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说《美人多娇》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美人多娇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杜小梦

角色:杜小梦小梦

简介:珍姨答应了我的要求,却先把我灌醉了,才跟我上了床

书评专区

倚天屠龙反转记:很老的一本书……但我确实是喜欢!至于内容,看标题就猜得到大概吧……不过看了就有惊喜!

漫威里的德鲁伊:看了50章,感觉是一本美式家庭喜剧的书,虽然背景是漫威,外挂是暗黑。书里有很多问题:主线脉络不清,详略没有把握好,主要在30章以后,一会干吸血鬼,一会校园治理,一会描写教父形象,一会又去阿富汗救人。人物形象没有持续深化描写,前半主角是一个教父形象,后面又变成学校推销员的形象,给我一个认知的落差。总的来说,作者有写作热情,这是一本带着自嗨和试错过程的作品,期待作者的下本书。

朕:黄麻子来到鹅城,大喊的是不准跪,来到这里办的事是公平,公平,还是tm的公平,反观这本书呢,喊的是人人平等,啪一下给两个丫鬟跪下来了,也没有什么契机,也没啥感情,就这么跪了。今天跪丫鬟,明天跪老爷,后天跪乞丐,然后见到所有人,给所有人都下跪,仿佛在打滚的猪一样开心。

美人多娇

《美人多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遭驱逐

我爸是个怂包,面对外人的欺凌,他总是选择忍。

他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小卓,男人一辈子活着不易,你要学会忍!

我天真地以为他会对所有的事情忍,但是我错了。每当背不过他安排的《全唐诗》时,他毫不犹豫地拿起铁尺用力打我的手心,直到背过为止。

在我十来岁时,他终于跟我妈离婚。找了他单位的一个小三,挺漂亮的。据说还是带着一个也挺漂亮的女儿。

妈没有搬走,就在小镇上租房住。不知是因为我还是其他,妈没有再嫁,带着我快乐地生活。

当然,如果没有她的闺蜜杨珍,我的生活该是多么幸福。可世界对我太过分,偏偏容许杨珍的存在。

杨珍是住我家附近的女大学生,据说刚考上大学不久,别人都说她人长得很漂亮。我却认为她很丑,超级不喜欢她。每次她来,妈总是眉飞色舞,笑地像怒放的玫瑰花。妈让我喊她珍姨,我不干。妈就阴着脸逼我继续喊。我无奈,只好弱弱地从嗓子眼深处悄悄地冒出一声珍姨。

杨珍很高兴,每次都会弯腰刮我的鼻子,说一卓乖,珍姨爱你!

珍姨身上很香,香的不同寻常,让我总是身不由己地往她胸上瞄。珍姨脸红红地,捏一下我的耳朵,说我是坏蛋。

她错了,我不是坏蛋,她才是,而且是正儿八经地大坏蛋。因为她一来,妈就掏出钱打发我出去玩。即便我不想出去,即便我作业没写完,她也总是有办法将我支使出去。

这就是我讨厌珍姨并觉得她丑的原因。我总是怀疑她俩躲在家中偷吃好东西,甚至还因此哭了好几次,觉得我妈不喜欢我了。

这个时候,我就想起我爸的好,至少爸总是把好吃的留给我!

很多次,我想去砸门,去看看她们究竟偷吃什么,却被爸爸经常告诉我的“忍”给制止住。

这一切,直到一个谋杀事件发生未遂才嘎然而止!

那是一个夜里,珍姨又一次来到我家,我照例被“赶出”出租房买冰棍吃。天上飘起毛毛雨,我赶紧跑回家,正要敲门,忽听房内传来我妈细微地呻吟声:“……阿珍,你弄死我了,你弄死我了……”

啊,珍姨要弄死我妈?

我吓了一跳,再也顾不得我爸告诫我的“忍”,撒丫子就跑出去喊人。

“救救我妈啊,快救救我妈……珍姨要杀我妈了!”

我站在路上朝着来来往往地行人求救。

不得不说,世上还是好人多,我的叫喊声终于引起了几个叔叔和大妈的注意,他们跟着我快速来到我家。其中有个叔叔飞起一脚将门踹开……

我妈的惨叫声终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啊”地诧异大喊。

我小心翼翼的探头,想看看我妈怎么样了。却见珍姨和我妈扯着薄毯惊恐地张望着!

“妈……”我惊喜地喊了一声,她没事,我就放心了。

“小孩子出去!”众人的哄堂大笑中,我被一双大手提到门外……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拼命挣扎,大声喊道:“把珍姨赶走!她要弄死我妈……”

珍姨走了,彻底地走了,她不但没来过我家,再也没有从街上出现过。

县城就那么大,传统而落后的人们对我妈和珍姨的事传的沸沸扬扬,附近的孩子都被告诫不许跟我走的近,尤其是男生,对我如避蛇蝎,还说我妈是同性恋,我也肯定是同性恋。

我妈变了,变的郁郁寡欢,除了上班,就是闷在家中。时不时地对着墙壁自己笑,笑的很凄惨也很癫狂。

一场大火之后,我妈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爸听说了这件事,就过来接我过去同住。

跟我爸同居的小三叫杜娟,爸让我喊她娟姨,当然,我从来就没有喊过。她离异带的女儿叫杜小梦,跟我一般大小。

刚进门时,杜娟拉着杜小梦的小手笑着的说:“来,小梦,这是文叔叔的儿子文一卓,以后就是你哥哥了。”

杜小梦白了我一眼,鼻孔里很不屑的哼了一声,鄙夷道:“别当我不知道,他就是不要脸的同性恋生出来的杂种。”

杜娟骂小梦不懂事,杜小梦却扬起脸很不服气,傲然说道本来就是。

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尴尬地结束了。

杜娟表面护着我,说杜小梦不懂事,但我知道她心里根本瞧不起我。每次跟我爸出去玩,都会把杜小梦带着,也从来不让她单独跟我相处。

爸爸私下告诉我,说小卓,现在爸爸组建家庭不容易,有委屈就忍一忍,嗯,忍忍就过去了。

上了学之后,我渐渐明白什么是同性恋,也明白那晚妈妈和珍姨发生了什么。觉得是我给她们造成的伤害,心里对妈妈十分愧疚。当有人在背后议论我的时候,我感觉好羞愧,可又觉得不是我的错。罪魁祸首是珍姨!

我整个人都变得自闭,不管男生还是女生,都不敢跟她们交流,我怕她们知道我是同性恋的儿子会嘲笑我。

一直到上初中那会,我接触到了网络,周末的时候经常去包网打游戏,到了夜深人静时,我偷偷地搜索什么是同性恋。也看了一些这方面的文章。

我了解了我妈的苦衷,心中更加愧疚。不过,我觉得我并没有成长为别人眼里的同性恋,恰恰相反,我看着小梦的时候身体里会出现强烈的意愿。

女生嘛,发育的总比男的早一点,初三上学期,杜小梦的胸部已经鼓鼓,再加上雪白的皮肤和一米六五高挑的个子,是学校公认的校花。成为很多男生梦中的对象。尤其是我的同桌林朋经常总指着小梦低声对我说,你看那身段,真正点,我做梦天天梦到她。

林朋不知道我和杜小梦的关系。若知道,他非嫉妒死不可。

这是没办法的,杜小梦一直认为是我爸拆散了她的家庭,又因为我妈的事,因此她对我又厌恶又恨,威胁我在学校不许表现出认识她,否则就怂恿杜娟赶我出家门。

即便林朋不说,我也会偷偷注意杜小梦的胸,还有下面,杜小梦每次洗完澡总爱穿一条月白色的小热裤,因为紧贴身体,从后面看起来屁股特别翘。每次我都会傻傻地盯着,一直盯的口干舌燥。

有一次我偷窥太久,脑海里产生一团团龌龊念头,以至于被杜小梦发现,她脸一下子变的绯红,抓着电吹风直接丢过来,破口大骂:“文一卓,你是死变态,我要告诉我妈你偷看我。”

我慌了,杜娟虽然说平时对我还过的去,但我知道她特别假,很多时候就是做给我爸看的,仿佛告诉我爸,看到了吗,你对杜小梦好,我也对你儿子好。

想到我在这个家最渺小的地位,我摇头,不承认自己偷窥杜小梦,只说自己想作业题,发呆。

杜小梦厌恶道,“文一卓,你少不承认,你跟你妈一样变态,你妈是同性恋,你是色狼,我要我妈把你赶出去。”

我脸上滚烫如抹了辣椒,感到觉得她说的太伤人,忍不住争辩道:“我不是色狼,也不许你说我妈。”

“就说,我就说!你爸是小三,你妈是下贱同性恋,你是小三和同性恋生下来的杂种!”

我扬起手想打杜小梦,这时候我爸从房间走出来,喝道:“小卓你想干什么?小梦是你妹妹!”

“不是我,是她在骂你,骂我,还骂我妈!”

“我才不是色狼的妹妹呢!我就骂你们了,怎么的?”她指着我们啜泣道:“你们都是坏人,我不想见到你们。”

说着,她跑了出去,我爸忙去追。

接着杜娟从房内冲出,厌恶地瞪了我一眼,紧随其后跑出去。

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因为我早早地躲在房间里,暗自懊悔杜小梦骂几句又不疼,忍忍也就过去,这下可怎么办?

第二天我去学校,杜小梦已经坐在桌前等待上课,她一脸疲倦,头发蓬松,似乎也没睡好。

如果不是我,事情也不会闹成这样,我内心感到愧疚,犹豫了一下,走过去给她道歉,“杜小梦,对不起,我——”

“啪——”

杜小梦竟然跟被踩了尾巴的老虎,跳了起来狠狠甩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手捏着课本又劈头盖脸地猛砸,嘴吼道:“文一卓,少装好人,这事我跟你没完!”

她一吼,整个班级都静了下来。

全班人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都看着我俩,不明所以。那一刻,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硬着头皮回到了座位上。

林朋好奇的问我怎么会得罪校花的,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此时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这时,校主任走进来告诉我们原先的班主任上调教育局,今天换个新班主任。

我哪有心情理会这些?兀自沉浸在刚才的尴尬中。

林朋却激动得推我,“靠,一卓你看,新来的班主任真美,像……刘诗诗。”

我管你像刘诗诗还是王诗诗?不就是破班主任吗?早晚都会训斥我们的。所以,我压根没抬头。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珍,大学刚毕业,从今天起,我就担任你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希望同学们多多支持。”这声音好熟,可是却有点想不起在哪儿听过,我猛地抬起头,看到讲台上俏丽的的脸,柔弱的身躯时,目光再也挪不动了!

她竟然是珍姨……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天晚上珍姨众目睽睽之下的眼神,惊恐、羞馁和空洞!

还有我妈,同样的惊恐、羞馁、空洞。只是我妈死了,而她还活着……

热铁般的烙印一样刻在我脑子中,本以为我再也碰不上她,没想到此时遇到了,还成了我班主任。真是造化弄人!

珍姨更美了,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长发飘飘搭配着红色的连衣裙,如熟到一摸就出水的水蜜桃,十分诱人。

我死死的盯着她,珍姨也发现了我,说话声略微顿了一下,急忙歪过头去。

做贼的心虚,放屁的脸红!

我恨恨地看着她,心中燃起了复仇之心。

林朋看着我傻傻地样子还以为我是看呆了。用手肘捅捅我,眉飞色舞的问我班主任跟杜小梦谁漂亮?我机械的点点头,压根没注意问什么。他则滔滔不绝,说那身材真好,她男朋友肯定特别性福,当然,我们也有眼福啦!

“你不恶心啊!”听他这么说,我心里说不出的别扭,仿若梦魇,猛地打断林朋的话。

林朋愣住了,一脸懵逼地瞅我,说一卓你疯了?

我当然没疯,可是我又没法说珍姨和我妈之间那档子破事。

下课的时候,我朝珍姨办公室走去,我想质问她,问她发生了那事之后,她为何不顾我妈自己逃走。

可是站在珍姨办公室门口,我心里又开始犹豫起来,珍姨毕竟是我班主任,会不会把我臭骂一顿?

“文一卓,你又想偷窥杨老师?真恶心!”

“我没有!”我下意识地回道,心里却是一阵紧张,回头一看,是杜小梦。

“别人不知道你,我可知道,你们一家三口,就没有好人。”杜小梦不停地讽刺我,似乎这样辱骂就能获得快感一样。

我气的脸色通红,不停地在心里说忍、忍、忍!

“你看看,脸红了吧!呸,算你还有点羞耻心。不过那没用,一日做贼,终身是贼。”杜小梦恶毒地说道。

“吱扭……”门开了,珍姨走出来问我们有事吗?

“报告老师,文一卓偷窥你,他就是一个色狼!”杜小梦灵牙利齿,率先说道。

我想否认,可一时不知道怎么否认,心里郁闷至极,只觉得脸上一阵潮热,感到珍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这让我反而失去了找她质问的勇气。

杜小梦看我心虚,更是不忘了痛打落水狗,她大声嚷嚷道:“老师,你看到文一卓脸红了吗?他满脑子龌龊念头,尤其不说话是他不说话的时候。”

“杜小梦,不要这么说同学。要珍惜同学之间的友谊。”珍姨叹了口气,顺势瞟了我一眼。

杜小梦眨巴了一下眼睛,指了指我说老师,你应该批评他。

很明显她想让珍姨恶狠狠地骂我一顿然后让我滚。

珍姨说你跟我进来吧!

珍姨找杜小梦说什么?从刚才她的话中看,似乎向着我。难道她不恨我吗?我恨她,是因为她连累了我妈死亡。她恨我呢?应该是害她披头散发暴露在众人面前。

可是她为何帮助我说话?

我满腹疑窦的回到教室。林朋跟我说话,我也不理他。过了一会儿,杜小梦回来了,是兴高采烈地返回来的。她大声宣布,学校要进行中国诗词大赛选拔,推选两名参加市比赛。不过,参加者要缴纳五十元报名费。

诗词大赛?

这让我怦然心动,这可正是我最拿手的,唐诗宋词可以说倒背如流。参加诗词大赛,那还不小菜一碟。

学生只要不是学习,就是大家的节日,闻听这消息,班上立刻如沸腾的锅,各个欢呼雀跃。林朋这家伙不断嚷嚷,班费的事情都被他忽略了,跟他同桌三年,每一次他交班费都拖拖拉拉,这一次却跟赶着投胎一样。

看着我的名字写在报名表上,心中暗暗下决心,一定要露脸,让大家知道我的厉害。

尤其是让杜小梦知道,我不是一无是处。

晚上杜小梦依然没回来。饭桌上我的日子非常不好过。

杜娟的脸拉的老长,她今天做的,都是杜小梦最喜欢吃的菜,红烧排骨、清蒸鱼。

可是没人动筷子。

爸也不说话,一直紧锁眉头,偶尔小心翼翼地看一眼杜鹃。

我的肚子咕咕叫,饿的有点受不了,忍不住抓起筷子刚要伸向那清蒸鱼。

“咳咳……”杜娟阿姨很不爽的瞪了我一眼,我无奈,只好缩回筷子,夹了一口饭塞进嘴里。

“小卓,你怎么没有喊小梦回来?”爸有点沉不住气,率先问道,他的口气充满责备。

当然,他责备我,比杜娟阿姨责备要好受。

“嗯,那个、那个……”我夹着干饭,眼巴巴地看着桌上的鱼肉,哼哧哼哧地半天说不出话。

“什么这个那个?小梦到底怎么说?”杜娟阿姨按耐不住,终于亲自瞪着我质问道。

我有点害怕不敢把实情说出口,但也不想欺骗她们。低着头一声不吭。

“唉……”爸无奈地叹气。

我快速扒拉完饭,一溜烟躲进我的房间。

我的房间,其实是阳台隔开的很狭小空间。塞了一张单人床,勉强站的下脚。躺在床上,我幽幽地想着,如果我妈在,她会不会让我受这些气?

想到我妈,忍不住又想起珍姨。都怪她,若不是她,妈也不是同性恋。若不是她,我也不会受尽杜小梦的侮辱,也不会造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卓,这是三百块钱。”我爸推开门,走进我的房间,将钱塞进我的书包。

我不吭声,心中怨恨。

“明天去劝小梦回来,如果……如果……不,就拿钱给她。”爸叹气。

我看着爸扶了扶眼睛,一脸无奈地表情,心中突然有个疑问,我爸和我妈离婚因为了什么?真的是因为他怂吗?正想开口,却听杜娟阿姨在客厅嚷嚷,“小梦不回来,你也别回了!”

爸看了一眼身后,伸手关紧门,无奈地摇头,说道:“无论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小梦找回来,明白吗?”

我侧头看着窗外,想了又想,把心中疑问硬生生地按在心底,“爸,我们要举行诗词大赛,交五十元报名费。”

“哦……”爸很惊奇,似乎没想到会有这种大赛,他的口气立刻变了,“从明天起,你要背《诗经》”

我的本意不是背《诗经》,只是想要钱交报名费!

早知道是这种结果,我还不如不说。

不过,我从我爸的口气里,知道他是很无奈的。我虽小,被他们当成孩子,但我什么都懂。

第二天,看到杜小梦昂头挺胸潇洒走来,我忙站起身很小心地问她昨晚为何不回去。

杜小梦鄙视的甩了我一眼,不屑地说道:“文一卓,你要是再敢管我的事,我让你尝尝挨打的滋味。”

如果不是看我爸这么为难,我才懒得搭理你呢。我想跟她说清楚并不是我想管她,而是她不回家,我也不好回去。我刚要掏出我爸给的钱,谁知,杜小梦却很厌恶的呵斥我,说道:“你报名参赛,钱呢?赶紧交了,哼,是不是没钱?”

她的声音很大,近似于吼,整个班上的人齐刷刷地盯着我。

想起她对我的那个态度,我感到脸上火辣辣地发烫,伸手抓出钱,摔了一张毛爷爷在桌上,“谁说我没有?这不是吗?”

看着我手里几张大钞票,杜小梦吃惊地瞪大眼,愣了一下,似乎恍然大悟,吼道:“好啊,你偷钱!”

“我没有!”我急忙说道,偷,在我们学生这儿是最恶劣的事情,所以她一说,我毫不犹豫地否决,但是我也没说钱是给她的。

杜小梦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拿起桌上的一百块,回座位去了。不过她留下一句话,“等着瞧,我会告诉我妈,你偷拿家里的钱。”

我和她的零花钱,从来没有超过一百块,大多数情况,她五十,我二十,偶尔,我爸会偷偷地塞我十块二十块,还是他写诗的稿费。

三百块变成两百,但我知道,必须将钱给她。否则,她知道后绝不善罢甘休。

课间操时,当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教室,我磨磨蹭蹭走到最后,来到杜小梦的座位上将钱塞进她的书包。

“文一卓!”

一个声音在门口突然响起,我吓的一哆嗦,仿佛做贼心虚,匆忙离开杜小梦的座位,低着头跑出去。

喊我的,是杜小梦最好的朋友李晴明。被她看到,同被杜小梦看到是一个结果。

不过,这样也好,杜小梦看到钱后,应该会原谅我。至少……至少会回家吧。

十分钟课间操做完,林朋知道我交了报名费后还有五十块钱,便怂恿我去买冰激凌。

我想了想,心说反正花也花了,而林朋是班里唯一还愿意跟我说话的人,便同意了,去校门口买了冰激凌一边吃一边回到了教室。

一进门,就听到李晴明的声音嚷嚷道:“他回来了!”

李晴明就在杜小梦身旁,同样还有其他几个人,他们的目光瞬时聚集在我身上。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涌上。我看着他们,心说我什么都没做。干嘛这么看我?

杜小梦脸如冰霜,一踢板凳,站起身走过来,瞪着我冷冷道:“文一卓,李晴明说你动过我的东西,有没有?”

我看了李晴明一眼,心说你的嘴巴倒是很快。没错,我是动了,怎么的?我给你钱,难道还有错?

想到这里,我点了点头。

“啪……”

一记耳光重重打在脸上,我一个趔趄,手里的冰激凌也掉地上了。

“把手镯还我!”杜小梦“手镯?”我有点愣,更有点怒。被当众打脸,还是第二次,搁谁身上也受不了。

“我看到他鬼鬼祟祟翻小梦的书包,哼,没想到他不但怂,还真是贼。”

“活该,这种贼,就不该留在我们班。”

“就是,连班长的手镯都敢偷,简直活腻了!”

周围有人在笑,肆无忌惮地大声指责我。

我很窝火,知道肯定是被冤枉了,冲着杜小梦吼:“谁稀罕你的手镯?又不是多值钱的玩意,我只是给你塞了三……两百块钱,想让你用。”

“呸……”杜小梦骂道:“我那手镯是妈送我的传家宝,最少六七千块呢,不是你偷的,难道是鬼?你走在最后,又翻了我书包,哼,更何况是晴明亲眼看到,还狡辩,呸,真恶心,跟你妈一样恶心!”

她骂的很难听,让我压根下不来台。关键是我太冤枉,明明是给她钱,虽不算做好事,可也不是坏事。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做过。

“不信你问我爸,我真的是给你钱!”

“我压根没看到钱!”杜小梦怒火更盛,恶狠狠地骂道:“你爸就是怂货,你妈是同性恋,你是怂货加同性恋!还是小偷!呸,真恶心!我怎么跟你在一个班?我怎么跟你在……哼,我妈真瞎眼!”

“文一卓的妈妈是同性恋?听说已经死了吧?”

“哎呀,那文一卓是不是也是同性恋?”

“文一卓简直五毒俱全!哈哈!”

我头脑里一片空白,懵懵地看着杜小梦,感受着周围人鄙视的目光像锥子般刺向我。

怒火如火山一样难以抑制,爸爸教我的忍,瞬时抛到爪哇岛,扬起巴掌准备反击。

“你敢打我,那你就死定了!”杜小梦冷冷的说道,“我妈不会善罢甘休,哼,你就等着滚蛋吧!”

“啊……”

我愣住了,知道这一下子打下去是什么结果。

手扬在半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屈辱感涌上心头,心里恨不得把她绑起来用鞭子狠狠地抽她。甚至我的意念中,已经将她衣衫撕成碎片,凌辱千百遍……

杜小梦眉毛一挑,高傲地扬着洁白无瑕的下巴。

我的巴掌无可奈何地攥紧,接着又放下。我一言不发,闪到一旁,往座位走去,逞强地嘟囔道:“我没偷,我就是没偷!”

杜小梦也没有继续拦住我,更没有返回座位,她蹬蹬地跑出了教室。

她去了哪里?肯定是告诉了班主任。想到我会把珍姨喊去问话,我的心里更加不舒服。

“文一卓!把你的冰激凌扫掉!跟狗屎一样!”负责卫生的组长凶恶地喊我。

“滚出去!”

杜鹃阿姨又做了一桌子饭,却看到只有我一个人回到家时,勃然大怒,直接一拍桌子,冲着我发火。

我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进退两难,眼巴巴地看着我爸,希望他能给我求情。

爸叹了口气,劝道:“小娟你不要生气,我让一卓给小梦拿了三百块钱,即便她不回来,也不会受委屈的。”

“委屈?哼,你说的倒轻巧,如果是他呢?”杜鹃阿姨指着我,眼中像喷出一团火焰,对着我爸吼道,“他是你儿子,他流浪街头,你难不难受?”

爸的脸很红,他也很尴尬,摘掉眼镜,不停地抹着眼睛。他不看我,但我知道他在擦拭眼泪。

怂货!就是怂货!

我倏地想起杜小梦今天骂的我的话,怒火又一次充溢在胸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小声说道:“娟、杜娟,你……你不要为难我爸,我走就是了!”

缩回迈入门内的脚,我使劲关上门,背着书包下楼。那一刻我并不怨恨杜娟,而是恨我爸,都是他跟我妈离婚惹的祸,如果他们不离婚,我哪里会遭受这样的欺辱?

“小卓……”爸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我心里一暖,爸还是爱我的,估计要喊我回家去的。看着外边黑漆漆的天,我的脚步非常不争气地变缓,磨磨蹭蹭地等着我爸追上来。

“小卓,这……这是一百块,你……先找个地方去住,嗯,爸回家劝劝杜娟。明天……明天务必将小梦拉回来,懂不懂?”爸的眼圈红润,却说出这样的话。

我大失所望,眼眶里的泪水不停地打转。人家的爸都是大树,能给儿子撑起一片天。他呢?好吧,我明白了,怪不得我妈跟他离婚,大家说的没错,他……他就是怂包!

“还有《诗经》,别忘了背诵,记住,我会检查你的!”

爸将钱和书递过来的那一刻,我彻底绝望了,这就是我爸,就是一个怂包爸爸,我都没处安身,他还想着让我背这破书,哼,你咋那么怕媳妇?你就不能发狠去揍她一顿?现在好了,你见了杜娟如老鼠见了猫,我看到小梦……也……也特么像老鼠见猫,你这怂的遗传基因还真是强大!

不,不,我不要怂,我要改变这个基因!

“哼,你不是我爸,你是怂货,你自己抱着书和钱睡觉去吧!”我大声嚷着,伸手打翻他手里的书,一甩书包扭头就跑。

“你……”爸生气的声音在我背后拉的很长。

怂货,连骂我都不敢!

街头依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我背着书包如落单的孤雁,四下游荡。来到一家大超市门口,看着很多人提着大包小包跟家人说说笑笑地走出。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香喷喷的烧鸡……不,哪怕是热粥,那该多好啊!

今晚去哪里住?我摸了摸口袋里剩下的二十多块钱,住旅馆肯定不够,嗯,只能去网吧混一晚再说。

打定主意,我正想离开,忽见一个戴着口罩的人伸手塞进身前女士的包里,迅捷无比掏出一件彩色包包,转身就走。

小偷!我惊地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急忙快步跟上,想看看这个小偷逃到哪里。

戴口罩的是一个短头发,个头跟我差不多的人。从背影上看,颇为瘦弱。我盯着她背影穿过街道闪入一个黑咕隆咚的小胡同,犹豫了一下,快步追过去。

“咚……扑……”

刚转过弯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几双手揪住按在墙上,磕的头一阵晕眩。

借助胡同外微弱的灯光,我看到眼前有三个人。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子,比我高半个头,长发耷拉在耳垂下,一脸痞笑地盯着我。

当然,我的头发……被他抓在手里,还有脖子,被掐住卡在墙上,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小子跟踪我。”戴口罩的人是个女的,她眨巴着眼睛,满是厌恶。

旁边还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十二三岁,比我略矮。

我转着眼睛瞄她时,她却冲着我肚子就是一拳,稚嫩的声音吼道:“再看弄死你!”

我不敢相信这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但也不敢随便再说什么,当然,即便想说,也说不出来。

“小子,想见义勇为?想当英雄?呵呵,毛都没长齐呢,还没玩过女人,就这么牺牲了不后悔?”大男孩拔出刀子在我腮边比划着。

冰凉的刀子在皮肤上划来划去,吓得我心砰砰直跳。使劲想挣扎,可他的手就像铁钳般,十分有力气。我害怕极了,想说点求饶的话,可随即想起我爸的怂。嗯,我要改变怂的基因,不能怂!

“啪……”戴口罩的女人一巴掌打在我脸的另一侧,我的头不由自主地一歪,忽觉耳垂一疼,滚热的血倏地流出。

我险些叫出声,拼命地咬着牙,让自己尽量不要哭出来。

“哎呀,见血了,不是好兆头。”大男孩略微不满地看了戴口罩女孩子一眼,嗔怪她毫无征兆地动手。

那女孩哼了一声,斥道:“估计是个哑巴,否则刚才就喊出来了。”

我才不是哑巴呢!

听到她说我,我忍不住瞟了她一眼。

“你再看?你再看我打死你!”那女的一挑眉毛,像极了杜小梦。她扬起手,作势欲打。吓得我急忙闭上眼。

“哈哈……他吓怕了!”几个人大笑着。

我不敢睁眼,怕再一次冒犯他们。不过那巴掌终究还是没有落在我脸上。

“小屁孩,这五十块钱给你拿去看看伤口。”那个大男孩掏出五十块塞进我的口袋。

我愣了,心说这是要贿赂我吗?有心拒绝,可又不敢说话。心说这小偷出手可真大方,我的耳朵破了,花几块钱买创可贴一粘就行,根本花不了这么多。可接下来他的话让我心里直打寒颤。

“嗯,你若是敢报警,哼哼,你花了我们的钱,也是同犯知道吗?到时候警察也会把你抓紧监狱,用棍子打你,用巴掌抽你!明白吗?”

我花了他们的钱,也算小偷?可是我没偷啊?

我觉得自己很冤枉,原来确实打算报警,可听他这么一说,有点害怕了。

这事若是被杜小梦知道,只怕彻底无法翻身。

“不但警察抓你,我也会打死你!”那个女的翻开我的书包,查看了下书本,“实验中学初三二班文一卓。好,我们记下了。”

他们走了,不紧不慢地朝着胡同深处走去。

                       

原创文章,作者:杜小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