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唐朔马士国《枭唐》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枭唐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唐朔

角色:唐朔马士国

简介:现代IT技术宅男重生到异界夜唐镇国公次子唐未归的身上,从此开始了这位小侯爷传奇的一生
台州救灾,出使蒙元,清剿八坪寨,玄机城学艺,朝堂之上权力斗争,江湖之上风流涌动
历经父兄去世,满门被屠,唐未归从一个无忧无虑的浪荡少年,变成一个心中有天下的将帅之才
辅明君,创夜唐,抵南明,平叛军,终成乱世之中一代枭雄
然,权力之争从未停止过

书评专区

综漫盖亚:奇葩的太监书,一般的太监还能看看前面的故事,这书每个章节都没写完,让你从一个坑里掉进另一个坑里

重任:好像是接老爸的班以列车员为起点一边升级一边开公司赚钱一边泡妞的故事

胜券在手:足球教练文仙草,技术流。最满意的一点是,赢球基本不靠吼嗓门。

枭唐

《枭唐》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南平郡主

夜色繁华的都市下,唐朔独自一人来到州河大桥之上。今天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配合着这彻骨的寒风,让他更加觉得人世的悲凉。

白天他被尽心尽力任劳任怨干了4年的公司毫不留情地解雇了,郁闷之下晚上回到家里,却发现自己的妻子居然和自己最好的兄弟在自己的床上行苟且的事。实在难以想象之前每天加班的他,这种事已经在家里发生了多少回。

自己费心费力地加班努力工作,为的就是能给女朋友一个好的生活,没曾想却是一腔心意无人在意。一般的人看见在自己的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是冲上去把这对不要脸的人暴打一顿,但生性胆小怕事的唐朔的选择是——多门而出,落荒而逃。

试问没有人的经历比唐朔的人生更加悲惨了,或者说没有人比他活得更加失败了。

这一天不仅仅是唐朔人生的低谷,更是他生命的低谷。

备受打击的他产生了极度厌世的想法,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上都显得多余。唐朔从都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二十三年的人生充满了消极与悲观。他自幼无父无母,在福利院长大,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唯一的亲人——女朋友薇薇却和自己大学里最好的兄弟葛杨上了床,还是在自己的家里。辛苦忙了大半年的项目被腰斩,然后被辞退。毫无疑问,作为现在的都市人,唐朔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唐朔突然仰天大喊:“老天爷啊,还能让我更悲催一点吗?”

天上突然打了一道闪电,吓了唐朔一跳,在大冬天还能看见闪电,可以说是相当稀奇的事了,这也算是老天爷对唐朔呼喊的回应吧。

唐朔爬到桥上栏杆的外面,低头一看,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河水,在这寒冬里河面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白气。今天他要做一件谁都感动不了,唯独感动自己的事情。

“算了,这一世活得太糟糕了,还是早点投胎下辈子好好做人吧,或许我成为一个成功的人,薇薇就不会和葛杨好了。”

唐朔万念俱灰,闭上了眼睛,身体微微向前倾斜。然而,就在倾斜的角度快要达到掉下去的时候,唐朔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全部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弄得他毛骨悚然,心生惧意。最后,唐朔猛得睁开眼睛退了后来。

唐朔大口喘着粗气,神情又是悔恨又是懊恼。

“我果然是个废人,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姑娘也爬出了栏杆,来到边上。小姑娘打扮时尚,但隔了几米远都能闻到身上浓重的酒味,看那模样就算不是烂醉也差不了多远了。

只见那姑娘突然大吼一声:“孟云,你个混蛋,你这个负心汉,我林佳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看来这姑娘也是被情所伤之人,不过看这架势是要跳河自杀来殉情的节奏。这年头居然自杀还会碰到一起,也算是有缘了。

善良的唐朔不愿意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就这样死在这里,立刻跑上去抱住醉酒中的姑娘。

“小妹妹,淡定啊,生活如此美好,千万别想不开啊。这世上除了爱情还有很多其他值得追求的东西啊。”

唐朔劝别人的时候倒是一套一套的,却忘了自己刚刚就是要自杀殉情的那个人。

谁曾想这小姑娘直接一巴掌扇在唐朔的脸上,留下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唐朔也是一脸懵:“你打我干什么?”

小姑娘打出一个饱嗝,满嘴的酒气:“臭流氓,不要以为本小姐喝醉了你就可以占便宜,我打你都是轻的。”

唐朔也是没想到自己好心救人居然被当成了流氓,被一通骂不说还挨了一巴掌。

“谁占你便宜了,我是好心救你。”

“臭流氓还抵赖,你们这些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两人推搡之间,唐朔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毫无征兆的噗通一声掉进了河里。

冬天的河水冰冷彻骨,寻常人哪里能够承受住,掉进河里的一刹那,唐朔就被冻得僵在了那里。本想着游泳挣扎出水面,可双脚立刻抽筋,完全蹬不上力,加上冰凉的河水,唐朔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热量在迅速的离开身体,随之而来的是寒冷的侵袭。

完了完了,这下是真的死定了,倒还真的殉情了,不过,希望警察们别为难那姑娘,她也不是有意的。嗨,我都这样了还有空担心别人,唐朔,你这烂好人当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当够吗?

唐朔明显感受到自己的直觉正在快速的消失,这是人死前的征兆。到了这一步,活下来已经是无望了,看开这一点唐朔反而觉得轻松了。

我这一辈子小心翼翼没干过任何事,应该不会下地狱吧!

最后,唐朔闭上了眼睛,身体朝着河水的深处沉下去,越沉越深,直到漆黑的黑底……

像是做了一个许久的梦突然间醒来,唐朔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拳头正朝着自己的脸冲上来。

然后,没有任何意外,自己结结实实地挨上了这一拳,瞬间觉得嘴唇上皮有什么猩热的东西流出来,一摸发现是鲜红血。

难道自己死了之后到了阴间还要被人欺负吗?

唐朔就算脾气再好此刻心里也气不过,抬头要看看究竟是谁做鬼都不放过自己。只见几米远处站着一个衣冠不整的男人,露出了半个胸膛,穿着一身昂贵的白色丝质睡衣,头发用高冠束起,脸上有些微醺的意味,很像……对,很像曾经看到过的漫画上的西门庆,这活脱脱一个古代纨绔子弟的打扮啊。

而这周围的环境呢,就更加奇怪了,既不是寒风阵阵的州河大桥,也不是鬼气森森的阴曹地府。反而被装饰的灯红酒绿,耳边有那种古代的敲钟乐还有些微的嘈杂声与欢笑声,空气里飘荡着让人沉迷欲醉的酒香,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感。

难道老天爷知道我死的委屈所以让我死后上了天堂?可这天堂和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啊。

正在唐朔还在想这里是哪里的时候,刚刚打他一拳那人指着唐朔说道:“好你个不长眼的混账小子,敢跟我马士国抢女人,你可知我叔父是谁吗?”

唐朔听得不明所以,什么什么抢女人,马士国又是哪位大佬?他自己的女人都被好兄弟给抢了,他找谁说理去,自己可不乱背锅。

“喂,这位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你。”

那人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还给我装蒜,兰馨姑娘本与我举杯赏月聊得好好的,你一来直接就给抢走了,你这不是横刀夺爱是什么。我马士国从小到大还没在佳人面前吃过这样的瘪,你今天不脱一层皮让你长长记性你是不可能走得了的了。”

说着指着唐朔的身后,唐朔回头看去,惊讶的发现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古代美女。黛眉轻扫,红唇轻启,嘴角勾起的那抹弧度仿佛还带着丝丝嘲讽。眼波一转。流露出的风情让人忘记一切,红色的外袍包裹着洁白细腻的肌肤,在这昏沉沉的灯光下白得有些发亮,人间尤物说来也不差啊。

这这这…这是什么鬼啊,唐朔已经彻底风中凌乱了。

“大哥,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也不认识这位小姐啊!话说,你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

叫马士国的男人见唐朔还在装蒜,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再看一眼一旁的佳人,自己真是在佳人面前丢尽了脸面。自己初来乍到,不立下一点威严在这是无法立足下去了。一想到这里马士国就觉得分外生气,大步踏上前来,又是一拳挥舞过来。

这一次,心里有了提前准备的唐朔看着这一拳,觉得很奇怪。他的出拳速度慢到在自己眼里仿佛就是慢动作回放一样软弱无力,自己的身体几乎是本能地一个小撤步就躲开了这一拳。

马士国一拳打空,由于惯性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模样十分的滑稽,引得后方的仆人嗤嗤一笑。

“大哥,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啊。”唐朔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反应什么时候这么快了,这要是以前自己是必中的一拳啊。

难道人死了之后还会变的厉害?

马士国只觉得遭到了羞辱,他从未这样丢过面子,还是在美女佳人的面前,这让他已经羞怒难当。

“你们还愣着作甚,赶快修理这厮啊,我要他横死在这里。”

他的四个仆人这才愣过神来,冲着唐朔跑过来。唐朔生平是最不会打架的,所以自己被绿了都只能哭着鼻子跑了,何况现在来对付四个大汉。

唐朔常识一般双手抱头蜷缩着身子等待着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却听得一声喝令:“速速上楼保护小侯爷安危。”

接着听到一串密密麻麻急促的上楼声,越来越近似乎是到了自己的身边。

等待了几秒钟,还是没等来拳头,却等到有人轻拍他的手臂:“小侯爷,小侯爷——”

唐朔吓得直接跳了起来,嘴里哇哇乱叫:“不要过来,都不要过来,告诉你们我可是很厉害的,不要惹我,我生起气来我自己都害怕的。”

一阵乱舞之后,唐朔睁开眼睛,发现两双陌生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

这两人的打扮也是古代人,并且腰上还配着明晃晃的大刀。这让唐朔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拍古装戏的片场。

“小侯爷,已经没事了,这些对你不敬的恶徒已经全部被制止住了。”

唐朔这才发现刚刚要揍他的那几个人已经全部被一群官兵打扮的人彻底制服蹲在地上。

这是什么情形?难道我穿越了?这种事还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了?

其中一人向唐朔行了一礼:“小侯爷,这些恶徒冒犯您,需要将他们就地正法吗?”

“就地正法?啥意思?”

这人立刻起身,拔出腰间佩刀朝着那马士国其中一个仆人的脖子一刀砍下去,没有一丝的犹豫,顿时人头落地血如水柱从断头之处喷涌而出。

谁能想到这些人脾气都这么暴躁的,说杀就杀,唐朔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杀人,更是第一次看到砍头这种事。

一个好好的人就这么活生生的在眼前被砍掉了脑袋,溅在他脸上的血液还有余温,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是真正的血,这个人也是真正的死去了。

现在唐朔终于可以确定一件事,他不是走错片场了,他是真的穿越到古代了。

这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但自己就真真切切的经历了,前世的自己死了然后穿越到了这个世界重新活了一次。

接着,这人还要动手继续杀其他的人,马士国跪在那里浑身发抖,汗如雨下,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气势。

似乎是唐朔护卫的那人高举起手中的刀,寒光一闪对准了马士国的脖子:“胆敢冒犯小侯爷,杀无赦。”

“等下——”

唐朔扑上来抓住了他的手才没有让他这一刀顺利的砍下。唐朔身为一个现代人,在法治的国度里长大,见他们这样草菅人命,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

唐朔突然冲出来阻止自己,那位仆人似乎也是觉得有些反常:“小侯爷,您这是何意啊?”

“有话好好说,不要动刀动枪的。”

这下反倒轮到那护卫懵了,完全不懂唐朔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有人冒犯了自己,却还护着这些人,这可不是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侯爷平日里的作风啊。

现在虽然仍旧是一片茫然,但心里大致有了一点谱。唐朔心里猜测,自己穿越的这个身份似乎还不低,而这些突然出现的护卫似乎是来保护自己的,也就是说他说的话管用,这些人也会听他的。

“咳咳,他们刚刚也没对我做什么不可饶恕的事,罪不至死,不用拿命来抵。已经杀了他们一个人,达到了警示的作用就行了,其他人就放过他们了吧。”

所有的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样的话居然是从他们的这位小侯爷嘴里说出来的,这简直匪夷所思。要知道整个常安城的人都知道,这位小侯爷是出了名的乖张暴戾,睚眦必报的人。哪怕是路边一个看不顺眼的人都会遭到他非人的对待,更别说这些冒犯自己的家伙,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放走了。

不过唐朔有一点终于是猜对了,他的话确实起了作用,这个护卫在他的命令下放下了手中的刀。

“你们其他人也都把刀放下吧,没必要这样严肃哈。”

其他的护卫纷纷把刀放下,刚刚眨眼之间就要血溅五步的气氛瞬间也随之缓和了不少。

“你记住了,你冒犯的是镇国侯府二公子,陛下亲封的小侯爷,这罪名诛你满门都不够赔罪的。但我们小侯爷在心仁厚不予你计较,你好自为之,回去感恩戴德吧。”

不知道为什么,在说到宅心仁厚这四个字的时候,这个护卫心里觉得还有些别扭。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他们家的这位小侯爷。

马士国刚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自己刚刚来到京城,本想着好好玩一下放纵一下,一亲京城美女的芳泽,不想却惹到了最不该惹的人,命都差点交代在这里。

“是是是,小的明白,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莽撞了小侯爷,多谢小侯爷宽宏大量。”

唐朔看了他一眼,估计被吓得也不轻:“打我这一拳我就不计较了,希望你以后多多向善,不要动不动就打人,这是一个法制的社会。”

说到这里,唐朔还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疼。其他人倒是一愣,这种话从来不会在小侯爷的嘴里说出来,这会居然这么自然的就说出来了,没有一丝的不适应,看那模样也不似假装的。

莫非这小侯爷突然转了性?

马士国长舒了一口气,这是好险不险捡回了一条命啊。使劲用头磕着地板,每一下都磕出声响:“多谢小侯爷,多谢小侯爷不杀之恩。”

唐朔看着都替他疼:“行了行了,你快走吧。”

马士国巴不得现在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吩咐着手下抬着被砍了头仆人尸体一溜烟酒跑没了影。

两个护卫中身材较高的那个走过来再次向唐朔行了一礼:“小侯爷,咱们快些回去吧,镇国公老爷还在家等着呢。”

唐朔现在脑子里乱的很确实也不知道现在该干嘛,既然有人提出来了那自然就再好不过了。

“好,我们回去吧。”

唐朔在这么多人的簇拥下下楼去了。那位一直站在一边看戏的兰馨姑娘看着唐朔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个勾人夺魄的笑容。

“这小侯爷倒是有趣的紧。”

他们一走,醉花楼的老板娘沈娘走了过来,看着这一地的血迹赶紧吩咐下人打扫干净:“唉,这位小侯爷每次来都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咱们醉花楼可真是吃不消啊。”

“沈娘,人小侯爷可是出手阔绰的很,每次可都没少你的赏钱的,你这样说可是不好。”

“我当然知道,可咱们开门做生意的,天天都有血光之灾这生意怎么做下去呢。”

“我啊,倒是对这位小侯爷越来越感兴趣了。”

走出来后,唐朔才知道刚刚身处的是一家名叫醉花楼的青楼,现世的唐朔除了碰过自己的女朋友就没碰过任何其他的女人,当然小时后被邻居家姐姐拉到玉米地里强行摸她胸脯不算。就这样的他打死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来到真正的古代青楼,这也算是一大奇遇了。

此时这里的世界也到了冬季,外面寒风呼啸,刚刚在那醉花楼里有火炉子烤着还不觉得,可这刚一处来发现自己穿着如此单薄的衣服还真有些冷。

较矮的护卫递过来一件毛绒绒的长袄一看就价值不菲,披在了唐朔的身上,效果倒是出奇的好,瞬间就暖和了许多。

醉花楼的外面已经有一辆四人抬的轿子等候着了,看模样就是来接唐朔的。

唐朔几乎是被人抬进了轿子里,那两个护卫则分站轿子的两边保护着唐朔。

坐在轿子里的唐朔却是如坐针毡,他现在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啥也不知道,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肯定就会露馅的。他既然重生了,这一次就不能像以前一样活得不明不白,他得自己掌握主动权。

唐朔偷偷拉开轿子右边的帘子,悄悄对旁边的护卫说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护卫愣了一下,小侯爷居然忘了他的名字了,不过还是老实地回答:“属下唐奇,是侯府中的护卫,那边的是唐博,也是侯府护卫。”

姓唐,看来还都是本家。

“那我叫什么名字啊?”

这下唐奇就真的愣住了,这世上居然还能忘记自己是谁的。这小侯爷平日里虽然胡闹了一点,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智力低下之人啊。

见唐奇一脸的疑惑,未免他看出端倪唐朔立刻解释道:“最近头疼的一直厉害,刚又被打了一拳,有点间歇性失忆,记不起自己是谁了。”

唐奇听了惊慌无比,满脸担心的神色:“小侯爷,你的头疼加重了吗?要不要请济世堂的大夫来看下。”

原来这具身体之前就有头疼的毛病,那真是太好了,唐朔随便编的一个理由就完美的对上了。

“不用不用,我就是有些小小的失忆,你告诉我就行了。”

“小侯爷乃是当今镇国公的次子,镇国侯府的小侯爷唐未归。”

唐未归,这名字听着还不错,看来自己以后就要用这个名字了。小侯爷听起来也是很大的官,看来自己并未像那些小说里一样穿越过去都是一无所有,从最底层开始种田,老天对自己还是很恩惠的。既然上天给了我第二条生命,那就借着唐未归这个身份,重新好好活一次。这一世,我定要活出一番天地来。

从小到大都是逆来顺受的唐朔倒是很容易就认清了这个既定的现实。

“唐奇,那现在是何朝何代,我又身在何处?”

唐奇的额头上全是汗水,但还是一字一句的回答:“启禀小侯爷,现在是南明历一百三十二年,这里是夜唐京城常安城。”

南明?夜唐?唐朔自认历史学的还不错,明朝和唐朝倒是有,但从来都不曾听过有南明和夜唐这两个朝代啊。

“我夜唐为何要用南明的年号?”

“小侯爷,在五十多年前,我们夜唐就成为了南明的附属国了。所以不能有自己的年号,只能用主国南明的年号。”

这还是一个属国,可真是悲催。

“那周遭还有哪些国家?”

“南部有蒙元,东部有南明,北部有北周,西部有巴云。在远一点还有后梁和东离。还有像咱们大唐一样的属国,例如祁宋和中晋等。”

听起来这倒是一个乱世纷争百家争鸣的时代,看来自己是到了一个平行的时空。想到这里唐朔自己也是郁闷不已。好不容易穿越了一次,居然是平行时空,那自己所学的那点历史知识就完全用不上了,根本不可能达到未卜先知开挂一般的人生。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当这个什么小侯爷,靠着祖上的荫蔽过完这一生吧。

这回镇国侯府的一路上,通过唐奇之口,唐朔,哦不,唐未归恶补了一下,已经大致了解了自己所处的时代背景。

这是一个乱世纷争的年代,存在着许多的国家,各国之间为了土地或为了资源兵戎相见,尔虞我诈,纷乱不止。

唐未归家里有个父亲名为唐应征,算是家里的顶梁柱。唐应征的爷爷,也就是唐未归的祖父原本并不姓唐,曾跟随夜唐开国唐王一手打下了江山,因为功劳大被赐予“唐”姓,加入皇室之列。但到了第二任唐王的时候由于昏庸无能,国力衰弱,被南明趁势而入,去除国号成为属国,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当今的镇国公唐应征夫人早年去世,膝下有四个子女。长女唐未玲已嫁入皇宫成为贵妃,长子唐未央年纪轻轻已经是一方统帅成为东征大将军统领着有着二十万之众的龙卫军,此刻正在南部边境对抗蒙元国的来犯入侵。而唐未归在家中排行老三,承袭爵位小侯爷。唐未归还有一个小妹唐未鸢,承袭爵位南平郡主。

这一家子都得到当今夜唐皇帝的高度重用,可以说是权倾夜唐,成为王室之下最大氏族,可谓风头一时无两。

对于如今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份,当了二十多年普通人的唐朔,那是相当的满意。难得当上了官二代,这可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体验啊,既然已经接受了这个既定的现实,那这一世可要好好感受一下。

切不可再度荒废了这一世,唐未归的心里一直这样默默提醒着自己。

唐未归坐在轿子里,目睹了常安城夜里的繁华,虽无电灯,但处处灯火通明,灯笼高挂,夜市热闹,来往穿梭的行人虽比不上现代的大都市,但在古代来说也算是相当热闹繁华了。

唐未归看着这外面陌生的世界,表情是如此的好奇,自己现在所身处的世界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身临其境,等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再在这街上走一走看一看,当不枉自己这一次穿越。

很快就到了镇国候府,轿子停了下来。

唐奇掀开帘子,弯腰说道:“小侯爷,到了。”

唐未归有些忐忑的走出轿子,面前是一座宏伟的宅院,一堆硕大的铜狮子坐镇门前,威严森武。门前足足有六个身着铠甲手拿长枪的士兵站岗守卫,颇有将门之威。正门之上一块漆红牌匾,上面刻着四个正楷鎏金大字:镇国侯府。每一个字仿佛都带着一股力量穿透人心。这四个字似乎自然而然就带着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

这些守卫的士兵看见唐未归齐声道:“小侯爷。”

唐未归从未见过这阵仗,还有点被小小地吓了一跳:“大家好,大家好。”

这些士兵皆是疑惑的神情,他们的这位小侯爷是从来不会和他们打招呼的。

唐奇和唐博带领着唐未归走进了镇国侯府。这侯府里面倒是装修得比较的素雅,并没有传统印象中权贵人家的那种亭台小院,反而种着一些小金竹和花花草草,院子里的路都用一些鹅暖石铺砌而成,既温馨又恬静,颇有些曲径幽深的意境。这宅子里面和外面的装饰完全是不同的两种风格,这一点倒是让唐未归有些意外。

来到前堂前,唐未归远远看去前堂里背对着他站着一个人,穿着紫金色的纹龙华服,头发有些灰白看上去已经上了些年纪。

唐奇对着这老人家行弯腰鞠躬礼:“老爷,小侯爷回府了。”

原来这人就是这一世唐未归的父亲,夜唐的镇国公唐应征,如今镇国侯府的主人。

唐应征并未转过身,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而苍老:“你们下去吧!”

“是。”

唐奇和唐博退了下去,走过唐未归身边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同情的神色。

唐未归不明所以走上前去,想着该怎么开口呢,突然唐应征转过身直接就是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唐未归彻底地懵在了那里,这一巴掌用力非常之大,刚止住不久的鼻血又流了出来,但他可没空去擦拭。

唐应征那张苍老的脸上充满了愤怒的神色,他本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加上此时正在气头上,唐未归总感觉他下一秒就会吃了自己,吓得都不敢抬头去正视唐应征的目光。

“混账东西,还不快跪下。”

没有丝毫的犹豫,唐未归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板上,这下反倒让唐应征有点不适应了。

自己这个小儿子,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哪怕是自己也是一点也不怕,处处和自己对着干,可是今天居然叫他跪下直接就跪下了,莫不是这混小子也知道自己错了?

他哪里知道此刻跪在眼前的小儿子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儿子了。

“让你好好读书练功,太傅院不去,让你好好练武,新武阁你也不去。不去你在家里呆着也成,你却天天往醉花楼那等风月之地跑,这一去还闹出事。你是我唐应征的儿子,却怎的如此不堪,当真是要把为父这张老脸的脸全部给丢光才算完吗?”

按照以往的情况,唐应征说出这种话的时候,这混小子一定会说一大堆的话来义正言辞地反驳自己,完全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罪过,可是这一次这小子就一直低着头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点也没有要反驳他的意思。

这下唐应征的火气是彻底的消失不见了,转而代替为巨大的疑惑。他的这个小儿子什么样的脾气自己是最清楚的,从小由于全家人的疼爱养成了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的性格,到处惹是生非,就算自己这个亲爹也是一点也没有办法。要说在这常安城里,虽未有任何功名加身,但唐未归的名气可不小,那是出了名的公子哥,坊间人送外号常安小银龙。

唐未归也是思绪百转,他不知道这具身体之前究竟犯下了什么样的错,但此时此刻也只能自己全都背着了。

“是…是孩儿错了,望爹爹责罚。”

唐未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嘴里是怎么蹦出这句话的,汗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唐应征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这小子居然会向自己认错,这简直就比天上掉银子还稀罕。他突然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当即蹲下来放缓了语气,还带着有些试探的语气问道:“你跟为父老实说,你是不是在外面闯了什么更大的祸我还不知道的?无论你闯了何等祸患,你但说无妨,为父都帮你扛下来。”

唐未归使劲摇晃着脑袋:“没有没有,孩儿只在醉花楼里闯了祸,除此之外再没做任何事。”

饶是征战沙场数十年,令人闻风丧胆的唐应征也是彻底地懵了,完全看不懂唐未归这突然的是怎么了。如果仅仅只是在醉花楼里闯了祸,那远远不至于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道害怕的,可是见他这般模样也绝不似装出来的,唐应征一早的怒气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未归,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见唐应征的语气略有缓和,唐未归借坡下驴:“孩儿就是觉得最近头有些疼,然后老忘记一些事情,有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会忘记。”

唐应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儿子的头痛之疾一直有之,会变成这样自己这个当父亲的要负最大的责任,心里那慈父之爱生起,哪里还有什么恨意。

“唉,罢了罢了,你快些去歇息,明日一早我让济世堂的林大夫来帮你看看。”

“那孩儿先告退。”

唐未归长舒一口气,总算是蒙混过去了,自己还真是不擅长应对这些啊。

唐未归在唐奇和唐博的带领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足足有一百多平米的个人大房间,装饰家具之类虽算不上豪华奢侈,但温馨,古香古色别具一番风格。

唐奇和唐博生起了房间内的炉火之后便退下去了,只留下唐未归一个人。

唐未归摸了摸还有些疼的鼻子,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床上。

这里就是自己以后居住的房间了,要是放在未来的时代,自己有个这么大的房子早就成了百万富翁了。

唐未归看着自己的双手,直到现在他都还觉得目前为止发生的一切都有些不真实。灵魂穿越这种这么扯的事居然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过唐未归打心底里终究是没什么野心的人,原本还以为穿越了一切要从头开始,没想到上天待自己不薄,生在了镇国侯府这样的家庭了,至少是吃穿不足了。想到这里,唐未归居然还有些满足,安于这样的现状。

唐未归走到一面铜镜面前,借着微弱的烛火看清了自己的容貌。怎么说呢,比起原来标准的都市宅男猥琐脸,现在这张脸俊俏挺拔,五官棱角分明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那都是妥妥的美男子啊,总体说来,唐未归对于这一次的重生那是相当的满意,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己也不例外。

“镇国公,小侯爷,唐未归,这就是我现在的身份了,想不到我也有成为富二代纨绔公子的一天。”

突然,一声清脆的“吱呀”声传来,窗户被人推开了,一个娇小的身影小心翼翼地从外面爬了进来。唐未归反应非常的灵敏,即使是这微小的动静还是被他发现了,几个跨步就来到窗前一把反手扣住这个贼人。

“什么人?”

唐未归这才发现,什么时候自己的身手这般矫健了,仿佛是下意识一般,他都没有察觉到。

“哎呀,你弄疼我了。”

居然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唐未归吓得赶紧松开手。

皎洁的月光下,这女孩一身碧绿色镶花棉服,头束紫金钗,年纪约莫不过十五六芳华,神态天真、灵动顽皮,年纪虽幼,却又容色清丽、气度高雅,当真比画里走下来的还要好看,小小年纪便已是倾国倾城之姿。

小姑娘歪着脑袋看着唐未归:“二哥,爹打你了吗?”

二哥?唐未归突然想起来了,回来的路上唐奇曾告诉过他,他还有一个妹妹叫唐未鸢,被陛下亲自封的南平郡主。

看起来这个突然闯进他房间里的小女孩就是他这一世的亲妹妹唐未鸢了。

                       

原创文章,作者:唐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