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王林张峰《透视小神医》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透视小神医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王林

角色:王林张峰

简介:因为爷爷的离家出走,王林通过唯一的线索到了陆雨晴的医院实习,没曾想,一次早会,竟然看见美女院长不穿衣服就来了

书评专区

骨傲天不需要妹妹:1、文笔清新,也很流畅。2、设定不错,双穿+吸正负能量。3、情节太跳脱了,代入感越来越弱。初看前几章觉得很欢乐,但很快就腻。4、每个角色都仿佛是为了搞笑而搞笑,太刻意了。

星之战场:科幻向文。粮草。没有什么布局,只有合作和战斗。最后外星人考验的部分尤其热血。剧情和语言颇有欧美电影风格。唯一的问题是实在是太短了。这长度,只拿来当无限流中的一个副本非常合适。另外,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被重力束缚的种族是没有未来的!

嫁给一个死太监:很接地气的男主哈哈哈,男主是个阴阳怪气小鸡肚肠又没什么文化的真太监,且男主也不聪明不帅气,但偏偏在文里有的时候挺可爱的

透视小神医

《透视小神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真相

人民医院。

王林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的看着美女院长陆雨晴在讲台上。

这时,恍惚之间陆雨晴身上的白大褂渐渐的消失了,细腻的肌肤暴露在了王林的眼里。

“啊!”

王林尖叫一声站起来,双目死死的盯着陆雨晴,颤抖着说道:“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什么?

四周哗然。

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揉了揉眼睛。

“你……”陆雨晴羞愤之色迅速爬满了脸颊,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王林,现在是开早会时间,请你注意形象。”

王林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再看去,陆雨晴已经‘穿上了衣服’。

这种情况,也是最近才开始的,王林总是时不时的就看见人‘光’着在街上走。

当然,也就维持一两分钟,就会恢复过来。

如果不是昨晚熬夜了,他也不会失态。

不过经过这么一出闹剧,陆雨晴也没有心思继续开下去了,索性一挥手,散会。

“等等,实习生把最近这段时间的总结报告给我一下。”

话音刚落,离开的人中有那么四五个留了下来,纷纷上前递交了总结报告。

王林从白大褂里拿出报告,走过去的时候,被人恶意撞了一下,抬头,居然是张峰。

张峰也是实习生,但人家后台硬,交总结报告不过是走个程序而已。

王林沉默,没有和张峰对上,等到张峰交上去后,他才递给了陆雨晴。

正待离开时,陆雨晴突然叫住了所有人。

“王林,给我一个解释。”陆雨晴手里拿着两份总结报告,递给了王林,眼中满是不屑。

王林接过来一看,“这……”

这两份报告竟然是一样的,甚至是,因为昨晚王林熬夜的缘故,还写了不少的错别字,但反观另外一份,竟然比他工整许多。

“院长,这份报告是我昨晚在科室熬夜写的,不信你可以查监控,我没有抄袭。”

王林急匆匆的解释,陆雨晴却一蹙秀眉,转而看向张峰。

“张峰,你也给我一个解释吧!”

张峰过来拿过王林手中的报告,故意作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这个,应该是昨晚我熬夜写了之后,随手放在桌子上,不小心,就被看到了。”

“胡说,这明明是我自己写的。”王林拿着报告解释道,但陆雨晴显然不相信。

“好了,这份报告里有许多关于医学的见解,不会是你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人就懂的。”

言外之意,就是王林的知识水平,还达不到这份报告的水准。

王林一时语塞。

他自小和爷爷学医,虽然后来大学报读了西医,但中医的药理也没有落下,明明这份报告上是他辛辛苦苦钻研出来的东西,到了陆雨晴这里,居然就变成了,不是他能懂的。

一时间,王林心灰意冷。

“明明就是张峰这个王八蛋抄我的……”

“你还知错不改。”陆雨晴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气的胸口上下起伏的频率都大了不少。

“院长别生气,不就是个实习医生嘛,别气坏了身子。”

在这个屌丝多如牛毛的年代,像陆雨晴这样的尤物,张峰不可能不心动,见到她动怒,连忙上前安抚。

陆雨晴长叹口气,“王林,念在你实习期评价不错的份上,今天你休息一天,明天去输液大厅。”

丢下这句话,陆雨晴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张峰冷笑一声,“哼,便宜你这小子了。”

王林紧紧的攥着总结报告,拼命告诉自己不能生气,至少现在只是贬他去输液大厅而已,没离开这个医院就好。

顺了几口气,王林才转身走了出去。

“快看,就是他抄张医生的总结报告,现在惨了吧。”

“这人就是个傻逼,据说还抄了不少的错字。”

“现在这样,好像条狗啊!”

……

王林忍着侮辱去了人事换工作牌后,就会宿舍去休息了。

早上的事情,越想越憋屈,索性王林翻出了爷爷交给他的古书看起来。

书刚翻开,扉页就夹着一张被保存崭新的纸,这是他爷爷临走前的留下的信。

对于父母,王林的印象很模糊,只记得小时候,屋外刮着黑色的风,爷爷抱着他睡觉,叫他别看。

再后来,就再也没见过父母。

十多年过去,王林已经忘记父母的模样,本以为父母是抛弃他离开了,但爷爷一个月前的突兀离去,告诉王林,他父母并非抛弃他,而是不得不去了一个地方。

但却再也没回来过。

可是爷爷留下的信告诉王林,一定要待在这个医院,这背后,有他父母的线索。

想到这些,王林更是坚定了不能被赶出去的信念,他相信总有一天能够让所有人看清真相的。

翻开古书,上面有许多的生僻字,王林并不认识,但既然是他家族遗传下来的,那就必定有什么非凡的意义,王林连蒙带猜的看了一上午。

这时,手机突然收到一道简讯,叫王林下宿舍楼一下。

刚下去,王林就见到了自己的女友,刘芳。

“芳芳,你怎么来了?”

王林下意识把工作牌藏了起来,但小动作没有逃过刘芳的眼,她快速的伸手从王林手里抢过工作牌,拿近一看,一口银牙几近咬碎。

“果然是这样。”刘芳生气的把工作牌扔到了地上,似乎还是不解气一般,啪啪啪的踩了好几脚。

“芳芳,你怎么了?”

王林着急的上前想要安慰刘芳,但后者一把推开了他。

“你别碰我,王林,我们玩完了。”刘芳生气的咆哮道。

王林如遭雷劈,“芳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们分手吧!”刘芳咬牙,“刚开始听说你抄袭人家的总结报告被发配来做护士,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刘芳恨铁不成钢的盯着王林,退后了两步,“王林,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你觉得我跟着你一个男护士,还有什么盼头?”

王林嘴唇张了张,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哪怕你今天转正了,也不过是个医生而已。”

听到这里,王林猛地抬头,“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刘芳一撩头发,妩媚的说道:“我只是告诉你,我和江少在一起了,你给不了的,他全部能给我。”

话音刚落,江耀开着一辆红色的宝马靠近了过来,滑下车窗,不耐烦的说道:“说完了没有啊,我还有事呢!”

刘芳娇嗔一声,“哎呀,来了来了。”

王林看着刘芳和江耀两个人,说不难受是假的,可又有什么办法?

目送着宝马绝尘而去,王林的头渐渐胀痛起来。

王林头晕眼花的回到了宿舍,再去翻看那本古书,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

眼前一晃,王林一头就栽到了古书上。

瞬间,金光遍布了整个房间。

“怎么回事?”

王林浑身酸软的从桌子上爬起来,一看窗外,天都黑了。

他晃了晃脑袋,脑海里突然多出了很多的东西,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明朗了不少。

这次再埋头去看古书,上面的字好似活了起来,一个个急不可耐的挤进了王林的眼里。

待王林翻阅完整本书,突然手心一烫,古书竟然就这么被手心窜出的火苗焚烧殆尽。

“这是,透视?”

王林按照古书上的方法,默念法诀,目光一下就穿过了冰冷的墙面,看透了好几个房间。

这个惊喜王林还没有消化完,随即打坐开始运行着古书里的练气法门。

这时王林才明白,这个医院真的有不寻常的地方,自打他进来,体内的血脉就一直很奇怪,一直到现在开启了透视的能力,未来还会发生什么,王林有些期待。

次日清晨,王林吸收了些许灵气,虽然一夜没睡,但精神却很饱满。

“对了。”

王林掏出手机,翻到一个号码,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但更多的是释怀。

“晚上见一面。”

编辑简讯发过去后,王林就去洗漱了。

既然家传下来的一本书都有这般奥妙,先前借给刘芳一本,还没还回来,既然分手了,王林自然是要拿回来比较好。

洗漱回来,手机就震动了起来,王林拿起来一看,顿时愣住了。

他居然把简讯误发给了陆雨晴!

当然,最关键的是,陆雨晴回了一句,“你要约我?”

医院里几乎所有人都有陆雨晴的号码,以备不时之需用,但是陆雨晴并不是谁的号码都有。

想到这里,王林笑了笑,发了个‘是啊,给约吗?’过去。

这次可是秒回复。

“哼。”

不是拒绝,也不是同意。

王林看着这个暧昧至极的字眼,有些捉摸不透。

陆雨晴可是个冰山美人,虽然还是有人前仆后继的追求她,但一直没听见她有什么黑料被爆出来。

没想到暗地里,还喜欢和人玩暧昧啊!

王林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也就没有再回复,直接上班去了。

刚到输液大厅,王林的眼前就一下亮了起来。

这……

顿时,王林觉得这不是贬他,这是让他去了天堂吧!

虽然只有很短的一瞬,但王林嘴角还是不由得痴痴笑起来。

“喂,喂!”

王林一下回神,看着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护士妹子,腼腆的说道:“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林盼翻了个白眼,朝着一个方向指去,“没看见大家现在忙成这样吗?还不快去帮忙。”

王林顺着林盼手指方向看去,一堆的医药垃圾还没有收拾。

“去,先把垃圾倒了,然后还有那些个病历,需要一个一个的分好是那个科,然后送过去。”

林盼幸灾乐祸的看着王林崩溃的眼神,心中默默的叹口气,没办法,谁叫你得罪了人呢!

一早上王林忙的脚不沾地,眼神都不敢随便乱瞄,生怕看见什么怒喷鼻血的画面。

眼看快中午了,林盼也注意到王林的辛苦,动了点恻隐之心,忍不住开口问道:“中午了,别忙活了,先吃饭吧!”

王林看了看还有一些输液瓶子没有收拾,叹了口气,“我把垃圾先收拾了吧,你先去。”

时间一到,林盼就如同解脱般走了,王林苦笑着收好垃圾,朝着医院的后门走去。

刚路过一个病房,里面传来的声音就吸引了王林的注意力。

“是啊舅舅,就是那个王林。”

虽然门紧闭,但王林只需要稍微用点灵气,就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张峰的一举一动。

张峰站在窗边正在打电话,时不时咬牙切齿。

“王林昨天当着院长的面儿说我抄他的总结,虽然只是一句,但院长心里多少都有些不满,舅舅,求求你了……”

王林眼神一凝,没想到张峰居然如此小肚鸡肠,还在这里颠倒是非。

“王林昨天当着院长的面儿说我抄他的总结,虽然只是一句,但院长心里多少都有些不满,舅舅,求求你了……”

张峰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反正无外乎就是请他舅舅出手,摆平王林。

虽然这有点小题大做,但张峰既然抄了王林的总结,自然知道这小子有几把刷子,心中不敢小看。

而门外的王林,冷笑连连,没想到张峰居然背地里下黑手。

越想越不甘心,想了想,王林打开了手机里的录音机,贴在门上录了起来。

……

下午,王林脸色很黑,摆明了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林盼也识趣的没去搭话。

刚到上班时间,外头突然吵了起来,林盼和王林好奇的冒头看去。

两个大汉抬着担架冲了进来,开始大声的嚷嚷起来。

“医生呢,医生呢!”

这两个大汉浑身都是血,吓到不少的病人,出于职业道德,王林下意识的站了出来,大叫道:“医院里不许大声喧哗。”

林盼赶忙拉住王林,低声说道:“别乱说话,一会儿让别人来应付就好。”

可惜,这番话说晚了。

两个大汉不由分说的抬着担架朝着王林走过来,看起来年级大一点的那个开口:“你是医生吧!”

“不对。”另外一个开口,嘴巴朝着王林身上的护士服努了努,“你看他身上是护士服,他是个小护士。”

王林没理会两个大汉的态度,开口说道:“病人发生严重车祸,胸内两道肋骨全部刺入了肺叶里,导致呼吸困难,而且失血过多。”

话音刚落,两个大汉脚步一下停顿了下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峰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对着王林就一顿斥责。

“还没有开始任何的检验就信口雌黄,两位先生别在意,这个人就是个实习生而已,我是医生,把病人交给我吧!”

张峰说完,丢给王林一个白眼,说道:“还不赶紧来抬着病人进手术室,愣着像个木头似得。”

王林咬牙,紧握着拳头走过去。

林盼看了看情况不妙,赶紧和王林一起接过担架。

大汉松口气,“这可是常氏集团的太子爷,要是出了什么事,小心你们医院不保。”

一听‘常氏集团’四个字,张峰立刻颤抖了一下,试探的问道:“常氏集团?”

“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常氏集团。”大汉不耐烦的哼了一声。

常氏集团遍布华夏各个地区,算是垄断了几乎三分之一的商业来往,这样的巨头的公子来医院看病,可容不得小觑。

当然,如果他张峰治好了,那可就扬名立万了呀!

想到了这里,张峰换上一副讨好的模样说道:“放心,大少不会有事的。”

到了手术室,张峰见到王林还不走,索性没赶他,傲慢说道:“还不赶紧来做检查,难道要我这个正式医生动手?”

张峰故意把‘正式’两个字咬的特别重,刻意在刺激王林。

王林紧握双拳,怒瞪张峰。

一旁的林盼拉了拉王林的衣角,暗示他别动怒。

没办法,如果再耽误下去,怕是病人挨不住了。

王林忍气吞声的去做完了一切检查,得出的结论和他先前所说无二,张峰看见这个数据,深觉脸被打得生疼。

“你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叫我舅舅,这种病你以为你能够治啊!”张峰说罢,抬脚踹了王林一下。

“你不要欺人太甚。”

王林眼中一下释放出危险的光芒,张峰被他的眼睛一瞪,一时间也不再说话。

“我去我去。”

林盼见场面有点不受控制,赶忙一溜烟跑了出去。

见没有了女人在场,张峰更加肆无忌惮,“王林,你别以为你知道点药理知识就跟我牛逼,你现在只是个输液厅的护士。”

最后两个字咬的格外重,王林听完,突兀的笑了起来。

“哈哈,护士,我这么一个护士,也总比你这样抄袭的败类强得多。”

王林啐了一口,不再理会张峰,转而去看了看病人。

在透视眼下,王林连常德的呼吸都看的一清二楚,见他心脏快停,立刻握住了他的手,缓缓的输入灵气。

“喂,你特么在做什么?”

张峰说着就要推王林,被王林一转身躲过,差点扑了个狗吃屎,模样滑稽至极。

“少废话,等你舅舅来,人都死凉了。”

王林说话很是不客气。

张峰猛地深呼吸好几口气,刚想骂人,随即想到了什么似得,转而一抹阴险的笑,“那么你来治疗,病人出了什么事,你负责吗?”

王林自然知道张峰在想什么,毫不犹豫的说道:“我负责,你可以滚了。”

虽然很丢脸子,但常德的身体,张峰笃定哪怕是他舅舅,本市第一圣手李忠,也不敢贸然出手。

既然王林自己找死,那么张峰就成全他。

“哼,那么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说完,张峰用力的把手术室门给关上了。

方倩一听说自己的儿子出了车祸,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赶了过来。

刚进医院,儿子的两个保镖就说已经进了手术室,转而到了手术室,门外却坐着一个神色萎靡的医生。

作为李忠的外甥,方倩还是认得张峰的,当下就上前去说道:“你就是小峰吧,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

张峰一看方倩来了,眼中闪过一丝阴毒,一下哭诉道:“方总,我对不起你,我刚推着大少进了手术室,就被一个实习期的男护士赶了出来,他口口声声说他能够医好大少,所以……”

方倩一听到‘男护士’这个词,尖叫道:“什么,我的宝贝儿子被你们拿给护士治疗。”

这时,李忠和陆雨晴也匆匆的赶来了,“怎么回事啊现在?”

张峰见到自家舅舅来了,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堆王林如何霸道蛮横的把他赶出手术室。

听完了这些,方倩已经抓狂了起来,“陆院长,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儿子,会让一个男护士来抢救。”

方倩的尖叫声让陆雨晴忍不住的心烦,但出于医德,还是温声说道:“这一切事情究竟如何,还得等人从手术室出来在说,毕竟现在手术中,也不能贸然打扰。”

张峰不嫌事乱的继续加把火:“对了,大少胸内两根肋骨断掉了,还扎进了肺叶里。”

李忠一听,下意识说道:“糟了。”

“怎么了?”陆雨晴问道。

“这种情况,就算是老夫出手,成功率也不足两成,一个实习期的男护士上手救治,怕是……”

后面的话不用多说,在场的人心中都有些明了。

方倩一咬牙,就要朝着手术室里面冲,陆雨晴连忙拉住她,“你冷静点,我们先等等。”

听到陆雨晴的话,方倩停了下来,声音哽咽的说道:“陆院长,难道你也是看我常氏集团最近遇到难处,所以欺负我孤儿寡母吗?”

“没有,医者仁心,只要进了医院,不管是谁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顾,更何况方总你每年给医院捐的器材那么多……”

陆雨晴越说越是沉重,心中早已把王林骂了个狗血淋头。

“陆院长,我现在要你一句话。”方倩稳定了一下情绪,“今天的情况是意外,但是我不希望第二次还发生意外。”

陆雨晴微微一愣,咬牙保证道:“敢擅自做主医治病人,我相信任何一家医院也不会要这样的人。”

张峰躲在众人身后冷笑,这才总算是能把眼中钉除去了。

不一会儿,王林就脸色苍白的推开了手术室的门,方倩一下走过去,朝着门里张望。

王林看她身上的气,和常德的差不多,猜出来是常德的母亲,温声安抚道:“女士,病人已经没事了,只是身上的银针别动,半小时后拔掉就没问题了。”

方倩一愣,看着王林坚定的神色,有些恍惚。

张峰最先反应过来,“放屁,王林你这小子,目无规矩,擅自给病人治病,我舅……李老在这里都说把握不足两成,你以为你有什么通天的手段?”

“你就是那个男护士对吧,我不想看见你,你滚吧!”方倩职业女强人的气质爆发出来,说的话不容忤逆。

王林眯了眯眼睛,没有想到,刚拼尽全力救了人出来,面对他的,居然是威胁和质问,他心里不窝火是假的。

“人已经救回来了,这句话我需要说几遍?”

王林突然提高声调,弄得方倩和张峰一时间有些尴尬。

不过方倩早年丧夫,心性比一般人稳重得多,只不过因为这手术室里躺着的是她唯一的孩子,先前才会那么失态。

“既然这样,该给你的报酬不会少,但还是那句话,我不想看见你。”

方倩抬头挺胸的走了进去,张峰在一边幸灾乐祸,就连李忠也一脸的冷笑。

王林走到陆雨晴的身前,现在只需要陆雨晴一句话,他就可以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

陆雨晴面对王林,莫名倍增一股压力,良久才缓缓开口:“你走吧!”

王林愣了一下,尽管再不甘心,也还是拿出了工作牌,转头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这里。

方倩走进手术室,看着心电图和各种屏幕上的数据显示,果然他们的儿子已经化险为夷了。

这让他们松了口气。

随即,陆雨晴、李忠还有张峰也挤了进去,包括先前一直没有存在感的林盼也进去了。

李忠看见仪器上显示的数据,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看见常德身上的银针,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了李老?”陆雨晴注意到李忠脸色不好,连忙问道。

她对于中医的针灸不是很通透,看不太明白,但是李忠这么惊讶,以至于失态,必然有什么不对。

李忠语无伦次的说道:“这,这简直是草菅人命。”

“什么?”

方倩情绪再次失控,“你把话说清楚点。”

“李老,麻烦你把话说明白点。”

面对陆雨晴,李忠也不再端架子,说道:“这种针法老夫闻所未闻,一见之下,犹如胡乱扎进去一般,就好像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

听到李忠的话,张峰立刻吩咐道:“林盼,赶紧的把银针全部拔了。”

林盼一愣,犹豫的说道:“可是之前王林不是说不能……”

“拔掉吧。”陆雨晴也发话了。

林盼没办法,颤抖着手去拔针,见她这么没出息的样儿,张峰一把推开了她,“我来。”

张峰三下五除二的把浑身的银针全部都给拔掉了。

正在他准备邀功的时候,突然仪器就发出了警鸣声。

常德浑身犹如痉挛一般抽搐不止,嘴里也泊泊涌出血液,令所有人一惊。

陆雨晴下意识看向李忠,“李老,这怎么办?”

李忠颤抖着上前把脉,脸色一下难看了起来,“这……”

“这什么这,你快说我宝贝儿子怎么样了?”方倩上前急切的问道。

李忠猛地咳嗽起来,“老夫错了……之前那些银针像是活的一样,把所有断了的血管全部连接上了,包括断掉的两根肋骨也是,现在全部断开……老夫,老夫也无能为力。”

众人沉默。

林盼在一边小声的说道:“要不去把王林找回来吧!”

“放屁,王林就是个废物,找他回来没用。”张峰犹如踩到了底线一般,开始咆哮起来。

但在座的没有一个理会他,反而开始深思去把王林找回来的几率。

“李老,麻烦你和张峰走一趟了,现在这个时间,王林应该还在宿舍,还能找到。”

陆雨晴没办法,只好出此下策。

一旁的方倩也没吭声,看来是默许了。

张峰一想到自己要去找王林回来,当下就拒绝道:“我是不会……”

“好。”

李忠打断了张峰的话,瞪了他一眼。

张峰没招,只好咬牙跟着李忠走出了手术室。

……

王林刚回到宿舍,神情恍惚的收拾着东西,这次实习算是泡汤了,可他并不后悔,爷爷在世的时候就一直告诉他,要医者仁心,悬壶济世。

“回学校去看看还有哪些医院招人吧!”

正待王林准备离开的时候,桌子上的总结报告一下让他停下了脚步,看着因为熬夜赶稿写出来的错字,他不禁笑了笑。

算了算了,这里确实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用力的‘砰砰砰’直敲,像是不开门就要把门卸掉一般。

王林疑惑的打开,居然是李忠和张峰二人。

“王林,赶紧的跟我走去救人。”张峰命令式的语气让王林剑眉蹙起。

“哎,你还长脾气了是吧,不跟我走?”

王林不屑的扫了一眼张峰,冷笑说道:“我记得我已经被开除了,又为什么要跟你去救人,而且你舅舅不是很能吗?”

听到王林的嘲讽,李忠感觉老脸火辣辣的疼,但想到常氏集团的势力,还是软了下来,“王小友,这次就当你帮老夫一次,渡过这次难关,老夫收你当关门弟子。”

“舅舅……”

多少人想要拜倒在李忠的门下,他都不曾松一次口,没想到这次却……

李忠摆了摆手,目光灼灼的盯着王林。

没曾想,王林居然憋不住的笑出来了,“哈哈,李老,别人尊敬你称你一声圣手,怎么?这就是你们来求人的态度?”

“你这个混蛋!”

张峰毫无预料的一拳打来,但王林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破绽,双指并拢朝腋下三寸之处一按,瞬间就卸掉了张峰所有的力气。

张峰浑身瘫软的跪坐在地,不甘心的抬头看着俯视他的王林,气的肺都要炸了。

“你……”

王林一听,火气也跟着上来了。

他自小父母就失踪,被爷爷独自带大,父母这个字眼对他来说就是禁忌。

‘啪’的一声脆响,王林揪住张峰的头发,“今天爸爸就来教教你怎么做人。”

说完,接着又是一巴掌。

“王小友,得饶人处且饶人。”

见王林打的不亦乐乎,李忠连忙开口阻止。

王林一挑眉,“哦?那之前你们欺辱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句话?”

李忠语塞,支支吾吾的说道:“王小友,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病人,还等着你啊!”

“哦。”

王林无所谓的摊开手,“我记得我说过,银针别动,半小时就可以拔掉了,你们是不是提前了?”

李忠羞愧的点头,不由得把姿态放的更低,“还请王小友出手相助。”

见到李忠都服软了,王林的这口气也出的差不多,只是还有个张峰。

这时,王林一下从桌子上拿过总结报告,毫不犹豫的揉成一团丢在了张峰的旁边,顺便还踩了几脚。

“你,给我捡起来,擦干净。”

听到王林的话,张峰气的差点晕过去,迟迟未动。

“你快捡啊!”李忠在一旁着急的催促道。

张峰埋着头,虽然只是一会儿,可在他的心里,早已天人大战,最终,缓缓的伸出手,把纸团捡起来,铺开,再一点点的擦干净,双手奉上。

接过总结报告,王林心中松了口气,“只是我还有个问题,李老见多识广,在医院里,有没有听过王贤和杨玉芝?”

王贤,杨玉芝?

李忠埋头想了想,“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老夫确定并不认识,恐怕帮不了你。”

王林有些失望,连李忠都不知道吗?

“走吧,去看看病人。”

回到了手术室,常德的心电图几乎都化为了一条线,陆雨晴和林盼也用了好几种急救手段都于事无补,方倩也一脸死灰。

见到王林来了,陆雨晴不耐烦的说道:“怎么那么晚,快点先救人。”

陆雨晴哪怕是斥责人的时候,也别有一番韵味,而且,王林只要一想到那个暧昧的‘哼’,就完全对她生不了气。

“之前我也尝试过很多种急救办法,但都没用,现在心跳已经近乎于零……”

“没事,交给我。”王林伸手想要揉揉陆雨晴的头,却被躲开。

“要是你办不到呢?”

“那我要是办到了呢?”王林伸手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陆雨晴,“要是我办到了,你就亲我一下怎么样?”

陆雨晴美目一瞪,红晕一下爬满了双颊,“你……哼,你要是能把人救回来,亲你就亲你。”

看着陆雨晴小女孩的模样,以及身上传来雏儿专属的体香,诱的王林有些恍惚,连忙晃了晃脑袋回了神,美滋滋的走到了病床前开始查看常德的身体。

一看之下,果然快不行了。

王林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套针法。

没有任何犹豫,王林默念法诀,目光一下穿过常德的身体,直接看到他断开的骨头和血管。

一针针的扎下去,中间没有任何的停顿,王林的手法很刁钻,和寻常的中医针灸不同。

别人讲究摸脉探穴,但王林好像一眼就能够看到穴位在哪儿,根本不需要摸索。

这里面最震惊的莫过于李忠,他一生寻医问道,没曾想,长江后浪推前浪,今日竟然被一个大学毕业的实习生给涨了见识。

“这,这莫非是还阳针。”

李忠先前翻阅古籍,曾看见过一套针法,只要人尚有一口气在,就能依靠针法起死回生。

但是古籍毕竟太过古老,残缺了不少,以至于针法只流传了开始的前三针,后面的一切都遗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听到李忠的话,王林微微抬眼,点了点头。

李忠眼中露出火热,死死的盯着王林的针,每一个动作都不敢遗落。

到了最后一针,王林依旧没有任何的停顿,毫不犹豫的扎下去,大叫一声:“魂归来兮。”

王林话音一落,所有人的视线也全都死死的锁定常德。

然而……

张峰露出嘲讽,指着王林说道:“我还以为真是我舅舅说的还阳针呢,没想到是弄虚作假,你以为你大叫两声,人就能活了?真是扯淡。”

“吵死了。”

王林不动声色的模样让人有些担心,陆雨晴想要开口缓解一下时,常德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嗯咛”。

下一秒,常德好像电击一般浑身一颤,继而醒转,“好痛……浑身,都好痛。”

听着这番话,所有人的表情都呆滞了。

“当然痛,银针先别碰着,两个小时后再拔,最近也别吃东西,还有情绪不能受刺激。”

王林没有顾及旁边的人,巴拉巴拉先和常德交代了一通,而后者虽然不认识王林,但王林说的话好像有几分可信,于是点了点头。

见到病人一切正常,王林也招呼着其它人退了出去。

刚出去,就撞见了洗手间刚回来的方倩,她看见王林先是一愣,还没开口,就被抢先了。

“病人已经醒过来了,只是还受不了太大刺激,稍后会转病房,你去陪一下吧!”

王林说完,方倩才堪堪反应过来,紧张的抓着王林的手,“你是说……”

王林点头。

方倩的身子一颤,终于,儿子终于是救活了。

此时方倩看着王林,迟迟无法说出话。

“王小友,王小友。”

王林本来见方倩不说话,打算走了,结果手术室那边传来了一声互换,刚转身就看见了疾步走过来的李忠。

“李老,有什么事吗?”

虽然王林话语没什么问题,但语气却不见得丝毫尊敬,但李忠也没介意。

“王小友,老夫想要问问,方才用的,是完整的还阳针吗?”

李忠虽然只在古籍里见过还阳针,而且还是前三针,但总觉得王林使用的还阳针,有些不对。

古籍上面的还阳针,扎针需要很多的准备,不像是王林这么快。

王林听到李忠的话,微微摇了摇头,“完整的还阳针需要室内温度还有银针的长短粗细,均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太麻烦,直接改了一下。”

直接,改了一下!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话,但是对李忠的表情只能用惊涛骇浪来形容了。

王林没有察觉自己说了一句什么,径直的想要离开,但这时,方倩已经反应过来,下意识给王林递了一张银行卡。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够收下。”

王林一愣,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这个不需要,该给的医药费给医院就成。”

方倩听到王林婉拒,可还是不死心的硬塞过去。

这时,张峰和陆雨晴已经走了过来。

“好你个王林,居然在这里大庭广众之下收病人家属的红包,被我们抓了个现成吧!”

张峰一过来,三下五除二的就抢过方倩手里的银行卡,像是作为证据一般,递给了陆雨晴。

陆雨晴无奈的扶了扶额头,“还给家属,这不是医院的东西。”

张峰的手一下僵在了半空,为什么,为什么陆雨晴不追究王林的责任。

想到王林先前的屡次打脸,张峰就气不过。

“对了院长,我有件事情要说。”王林走到陆雨晴面前,一米八的身高直接秒杀了陆雨晴,两个人站在一起,有一种奇怪的默契。

“你,你说。”

陆雨晴不知道为什么,心脏砰砰直跳,不敢直视王林。

王林笑了笑,“院长你说过的,病人救治成功,你要给我一个亲亲的。”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一愣,什么情况?

最震惊的就是张峰,他先前对陆雨晴各种拍马屁各种讨好,还没有得到佳人一丝侧目,没想到王林这小子居然……

“王林,你这是以下犯上。”

张峰话音刚落,王林目光灼灼的看着陆雨晴,可惜的说道:“莫非院长要耍赖啊!”

“没有。”

陆雨晴下意识的回答道。

就在所有人都屏息看着他们的时候,陆雨晴突然一踮脚,直接亲了上去。

而王林也下意识的一偏,陆雨晴没有亲到他的唇,而是唇角而已。

感觉到唇角传来的柔软触感,王林大脑也一下就停机了。

陆雨晴很快就离开了王林,“好,好了,我现在不欠你什么了。”

看着发呆的王林,陆雨晴心情很是美丽,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亲下去的一瞬间,感觉到王林偏了过去,王林,难道不喜欢她吗?

想到这个可能,她顿时觉得自己病了。

“啊!”王林迟钝的反应了过来,“不欠了。”

见着王林和陆雨晴之间互动,张峰在一边气的爆炸。

不行,他必须做点什么。

“院长,王林私收病人银行卡的事情还没说清楚呢!”

张峰咬死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王林有个好下场。

而王林只是看了看张峰,随即开口:“我没有收,明明是你,一言不合就过来抢走了,究竟是你想收还是我想收,一目了然啊!”

王林的话一下反转了过来。

所有人都看见,明明王林不想收的,但是张峰二话不说就上来抢了人家银行卡。

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方倩也忍不住开口了。

“那个,小峰啊,能把我银行卡还我了吗?”

方倩一开口,顿时张峰就变成了罪人。

没办法,事实如此,谁都涨了眼睛也都看得见。

张峰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毫不犹豫的把银行卡双手奉还了回去。

“银行卡是个意外,但是我们要不是撞见这一幕,怕是王林你早就收下来了吧,真是个伪君子。”

张峰一口咬定下来,这下王林有些无奈了。

“谁是伪君子,需不需要大家鉴定一下?”王林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峰,眼神犹如看着一个小丑。

“鉴定,这又什么好为难的。”

张峰咬牙,偷眼看了一下陆雨晴,发现陆雨晴没有阻止,心中更是坚定了要把王林拉下神坛的意念。

“好啊,那就鉴定吧,正好我也有一个东西,需要院长听一下。”

王林神秘兮兮的说道,眼神扫了一下张峰,后者感觉脊梁有寒风刮过,寒毛根根竖了起来。

“你,你少装着葫芦买药。”张峰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丝不好的预感,这时,李忠也拉住了他,低声说道:“别惹事。”

听到自家舅舅的话,张峰也顾不了许多了,“王林,你有什么东西,要拿就赶紧拿出来。”

王林眼神奇怪的看着张峰,“你真的确定要我拿出来?”

“哼,拿啊,怎么,你还能拿出我的把柄?”

虽然王林一副‘我就是拿住了你的把柄’的模样,但张峰却并不怕,他一向做事小心,不会给人留下把柄的机会。

“好啊,那我就拿出来吧!”

王林随手一把掏出手机,毫不犹豫的点到了播放。

“是啊舅舅,就是那个王林。”

“王林昨天当着院长的面儿说我抄他的总结,虽然只是一句,但院长心里多少都有些不满,舅舅,求求你了……”

……

随着时间,慢慢播放之后,张峰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可是更多的是不可能,他瞪大了双眼看着王林,“你,你偷窥我!”

什么?偷窥?

王林差点被呛死,有透视眼这个事儿,是他能够控制的吗?

不过王林可不打算把他的事情说出来,只是神秘的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所以,你看着办吧!”

王林把目光投给了陆雨晴,没想到后者居然还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不由得出言,“院长,该你说两句了。”

“啊?”陆雨晴堪堪回神,干咳两声道:“医院里面不许内斗,这件事情,张峰你不会不知道吧!”

张峰这下有些百口莫辩,下意识的将眼神投给了自己的舅舅,然而……

“别看我,自己闯下来的祸,自己背。”李忠不再去看张峰。

本来一开始他就在电话里说得一清二楚,这件事他也不想插手。

但是没办法,张峰打着他的旗子在医院里横行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对于自己的小辈,始终有些偏爱,也就任由他去了,谁知……

唉,李忠深深叹口气。

“既然如此,张峰违背院规,自己收拾东西吧!”

陆雨晴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下了命令。

就连王林也不由得佩服陆雨晴的办事效率,以为至少会顾忌一下李忠的面子,谁知道陆雨晴谁都不顾忌,直接就板上钉钉。

张峰一听,脸色顿时灰败起来。

这幅模样,李忠不禁有些动容,叹口气安慰道:“好好回家去学习一下什么叫做医德,再来和王林好好的虚心请教吧!”

要他跟王林请教?

简直是痴人说梦。

当然张峰没有明说,而是埋着头,肩膀一抽一抽的,像是在哭一样。

“喂喂,你在哭?”

王林有些无奈,过去想要扶一下张峰,却被一把推开了。

“你……”王林话还没说完,张峰就一下跪在了陆雨晴和李忠的面前。

“我知道是我鬼迷心窍,但是院长,我是真的想要留在这里,我可以给王林道歉,也可以改正,但是求求你,别让我离开医院。”

如果被赶出医院,有这个资历,必然没有其他医院愿意接收他,实习期被嫌弃了,那么张峰整个人都会废了。

虽然张峰已经这样了,但是陆雨晴下意识还是会去看王林。

王林立刻摆摆手,“别看我,你是院长你说了算。”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不给王林一个交代,怕是谁都说不过去。

想到这里,陆雨晴越发觉得头疼。

“舅舅,舅舅你帮我说说话吧,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啊!”张峰见陆雨晴依旧不松口,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李忠的身上。

“你……”李忠垂着头,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玄乎了。

“唉,院长,老夫辞职。”

“什么?”

陆雨晴震惊的说道。

李忠没有理会陆雨晴的惊讶,而是转移目光看着王林,“王小友,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夫已经认了,只是希望王小友能够让我外甥好好的在医院干下去,毕竟这是他的实习工作,如果出了岔子,怕是会毁掉他的一生。”

王林觉得很好笑,当初李忠和张峰逼迫他离开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过这也是他的实习工作,没了也会毁了他呢?

将心比心,王林做不到原谅张峰。

不过……

“既然李老开口,那么就此作罢吧!”

张峰可以不顾,但是李老都开口了,王林不可能不卖给他一个面子,毕竟这是医学界的前辈。

听到王林松口,李忠松一口气,“院长……”

“要留下张峰也可以,但是李老,你的决定……”陆雨晴觉得很可惜,李老可是她父亲花了很大的代价才请过来的,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就离开这里,她不好做啊!

“哈哈,老夫可不是因为要你留下张峰才逼迫你的,只是老夫算是看透彻了。”

李忠突然开怀大笑起来,“老夫这几十年的生涯,全在别人吹捧中度过,末了,到了老年,才遇到一个值得佩服的人,院长,这个医院,有王小友就好。”

有他就好?

王林无奈笑了笑,这李忠也太看得起他了。

“李老,你抬举了!”

“你值得的,小朋友,老夫走了,老夫的外甥,也交给你了。”

李忠毫不犹豫的离开,没人拦住他。

良久,陆雨晴才迟疑的开口说道:“王林,你看张峰怎么处理?”

“没事儿,反正张医生写了份总结报告,不是挺精辟的吗?就让他留下来好了。”

王林的冷嘲热讽只有他和张峰听得懂,陆雨晴在一边奇怪的看了看两个人,“嗯,那行,那你重新办理一下入职吧,输液大厅那边你也不用去了。”

“别别,我还是去那儿吧,那儿舒服。”

王林拒绝道,伸手抓了抓后脑勺。

输液大厅靠近急诊,王林在哪儿的话,也方便搭把手,陆雨晴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那你随意,你现在已经是我们医院的老大了,我这个院长啊,什么时候你想当就给你了。”

王林看出陆雨晴不过开玩笑,他也不要脸的说道:“好啊,当了院长的老公,医院就是我的了。”

“你……”

陆雨晴伸手就要打人,但是王林却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

这时,一个小护士走过来,怪异的看了看张峰之后,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院长,其实那个总结报告,就是王林写的,写了王林随手就放桌子上了,然后张医生就过去拍了几张照片,那天值班的好几个姐妹都看见了。”

                       

原创文章,作者:王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