里玩的当然是非富即贵。

周通作为代驾人员,肯定不能得罪客户的,在他们这一行里,客户就是绝对的上帝。

基于此,周通一路急驰,仅用了八分钟的时间就赶到了凤凰城停车广场内。

可能是因为女客户喝醉睡着了,周通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没有办法,周通只得一路寻找,很快他就在一辆宝马轿车前停了下来,因为打电话给他的女客户,刚刚就说她的车是一辆黑色宝马,而周通此时眼前的这辆车,也是一辆黑色宝马。

“你走,我叫了代驾,不需要你送我。”正当周通准备过去敲车门询问时,突然间,宝马车内竟然响起了这样一道女人情急之下的娇喝声。

“梦怡啊!我……”周通正疑惑,就见一个穿着名牌儿西服,年纪在三十左右,身高约一米八上下,长的肥头大耳,大腹便便,贼眉鼠眼,且喝的有些微熏,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的死胖子,被车里的女人给踢了出来。

周通本想走,可刚刚车里的女人可是说她叫了代驾,那她不就是刚刚给自己打电话的美女客户吗?

这会儿,周通就是这样想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周通直接走上前去,开口问道:“小姐,刚刚是您叫的代驾吗?”

“是我,是我,就是我。”周通话音刚落,车里的女人简直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赶紧冲下车来,躲到了他的身边。

顿时,一股子酒气立即从女人身上散发出来,袭向了周通鼻间。

周通下意识的偏过脸透了透气,可当他再转过脸来看向这女人时,他瞬间就懵了。

只因现在这车里坐着的美女客户不是别人,正是号称天都市第一女强人的李梦怡。

周通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好几次关于她的采访和报道,这不,这时的他都看呆了,没想到自己今晚还能遇上李梦怡这样的有名大美人儿。

而仔细一看,周通发现,这李梦怡的确是貌若天仙,只见她拥有着一张绝美的瓜子俏脸,精致的五官,仿佛就像是天仙才拥有一般,令人神往,她那凹凸有致的绝好身材,在那身黑色的职业装衬托下,更显得迷人。

更要命的是,由于李梦怡这时喝的有些烂醉,她整个人差不多是半耷拉在周通身边的,这样一来,她胸前那硕大的丰满简直就直接给周通贴到了他的手臂上,周通只要微微往一低头,这道美丽的风光,可谓是挡也挡不住。

正所谓,犹抱琵琶半遮面,这种诱惑才是最为极致的,显然此时的李梦怡,便给了他这样的诱惑。

真是恨不得伸手过去摸上两把,但周通最终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的兴奋。

但这同时,由于李梦怡是紧挨着周通的,他透过家族祖传的内功秘法,能清楚的感应到,李梦怡此时体内有些异常,神情也有些浑浊,毫无疑问,这是中了某种迷药才会产生的情况。

“你谁啊?”可正当周通感觉到这些,内心颇有些愤怒的时候,突然之间,对面站着的死胖子,竟然瞪着他怒吼出声。

“你好,我是达达代驾员工周通,是李小姐打电话叫我来给她代驾的。”周通想着这死胖子如此卑鄙无耻,他语气也变的有些冷漠的回道。

“原来是代驾啊!那用不着你了,这一百块就当是爷给你的小费,你可以滚了!”死胖子听周通这般一说,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票子,像是打发要饭的人一样打发周通。

周通不是泥捏的,而且他本来自尊心就极强,像是这样的辱骂,他自然是不能接受的!

可还不等他说话,他身边倚着的李梦怡,却是抬眼瞪着这死胖子吼道:“赵佑钱,我用不着你送,你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你,你别以为你今晚灌了我这么多酒,想对我做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告诉你,我不是傻子。”

“不是,梦怡,你误会我了,我没……”

“代驾,你叫周通是吧?马上上车走人,不用理他。”李梦怡根本不给这叫赵佑钱的死胖子说话的机会,维持着脑子里最后一丝清明,不等他说完,她抢先开口将他打断,然后瞪着周通厉声喝道。

周通此时眉头皱了起来。

看了刚刚那一幕,再加上李梦怡现在这情况,他就知道这赵佑钱不是什么好人,今晚要是他真走了,恐怕李梦怡得遭秧。

不想李梦怡这样的美人儿受到伤害,周通立即将电单车折起放到车后尾箱里,之后他迅速的扶李梦怡上车,然后走到了驾驶座位上坐下,系上安全带发动了轿车。

“我叫你下来,你听不到吗?你个穷代驾,还敢和我作对不成?”赵佑钱见周通竟然不甩自己面子,公然和自己作对,坏自己好事儿,他瞬间恼羞成怒,挡在车门旁,伸手拽着周通的衣领子,便是在他耳边一通臭骂。

周通头也不回,脸色冰冷道:“赵先生,请你把手放开,不要妨碍我的工作。”

“工作?可笑,你个死代驾,一个月工资多少?够老子一天的花销吗?你不就是想要钱吗?老子这里大把的钱,砸都能砸死你。”赵佑钱气的不行,一边破口大骂周通,一边伸手进口袋里拿出钱包,取出一叠百元大钞,砰的一下砸到了周通怀里,对周通即是不屑又是羞辱。

正所谓,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周通。

面对赵佑钱这种赤裸裸的羞辱,周通彻底的怒了。

“砰!”

扯下安全带,猛的打开车门下车,再砰的一声关上,周通整个人往赵佑钱跟前一站,简直就像是一堵墙一样堵在赵佑钱跟前。

本来周通个子就高,一米八大个儿这样往赵佑钱跟前一堵,自然也是不由得赵佑钱不害怕。

而赵佑然今晚废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给李梦怡下了药,眼看就要得手,偏偏在这最关键的时候,被周通给搅合了,他怎么可能不憎恨周通?

虽是心里有些害怕,但赵佑钱还是堪堪往后倒退两步,颤着声吼道:“你个死代驾,怎么着,还不爽是吧?老子给你个胆子,你还敢揍老子不成?”

话音未落,赵佑钱举起巴掌对准周通脸颊,一巴掌就扇了过来。

周通反应迅速,立即向后退了一步躲开。

“砰砰砰!”

下一秒,伴随着三道闷沉的拳头声响起,周通硬是二话不说,捏起拳头照准赵佑钱面门,猛劲儿就是三拳还击。

赵佑钱当场就被周通打的两眼冒金星,几个踉跄之后应声倒地。

等到赵佑钱再从地上爬起来之时,他的脸已经肿了,鼻子里也是鲜血嗖嗖往外冒。

周通却是一脸冰冷的站在原地,瞪着赵佑钱厉喝道:“揍你又如何?”

“好,你竟敢打老子,牛B是吧?”赵佑钱气急,一边伸手捂着鲜血直流的鼻子,一边回头大叫。

说时迟,那时快。

赵佑钱吼声刚落,突然之间,十来个人就先后的从凤凰城门口跑了过来,将周通堵塞住。

而这十来个人也是准备走了,刚刚就和赵佑钱一起下的楼,这不,被这边动静惊动,他们立马跑了过来给赵佑钱撑场子。

“赵总,怎么了你这是?”

“哟!被人揍了呀?”

“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动我们赵总?”

……

这十几个人一看就是赵佑钱手下马仔,这阵儿他们也都喝了酒,个个都是脸红耳张的,跑到赵佑钱身边,一看赵佑钱被揍成这样,他们接着就闹了起来。

车内坐着的李梦怡这阵儿都吓到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周通竟然真敢揍这赵佑钱。

眼见事情闹大,李梦怡酒也醒了三分,赶紧下车走到周通身旁,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你还站着干什么呀!赶紧走吧!”

“李小姐,我到想走啊!可你看,现在我走的掉吗?”周通偏头看着李梦怡,无奈的笑问道。

“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他可是天都新盛地产的老总啊!你真不怕?”李梦怡见周通此时还一脸淡笑,她不禁着急的开口提醒起周通。

说着这话的时候,她脸上的担忧之色尽显。

而和李梦怡的着急相反的是,周通此时却是丝毫不惧,只是笔直的站在那里静如洪钟。

赵佑钱一个人自是有些惧怕周通,可现在他身后有十几个人,他这胆子不就大起来了吗?

抬手一指周通,赵佑钱立即怒吼道:“就是这死代驾,你们给老子打,好好教训这王八蛋,出了事老子负责。”

“小子,你找死是吧?竟然敢动我们赵总,兄弟们上,弄死他。”这十几个人里不知是谁吼了一声。

接着,十几个人就像是发了疯一样,迅速的冲向了周通。

“你自己小心。”李梦怡在周通耳边说了这样一句,她就退到了一边去。

可她刚退到一边,下一秒,周通突然的动了。

只见他施展出家族祖传秘法神行诀,双脚突然踩出诡异的步伐,不停的在十几个人当中穿梭来回。

任凭这十几个人如何围追堵截,却是始终抓不住周通,还更别提碰到他了。

“神拳七式第一式,隔山打牛。”正当李梦怡和赵佑钱看傻眼之时,在人群中来回穿梳的周通,突然停下脚步稳住身形,张嘴厉喝出声。

伴随着周通喝声落下,下一秒,只见他猛的一拳击打在身前那个人的肚子之上,可这挨了一拳的这人站在原地一点儿事都没有,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却是被拳劲击打的向后倒飞了出去,直到向后飞砸了将近五六米距离远,方才堪堪稳住身形。

不用说,这倒飞出去的人,当场就被打的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并且口吐白沫,痛苦难奈。

“谁还敢上?”将这人打飞出去,周通收起拳势,站在原地咬牙切齿的厉喝,一双眼睛就像是邪神的双眼一般环视众人,令这一众人胆寒。

赵佑钱吓的两腿都在发颤,这时他方才明白,原来今晚他还真是好死不死的碰上一练家子了。

“赵总,这家伙是个练家子啊!”

“是啊赵总,要不今晚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大家都是文明人,不打架,不闹事,哈哈!”

……

十几个人这会儿,也都是个个退到赵佑钱身旁,开始在他耳边劝了起来。

赵佑钱心里虽是怕,可他们这么多人,还被周通一人吓住,这不免面子上很受伤啊!

面对这样的尴尬场面,赵佑钱想逃之夭夭,但又怕以后遭手下人齿笑,下一刻,他只得一咬牙,怒吼道:“怕个球啊!我们这么多人,他能打几个,给老子上,谁今晚上干趴他,老子赏十万奖金。”

“哇靠!十万啊!上啊兄弟们。”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不,赵佑钱一下赏十万,这十几个人还会怕死?

谁都不理会刚刚被周通打飞出去的那哥们儿,一声大吼之后,这十几人又是红着眼,迅速的冲了上来。

“哼!一群势利眼,一群王八蛋。”周通站在原地,冷哼出声。

“砰砰砰……”冷脸面对这再冲上来的十几人,周通再度使出自己祖传的神拳七式第一式隔山打牛,接二连三的将十几人挨个打飞了出去。

五分钟后。

原本嚣张不已的十几人,全部都被周通打的躺在地上不停哀嚎,想爬都再爬不起来。

赵佑钱这会儿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

周通则是迈着稳健的步子,一步一步的走向赵佑钱。

“砰!”

可令谁都意想不到的是,当周通走到赵佑钱跟前的时候,突然间,赵佑钱却是吓的双膝一软,砰的一声直接跪倒在了他的跟前。

李梦怡站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她当场就被逗的笑出了声来。

周通还以为这赵佑钱多么硬气,搞了半天,他也是个欺软怕硬的王八蛋。

俯下身来恶狠狠的瞪着赵佑钱,周通冷笑道:“赵总,这个年代是法治社会,不是有钱就能为所欲为的,要是你不想明天上天都头条,今晚这事儿你自己善后好。”

“行……这……这……对不住啊!实在是……不……不好意思……”赵佑钱吓的额头上冷汗直冒,颤抖着向周通道歉。

“还有,以后离李小姐远一点,人家不喜欢你,你就别想霸王硬上弓,明白吧?”周通再度开口提醒起赵佑钱。

赵佑钱那肥硕的大脑袋,点的跟小鸡儿吃米似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周通也不想再和他过多废话,立即站起身来,走回车里坐下,开着车带着李梦怡扬长而去。

而周通都走了好久以后,赵佑钱才冷静了下来。

从地上站起来,伸手抹了把额头上冒起的汗水,赵佑钱冲着身旁躺着的十几个人怒吼道:“都没死吧?还躺着干什么?还不嫌丢脸?还不给老子赶紧走?”

赵佑钱这一吼,十几个人这才捂着痛处爬起来,互相搀扶着离开。

“周通是吧?达达代驾,好,老子记住你了,咱走着瞧。”赵佑钱边走,边在嘴里暗自嘀咕,将周通带给他的这次羞辱,彻底的刻在了脑海里……。

半个小时后。

东豪园负二层地下停车场。

将车稳稳的停进停车位里,周通熄火开门下车,绕到副驾礼貌的为李梦怡打开车门:“李小姐,东豪园到了。”

“嗯……”李梦怡躺在车里,语气有些浑浊的应声。

“李小姐,你……”周通定睛一看,他突然发现,这时的李梦怡,竟然是满面潮红,身体不停的在座位上扭动,并且一双白嫩的小手还不停的在自己丰满的身体上来回抚摸,这让周通到了嘴边的话也给吞了回去。

他明白,李梦怡这该是体内的药效发作了。

“哎!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吧!”一声长叹。

周通没有再犹豫,立即绕到车尾箱处将自己的折叠电动车拿出来放到车旁,之后他才扶着药效发作的李梦怡下车,带着她进入了电梯之内。

而李梦怡虽是药效发作,但周通经过询问,还是在她呢喃的语句中,听清楚了她家在几栋几号房。

很快,周通也就扶着李梦怡回到了她的家中。

这时的李梦怡却是已经药效彻底发作,失去了理智,整个人都已经是死死的缠在了周通身上,小嘴也是不停的在周通脖间啃食,毫不犹豫的说,现在的她需要的就只是一个男人这么简单。

眼看情况危急,周通也没有时间思考,保持住理智的将李梦怡扶进卧室内,将她推开放到床上,给她点穴盘腿座下,并且将她上半身衣服全部扒光,做完这些以后,周通才盘腿坐到李梦怡背后,强行压抑下刚刚所看到的风光而引起的兴奋,闭上双眼将双掌贴在了她的后背之上。

缓缓的运行体内内功秘法,周通开始将内力探入李梦怡体内,为她蒸发体内的药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梦怡头顶上冒起阵阵雾气,额头上也是泛起豆大汗珠,但她潮红的脸色和皮肤以及浑浊的神情,却也在周通的这阵努力下,开始慢慢得以恢复。

“我……这是怎么了……你……干什么……”而神情得以恢复以后,李梦怡却是惊讶于现在动弹不得的状况,张开小嘴嘀咕出声。

周通皱皱眉头,郑重的沉声道:“别说话,那死胖子给你下了药,刚刚你药效发作了,我现在正帮你去除体内的药力。”

“这……”李梦怡疑惑不已。

她想问原因,但周通的话不容置疑,她到了嘴边的话也只得吞了回去。

只因她此时正感到有股热流在她体内不停的窜腾,这让她感觉身体异常的轻松与舒畅。

半个小时后,李梦怡体内的药力被周通彻底解除。

周通收回内力,替李梦怡解了穴道。

穴道一解,李梦怡能动的瞬间,她立即拉起被子将自己一览无余的上半身遮挡住,并且小脸之上泛起了诱人的羞红。

周通抹了一把额头上冒起的热汗,舔了舔因兴奋而干燥的嘴唇,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对李梦怡说道:“李小姐,你体内的药力已经解了,以后你也得小心,最好是离赵佑钱那样卑鄙无耻的王八蛋远些,免得自己受到伤害。”

“谢……谢谢你……可……可是你刚才是怎么办到的?我……我很好奇……”李梦怡压抑下心中的羞涩,转过头来语塞的反问。

“这说来话长,而且说了估计你也不信,所以我还是不讲了,我得去工作了。”周通笑笑,淡然回道。

说完,他便是自顾自的走出了卧室。

李梦怡赶紧将衣服穿好,跟着追了出去。

周通刚走到门口处,李梦怡挥手将他叫住,娇声问道:“等等,你是叫周通是吧?”

“是啊李小姐。”周通停下脚步,回头应道。

“行,我现在虽然是有些疑惑,但我这人不喜欢欠人家人情,明天我会去你们公司,当面向你道谢。”李梦怡双臂紧搂着胸前硕大的丰满,意味深长的说道。

“好,那我先谢谢李小姐了。”周通没怎么在意,只是礼貌的笑笑应下。

李梦怡眨眨双眼又道:“那今晚的事?”

“李小姐放心,我即然干了这行,那我肯定是有职业道德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绝对保密。”周通伸手一拍胸脯,信誓旦旦的向李梦怡做起保证。

李梦怡听他这般一说,悬起在胸腔中的那颗心,这才稍稍的平复了些许。

周通见状,他不禁摇头笑笑,也不想再过多逗留,周通遂道:“李小姐,那我就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话落,不等李梦怡回话,周通已是迈步离开,只留下李梦怡一人站在原地暗自发呆。

而看着周通离去的背影,李梦怡绝美的小脸之上,却是泛起了诡异的轻笑。

半夜一点多。

结束了代驾工作的周通,这才终于是回到了自己位于天都南面小区的出租屋中。

回到家以后,洗了个澡,按照贯例将祖传的神拳七式一一打了一遍,周通才上床睡觉。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

周通这才起来去了达达代驾公司。

当然,由于代驾这门职业比较特殊的原因,所以公司员工们上下班时间并不固定,像周通,下午两点上班,到晚上十一点就行,只要每天上满九个小时就可以,多的时间就按加班来算,倒也不错。

而到了公司以后,周通心情本来是不错。

可他刚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没多久,同事小王却是跑过来对他说道:“通哥,你昨晚是不是闯祸了?”

“没……没有啊!怎么了?”周通语塞道。

“刚吴经理让我叫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咱公司谁不知道,吴经理一直看你不顺眼,你可小心点啊!”小王好心的提醒起周通。

周通眉头皱了起来,自是明白吴能那王八蛋有多恨他。

要知道,他干代驾有些年头了,可是达达代驾的老员工,本来总公司要是不调吴能这王八蛋来他们这儿当经理,这经理的位置就该是他的。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他瞧不上吴能这靠裙带关系上来的上司,吴能也看他这穷吊丝不顺眼。

基于此,吴能一直都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周通整走,免得他威胁到自己在公司的地位。

把这些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周通压抑下心中的情绪,起身前去了经理室。

“吴总,听小王说你找我呀?”进到经理室,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周通强行带着笑颜开口问起吴能。

吴能这个大胖子,别着个二郎腿,大腹便便的坐在办公椅上,虚咪着双眼瞟着周通,冷笑道:“周通,我知道你是咱们公司老员工,每个月业绩也不错,在咱们公司也能起带头作用,可是你不能给公司找麻烦不是?”

“吴总,我没给公司找麻烦啊!”周通叫冤的回道。

“你还说没有?你知不知道,人家今天一早已经投诉到总公司去了,你就说,你昨晚上是不是动手打人了吧?”吴能抽抽着肥脸得意的大叫。

这么久了,他今天总算是找着机会能把周通整走,这如何能不让他高兴呢?

周通脸色一暗,心道完蛋。

肯定是赵佑钱那王八蛋,今天一早把他投诉到了京都总公司,否则的话,吴能这王八蛋哪里会知道昨晚的事儿?

而即然这事儿已经发生了,那就没有办法改变,周通也只得认栽的问道:“吴总,你就说吧!你想怎样?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今儿总算是让你逮着机会了是吧?”

“哼!周通,你这什么话?我吴能向来公私分明,你动手打人就是你的不对,更何况你还是干代驾的,你不知道什么是客户就是上帝吗?”吴能伸手一拍桌子,怒声直斥。

“呵呵呵!”周通把头别向一边,冷冷的干笑三声。

吴能被周通这态度气的面红耳赤,当场拍案而起,瞪着周通怒吼道:“你别以为你是老员工,我就不敢对你怎样,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我说了算,开除你不过分吧?扣你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当做是对人家的赔偿,这也不过分吧?”

“砰砰!”吴能话落,正当周通想要发怒之时,突然间,经理室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吴能的女秘书小张,推门走进了经理室。

“什么事?”吴能正是火冒三丈之时,小张突然闯进来打断他,他自是不爽的厉声喝问。

小张吓的一颤,偏头瞧了瞧坐在办公桌前一脸怒气的周通,她大抵也能明白刚刚发生了些什么。

心中不免暗自为周通叫屈,小张脸上却是面不改色的回道:“吴总,外面有个李小姐要见通哥。”

“哪个李小姐?”吴能怒声质问。

“就是咱们天都天能企业的那个女总裁啊!好像叫李梦怡吧!”小张正儿八经的给吴能解释。

吴能本来还火气大的不得了,可一听小张这话,他瞬间傻了。

李梦怡是啥人儿?那可是天都赫赫有名的女人啊!他一小小的经理,哪里敢得罪?可他这阵儿又不明白了,怎么像李梦怡这样的女人,会跑到他们公司来,指名道姓的要找周通这小子呢?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吴能只得瞪着周通问道:“什么情况?”

“哎呀!吴总,刚刚你不是都把我开除了吗?我现在可不是这公司员工了,我走了哟!”周通肚子里火气全消,得意的靠在办公椅上乐道。

“吴总,人家李小姐说了,今天必须要见到通哥,不然的话,她就把咱们这儿经理投诉到京都总公司去。”小张一旁兴灾乐祸的补道。

吴能一听她这话,那张肥脸瞬间就绿了呀!

他万万想不到,像李梦怡这样的大名人,还能指名道姓的一定要见周通这王八蛋,你这让他情何以堪?

下一秒,偌大经理室里,瞬间泛起了迷之尴尬。

这阵尴尬约莫持续了将近一分钟,某一刻,吴能却是突然哈哈一声大笑,主动的迎上前来冲着周通笑道:“哎哟!老弟,你看哥我平时待你也不错吧!今天这事儿呢!的确也是你昨晚动手打人了,所以啊!总公司要我处理好这事情,不然的话,我刚刚也不会那样对你不是?你要理解老哥我才是呀!”

“天了撸,我被开除了呀!”周通瘫在椅子上,得意的应道。

“没有没有,我说着玩儿的,怎么会开除你呢!”吴能带着恶心的笑,说起软话。

周通又是冷笑道:“我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啊!”

“放心放心,一分不少。”吴能咬着牙,硬是从牙缝里憋出了这句话。

周通满意的笑了起来,此时此刻的他,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反正吴能这王八蛋每次露出这狗模样,就是他最大快人心之时,当然也不止是他,公司所有人也皆是如此。

就比如现在站在一旁的小张,心里那叫一个高兴。

                       

原创文章,作者:周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