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血焚天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帝血焚天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楚尘

角色:楚尘楚钰

简介:那一日,黑暗卷席了天下,一个时代随之落幕
那是一年冬季最冷的时候,他裹着被血染红的襁褓来到了南楚
即使渺如尘埃,也要血燃那诸天万界!

书评专区

诸界第一因:作者文笔没的说,剧情太过薄弱,之前作者写的《诸天投影》和《大道纪》前两卷,都很不错,但后期太拉胯,装逼倒是写的越来越清新脱俗,但是各种大量侧面描写,各种太多故作谜团的描写,剧情没看出咋样,倒是越来越文青,故作高深和矫情

为比东京还热的二次元献上新片:动漫人物自己拍自己的动画,还是蛮有意思的。

我只想安心修仙:该书最大的问题是,在拿掉升级打怪的点后,该书除了装逼就没有什么可读的地方了,基本是一开始就描写某地多么多么生灵涂炭,多么妖魔横行,然后主角就像木偶一样来到此地,救救人,传点武功秘籍,然后再揭露一切的幕后真凶,最后主角啪的一巴掌把幕后真凶拍死,持续N遍,这就是这本小说了。而且这本小说明明描述的是一个妖魔横行的乱世,但人们还是一副古中国的思想,妖魔都能直接从朝廷手上控制一个州,稍微有成的妖魔就能开无双,一个割据政权的皇帝,到底哪来的心思认为比妖魔更为厉害的仙人要于他坐而论道,还赐予长生不老药,就因为他临时抱几年佛脚?简直就像一个兽人部落的酋长认为浮空城的大奥术师要与他讨论奥术知识,还要赐予他神器一样。

帝血焚天

《帝血焚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燃血焚天!

南楚。

“讲武院已开,所有院士切记一个月后归院。”

冬日的皇家讲武院,回荡着院师万年不变的冷肃之声。

靖王府。

“动作都麻利点,那个灯谁挂的?歪了!”

“庖丁!世子们最爱吃的地龙肉买回来了么?”

靖王府管家庄伯忙了整整小半日,此时此刻双腿都有些打晃,也不知道谁喊了声“世子回来了”,刚趁机歇会儿的庄伯又急匆匆吩咐下人去通知夫人们,自己则是快步走到前院相迎。

连日来的小雪将整个南楚皇城笼罩,长长的青雀大街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雪。

肩上披着快要垂到地面的洁白狐皮大衣的楚尘仿佛与这方天地融在一起。

“小家伙,你都跟我两条街了。”有些无奈,他蹲在大街上,与脏兮兮的流浪狗对视。

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浑身瑟瑟发抖,然而为了生存,仍是吐着舌头拼命的摇尾乞怜。

“你眼中的我光鲜亮丽,实则,我的处境与你如出一辙。”

楚尘轻叹了口气,起身朝着远处走去。

流浪狗的尾巴摇晃的渐渐无力,闭上嘴巴呜咽两声,垂着头朝远处走着。

“小家伙。”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流浪狗忙抬起头四处张望,看到楚尘后,那一双黑溜溜的眼睛都好像有了光泽。

“汪!”

“吃吧。”楚尘将热腾腾的肉包子递到了它的面前。

它犹豫着征求了楚尘的意见,然后狼吞虎咽起来。

“尘哥哥?!”身后,清丽的声音中带有几分意外。

楚尘回过头去,看到了一身朴素打扮的兄妹二人。

与其他努力将自己打扮的雍容华贵的人们截然相反,这对南楚的皇子皇女恨不得平凡到无人理睬。

楚钰摇看到楚尘后开心的笑成了一朵花:“院长有事多留了我们一会儿,本以为你早就回了靖王府,没想到在这儿还能撞见。”

“哇!小狗!好可怜!”楚钰摇跑过去便将脏兮兮的流浪狗抱了起来。

楚御封看着自己的亲妹妹皱了皱眉,但又无可奈何的看向楚尘。

完全将两个人晾到一边的楚钰摇稀罕着流浪狗,皇兄楚御封却是走到楚尘身边,不露声色的开口:“觉得别扭?”

“嗯。”

“有什么别扭的,别说是你了,我们兄妹两个虽然是亲生的,但是回到皇宫里不也是一样?世人羡慕帝王家,但却不知道出身帝王家的痛苦,勾心斗角是无法避免的。”

楚御封说着,又有些担心的问:“血脉怎么样了?觉醒了么?”

“汪!”一声狗叫,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手背被咬了淡淡牙印的楚钰摇将流浪狗扔到了街上,可怜兮兮的看着楚尘二人。

“哥!”楚钰摇眼睁睁看着流浪狗逃走。

“哎!”楚御封捂额,“好了好了,别说是一条小狗了,谁能禁得住你的折腾?抓紧回宫吧,其他人应该已经和父皇问安了。”

“可我还没有和尘哥哥说多少话呢!”楚钰摇一百个不愿意。

“你尘哥哥也要回靖王府的。”楚御封白了她一眼。

“一个月后讲武院再见。”楚尘淡淡一笑。

“那好吧。”

目送这对兄妹走进宫城,楚尘也独自朝着靖王府走去。

从他十六年前被靖王楚平涯带回来,他就拥有了无数人羡慕的世子出身,只是……

“父亲!”楚尘拱手长施一礼。

“嗯。”楚平涯抬了抬手,看着当年被他收养的义子,“你在讲武院的表现我有所耳闻,陛下很看重你,一个月后你不必再回讲武院了,到时我会向陛下举荐你去洛北为官。”

楚尘如遭雷击,愣了半晌:“父亲,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他心有不甘。

“你觉得你需要多久时间?”楚平涯皱起眉头。

“尘儿,有些事情不是勉强就可以的,虽然六年前你入讲武院,用了短短两年时间便成为院内文武双榜的榜首,可你无法觉醒血脉,武道方面注定无法再有进步,武榜前五十,如今你可找得到你的名字?”

楚尘垂首,无言以对。

“十四岁无法觉醒血脉就注定无缘武道,我已经给了你两年时间,你也该放下了。”

楚平涯长叹口气。

“为父知道你刻苦,我也一直将你视如己出,你已经为靖王府挣了足够的颜面。四年来,文榜第一的位置始终都是你的,陛下认定你是治国奇才,去洛北只是一时,等到你磨砺自己后,将来你还会回来,在朝为官。”

楚尘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廊中,脑海中仍回荡着父亲的一言一语。

无缘武道。

不必再回讲武院,我会向陛下举荐你去洛北为官。

为官?

楚尘摇了摇头,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只有凡俗才会选择从文,细数南楚八百年,哪一任君王不是武掌天下?

楚尘并不是放不下武道,他放不下的是父亲,至今他还记得十二岁那年,夺得文武双榜第一时,父亲抱起他这个养子开怀大笑的样子。

可是……

自那以后,随着讲武院其他王权贵胄子弟纷纷觉醒自身血脉,他在武榜的排名也一落千丈!

虽然父亲从没有多说些什么,他继续留在讲武院父亲也没有阻挠,可父亲已经将全部的重心放到了那些靖王府觉醒血脉的世子们身上。

血脉这种东西觉醒的早晚在于亲生父母。

相传,几万年前的太古时期,这个世界强者如云,每个人天生就能觉醒出与众不同的天赋血脉。

可是后来,太古时期过后的那一段黑暗时代,让这个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人们的血脉越来越不再纯粹,到如今,若父母任何一人在武道方面不够出众,其子女就可能终生无法觉醒血脉。

放眼南楚,过了十四岁再觉醒血脉的例子绝无仅有!

回廊里传来了另一行人的脚步声,楚尘抬起头。

对面,楚平涯三子,楚天风与其母亲结伴而来。

“见过四娘,三哥。”楚尘拱手让路。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楚尘啊,最近怎么样,听说血脉还没有觉醒?真可惜啊。不过想来也是,我们家天风本来就有王爷和我的血脉,当初担心他不能觉醒实在是多此一举,不像你,王爷一时慈悲从外面捡回来的……野种。”楚天风母亲掩嘴轻笑着,野种两个字虽然声音小,但还是扎在了楚尘的心上。

楚尘没有辩驳,他很清楚的记得当初眼前这个女人担惊受怕的整天以泪洗面。

楚天风也是意气风发:“当初多谢你的帮忙了,若不是你将父王赏给你的醒血涎分给我几滴,我可能觉醒血脉要慢那么一点点,知恩图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和三哥说,三哥肯定在所不辞,对了,三天后陛下要进行冬猎,父王和你说了么?”

“看你这副样子毫不知情,也对,到时候发生些意外那就糟糕了。”

楚天风自说自话,然后又凑上前去在楚尘耳边轻声问了一句:“你觉得我让父王求陛下赐婚,娶了楚钰摇做你三嫂好不好?”

楚尘拳头紧了紧,他当然听得出楚天风这话中的调侃,他虽然一直将楚钰摇视作妹妹看待,但也不愿意让楚钰摇嫁给楚天风这样小人得志的混账!

“怎么?九弟想要比试比试?算了算了,以我如今的武道境界,把你打残了多不好。”

他伸出手拍了拍楚尘的肩膀,然后与母亲说笑着离去。

脸色难看的楚尘牙关紧咬,朝着偏院的住处走去时看到一个丫鬟左右环顾。

“见过尘世子。”丫鬟低头见礼,然后皱着眉头嘀咕了声“奇怪,跑哪儿去了?”

回到偏院的住处,楚尘脱下上衣,看着已经紫红了的肩膀眉头紧皱着。

初入讲武院时,在武道方面天赋远不如他的楚天风是一副好哥哥的样子关心帮助着他,可……自从楚天风觉醒血脉之后便越来越暴露本性。

确认他无法再觉醒血脉后,楚天风更是时常嘲讽他,这种暗下黑手的例子已经不止一次了。

可没办法,楚尘只能承受,楚天风是父亲面前的红人,就算闹大,楚尘相信父亲也不会多么责罚楚天风,反而会让他更被父亲厌恶。

这些年,楚尘经历了人生起落,心性早已不似当初。

在肩上涂抹了药膏后,楚尘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好像碎裂。

血脉觉醒前后的差距简直就是天地云泥,虽然楚尘对武技的悟性极高,几乎一触就通,但楚天风觉醒了血脉后,楚尘在他面前便毫无胜算!

这样一个帝王家,着实让楚尘心灰意冷。

他羡慕着平凡家庭的温暖,却连最简单的团圆饭都未曾吃过一顿。

他是楚平涯无意中捡到的弃婴,楚平涯因为缘分收他为义子,而当时,楚尘身上除了将他裹得严严实实的一块黑布外,就只剩下一颗珠子。

漆黑剔透的黑色珠子连接着一条材质未知的兽皮绳,从小到大都被楚尘挂在脖子上,他将黑色珠子取出握在手中,这是他身世的唯一线索,可是看了十六年,仍然没有丝毫头绪。

“既然已经选择抛弃了我,那为什么还要给我留下这么一丝念想?还不如彻彻底底让我对你们死心……”

“汪!”屋外,一声狗叫响起。

入夜,靖王府内张灯结彩。

楚平涯坐在主位上,一桌又一桌犹如大摆宴席一般,然而,这只是偌大王府的一顿团圆家宴。

世子们的坐席间,唯一空缺了一个位置。

“楚尘还没来?”

“他有什么脸面过来?”

“一个养子而已,父王待他不薄了!”

“别提他了,晦气,说说三天后的冬猎吧,这次各位别怪我不顾手足之情,我可是要在陛下面前大展一番拳脚!”

“哼,那就看看谁的本事高了,去年父亲带着大哥、二哥前去冬猎被业王府的世子扫尽了颜面,今年好不容易修炼有成,我定要替靖王府争一口气!”

靖王府世子们议论纷纷。

“老庄,一会儿让丫鬟给楚尘把晚膳送过去。”楚平涯交待了一句,而后,举起酒杯开席。

偏院,楚尘住处。

屋子里,脏兮兮的流浪狗没心没肺的摇着尾巴,楚尘却是没想到一个肉包子就让这条流浪狗赖上了自己。

羡慕流浪狗饥一顿饱一顿时还能为了生存而努力摇尾的求生意志。

“靖王府内的世子们养得最差也是九级妖兽,楚御封更是养了头三级妖兽紫睛狮王,想不到我竟然被你这个小家伙缠住了,你还笑,又不能像妖兽一样听懂我说话。”

“行吧,同是天涯沦落,我就认命吧。”

楚尘将流浪狗抱了起来,将它放到自己腿上后,伸出手去拿桌子上的黑珠,还没等将黑珠收起来,流浪狗跳起便朝着楚尘手上的黑珠咬去,不过,这一口却不偏不倚的咬在了楚尘的手上。

血脉没有觉醒的楚尘肌肤与常人无异,怎么可能承住常年在外与野狗争斗的流浪狗这一咬?

手背瞬间汨汨流血,滑落在黑珠之上。

还未等楚尘吃痛大叫,被鲜血浸染的黑珠便开始发红,滑落在上的鲜血一滴不剩全部被吞噬殆尽!

惊讶的楚尘瞪大眼睛,猛地发现这颗黑珠竟然瞬间液化,化为了一滴金色液体,霎那没入他的掌心中。

下一刻,楚尘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流浪狗“呜咽呜咽”的叫着,闯了大祸的它显然很担心这个愿意收养它的好心人,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被金色液体同化也变成了金色的血液,忙伸出舌头去舔舐。

但刚舔了两滴楚尘手背上流出来的金血,它也“嗷”一声抽搐着倒下。

昏迷中,楚尘做了一个梦。

梦里,山河倾覆,天塌地陷。

如临末世一般,出现裂隙的血色天穹之上,一道无法辨清的身影长发如瀑。

猛然间,一双眼眸猛地睁开!

惊醒!

楚尘浑身衣衫全都被汗水浸湿,整个人愣愣的看着头顶上的屋脊。

耳中突然轰鸣一声,楚尘也下意识再次闭上了眼睛。

“燃血焚天功!”

完全颠覆楚尘对武道认知的一部修炼功法,在他接受这传承之时,因血液变成金色而导致白皙肌肤泛黄的他也逐渐恢复正常,全身骨骼都在如同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作响,甚至连血液都好像是沸腾起来一般,毛孔中溢出丝丝缕缕氤氲之气。

武道一途,淬体无暇、辟沧海、铸神桥、开洞天、入仙府!

武无止境,以血焚天!

这……

直到楚尘睁开眼睛,还处于失神状态,一个淬体无暇就让他思索甚久才勉强反应过来,所谓的淬体无暇不就是讲武院院老所讲述的血脉觉醒后炼体九重,后天返先天么?

所谓炼体九重,乃是练血、熬骨、分筋、定脉、凝肉、通百骸、清七窍、五脏移位、六腑归虚!

炼体九重过后,还要经历诸多丹药辅佐,从后天冲击先天之躯。

可是……这么麻烦而又复杂的过程直接就被《燃血焚天功》中淬体无暇四个字所替代了,还未等楚尘继续细细体悟这门功法,耳中“吱嘎吱嘎”的脚踏积雪声就越来越清晰了。

“尘世子没有参加今日晚宴,感觉靖王他好像有些恼怒。”丫鬟的声音响起。

“唉,你来得晚不清楚,尘世子在靖王府中的位置很尴尬,虽然如此,但靖王心里还是挺在乎尘世子的,我偶然听说尘世子并不只是捡来的那么简单,这其中貌似还有些故事,嘘,千万别和别人乱说,我可担心这事传到靖王耳中,万一查到是我传出去,估计小命难保。”又一个丫鬟的声音响起。

楚尘却是皱了皱眉。

门外,两个结伴而来的丫鬟轻轻叩门。

“尘世子,靖王吩咐我们将晚宴送到你的住处。”

楚尘看了眼旁边直打摆子的流浪狗,开口道:“放在外面吧。”

“喏。”

听着两个丫鬟走远,楚尘才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只不过,步伐轻盈的让他难以置信,这一步竟然迈出去一米有余。

推开门,将两个食盒拿起,原本被楚天风下黑手的肩膀也不酸不痛了。

浑身说不出的舒适,食盒放到桌上后,楚尘看着一身毛色光亮洁净,但体形却精致了许多的流浪狗愣了愣,对方显然也是一脸的懵逼,睁着圆溜溜的呆萌大眼睛看着楚尘,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食盒,下意识张开的嘴巴,口水都流了出来。

“你这小家伙干什么了?该不会是妖兽吧?想吃就吃吧,我没什么胃口。”楚尘随口说了一句。

“好的,谢谢主人。”奶声奶气的娃娃音响起,差点将楚尘吓的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他又一次看向了流浪狗。

跳上桌子的流浪狗也紧张的与他对视。

“我只是舔了两口你的血,主人,我,我不是故意要咬你的……”

呃……

流浪狗成精了!?

“呜……”流浪狗害怕的缩在食盒旁边。

“吧唧吧唧!”流浪狗继续带着些许恐惧不安的吃着食盒中的食物,楚尘却是坐在床上开始思索,所谓的辟沧海应该与现在的灵气聚海是一样的,只不过虽然都是海,但二者却是有着很大的差别。

更让楚尘关心的是那颗黑珠,到底是什么来历?

连一个路边的流浪狗都口吐人言了,自己……也已经淬体无暇。

等等。

我现在是血脉觉醒了么?

楚尘猛地睁大眼睛,他已经迈过了后天返先天的门槛,身体所有的一切都是先天征兆,只不过因为他并非自己去一点一点修炼过来,所以对于如今的这副身体还不够适应而已。

自己不再无缘武道?!

这才是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

怎么确定?

最好的方式就是,如果真的是先天之体,那么自己就应该能够吸纳天地灵气!

想念至此,楚尘盘膝在床,开始按照讲武院院老所讲的方法先运行一个小周天。

瞬间,天地之间的灵气开始朝着楚尘的额头汇聚,径直灌入,一个小周天运行完毕,楚尘依旧如同一个傻子一样发呆。

没有经历过别人对他真正的武道方面指点,一切都让他自己摸索实在是一时半会找不到头绪。

“主人,你在干什么啊?”流浪狗吃饱后懒洋洋的蜷在桌子上。

“修炼。”楚尘随口回答,和一条狗对话实在有些无法适应,从小到大,除了妖兽外,他就没碰到会说话的狗!

“是这样么?”流浪狗张开嘴巴,然后楚尘便明显感觉到一股很磅礴的天地灵气在狂涌进流浪狗的口中。

好在他的住所偏僻,否则,定会引来其他修士的察觉。

“你,你怎么会修炼?你修炼的是什么?!”

“燃血焚天功啊。”

“你也会?!”

“汪!”流浪狗吐着舌头点了点头。

“这燃血焚天功真的可靠么?”对于突如其来的天大好处,楚尘一时间还没有办法去接受,也正是如此,刚刚他宁愿用院老所教的方法先运行一个小周天来尝试,而没有选择《燃血焚天功》的修炼方法。

但是,感觉被一只狗给超越了,这让楚尘心里有点难受。

当即,楚尘重新调整修炼方法,依照《燃血焚天功》中的辟沧海开始吸纳天地灵气。

猛地!

海量的天地灵气朝着楚尘的天灵盖灌来,瞬间,楚尘就感觉浑然忘我,好似他已经与这天地融为一体,他就像是这天地的一处,而天地灵气与他没有丝毫的隔阂。

这种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在整个南楚的记载中,天级血脉也难以达到……

第一次运行《燃血焚天功》,处于奇妙状态的楚尘下意识便掌握了内观丹田的方法,好似无边无际的丹田当中,磅礴的天地灵气进入这里后开始蜕变为可以驱使的灵力,这些灵力正在逐渐为将来的沧海铺垫,浅浅的一汪灵力小沟成形后,手背发痒的楚尘修炼中断睁开了眼睛。

看着舔他手背的流浪狗,楚尘才惊觉天已经大亮。

“糟糕。”楚尘急忙起身。

流浪狗愣了愣。

“我先去给父王问安,回来给你带吃的。”

“好的主人。”

楚尘一怔,转头道:“当着旁人的面可千万别说人话。”

“汪!”流浪狗摇着尾巴,一脸的乖巧。

穿上狐皮大衣后楚尘快步朝着楚平涯的住所走去,帝王家最重礼数,这也是这么多年楚尘头一次错过早上的问安,走出住所后,楚尘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住处的天地灵气照昨夜稀薄了许多。

没等楚尘走到楚平涯的住所,回廊里遇到的庄伯就已经告知他楚平涯在中院与世子们议事。

楚尘谢过之后便匆匆赶往中院。

中院,养晦厅。

楚尘看着养晦厅门前候着的丫鬟们,犹豫着走到门外,拱手中音喊道:“楚尘来为父亲问安。”

“进来吧。”里面传出楚平涯平静的声音。

“喏。”

推门走进养晦厅,楚尘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楚天风和其他世子都讥笑的看着他。

没有理会他们,楚尘单膝跪在地上,再次开口道:“楚尘问安来迟,请父亲责罚。”

“算了,起来落座吧。”楚平涯道。

“谢父亲。”楚尘起身,环顾两旁,最靠近楚平涯主位的左右两席空缺着,那是为已经入伍从军的靖王府大世子和二世子留着的,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后,楚尘坐下。

还未等继续商议冬猎之事,楚天风便已经转头看向远处最靠近门口的楚尘。

“九弟,我们今日商量的是后天冬猎事宜,你既从文,来和父王问过安就可以回去了。”

楚天风一边观察着楚平涯的反应,一边说着。

显然,昨夜和今早楚尘的表现让楚平涯很失望,此时此刻,并不打算阻止。

其他世子们也纷纷起哄。

“对啊,老九弟,冬猎之事与你无关,何必耽误苦读时间?”

“放心,老九,这次我给你猎个五级妖兽回来,将来一个人去洛北为官也好有个安全保障。”

“哈哈哈,五级妖兽?老六你就别拿老九寻开心了,老九连武者都算不上,怎能降服五级妖兽为他所用?怕不小心就会被妖兽给吞了吧?”

听着这帮兄长们拿自己当做笑料寻开心,楚尘并不想理会,换做昨日之前的楚尘,他可能起身和父亲告辞后便离开,但今天的他却不会这么做。

“父亲,此次冬猎,我想参加!”楚尘认真道。

楚平涯神情一怔。

楚天风和其他世子也都愣住了,旋即众人皆是哈哈大笑。

“老九,别闹了,赶紧回去吧,冬猎时候,谁会有时间照看你的安全?而且宁王府,康王府和业王府的世子都会去,到时候你再给我们靖王府丢人现眼,让父亲他的颜面往哪儿放?!”

“下去吧!”楚平涯也沉声道。

本以为楚尘经过昨日的谈话后会有些自知之明知难而退,如今看来,反倒越加变本加厉,与其他子嗣一样开始争强好胜,最令他气恼的是,楚尘连那份争强好胜的资格都没有,只知道盲目逞强。

“父亲!”楚尘起身。

“退下!”楚平涯呵斥道。

“快点走吧!没看出来父亲已经生气了么?”楚天风起身瞪着眼睛,后面还有一个字没有说出口,但却做了一个口型。

滚!

楚尘狠狠的盯着他,然后看向楚平涯:“楚尘不敢惹父亲生气,但昨夜,我已觉醒血脉。此次冬猎,虽不能保证为靖王府争光,但楚尘自信自保无虞,如父亲决意如此,楚尘这便告辞。”

“觉醒血脉?开什么玩笑!你骗谁呢?!”楚天风不顾形象的喊道。

其他世子们也纷纷不信。

楚尘如今已经十六岁,这个年纪觉醒血脉,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了。

望着楚平涯有些质疑的目光,楚尘伸出手去,一缕灵力溢出,在掌心凝聚成金黄色。

楚平涯的双目瞳孔皱缩,楚天风等世子们也都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灵力!你已是先天?”楚平涯猛地站了起来。

楚尘点头。

楚平涯的身体都有些颤抖,虽然面前的人是他的义子,但楚平涯还记得十二岁那年,楚尘在讲武院双榜第一的辉煌,虽然只是昙花一现,但他很清楚,所谓的双榜第一是楚尘付出了多少得到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他这个养父多去关注他一些。

想不到,这个年纪楚尘还能觉醒出血脉,并且踏入先天,虽然慢了些,但清楚是什么让楚尘如此努力的楚平涯已经深感欣慰。

“你且先退下吧,冬猎之事我自有定夺。”楚平涯重新坐了回去。

楚尘一怔,咬了咬牙,拱手道:“喏。”

……

失落的回到偏院住处,流浪狗看着烧鸡便大快朵颐起来,楚尘却怎么也提不起胃口,已经淬体无暇的他连凡俗的饥饿都少有,可以数日不进食。

“还是太急了。”楚尘有些后悔,若非楚天风和其他世子们言语中咄咄逼人,他也不会选择在这样的场合下冲动的暴露出自己一夜觉醒血脉,从后天达到先天的惊人之举。

单单去看,一夜做到这些的确可以成为惊世奇才,可是,比起楚天风等人,楚尘成为武者要晚上两年甚至三年之久。

这两、三年的时间,楚天风他们早已经完成炼体九重,后天返先天,甚至现在灵气聚海都有所小成。

想超越他们怎么可能是一夜就能做到的。

坐在床上,楚尘逼着自己抛开杂念,尽快吸纳更多的天地灵气。

只是,刚刚才开始按照《燃血焚天功》所讲修炼,楚尘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体内那好似无边无际的丹田旁边竟然在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片丹田,只不过,这片丹田较之黑珠变成的金色血液所开辟出来的要小上一些,但也很惊人!

而在这另一片丹田之上,一座血宫悬浮!

“这是什么?”在楚尘还通过內视观察血宫时,血宫的吸力猛然将其神识拉扯了进去!

仿佛真实的置身在一片巨大宫殿般,楚尘看着自己的“手脚”,然后视线猛地转向了宫殿的那一间间殿门上。

“丹?阵?兵?……”正逐个看着,一团黑雾便突然出现在楚尘面前!

楚尘被吓的后退了两步,黑雾却也追了上来,而后从中发出一道古怪的声音:“见过血神宫宫主!”

“等等,血神宫宫主?”楚尘皱眉,“你是在叫我?你是人是鬼?”

黑雾回答:“属下是守护血神宫的幻神,非人非鬼,至于血神宫宫主,这里只有你我存在,我当然是叫你!”

“我,不明白。”楚尘摇头。

幻神耐心回答:“宫主不明白是应当的,从古至今,真正见过血神宫的算上您一共只有四人,只有宫主您族内天资绝世者方能在觉醒血脉时以血通神,见到血神宫!”

“我族内?”楚尘彻底蒙了。

“没错。”

“那你说我姓什么?”楚尘又问。

“这……”幻神愣住了,前面三任宫主从没有人这么问过。

楚尘也没有想到,只这一个问题就让黑雾半天没有再发声。

血神宫,不止一座。

那是自太古之后,每一个不同血脉的源头,理论上讲,就相当于是不同血脉的根,只有天生血脉强大到能够在觉醒时以血通神的地步才能见到本族血神宫。

楚尘能够见到血神宫就是因为他的血脉强大!

而这座血神宫,就是他所在的那一族的根,据幻神所说,前面三任见到血神宫的族人都和楚尘一样震惊,但解释过后,也都明白了血神宫为何物。

幻神称呼他们都是以主人尊称,名讳从未问过,所以在楚尘明白血神宫为何物后,想要从幻神的口中得悉自己的身世几乎变成了不现实的事情。

但并不是完全不可能。

“如果主人您遇到了与您使用相同战技的人,那人一定出自您的同族!血神宫战技虽从不外传,但前面三任都与族人分享过一些。”

“这样啊……”楚尘点点头,这可能是暂时唯一知道自己身世的方法了。

“这血神宫内都有些什么?”

“如主人您所看,所有一切应有尽有,丹药、阵法、太古神兵、太古战技……等等,主人您初入血神宫,暂时应该没有什么头绪,看主人您的样子年纪稍大了些,是刚刚才觉醒血脉么?”幻神问道。

楚尘对此也有些尴尬,因为在幻神的口中,前面三任血神宫宫主全都未超过十岁,最小的在喝奶的时候就进了血神宫。

而他这个只有昨夜不小心血洒黑珠才接连觉醒血脉的人,一对比,就显得天赋不是那么高,甚至不像是一个能成为血神宫宫主的人。

“咳咳,有话直说。”

“是这样的,凡入血神宫的宫主,属下都会先推荐给他一部用以接下来修炼的功法,时代更迭,但功法却是太古时期的为最强!因为太古时代成帝者不计其数!”

“成帝么?”楚尘神往,他也听说过太古时代的传说,那个时代,证道者尽皆成帝,帝者一怒,天崩地裂!

这让他不由得想到了昨夜梦中的情景。

“太古功法我倒是有一部,不知道比起这血神宫内的如何?”

本能的,楚尘觉得那本《燃血焚天功》应该不俗,在幻神询问过后,他便将《燃血焚天功》的七千字道文讲了一遍。

一团黑雾的幻神听后飘来飘去,然后又冲进了血神宫的写有功法二字的殿门之中,再次出来已经是小半个时辰后。

“主人,敢问您这部功法是从何得来?”幻神紧张的问道。

“有什么问题么?”楚尘也变得紧张了起来,旋即又庆幸自己没有修炼太深。

“此功法非本族功法,但!此功法若练成,战力之强大要远超于本族血神宫任何一部太古功法!主人大气运!”幻神声音都在打着颤。

“你的意思是,我捡到宝了?”

“何止!若血气强横,功法大成!以燃血之法加身,施展本族血神宫内任何太古战技,主人您都将超越血神宫前三任宫主!”

楚尘瞪大眼睛,这样一部功法竟会得到神秘血神宫的守护者幻神如此称赞,看来自己在靖王府养成的谨慎习惯太久了,差点耽误了。

“不过,主人,燃血焚天功并非完美,弊端还是有的,对血气消耗太甚,若无资源供给,恐怕主人您在铸神桥的时候就会血亏而亡。”幻神道。

这对楚尘来说算是些许安慰了,在他看来,不管怎么说,能入血神宫让他今后少走了许多弯路,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幻神至今尚不知道楚尘觉醒了两种不同的血脉,体内拥有着两大丹田!

两种血脉的人,怎可能血亏而亡?

反倒是那只流浪狗此时此刻很危险。

它能从一条普通的畜生变得口吐人言已经是不易,而《燃血焚天功》又同时出现在了它的记忆里,这对它而言却不是好事。

在与幻神交流的过程中,楚尘越发担心流浪狗。

“主人宅心仁厚,不过也不必太担心,这血神宫内是修炼宝地,时间比起外界要慢上十余倍。既如此,主人您先去照看它,主人若想快速进入血神宫,只需默念属下之名即可。”

“好。”

睁开眼睛,楚尘望着地上啃着桌腿磨牙的流浪狗,看情形这小家伙对修炼还没有多大想法。

“小家伙。”他淡淡开口。

流浪狗转头看着他摇着尾巴:“主人。”

“以后你跟着我总要有个名字,我就叫你小白可好?”

“好,汪!”小白欢快的吐着舌头。

虽然不是血脉高贵的妖兽,不过这样一只随处可见的流浪狗倒胜在心思单纯,至少完全不用怀疑它的忠诚。

“燃血焚天功你不要再碰了,也不准传出去,否则我就给你炖了听到没有?”

小白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楚尘微微一笑,正准备重入血神宫时,院外已经传来了一声叫嚷。

“楚尘!滚出来!”

楚天风!

楚尘拳头一紧,还没等他主动找上楚天风,楚天风倒是上门了。

有些意外,但也不意外,这几年楚天风血脉觉醒后就恨不得将自己踩在脚下肆意嘲弄,今日得知了自己也觉醒血脉的消息,肯定会坐不住,短短一夜从后天踏入先天,楚天风此时来更是证明他的心慌。

他害怕,自己会像刚刚接触武技时一样,远超他!

狐皮大衣披在身上,楚尘推开屋门,望着走进偏院的楚天风,丫鬟已经被楚天风呵斥赶走,此时此刻,偏院中只剩他与楚天风二人。

楚天风今日来就是想要试探一番,如果楚尘真如他所想那般,他肯定不会让楚尘夺走已经属于他的位置。

放眼整个靖王府,楚尘是唯一一个被楚天风放在眼里的同辈人。

一切只因,楚尘觉醒血脉前表现的天赋太耀眼!

“今日你在养晦厅说你觉醒了血脉?三哥过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一样了!”说笑间,楚天风整个人都凌厉如刀,灵力朝着他举起的右拳涌去,脚下一踏,溅起满园飞雪之时,人已经逼到楚尘的面前。

嗖!

楚尘心知来者不善,推门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默默运行《燃血焚天功》,虽然昨夜才开始辟沧海,但一夜注入他金血丹田的灵力也不少,依靠着这些灵力,楚尘的速度照楚天风只慢了一丝。

一拳挥了个空,气爆声却是振聋发聩。

“哼!还在用当年学的凡俗武技呢?”楚天风虽然嘴角带笑,但眼眸中杀意汹涌,这一拳他很清楚自己动用了多少实力,楚尘能够躲开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

既然如此,更不能留你了!

一个灵动的转身,楚天风已经动用觉醒血脉后所学的战技!

楚尘双目一凝,这家伙真的是疯了!

他不敢大意,眼看着楚天风攻过来,避无可避之时只能将灵力集中于胸前,同时转移五脏位置,以防内伤过重。

“汪!”一声刺耳狗叫,下一刻,即将重创楚尘的楚天风眼前便晃过了一道白影,手腕瞬间吃痛。

小白咧着大嘴死死的咬了上来,楚天风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么一条狗竟然能凭借着牙齿咬破他灵气聚海境界的武者肌肤!

鲜血滴落在洁白的雪地上,楚尘见状没有迟疑,瞬间欺身而上,全力一拳猛击楚天风的小腹。

“噗!”猝不及防的楚天风喷出一大口血,虽楚尘躲避及时,但狐皮大衣上还是沾染了一些。

“天风世子和尘世子是在比试么?”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憨厚的庄伯笑眯眯的站在院外。

吃了亏的楚天风还没来得及还手便心中一惊,庄伯虽然只是靖王府的管家,但却同样也是父亲楚平涯的心腹,这个时间来到这里多半是楚平涯授意。

“是啊。”楚天风笑了笑,擦拭着嘴角的血,这么多年头一次在楚尘手上吃亏让他心里不爽。

“今日听闻老九弟已经觉醒血脉,我特来看看究竟怎样,不错不错,改日一定要好好较量较量,痛快的打一场!”

“那是自然,就算三哥不找我,过几日我也打算找三哥讨教讨教。”楚尘揉着跳到他怀里的小白,眯眼微笑。

“天风世子慢走。”庄伯让开路,微微欠身。

等到楚天风远去之后,庄伯才怀抱着锦盒走了进来。

“想不到尘世子竟然能在灵气聚海中期的天风世子面前走过一合,倒是让老奴刮目相看了。”

“信不信过不了多久,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楚尘反问。

庄伯一愣,然后连连摇头:“老奴可不敢多言,尘世子,这是靖王亲自挑选让老奴送过来的丹药与一些功法、战技,尘世子慢慢翻看,老奴告退。”

“慢走,不送。”楚尘淡淡一笑,今日一战虽没有结果,但已经让他了解了《燃血焚天功》的强大,一夕之间能与苦修数年的楚天风交战,看来觉醒了两种血脉的自己真的变得很强,刚刚那一拳看起来不起眼,但能让灵气聚海中期的楚天风喷血,一拳之威,已有万钧!

至于父亲,能让庄伯送来这些东西,显然心里已经应允了后天冬猎之事。

“垃圾,垃圾,一堆垃圾!”

血神宫内,楚尘将父亲送来的功法都说给幻神听了一遍,结果遭来幻神的连连吐槽。

“苓寒草那破玩意能炼丹?不管和什么搭配都是垃圾中的垃圾,充其量也就是喂狗!至于那些主人口中的功法,主人切莫修习,误人子弟的东西,怎可配得上主人您的天赋,血神宫应有尽有,想要丹药,属下这便送给主人。”

眼看着黑雾重进丹字殿中,而后卷出来一堆瓶瓶罐罐。

“这些我能带出去?”

“自然,血神宫内一切都是主人的,若非主人不够强大,主人若是想得太古神兵也并非不可!只不过任何一族的血神宫都只能作为辅佐,唯有主人达到一定境界,血神宫才会逐层开启,辟沧海境界的丹药不多,就这些,其余都被前三任耗去,不过之后境界的主人大可不必担心,前三任主人虽耗去的多,但也补回不少。”

“主人如今只需专心修炼燃血焚天功即可,至于战技,还请劳烦主人随属下前去挑选心仪战技,两日的时间虽然短,但以主人的天赋,足以!”

楚尘笑笑:“你这么夸我我会自负的。”

“能见到属下,主人您就有自傲的资本!”

“对了,能不能帮我挑选一部给兽类修炼的功法?”

“主人该不会打算培养那条狗吧?”

“怎么了?”

“呃……主人您想要宠物完全可以豢养那些顶级妖兽,一条狗而已,不值得去栽培,天资有限。”

“没关系,反正它也不算是外人。”楚尘还要感谢小白今天的帮助呢,若不是它,吃亏的可能是自己。

“也对,连人都算不上。”幻神咂舌。

“咕噜咕噜。”看着一地的丹药,小白大口吞着,不知为什么,这些丹药对它而言吸引力比起屎还大,淡淡的药香味十分诱人,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楚尘父亲赏给他的丹药已经被小白吃了个精光。

等楚尘意识从血神宫出来之后,看到满地的瓶瓶罐罐,果断的拎起小白揍了一顿,虽然对幻神而言这些都是垃圾,可好歹也是父亲对他的心意,想不到真应验幻神那句话,不如喂狗算了。

不过也是因此,楚尘长了一个心眼,至少接下来,他不会再给小白接触丹药的机会了,除非他心情好。

                       

原创文章,作者:楚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