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萋长公主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长公主每天都在演戏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葛萋

角色:葛萋长公主

简介:色艺双绝的轩宇王朝长公主一生都在辅佐幼帝坐稳屁股下的皇位,不想幼帝一朝坐稳了屁股下的位置,竟要亲手刺杀于她!葛萋觉得自己这个长公主当得有些委屈,也罢,死了便死了吧
不想,再睁眼,自己却来到陌生的时代,还得到了一枚神奇的系统!一身黑又怎么样?金牌经纪人找上门,一曲高山流水洗白自己,最后再撩个大boss,双双把家回!

书评专区

我意逍遥:这才是有操守的作者啊,只是断更,不太监

井冈山上有头龙:这么幼你们都推。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封面还以为是个屁股,我还纳闷呢,怎么屁股和脸一个方向

长公主每天都在演戏

《长公主每天都在演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直播

“叮!宿主激活积分生存系统,初始积分一万,生命三天!”

什么声音?好吵!

葛萋皱了皱眉,才缓缓睁开眼,入目的一片白色让她有些茫然,一时之间不明白自己身处于何处。

没等她疑惑,吵醒她的那道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宿主,你只有三天的生命,请尽快赚取生命积分!”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还有三天的生命?生命积分又是什么东西?

葛萋稀里糊涂的,只能开口询问那道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声音,“你什么意思,给本宫解释清楚!”

她明明是轩宇王朝的长公主,明明已经死了,怎么会还活着?生命积分?那是个什么东西!

“宿主,你确实已经死了,由于有本系统的存在,你获得了三天的生命,在这三天的生命里,你必须想办法赚取生命积分,否则你将灰飞烟灭。”

系统不疾不徐地给葛萋解释,末了,还将原主的记忆展现给葛萋看。

接受这些完全不属于自己的经历,葛萋头昏脑涨。

顶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却活成了一个戏子,还成了现在这幅狼狈模样,葛萋只觉得蠢死了!

看看,这都什么东西?嗜酒!滥交!就差嗑药了,还全是被人诬陷!

哦,这是在刚才接收原主记忆时所学到的词。

虽然那些在原主的身上并没有真实的发生过,但能这么轻易就让人黑成这个样子,也是够蠢!

不过,她还是不明白这个生命积分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生命积分,就是别人对你的好感度,一万个普通好感度可以维持你的生命三天,高级好感度可以延长至五天。”

“总而言之,你要想在这个世界继续活下去,那就必须要得到他人对你的好感。”

“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葛萋哭笑不得,原主一身黑,短短的三天时间就想让她将自己洗白,获得别人的好感度?

这是要逼她上天才能做到的事情吧?更何况她现在还受着伤,就算想要做什么也是做不了的。

系统没想到葛萋会这样想,只能干巴巴地道:“呃,那些黑料都没有真实发生过,洗白应该也不会很难,的吧?”

那些黑料虽然没有真实发生过,但想要快速找到证据证明那些黑料都是子虚乌有的谈何容易?

“并不是所有人都幸运的可以重活一次,既然你拥有这个机会,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何况,你不想看看,这个和轩宇王朝完全不一样的时代?这里可有意思多了。”

即使知道这个叫系统的在蛊惑她,可葛萋,真的有了一丝好奇。

既然有了机会再活一次,为什么要放弃?

“好,本宫答应你,会好好赚取生命积分,好好的,活下去!”

总算是说服了,系统感受到葛萋语气中的坚定,松了一口气……

“那么现在,我要怎么获得好感度呢……”葛萋再次点开原主的过往资料,口中呢喃着。

原主的黑料满天飞,一个孤女,也不晓得得罪了哪路大神,被打压的毫无翻身之地。

虽说要好好活下去,可是关于好感度,对这个世界仍然陌生的葛萋,一时间有些束手无策。

葛萋正苦恼怎么刷好感度,根本不知道自家经纪人想借这次的刺杀新闻跟自己解约。

葛萋的经纪人一直在找机会跟葛萋解约,新剧发布会被刺杀的新闻一出来,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本来,带葛萋就不是她自愿的,现在出了事,放弃她也是情有可原的,谁都不能说什么。

葛萋此时正在系统的指示下,不太熟练地操纵着手机,琢磨着好感度的事。

手机这个东西对于她这个来自千年以前的人来说是个很新奇的物件,毕竟是没见过的。

难得找到一个宿主,系统自然是殷勤的指导葛萋使用手机。

手机可是葛萋身在医院里唯一能联系外界的东西,要是葛萋连使用都不会的话,还谈什么在别人那里刷存在感,从而得到什么好感度?

好在葛萋的悟性不错,教了大概十几分钟,她就基本摸清了手机这个神奇的东西,虽然操作起来还是带着一股生涩感。

系统也知道葛萋是个古人,不能对她太过于强求就是了。

葛萋好不容易理解了系统的科普,正想要去网上看看的时候,病房门突然间被人推开了。

葛萋不得不放下手机,抬头看去,入眼是一个有些眼熟的女人,她知道这个眼熟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这具身体本身的。

“宿主,这是你的经纪人,冰姐,她一直看你不顺眼,恐怕这次找上门来,不会有什么好事。”系统很快就调出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资料,对葛萋进行解释。

葛萋眸底闪过一抹了然,原来是熟人啊,怪不得她会觉得眼熟呢!

不过,看她不顺眼的话,在她还躺在医院的时候过来是想要做什么?

难道是要跟她解约?

“葛萋,你说你,你就不能好好地给我拍个戏吗?非得要闹出这么大的新闻,你是嫌你身上的黑料还不够多是吧?”

“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你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怎么就想不开要去当第三者呢?”

冰姐黑着脸,一句话不问葛萋身上的伤势,甚至连病房门都没有关上,就那么咄咄逼人地质问起了葛萋。

葛萋可是经过了无数斗争的女人,当然不会被冰姐的咄咄逼人给吓到了,她浅浅地弯了弯唇。

“冰姐,现在的媒体是什么样的,难道你不清楚吗?我是被冤枉的啊。”葛萋说着,脸上配合地露出了些许的委屈。

本来就是美人,现在这一副委屈的模样,顿时看得不明真相的人对她产生了些许的同情。那些注意到这边的人看冰姐的眼神都不对劲了,活像是在看着要逼良为娼的恶霸一般。

冰姐暗恨,这丫头什么时候演技这么好了?

“哼,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冤枉的?人家的原配都拿出证据来了,那个男人也承认了,你还狡辩!”

“你将人勾引到手了,却又想将人一脚踢开,将人给逼急了,不然你以为你现在为什么会躺在医院里?”

这话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可就大了,只要有人注意到了外面传得正疯的新闻,就绝对不会有人站在葛萋这边!

现在这世道,小三都是令人不齿的,果然,本来那些看冰姐眼神不对劲的人,现在变成了看葛萋不对劲了,甚至那眼神里还多出了几分鄙夷。

系统察觉到有一些些的恶感在上升,顿时急了,道:“快,快扭转局面,不然你三天的生命就要缩短了!”

缩短?

那可不行,她都还没想到办法怎么赚取好感度延长生命呢,本就极短的生命时间不能把再缩短了!

“冰姐,你说了这么多无非不过就是想要抹黑我,直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吧!”

冰姐脸色一黑,讽刺道:“就你这样的还需要我来抹黑你?需要我提醒你,你现在已经是一身黑了吗?”

“其实,我挺喜欢黑色的。”葛萋笑了笑,装作听不懂冰姐的讽刺。

冰姐看葛萋的目光简直想要吞了她了,装傻是吧,她倒要看看,她甩出解约书后,葛萋还能不能继续装傻!

“葛萋,人要有自知之明,你给公司惹出了这么多的负面新闻,公司看在你合约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到期了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了,你乖乖地给我把解约书签了。”

说罢,冰姐甩出手上早就准备好的解约书给葛萋,葛萋意外地挑了挑眉,还真没想到自己居然猜对了。

不过这种趁人之危就打算着撇清关系的经纪人跟公司,不要也罢!

“好,我答应你,你现在可以滚出我的视线了!”葛萋干脆利落地签下自己的大名,就将解约书扔给了冰姐。

既然都已经撕破了脸皮,那也没什么必要给对方装什么脸面了。

冰姐根本没想到葛萋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反应,没能第一时间接住葛萋扔过来的解约书,于是解约书便洋洋洒洒地落了一地。

气得冰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再也不想对着葛萋这个气得她肝疼的艺人,草草收好地上的解约书,转身冷哼了一声便大步离开了,连门都没给葛萋关上。

末了,还威胁了一把葛萋道:“我们公司跟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出去别说还是我们公司的艺人,你闯下的祸别想再让我们给你擦屁股!”

葛萋一点也没在意冰姐的威胁,垂眸就捣鼓起了自己手上的手机,她还得想办法赚取好感度呢,可没那么多时间跟无关紧要的人计较!

她不在意,别人倒是对此挺在意的,特别是围观了整个事情发展的护士还有病人们。

他们看葛萋的目光都有些奇怪,谁能想到,他们以为会死皮赖脸不肯解约的人居然会这么淡定地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或许,这个女人并不像是他们所看到的这样?

人啊,一旦心中有了疑惑,就会变得理智起来,很快,就有护士看不过眼地上前给葛萋关上了病房门。

祁风从主治医生的诊室中走出来,不经意间抬眸,就看到了在门缝中一闪而过的葛萋的侧脸。

他脚步顿了顿,尔后径直走到离自己最近的护士,指着葛萋的病房门问道:“那间病房里的是什么人?”

为什么那个神态那么像她呢?

“还能是谁,葛萋呗!”小护士还没回过神来,见有人询问,下意识地就顺着开口答了,说完才猛地后悔,抬手懊恼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多谢。”祁风冷淡地颔首,抬脚越过小护士,朝着医院外走去。

葛萋,名字跟她一样呢。

祁风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会是她呢,只是恰巧同名罢了,应当不会是那两个字的。

想是这么想,然而等他上车,车子开出去后,他还是没有忍住,拿出手机搜索起了‘葛萋’这个名字。

葛萋在发布会上被刺杀的新闻正火着,祁风一搜索,首先跳出来的就是以各种标题来说明这件事情的新闻。

他随意点进了其中一条,看了起来。

可,就是这么刚好,他点进去的那条,里面的配图是最清晰的,于是葛萋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就那么撞进了他的眼中。

祁风的呼吸一窒,忽而坐正了起来,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像呢?

祁风的产业和娱乐圈息息相关,按理说,这么相似的一个人,他以前不可能没发现。

“boss,怎么了吗?”祁家的司机从来没见过祁风变过脸色,如今猛然一惊,有些担忧。

祁风放松下来,抬手揉了揉一阵阵泛疼的太阳穴:“没什么,继续开。”

“是。”见祁风不想多说,司机也不敢多问什么,只好将疑问压在心底。

祁风摩挲着手中的手机,脑子里闪过的,是刚才自己看到的属于葛萋的那张脸,他来到这个地方这么久了,也曾幻想过她会跟着一起来,所以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寻找葛萋。

可,也十几年了,他也见过不少相似的脸,可没一个是她,现在他都快要放弃了,谁知道今天的一个意外,居然让他找到了?

不,她们只是长得一样,并不是同一个人,葛萋作为长公主,是不可能接受艺人这种抛头露面的职业的。

尽管他心中这么肯定,但他心中却依旧抱有了一丝的希望,万一呢?

“给我查查葛萋这个艺人,我要在最快的时间内知道关于她的一切。”祁风控制不住自己这么想,等他回过神来,短信已经发出去了。

对方看到祁风发过来的信息,顿时好奇了,这不是最近被黑的挺惨的小明星吗?

“你对这个葛萋有意思?”

“啧啧啧……”林战等了半天也没等来祁风的回复,忍不住摇了摇头,吊儿郎当地叼着烟去给祁风调查了。

半个小时后,祁风前脚刚踏进公司,后脚林战的调查结果也到了。

林战也很好奇,能让大boss一回国就关注到的女人,是个什么背景。

祁风收到林战的邮件,看都没看一眼堆在办公桌上的文件,径直就点开了那封邮件,动作中带着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急切。

一目十行地看完林战的邮件,祁风很明显的感受到了自己心底的那股蠢蠢欲动,被刺杀,抢救过程中曾经停止过心跳!

这些都是那些重生小说中的经典桥段,他忍不住猜测,长公主穿过来的可能。

“小于,给你个任务,去中心医院把葛萋给我签下来。”祁风勉强按捺住自己想要直接跑到葛萋面前确认的冲动,抬手拨出内线吩咐道。

电话那头的人听完话,瞬间炸毛道:“boss!你说啥?签葛萋?她现在全网黑我们签……”

“嘟嘟嘟……”于肖的话没能说完,耳边就传来了电话被挂断的声音,他其实很想将手机给扔出去!

但这是他刚换的,只能脸色难看地把手机给收好,在心中不断的暗示自己,刚才他什么都没听到。

尼玛,他是上辈子欠祁风这个boss的吧?

于肖挂着两条宽面条泪,去查了查葛萋的新闻,大boss亲自发话了,他只能照办。

搜索跳出来一堆的跟葛萋相关的新闻,于肖眼皮跳了跳,好么,他就说,现在不仅一身黑料,还被捅了一刀送进了医院。

真是不知道大boss看上葛萋哪了,是不是弄错人了?

于肖觉得这个可能性挺大的,他还是再打电话确认一下好了。

“什么事?”祁风看都没看来电人是谁,径直接起来干脆的问道。

于肖刚壮起来的胆子“噗”的一下子没了,犹犹豫豫地开口问道:“boss,你说的葛萋,是那个在发布会上被刺伤的那个葛萋吗?”

“嗯,还有问题吗?”祁风握笔的那只手顿了顿,他做出来的决定什么时候也轮到别人来质疑了?

于肖仿佛感受到了来自祁风的恶意,赶忙答道:“没,没有了。”

不等祁风反应,就把电话给挂了。

他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没想到真的是那位……

“宿主,你的时间已经缩短到二十四小时了,如果再不想办法,你就要死了!”

冰姐的来访,影响了葛萋的生存时间,系统本以为葛萋在思考之后就会开始行动,谁知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这位居然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如果不是它确定那时候确实说服了葛萋,都要怀疑其实葛萋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继续活下去了。

葛萋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的手指蓦地停了下来,弯唇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本宫没有在想办法?”

“你有在想?本系统只看见你在玩手机。”系统将葛萋鄙夷了一番,别以为它没看见葛萋在手机上看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葛萋唇边挂着的笑意更深了,她这可不是单纯地在玩手机,而是在熟悉这个世界的规则,从中找出能让她刷好感度的契机。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总算是让她找到了一个可能的途径。

“小东西,别小看了本宫,本宫可是……”

“叩叩!”突兀的敲门声打断了葛萋的话头,她反射性地收起了自己的笑容,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来找她的才对。

“进来。”葛萋扬声让门外的人进来。

“葛小姐,你好。”

“你是?”不是医生,葛萋皱着眉头,暗自防备着于肖。

于肖见状简直是要哭了,想他这么一个金牌的经纪人,主动送上门来居然还被艺人防备了?

“葛小姐不认识我,但是对于我来说,葛小姐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啊。”于肖努力地在脸上堆起和善的笑容,想要卸除葛萋对他的防备,不想葛萋下一句话就把他给噎住了。

只见这姑娘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他后,冒出一句:“这位先生,你是记者吧?就是俗称的那种,狗仔?”

他一个金牌经纪人居然被人当成狗仔了?

于肖觉得这姑娘不仅是处事不行,眼睛也不行,这样的人要是签下来的话,那可有得他受的了!

“宿主,你这两天不断地在刷手机,难道就没有注意过你眼前这个家伙吗?”系统围观了两人短暂的交锋后,突感无力。

这位在娱乐圈的名声可是很大的,哪个艺人不想让他带的?结果它这个宿主看着居然是不认识人家的?

葛萋眉梢一动,又重新打量了一遍于肖,还真别说,仔细看,这人确实还真挺眼熟的。

“葛小姐,认识一下,我是于肖,七风传媒旗下金牌经纪人。”于肖不知道葛萋在想着什么,未免她又说出不该说的话来,他只好开口介绍了一下自己。

好吧,他之前以为葛萋认识他,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介绍一下自己,被葛萋误会也有他自己的责任,就不怪她了。

葛萋听到于肖这个名字愣了,是真的愣了,因为她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这个原身的身份居然还能让于肖亲自找上门来。

于肖啊!

即便她是个刚来没多久的外来者,刷了一段时间的手机,也知道这个人的名声有多大,他手下的带的艺人就没有一线以下的!

“不知道是于先生大驾光临,还请别怪罪,于先生也知道,我现在的状况,别说是经纪人找上来了,就是个普通的路人应该都不会想跟我扯上什么关系。”

葛萋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对于肖的身份来说就是个侮辱,她又不知道该怎么道歉才好,只能故作黯然地自嘲了。

“呃,不知者不罪。”于肖尴尬地笑了笑,人家都这么说了,他总不能还不依不饶地揪着不放吧?

葛萋松了口气,可面上依旧适时地爬上了几分忐忑,就好像她完全不知道于肖这个金牌的经纪人来找她干什么一般。

事实上,她也确实不知道,更别说还往人家想要签下她这方面去想了。

于肖没见葛萋再开口,索性就直接把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说了出来。

“不知道葛小姐有没有那个兴趣签在七风传媒呢?”

“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葛萋没有一口回绝,毕竟这两天在网上看到的那些,深深地让她知道有个好的公司,好的经纪人对艺人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如果真的能签在七风传媒这种规模和信誉都不错的公司,还有于肖这个经纪人带着,那当然是最好的了。

不过,天上没有白掉馅饼的不是?

于肖抽了抽唇角,他要是知道为什么,还用你问么?大boss的决定,没人能看懂。

“我这个金牌经纪人想要签下一个艺人还用理由吗?”

“是不用,但是,如果你是个人的,那还好说,问题是你背后还站着七风传媒这个公司,我这个都快被黑出翔了的艺人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价值能让你来签下我的。”

葛萋不傻,很快就抓住了于肖话语里的漏洞,虽然她不一定要纠结这个,但能弄明白了也是好的。

“哎哟,天上掉下个馅饼给你,你还不赶紧接着却纠结这么多干什么?一句话,你到底签不签吧!不签我这就回去了!”于肖平时虽然对祁风这个boss不满,但在外面,该维护的还是会维护的。

眼见葛萋不依不饶,他也恼了,本来就不是很乐意来,正好这会儿她要是拒绝了,他就刚好可以回去回复boss了!

“签!当然要签!”葛萋见于肖确实没有要说理由的意思了,也只能放下了自己的疑惑,立马应了下来,反正以后同在一家公司,她还能查不出来不成?

既然已经决定了签约,于肖也不含糊,直接就拿出了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基础合约递给了葛萋。

葛萋接过来看了看,却完全看不明白这些法律条文,她只能在心中暗问系统,这份合约是不是靠谱的了,而这在于肖眼里看来,那就是葛萋在认真的看合约。

没想到葛萋这种人居然还会研究合约?他还以为葛萋会直接就签了呢,怎么说都是好不容易有个愿意接收她的公司冒出来了不是?

“系统,这份所谓的合约没问题的吧?”

“没问题,就是那种艺人签约的基础合约,你放心,他没有要坑你的意思,签吧!”系统随意看了一眼,就放心了。

葛萋点了点头,就拿起手边的笔,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系统跟自己是息息相关的,不会骗自己。

“于先生,合作愉快。”葛萋将签好的合约递还给于肖,笑得温温柔柔的。

于肖接过来,垂眸看了一眼葛萋的签名,这才发现葛萋居然写得一手的簪花小楷!

人们常说,字如其人,能写出这么好的簪花小楷,怎么看都不该跟网络上骂声一片的人联系在一起的才对。

心里是这么想,可他脸上却没有流露出半点来,只将合约收好,又嘱咐了葛萋一些近期的事情后,就打算离开了。

葛萋当然不会就这么让于肖离开,别忘了,她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了,既然现在都签约了,那她使唤起人来,也算是名正言顺了吧?

“等等,你先别走,我还有事情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你要知道,我们刚签约,你要是提出过分的事情来,可是会影响我们对你的感官的。”于肖一听葛萋的挽留,下意识地就以为葛萋要搞事情。

葛萋的确是要搞事情,但是她的搞事情跟于肖所以为的搞事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性质,她当然知道原身的那些事情,所以压根没在意于肖脸色的怪异。

“我在医院躺着有点无聊,你等下去给我找一把古琴来,我有用。”如果不是她受伤不能轻易动弹的话,葛萋其实想要跳舞的。

古琴这东西,在现在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懂得欣赏,若是没有的话,那她的打算可就要落空了。

于肖像看外星人一般看了一眼葛萋,有点怀疑自己刚才听错了,她刚才说要什么东西来着?

古琴?

“你要古琴来干什么?”

“都说了我在医院无聊咯,要古琴当然是练琴啊。”葛萋理所应当的答道,她压根没想过要把自己等下要做的事情跟自己这个新晋的经纪人报备一下。

于肖看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谁都知道葛萋其实就是个长得漂亮的花瓶而已,她哪里会什么古琴?

难道,这姑娘之前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老虎,boss慧眼如炬,就赶紧让他来签人了?

否则怎么解释boss的行为?于肖被他自己给说服了,连带着看葛萋的目光都变得真诚了些。

葛萋根本就不知道这么一会儿工夫,自家这个新晋的经纪人就已经自己脑补了这么多,她正等着于肖的回复。

于肖也没让她等太久,直接就点了头,道:“半个小时后我给你把古琴送来,当然,这么短的时间,这个古琴可能不会是什么好琴。”

“我知道,只要是古琴就行。”葛萋心底虽然有些遗憾,却也知道一把好的古琴不容易找,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总不能连把古琴都没有吧?

没有古琴的话,她还谈什么刷好感度?

“行,那我就先走了。”于肖意外地挑了挑眉,他还以为葛萋会无理取闹,让他非得找一把好的古琴来呢!

“宿主,你是想到了刷好感度的法子了吗?”系统没有漏了葛萋要求于肖给她找一把古琴来的事情,难道葛萋是要弹奏古琴?

葛萋没理会系统,在等待于肖把古琴送过来期间,她拿起手机,带着一丝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期待,着重去查了七风传媒的资料。

七风传媒跟大多数传媒公司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它的负责人是祁家的继承人这一点了。

祁风……

葛萋看着屏幕里的那个名字,不由自主地呢喃出了声,手指一动,就往下滑看到了祁风的照片。

她已经从系统的科普中知道,在这个时代,男人,特别是长得好看的男人,穿着一身白衬衫配黑西裤的时候是很禁欲的。

祁风明显就是那种人,即便只是一张平面照片,可依旧还是让人从中看到了那仿若要从照片中逸散出来的禁欲感。

葛萋什么美男子没见过,祁风这张脸,却让她惊艳了一瞬,是个极品。

移开目光,葛萋接着滑动屏幕,蓦地,她的指尖停顿在了页面上的关于七风传媒旗下的直播平台上。

系统灵光一闪,道:“宿主,你是要进行直播?”

“不是你说的,现在直播是提升人气最好的途径吗?”葛萋回神笑了笑,关掉原先的页面,去了七风传媒旗下的直播平台,按照指示实名注册,给自己申请了一个账号。

肥水不流外人田,尽管她现在还是一身黑,但是以后谁知道呢?

于肖很快就将葛萋要的古琴送到了葛萋的面前,葛萋见到琴还不错,满意地点了点头后将于肖给打发走了。

“宿主,友情提示,你现在的状态,直播最好不要露脸。”

葛萋调琴的动作蓦地一顿,她当然不会这么傻,一身黑的情况下在直播中透露出自己是谁,那不是提升好感度,而是刷讨厌度了。

医院条件有限,葛萋将镜头调了一下,保证不会让人看到自己的脸后,双手放置于古琴上,慢慢地起势。

一阵散音从她的指下倾泻而出,松沉而旷远,一缕来自于远古的思念油然而起。

随即,又转换成一手高难的的曲子,葛萋的目的,就是要炫技。

此时的直播间还一个人都没有,不过葛萋相信,总会有人好奇之下点进来看看的,只要有人进来,那么她就有那个自信将人给留住。

离开医院的于肖,并不知道葛萋的自作主张,匆匆将合同丢给了助理处理,在办公室里思考,葛萋以后的发展定位以及手上合适的资源。

很显然,大bosss愿意签下声名狼藉的葛萋,还交给他亲自负责,一定是有什么打算的。

“叮咚!”手机里突然跳出了一个提示,于肖挑了挑眉,接通了电话。

“于哥,听说你签了葛萋?”

于肖纳闷了,这才过去小半天啊,全都知道了。

“于哥,你看下直播,1234567,注册人是葛萋,身份证都对的上。”

维叶萋萋?

这直播间的名字确实像是葛萋不过,那位此时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这人怎么可能会是她呢?

于肖收敛起心神,点了进去,打算一探究竟。

缓冲过后,首先映入于肖眼帘的是一双非常漂亮的手,继而才是那让人惊艳的古琴乐声。

这人的直播倒是清奇,不是俗套的唱歌跳舞打游戏,而是拿了把古琴在弹奏?

只是,这把古琴,他看着眼熟的很。

于肖把手机靠近自己的眼睛,试图看清楚一点。

一分钟过后,于肖面色平静地放下了手机,这不就是他给葛萋找来的那把古琴么?他找来的当然看着熟悉。

“现在的艺人啊,都喜欢先斩后奏,真是……”哔了个狗了!

葛萋到底有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经纪人?要做直播之前居然都不对他提一句?

于肖心中有点恼火,他最烦这种不听话的艺人,恨不得现在就跑过去找葛萋算账。

他努力克制自己的脾气,查看葛萋房间里的观看人数,唇角又是一抽,只有他一个人。如果葛萋是打算走直播这条路为自己洗白,背后没有人推波助澜,是不可能成功的。

“真是蠢爆了。”于肖嘀嘀咕咕,可行动上却是拿着手机,回拨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那头的人就接了起来:“于哥,还有什么吩咐吗?”

“把维叶萋萋这个主播的房间号推上首页。”于肖一句废话都没有,径直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接到电话又被挂了电话的人一脸懵,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应该去照着于肖的话去做。

医院里,葛萋正宁心弹奏,断断续续炫了大半天的技,抬头看下屏幕,依然没有人,葛萋还有点小失落,揉揉发酸的手腕,果然,这个好感度并不是那么容易赚的。

她还是要考虑别的途径了。

休息片刻,葛萋再次抚琴,这次,换了个相对舒缓些的曲子。

“葛萋,快看屏幕。”系统的惊呼声,让葛萋立刻将目光移到了屏幕上。

葛萋发现自己房间里的观看人数瞬间飙升。

不知所以的葛萋疑惑了一小会儿,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反正人多了,对她是有利的。

于是葛萋更加卖力的炫手速。

还不太熟悉简体字的葛萋,下意识的忽略了众多的留言,观众的对于这个新手如何上主页的疑问,也没人来解答了。

“boss,快看七风直播首页!”于肖给祁风发去了这么一条短信,然后自己脑补了一下祁风看到直播后的脸色,嘿嘿的笑了起来。

Boss让他去签下葛萋,想来对葛萋也是感兴趣的,他不否认葛萋这姑娘长得很美。

祁风收到短信,意外地挑了挑眉,不知道于肖到底是在闹什么幺蛾子,想着于肖正好接手了葛萋,也就点进去看了。

直播里的那双手和琴音却让他走了神。

长公主的琴艺是很好的,且也有一双很漂亮的手,祁风不知怎么的,看着看着,竟是把眼前这一双手与长公主的手给看重叠了起来。

祁风眸底极快地闪过了一抹暗光,退出直播,一通电话打到了于肖的手机上。

“刚才直播的人是葛萋?”

“不是她是谁?boss你不是很关注她的么,这不,她一直播我就通知你了。”于肖拿着手机笑得见牙不见眼。

他果然没有猜错,boss看到了直播就猜到是谁了。

“伤好了就带她来见我。”祁风无视于肖言语中的揶揄,说完自己的目的就挂断了电话。

于肖拿着被挂断的手机,又一次抽了抽唇角,boss说话真是越来越简短了。

“唉,我真是个劳碌的命!”于肖装模作样地叹息了一声,掉头又回了医院。

葛萋看时间不早了,就结束了直播,心情很好的扬起了唇角,因为系统告诉她,虽然这次得到的好感度并不是很多,但也能维持她两天的生命了。

只要还有时间,她就还来得及努力,为了活下去做点什么。

“宿主,直播能吸引到的人不是很多,曝光率太低了。”系统看着那可怜巴巴的两天时间数有些发愁。

葛萋当然知道直播是不可能长久的做下去的,漫不经心地安慰道:“我现在伤还没好,曝光率这种东西想要也要不到。”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

“葛萋!”于肖象征性地敲了敲门,不等葛萋反应就推门走了进来。

葛萋抬眸看向去而复返的于肖,“你怎么又回来了?”

“这个,你刚才直播了对吧。”于肖抬手指着葛萋手里的琴,语气是不容反驳的笃定。

葛萋没想到于肖会这么快就知道了,不过她也没想过要隐瞒,便也就点了点头,承认了。

“我没露脸,应该不算违背合约吧?”

“当然不算,不过没有下次,你要做什么之前,先跟我商量。”于肖眸底闪过一抹满意,还好葛萋没有自不量力的以为自己能够隐瞒他。

葛萋了然地点了点头,道:“这次是意外,以后不会了。”

“很好,那我们来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于肖兴冲冲地在葛萋床边的凳子上坐下,一副要跟葛萋谈论大事的架势。

葛萋不知道于肖要谈什么,不过既然是接下来的事情,那应该是针对她这次直播的了。

“你身上的黑料太多了,以后直播的时候注意不要让人抓到了你的小辫子,你开直播这事,我们需要在合适的时间爆出来。”

“明白。”葛萋点了点头,她本来也没想要过快地暴露自己的身份。

对于葛萋的识趣,于肖更满意了,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他负责提出来具体的方案,葛萋只需要在这过程中点头或者做个补充就行了。

一个小时过后,于肖带着意犹未尽离开了医院,葛萋才放出自己心中压抑着的感叹——于肖若是在她的轩宇王朝,绝对是举足轻重的宦官!

                       

原创文章,作者:葛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