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人禁地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阴人禁地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王阿婆

角色:王阿婆秀兰

简介:老婆背着我杀害了我的老爹,从此以后家里就出现了怪事?

书评专区

步步为赢:比起之前两本书,质量下降的厉害。日本起步不能说不好,但是总觉得情节较之之前两本更为的平淡。

执掌好莱坞:真心不知道猪脚哪来的那么大的自信,然道是所谓的上帝般知道未来感觉自己很吊了,剧毒,看了2章看不下去了

我是大玩家:这书在看到主角酌定哈利波特会成为一个2000亿美元的大蛋糕时弃了,不是谁都是JK罗琳,即使是原作者,再来一次都未必会有同样的际遇。简单来说,这书前面还行,后面自嗨严重,越来越严重。

阴人禁地

《阴人禁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纸人

我还在外地出差呢,我的老婆忽然给我打来电话,说老爹既然自杀了,让我赶紧回来奔丧。

老爹三个月前就查出来脑癌,老爷子只有我一个儿子,花了我和老婆大半辈子的积蓄。

估计这一次老爹是为了不想拖累我们做儿女的,所以才会选择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吧。

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大儿子必须要给老人家擦干净身体,换上崭新的寿衣,不过却未从想到出事情了。

我看到我爸浑身上下骨瘦如柴,我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老人家没享过什么福。

我把老爷子给扶坐起来,然后开始擦身体,不过我却发现老爷子双眼慢慢流出来了泪水。

在我们老家这样要被说闲话的,认为是儿女不孝顺,老人走的心不甘情不愿的,为了防止被别人戳脊梁骨。

我还是把我们这里比较有名的王阿婆给找来了,王阿婆在我们这里算得上有名气的看阴人了。

看阴人也就是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手段,听说在夜里阴气十分重的时候,看阴人可以看到一些诡异的景象。

王阿婆来了以后,第一件事不是去看老爹的尸体,既然先给老爹点了三支香,既然是一粗两细。

不过就在我催促王阿婆,去看老爹尸体的时候,王阿婆忽然把燃烧很旺的三支香全部都给倒着插进了香炉。

“大柱子你给阿婆说实话,你家老爷子到底是怎么死的?”王阿婆白内障的眼既然稍微动了一下。

给我的感觉有一些害怕,我咽了一口吐沫,“王阿婆,我老爹真的是自己想不开自杀的。”

王阿婆本来还想说一些什么?不过被我的老婆秀兰拉到了一边,然后悄悄塞了一些毛爷爷。

王阿婆叹了一口气,“哎看样子这件事情不太好办啊,不过百善孝为先我希望你们小两口好自为之吧。”

王阿婆的话让我心里不仅有一些疑惑,好像是我害死亲爹一样?

王阿婆来到了老爷子的房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老爷子,这一次既然留的不是眼泪。

既然流出来了血泪,王阿婆吩咐我找来白色的线,最好是放风筝用的那一种非常结实的线。

我就把我平日用来钓鱼的线给找来了,王阿婆一边念叨,然后就用白色的线把老爷子的眼皮给缝合了起来。

也就在快要缝合的时候,忽然老爷子犹如干树皮的手,一下子就掐住了王阿婆的胳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们都没有任何的准备,我和老婆都是吓得瘫坐到了地上。

要知道人死了之后,胳膊怎么还会抬起来?王阿婆也是被这一幕给吓得不轻,既然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王阿婆说心里话,年龄比我老爹还要大一些,既然给我老爹下跪了,而且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王阿婆抬起脑袋的时候,额头上早已经出现了血迹,不过这一招还真的很有效果。

原本抓着王阿婆的干瘪手臂,既然一下子就砸到了床板上,王阿婆跌跌撞撞退后了好几步。

原本就惨白无比的老脸,现在早已经更加的难看,王阿婆颤抖着嘴唇,递给了我一个黑色的铜板。

“大柱子,你把这一枚铜板,塞进你老爹的肛门里面,如果塞不进去的话,就赶紧离开吧。”

我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王阿婆早已经一溜小跑的离开了,我拉都拉不住,我也是有些害怕了。

我也跪在了地上连续磕了三个响头,我就把老爷子的眼皮给缝合了起来,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发现不了。

我咬着牙又给老爷子的肛门塞入铜板,其实这都是有讲究的,自杀的人都需要赛一枚硬币。

好像是说硬币可以起到镇邪的效果,不过我怎么都塞不进去,塞进去了就会掉出来。

我顿时额头上冒汗了,这个兆头可不好,这就说明死去的人不愿意离开,就在我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

我的老婆一把将我给推开了,“老头子都已经死了,那里有这一些讲究,都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老婆胆子比较大,直接用针线把肛门也给缝合了起来,虽然是自欺欺人,不过心里也放心了一些。

二叔带了亲戚来看尸体,这也叫做观摩寿身,也就是送死人最后一程,不过被我给拒绝了。

我的理由就是老爷子是自杀的,所以尸体看上去很是恐怖,二叔叹了一口气,红着眼睛走了。

老爷子的棺材被我放在了大厅,准备明天开始接受悼念,我晚上起夜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因为我看见棺材上好像坐着一个人,我顿时头皮发麻,我想要打开灯,不过却怎么都打不开。

难不成是停电了?还好我手里有手电,我打开手电就照了过去,既然是我的老母亲。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有些埋怨的走了过去,“老妈,你半夜不睡觉,你坐在棺材上做什么?”

老妈下一句话差一点把我给吓死,“你老爹托梦给我,说自己有一点冷,让那个我给他拿一床被子。”

老妈说着还指了指棺材上的被子,既然是一床红色的被子,这是我结婚的时候,买来的新被褥。

我顿时火冒三丈,我一下子把被子给扔在了地上,“老妈,老爷子已经死了,你别再神经兮兮的。”

我一边说着,就把老妈给背进她的屋子,“瓜娃子你放我下来,你让我再陪你老爹说一会话。”

我把老妈背进了屋子,直接把门给锁了起来,我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抱着老婆睡觉。

不过我的房门却被敲响了,我打开门既然是我的女儿欣欣,一定是这个小丫头有些害怕了。

毕竟她才七岁,“老爸我爷爷让我问你,你把他的药放哪里去了,爷爷说难受要吃药。”

我顿时就火了,我把女儿给拉了进来,脱下她的裤子就上去来了三个大巴掌,说什么糊涂话?

“你爷爷已经死了,你在给我瞎说,看我不打死你。”我的老婆立刻推开了我,把女儿抱紧了怀里。

“欣欣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啊?”别怕来妈妈的怀里睡,女儿一边哭还说爷爷就在自己的房间。

我顿时拿起来了榔头,我要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老婆紧紧跟在了我的身后,我们一起来到了女儿的房间。

刚来到了女儿欣欣房间里面,一股凉风迎面就吹了过来,说心里话不害怕那都是骗人的。

不过作为家里的支柱,我必须要勇敢的面对,我大着胆子一下子就打开了灯,才发现窗户既然被打开了。

就在我松了一口气,想要埋怨女儿欣欣,为什么要把窗户给打开的时候,老婆忽然尖叫了一声。

老婆一边扯着我的衣服,一边伸出自己的手臂,颤抖着指着窗户上边的玻璃,我顺着方向看了过去。

我也一看到窗户上的东西,我顿时就感觉我的头皮发麻,就好像是整个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了一般。

因为我看到了,窗户上既然有一个手掌的血印子,而且还不停往下面滴着血液。

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这个手掌的血液既然慢慢地在地面上,汇聚出来了一个红色的字。

既然是一个死字,我立刻拉着我的老婆,还有我的女儿就要后退,不过我却踩到了一样东西。

咣咚一声在原本寂静的房间里面,显得特别的明显,让我的老婆还有我的女儿都是死死依偎着我的身体。

我低着脑袋我才看清楚了,我刚才踩到的东西既然是一把血琳琳的匕首,这一把匕首就是老爷子自杀的匕首。

真是见鬼了,这一把带血的匕首,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就被我放进了,老爷子的棺材里面了啊。

怎么会诡异的出现在我女儿的房间,这到底是人为的,还是我们无法用眼睛看到的灵异在作怪?

老婆说什么都不愿意再留在女儿的房间,当然了为了我女儿你的安全,我让老婆带女儿一起睡。

这一件事情发的太过于诡异了,老婆是真的害怕了,让我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把老爷子的尸体火化了。

我当然是不同意的,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老人家怎么也要在家里停放七天,否则的话别人会戳脊梁骨的。

“不行就算我愿意把老爹的尸体给火化了,我二叔也不会同意的,别疑神疑鬼了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我小声安慰我老婆几句,没有想到我老婆彻底地发飙了,“你如果不火化的话,我们就离婚吧。”

老婆一边哭着,一边就要收拾自己的衣服,我顿时有一些迷茫了,不过我估计老婆是被吓着了。

我就安慰我老婆说,家里一切有我呢,再说了老爹是自己想不开的,你就不要有心理压力了。

“再说了你肚子里还有我一个儿子呢,你要是离婚的话,你说我和女儿欣欣该怎么办?我发誓如果再发生奇怪的事就火化。”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女儿欣欣既然一脸好奇的指着前面,然后既然回过脑袋,咧开小嘴对我和老婆笑了起来。

“你们不要吵了,你们看爷爷回来了,正对着我们笑着呢。”女儿一下子就要跑过去。

幸好我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抱住了我的女儿欣欣,我看见了什么?既然是一双带血的布鞋。

就这样安静地躺在了门口,我明明记得刚才房间的门是反锁着的,这一双鞋是如何进来的?

这一双鞋是老爷子最喜欢穿的鞋了,我也是和老爷子的匕首都全部放在了棺材里面。

这到底出现什么问题了?难不成真的是老爷子回来找我们了,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忽然自己打开了。

我就看到了一个影子一闪而过,我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老婆就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爹儿媳妇知道错了,你不要来找我好不好?我也是为了这个家我该死,你就放过我吧。”

老婆就好像是神经病一样,不停用巴掌打着自己的脸颊,我顿时都没有明白老婆话里的意思?难不成老爹不是自杀?

而是被老婆害死的?不过我心里安慰自己,老婆不是这样子的女人,虽然我们生活苦了一些,不过老婆还是很孝顺的。

我立刻上去抱住了老婆,因为在这样打下去的话,老婆会被自己打死的,因为老婆的嘴角都已经开始留出来血液了。

可就在我抱住老婆,想要控制老婆的胳膊,不要让她在继续折磨自己,忽然一阵诡异的笑声。

从我和老婆背后传了过来,我就感觉房间里的温度,就好像一下子变成了零下几十度一样。

我就看见原本可爱活波的女儿欣欣,此时此刻既然裂开自己的嘴巴,正对着我和老婆微笑。

而那一双原本安静躺在地上带血液的布鞋,不知道什么时候既然穿在了女儿欣欣的小脚丫子上。

这诡异而又渗人的笑声也是从我女儿欣欣,小嘴里发出来的,女儿欣欣的小嘴依然在放大的咧开着。

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估计我女儿的嘴巴就要彻底的废掉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莫非女儿撞邪了?

虽然我很是害怕,不过这可是我的女儿,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一下子就扑向了自己的女儿,想要看看怎么一回事?

我的女儿欣欣依然还在诡异的笑,不过小手里却出现了一把匕首,老婆看到了这一把带血的匕首,忽然直接喊了出来。

“没错就是我杀死你的,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啊,你别伤害我的女儿,怎么说欣欣也是你的孙女不是?”

我顿时愣住了,我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一个念头,我老爹不是自杀的,而是被我老婆杀死的不成?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原本整天粘着我的女儿欣欣,此时已然变成了一个陌生人,陌生的眸子加上诡异的笑容。

勾勒出来了人性最残忍的一幕,我知道我冲上去的后果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女儿欣欣已经举起来了匕首。样子十分的恶毒。

我的女儿怎么会自己伤害自己,我顿时心里开始发慌起来,一定要阻止悲剧的发生,因为她是我的宝贝女儿。

欣欣这是要做什么?你不要伤害自己吧?我立刻就冲了过去,就算我知道自己要被女儿给捅死,不过我依然奋不顾身,因为那是我的女儿,我不可以看着她这样伤害自己。

就在我做出最后的打算,想要一命换一命的时候,我老婆的动作既然比我还快,一下子就上去双手死死握住了匕首。

很快锋利的匕首,刺破了老婆的手掌心,鲜红的血水不听从手掌滴答到了地上,我的心一下子纠结了起来。

看着女儿诡异的笑,还有不停往前面捅过去的匕首,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难道说老爹被老婆害死了,老爹的鬼魂来索命了。

亲手杀死了我的老爹,可以看得出来老婆这个人有多么的不孝顺,就算被鬼魂索命也是应该的,不过一想到老婆肚子的孩子。

我顿时就快要崩溃了,老婆如果死了那是罪有应得,不过老婆肚子里的孩子那是无辜的,我不可以眼睁睁看着悲剧的发生。

我一下子就跪了下来“老爹啊如果真的是你来索命的话,求求你放过秀兰一次吧,他肚子里可还有你的孙子啊。”

我的话音刚落,我的女儿欣欣忽然抬起发红的眼睛看着我,甚至说这已经不是眼睛了,因为已经红的滴出来了血水。

我还是第一眼看到女儿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她仿佛看的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快要冰冷的尸体,让我浑身不自在。

就在我害怕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咔嚓一声脆响,忽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个房间诡异的宁静。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老妈拖着疲倦的身体,就这样子站在了我们的房门前面,地上还有打烂的海碗。

“老头子儿媳妇都已经知道错了,怎么说儿媳妇也是你半个闺女,孩子犯的错我们都应该原谅不是?”

老妈此时早已经泪流满面,身体摇摇晃晃就好像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要倒在地上一样。

“如果你不原谅他们的话,你就带上我一起去吧,也好这样我们在下面也有个伴不是。”

老妈一边说一边把一双筷子,就这样的插进了打碎的海碗里面,我才发现原来碗里面还有热腾腾的饺子。

“老头子你昨天来找我,说自己想吃儿媳妇包的饺子了,这不我给你包好了,虽然不是儿媳妇包的。”

我顿时就感觉我的双眼早已经模糊了,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一脸凶狠的女儿欣欣,既然蹲在了地上。

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小手拿起来热腾腾的饺子,就这样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偶尔还会发出来几声咳嗽的声音。

这个声音既然真的是老爹的声音,我的老妈很是爱怜的摸索着女儿欣欣的头发,嘴角既然露出来了微笑。

“老头子我知道你死的冤屈,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是,你亲眼看着长大的孙女,都说虎毒不食子不是?”

欣欣忽然停止了吃饺子的东西,然后叹了一口气,既然看向了我,我顿时就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不是因为害怕,说心里话如果老爹真的是来索命的话,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取老婆活下去的希望。

当然不是为了我老婆,而是为了我老婆肚子里还没有出生的儿子,就算我死了,我家的香火依然可以延续下去。

没有想到的是,女儿欣欣小跑着来到了我的面前,然后伸出来白乎乎的小手,既然吧唧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切来得太过于突然了,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在我搞不清楚属于谁亲了我?

是我的女儿欣欣,还是我的老爹,忽然老妈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说什么老头子不要走,带上我之类的话。

我再一看我的女儿欣欣既然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原本带血得布鞋还有带血的匕首,既然都不见了。

留下来的只有地面上,用血液凝聚的鞋印子,我和我的老婆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愧疚的低下了脑袋。

因为老爷子的事情就只样子过去了,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晚上我老婆终于告诉我真相了,那就是老婆怀孕了,以后家里的开支会很大,老爷子为了看病,花了家里不少的钱。

老婆一是因为自己的自私心,认为老爹就算这样苟延残踹下去,也只不过在世上多挣扎几年而已,完全就是浪费钱财。

我听完老婆的叙述,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指着我老婆,我说如果不是看在你怀孕了,我一定现在就掐死你,然后自己在跳楼。

老婆说自己知道错了,如果再给自己选择一次的机会,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害死我老爹,还说等自己生完孩子就去谢罪。

不知道怎么搞得,我听完老婆这样子说,我的心里难受的要死,我就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希望你以后多孝顺我老妈。

我老婆发誓说以后把我老娘当做自己的亲妈来对待,听完老婆这样子说,我的心里欣慰了不少,不过感觉挺对不起老爹的。

就在半夜我忽然就感觉,有一个人影就坐在了我的床前,可是无论我如何用力想要睁开眼睛。

都始终做不到就好像是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一生最熟悉不过的叹息声,环绕在我的耳边。

“儿啊其实老爹也不想难为你们小俩口,可是有人却要拿你老爹做文章啊,明天无论如何都要把我的尸体给火化了。”

这是老爷子的声音,我拼命的大喊大叫终于睁开了眼睛,我就看见一双惨白的手掐住了老爹的脖子。

直接从窗户给拉了出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就看见了我的老婆也和我一样。

我和老婆就好像事先说好了一样,都是尖叫一声然后同时从床上坐了起来,彼此都是脸色惨白如纸。

“大柱子,爹刚才给我托梦了。”没有等老婆把话给说完,我直接就打断了说。

“老爹是不是让你把他的尸体给火化了?”老婆一脸吃惊地看着我,就好像是看见鬼一样的吃惊。

我苦涩的一笑,原来我和老婆都是被老爹给托梦了,虽然不知道老爹口里说的是谁要拿他的尸体做文章?

不过老爹既然已经原谅了我们的大逆不道,一定不会害我们的,毕竟我们怎么说都是他的儿女。

所以我决定了明天自己就把老爹的尸体,给火化了当然了不可以让村子里人知道的。

所以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就叫上了我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狗蛋,一起去了火化场。

在路上我为了让狗蛋不要到处乱说,所以我一狠心就给这家伙加了二百块钱的油钱。

不过来到了火化场以后,我就找到了负责烧尸体的老王,可是这家伙只看了尸体一眼就说烧不来。

我顿时就感觉莫名其妙的,第一次听说烧尸工还有烧不来的尸体,狗蛋立刻把我拉到了一边。

“我说哥们现在去医院生孩子,都要有红包也许你不给人家红包的缘故,你那点钱出来指不定就行了。”

我感觉就是这个道理,我记得我上一次在医院里,老婆生我女儿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护士都是冷冰冰的。

当我老爹拿出来了家里的土特产,这一些护士一个个就好像是见到了自己亲人一样。

想到了老爹我的心里在一次莫名的难受,人死不能复生,做错了事情就要勇敢的去面对。

所以我立刻拿出来了身上仅有的三百块钱,我就把烧尸工老王给拉到了一边没有人的角落。

“大爷钱不多不过我来的太急了,所以压根就没有带多少钱,要不你先给烧了,回去给你补行不?”

我把人生中最灿烂的微笑,给了从未谋面的烧尸工老王,可是人家老头子就好像是厕所的石头。

“小伙子你留我老头子多活几年吧,你这老爷子的尸体,一看就是还没有过完三邪的冤死之人不烧。”

我立刻是丈二和尚摸不到自己脑袋了,我就说大爷你把话说清楚一些,什么是没有过完三邪冤死之人?

烧尸工老王看都没有看我手里的毛爷爷,只是点了一支烟,然后自顾自的叹了一口气。

“所谓的三邪冤死之人,那就是不是正常死的老人,三邪也就是容易起尸或者是诈尸还有活尸。”

狗蛋在一边就不乐意了,怎么说也是和我一起玩到大的,在我家吃饭比在自己家吃饭的次数还要多。

和我老爹就好像是亲生父子一样,一听烧尸工老王话不怎么太好听了,挽起袖子就要揍人家老王。

我还算眼疾手快,怎么说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我的心里也不是很舒服。

不过我隐隐约约好像看出来老王知道一些啥东西了,老王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老爹不是正常死的人了。

狗蛋依然不依不饶,“我说你个老家伙,红包又不是没给你,你积点口德行不,你家死了人还会诈尸来着?”

烧尸工老王被狗蛋一句话呛得脸色铁青,立刻一拍自己的大腿,双目圆瞪就好像真的要和狗蛋比划一下。

“你这个狗娃儿你怎么说话的,你就说这一位老人家是怎么死的吗,你有勇气说出来不?”

狗蛋立刻指着烧尸工老王鼻子就开骂,“我老爹就是自己一时想不开,自己自杀死的,你就说烧不烧?”|

没有想到烧尸工老王却一脸笑呵呵的看着我,“小伙子你有没有勇气说出来你老爹怎么死的?”

我看这样下去不行,如果再这样绕下去的话,估计我老婆亲手杀老爹的事情就要曝光出来了,以后还不被别人说闲话?

先说别人戳脊梁骨不说,有可能我老婆还要进去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我就把气冲冲的狗胆给拉到了一边。

烧尸工老王叹了一口气,“都说养儿可以防老你倒好,自己的儿媳妇亲自把你给收拾了,幸好我还是光棍一个。”

虽然老王说话的声音不大,不过我还是听见了,我顿时心里很是不是滋味儿,不过狗蛋没有听清楚。

还让那个人家老王不要走,有本事把话说清楚来着,就在我要拉着狗蛋要把情况告诉他的时候。

忽然我就看见一群人闯了进来,为首的既然是我的二叔,我老爹就我二叔一个兄弟。

得知自己的老哥还没有在家里待上七天,既然就被自己的亲侄子给莫名其妙拉到了火化场。

顿时带来了自己远方亲戚,来和我兴师问罪来了,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不过这可是老爹托梦给我的。

二叔看到我一句话都没有,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子,用的力气这是不小,把我打的原地转了一圈。

如果不是狗蛋扶着我,估计我就要摔倒在地了,“你这个不孝子,我老哥怎么会生下你这个玩意儿?”

看热闹的人很多,特别是村里人也来了不少,我感觉自己特别没有面子,不过我也是自己理亏。

被打一巴掌就算自己活该了,谁让我自己娶了这么一个没有孝心的老婆,这也许就是上天注定来惩罚我的。

不过二叔依然没有消气,扯着我的脖子就是一顿胖揍,我的那果然是也来了火气。

自然就和二叔理论了起来,我就说这是我爹又不是你爹,我想烧就烧你管不到我,你该去哪去哪吧。

我知道自己说的话稍微难听了一些,不过我说的都是气话,因为老爹的尸体今天必须处理。

二叔差一点被我的话给亲昏了过去,二叔指着我的鼻子骂,说以后懒得管我这一个砸碎玩意儿。

二叔被我给气走了,我再一次找到了烧尸工老王,我就说再多的价钱我都愿意出。

没有想到老王指着我老爹的尸体,“眼睛被缝合,肛门被堵了,嘴巴张得老大乐呵呵。”

第三章无路可退我真是不知道老王是不是会算命,既然没有看尸体就知道,我老爹的眼睛被缝合,肛门被堵了。

不过嘴巴张得乐呵呵是什么情况?就在这个时候老王忽然一下子就把盖在老爹尸体的白布给扯了下来。

当时我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因为我看到了老爷子既然嘴巴张得老大,脸上也露出来了微笑。

老王指着老爹的嘴巴,“小伙子这就是嘴巴张得老大乐呵呵,起尸诈尸那是避免不了的。”

我顿时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知道老王一定知道一些内幕。

我一下子就拉住了老王,就好像是拉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我就红着眼睛问老王到底怎么回事?

老王一把就甩开了我,“你告诉我你老爹怎么死的?还有你老爹的金牙那里去了,你太心狠了一些吧。”

老王的话听的我云里雾里的,老爹的金牙?我顿时就看到了,老爹的金牙真的是不见了?

老爹这个金牙还是二叔花钱给镶上的,老婆当时也提醒了我,让我把老爹的金牙给砸下来。

说还可以卖几百块钱,我当时我就没有同意,莫非是老婆干的好事?偷偷摸摸趁我不在场的时候给敲下来了?

我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我真是恨死我自己了,瞎了自己的狗眼,娶了这么没有人性的老婆,杀了自己老爹不说还如此这样对待老爹。

既然就连老爹的金牙我都没有给留下来,想到了这里我顿时真的好像回去掐死那个贱女人。

老王也看出来了我不想说实话,就算我不说实话,我估计老王是一个内行之人早已经看出来了。

既然老王说什么都不愿意给烧尸体,在这里也不需要浪费时间了,所以我就和狗蛋把尸体拉了回去。

不过我一想到老爹昨天托给我的梦,告诫我有人要拿自己老爹的尸体做文章,所以我一时就有了新的主意。

那就是直接把老爹给埋了,这样子的话就算有人拿老爹尸体做文章,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所以我直接就让狗蛋回去拿来了两把铲子,反正我已经和二叔闹翻脸了,自己的老爹自己做主就是了。

还别说这真不是两个人的活计,我和狗蛋直接干了几个小时,然后棺材太沉重了。

我就让狗蛋花钱找来了一些农民工兄弟,大家一起齐心协力,终于在天黑之前把老爹给成功下葬了。

我以为从此以后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自己有了一个女儿,马上自己的儿子就要出生了。

虽然有一些妻管严,不过以后的日子不会太苦涩,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却给别人做了嫁衣。

我本来要回去的,不过狗蛋说什么都要让我去吃饭,一直吃到了七点半左右,我才会到家里。

我接着酒劲想要狠狠打那个贱人一顿,怎么说人死为大不是,既然不声不响,把老爹的金牙给敲掉了。

不过我一回来我就傻眼了,因为我就看见老婆既然在包饺子,而且既然是用黄纸包的饺子。

女儿欣欣跪在了地上,在烧着纸钱,我一下子就跑到了老婆的身边,我就一巴掌打了上去。

“你疯了不成,你告诉我你在干什么?”老婆既然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依然手忙脚乱包着饺子。

“大柱子你回来了啊,你快点把手洗了一起来包饺子,等一下我们的爹就要回来了,一起坐下来吃饺子。”

我蒙圈了我看着老婆嘴角被我抽出来了血液,她既然无动于衷,我顿时心里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不会是老爹又回来了吧?我一下子把老婆手里的饺子皮,都一下子甩出去了老远。

我狠狠的掐住了老婆的肩膀,“秀兰,你别吓唬我啊,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不好?”

谁知道老婆一下子就甩开了我,“你别打扰我,老爹马上就要回来了,如果包不好的话就要带我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吧,忽然家里的钟表就直接响了起来,这是午夜十二点的钟声。

怎么会这样子,我从狗蛋家里吃完饭回来,也就七点半多一点,现在怎么可以到了午夜十二点?

老婆就好像是发疯了一样,一下子就跌坐到了地上,手里的饺子皮早已经捏成了烂泥。

“时间到了老爹要带我走了,呵呵,你看他们都来了,还有轿子还有汽车他们来接我来了。”

我顺着老婆手指的方向,我什么都看不见,不过我的老婆的眼睛早已经失去了色彩。

老婆茫然的看着我,然后一把就把我的女人推给了我,“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我先走了啊。”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老婆早已经跑向了我们的房间,然后我就看见老婆的脖子伸向了悬挂好的绳子。

不过老婆要上吊自杀,我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虽然我自己都不知道,发了什么幺蛾子?

不过我还是跑了过去,我直接把老婆给报了下来,不过老婆此时此刻就犹如精神病一样。

仍凭我怎么去拉去抱住她,就是浑身充满了力气,要知道我一个男人尽然此时没有老婆的力气大。

就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我老妈既然跑了出来,不过我感觉老妈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一时半会实在想不起来了,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老妈的力气既然比老婆的力气还大。

我瞬间就感觉我好像是遇到邪乎事儿了,要知道我是一个劳动力,既然没有自己老婆的力气大。

这样子也就算了,既然我连老婆的胳膊都按不动,年过花甲的老妈,既然可以搞得定。

就在我心里十分疑惑的时候,老妈忽然对我大喊了一声,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拿一些绳子过来。

我立刻反应了过来,现在还不是思考的时候,不过好像不太对劲啊,刚才老妈的声音好像变了?

要知道老人的声音,那可都是犹如老翁一样的难听,不过刚才老妈的嘴里,既然是清脆的声音。

给我的第一个印象,那就是犹如黄鹂的鸣叫,一样的清脆动听,我忽然停下来了脚步。

我扭过脸我就看见了老妈,原本苍老驼背的身躯,我终于明白了我老妈哪里不对劲了?

因为我老妈好像不驼背了,以前的时候老妈走路的时候,都是背陀的很是厉害。

现在既然犹如一个年轻的姑娘一样?刚才的声音现在的身躯,我顿时脑子就好像是爆炸了一样。

虽然我不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不过我依然可以断定,此时的老妈或许不是我老妈了?

我被自己这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给搞的心里有如热锅上的蚂蚁,翻来覆去的难受。

就在此时老妈忽然大喊,“你还愣着干嘛啊,还不快点麻利去找麻绳,再晚一步你媳妇真的保不住了。”

奇怪的是老妈的声音,再一次变成了苍老的声音,老妈的身躯再一次慢慢的陀了下去。

我顿时目瞪口呆,也许是我刚才太紧张了,一定是错觉我在心里不停告诫自己,老妈还是我老妈。

我把绳子拿来了以后,老妈就快速的给老婆给困住了,我来不及擦脸上的汗水,我直接就跑了出去。

我现在心里只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王阿婆,王阿婆就是第一个接触我老爹尸体的人。

也许可以从王阿婆那里找到一些线索,就算是找不到,也可以让那个王阿婆来给我老婆看一下。

不过让我再一次接受不了的就是,当我来到了王阿婆家里的时候,我却发现了一生最难受的事情。

我就看到了王阿婆的家门口,既然摆满了花圈,还有一些纸人甚至还有一个道士在指手画脚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非王阿婆死了?想到了这一个念头,我的脑海里忽然就是一声雷鸣。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王阿婆身体这么好,从我家里走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一个人。

这才两天没有见面,既然就这样自死了,我不敢相信我立刻跑了进去,当我我看到王阿婆黑白照片的时候。

我顿时心里难受不已,就在我感觉自己要虚脱的时候,忽然一个小伙子跑了过来。

一拳头就砸了过来,“你还敢来,如果不是你我妈怎么会死,你还有脸来这里,给我去死吧。”

说心里话王阿婆虽然年纪不小了,不过身体十分的硬朗,就算下地干活也经常有的事情。

人家没一次提起王阿婆,那都是竖起大拇指赞许的,没有想到王阿婆既然就这样自死了。

我隐隐约约感觉这一件事情,应该和我老爹的尸体有关系,王阿婆的小儿子一拳一拳的打我。

不过脸上的疼苦,始终难以和我心理上的疼苦相提并论的,如果说王阿婆真的是被我害死的。

那么就算王阿婆的小儿子,真的把我给活生生打死了,我心里也绝对没有任何的怨言。

不过还是有人上来拉架,拉住王阿婆小儿子的是,王阿婆的儿媳妇,还对我脸上吐口水。

“你赶紧滚吧你,别害了我娘以后,再来害我的男人,杀人要偿命的,如果不犯法的话,我绝对宰了你。”

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我死活就是不肯走,我硬着头皮红着眼睛,低声下气的哀求她们。

我说我上完一炷香我就离开,王阿婆的儿媳妇不停向我吐口水,还说不要让我在这里假惺惺的。

不过我没有理会着一些人的白眼,我知道自己如果不上一炷香的话,我自己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他们还算给我一条活路,让我上完了香,本来我想要看一下王阿婆的尸体,不过他们死活不让。

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忽然王阿婆的棺材,好想传出来了声音,就好像是人的叹息声。

我感觉是有蹊跷,不过我看见王阿婆小儿子,已经从厨房拿来了菜刀,我也不敢多做停留了。

也只有晚上的时候来查看一下子了,我始终感觉王阿婆的离去一定不简单,或者是一个圈套?

为了搞清楚王阿婆的死因,所以我就没有回家里去,我就来到了狗蛋家里,我给狗蛋说明了来意。

本来以为狗蛋会因为害怕而拒绝,要知道正常的人来说,去查看一个死人的棺材,那绝对是晦气的事情。

不过狗蛋却一口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大约多了十二点以后,我就和狗蛋子离开了家门。

因为害怕的缘故,我和狗蛋子够喝了一些酒来壮胆,狗蛋还和我说自己以前就见过鬼。

狗蛋这个人我从小玩到大的,那一句话是真的,那一句话是假的,我自己都心知肚明。

所以我也不去揭穿他,因为要知道如果你要和一个喝醉酒的家伙,来说一些事情的话。

就等于自己找不自在,所以狗蛋吹自己的牛逼,我听我的只是不要在意就是了。

说心里话村子里是养狗的,不过这一夜却十分的安静,丝毫没有一条狗在胡乱的狂吠。

狗蛋紧了紧自己的衣服,然后我们就来到了王阿婆的家里,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

大门不仅没有锁,而且既然连灵堂里都没有一个人影,这真是太奇怪了,我顿时感觉莫名其妙的。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原本挂在大厅里的王阿婆黑白的照片,既然放在了灵堂的桌子上。

狗蛋的呼吸似乎粗重了很多,“大柱子哥,要不我看下次吧,今天小弟喝的稍微多了一些。”

狗蛋拉了拉我的胳膊,我顿时心里感觉好笑不已,刚才还和老子吹牛逼,说自己以前见过鬼。

没有想到现在就看见了一张黑白照片,就开始怂了不过我也不好意思拆穿这个家伙。

所以我就说既然你喝多了,那你就回去吧,狗蛋立刻松了一口气,既然没有打一声招呼。

立刻就不见了人影,我撇了撇嘴吧我心里不停祈祷,王阿婆的棺材里,不会真的是王阿婆吧。

那么我晚上听见的叹息声又会是谁的啊?我大着胆子一步一步的向棺材走了过去。

要知道一个人在神经紧张的时候,是最容易出乱子的,特别是如此恐怖的气氛,每一步都感觉压力很大。

不过这里的氛围却是诡异,要知道两个纸人一男一女,嘴巴上都是红色的,而且还对你露出诡异的微笑。

                       

原创文章,作者:王阿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