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窝小白

角色:墨柒雪墨瀚

简介:墨柒雪一睁开眼,就被眼前青紫的尸体吓个半死
明面上是上吊自杀,但自幼习医的墨柒雪一眼便看出,尸体分明是中毒而亡,被伪装成自杀!尸体是墨柒雪的姐姐,即将与将军府联姻的墨柒雨
大婚在即,新娘死了怎么办?没关系,墨柒雨不是还有个妹妹吗?让墨柒雪顶上就行!好吧,被逼婚也就罢了,被冤枉是谋害墨柒雨的凶手也就罢了——但谁能告诉墨柒雪,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让她死!穿越短短数日,数不尽的谋杀,用不尽的手段
墨柒雪表示,这婚她一点都不想结!得了,什么都不说了,逃婚!

书评专区

室友穿裙子的秘密:作者放话了,下一本书写子承父液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C+】前半本可以评B,后面攻开挂之后就开始无趣了。感情线非常墨迹且腻歪,跟《这个锅我背了!》毛病类似(但背锅的设定我更喜欢一点,好想找同类型的任务需要被误会、结果屡战屡败被发现是好人的这种快穿啊!!)。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主受文学要让攻超越维度地开金手指来帮受?受的魅力值瞬间跌停……和言情文大佬boss男主+实习生小菜鸟女主or大佬女主婚后小鸟依人相夫教子的雷点一模一样

从支教到巨星:智障文,又是一个屁股歪了的作者。到西藏支教,可以,正能量,可是十年你有什么改变?你真想帮那边的孩子,你一个穿越者,做一个文抄公,几年就可以有大把的钱可以支援那边。女朋友在西藏去世了,主角伤心可以理解,可是主角在西藏十年,远离娱乐圈,一出来就立马轰动,你不觉得太扯了?作者最开始安排主角在西藏支教十年这个镀金的方法就错了,大学毕业再怎么也是20多了,在支教10年,30多了,还有内容你既然文青不起来就不要造嘛…这是毒!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

《医品庶女:将军的宠妻日常》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刺客

  作为父亲,他不去问女儿的安危,而是直接指责,说她不守规矩。

  一颗心,就这么凉得彻底。

  “不说话是吗?”墨瀚怒意更盛,“好,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什么是规矩!”

  说完,墨瀚就大步走过来,直接扬手对着她的脸就要打下去!

  这距离很近,墨柒雪心知自己躲不掉,索性闭上了眼睛。

  然而意想之中的疼痛却没有传来,墨柒雪睁开眼,就看到祁千垣抓住了墨瀚的手腕,似笑非笑地开口:“墨家主,何必如此动怒。”

  墨瀚看见了祁千垣,一眼就认出了他。祁千垣察觉到墨瀚的眼神,于是就看着墨瀚,然后眨眼三下,示意不要让他说出来。

  墨瀚看到了,然后大概是明白了祁千垣的意思,既然祁千垣要伪装,肯定是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身份,应该是说出去对他办一些事情不太方便,又或者是怕被别人刺杀跟踪什么的,所以他当然没有说。

  墨瀚因为认出了祁千垣,所以并没有继续软禁墨柒雪,把墨柒雪放了出来,然后对墨柒雪的态度也很好了,又是端茶又是倒水,一改之前的冷淡。

  虽然墨柒雪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她放出来,不过她知道的是,她有出去的机会了。现在她就要好好的准备一下谋划已久的逃婚事件了,她才不要嫁给什么祁千垣,毕竟她还要去自己闯荡天涯。

  墨柒雪对这些下人们和仆人打听到不少的消息,听说江南是个不错的地方,她或许可以逃往江南。因为听这些下人们说,江南的景色很是不错,而且常年无战乱。

  这样的一个地方,倒也是很得人心。

  不过在逃跑之前,她对帝都的路线还不是很熟悉,她还需要去熟悉路线,不然万一逃跑的时候走错了路咋办。

  所以呢,她还是要出去上大街上走走的,说不定还可以寻点乐子。一想到这里,就决定要出去了。

  “墨瀚,我出去熟悉熟悉帝都,可好?”墨柒雪笑嘻嘻的用可怜的语气说道。

  墨瀚也没有拒绝,答应了。只是派人跟着墨柒雪,墨柒雪表示不想让这些人跟着她啊,墨瀚也不是看不出来,只是美曰其名:“这是为了小姐你的安全。”

  墨柒雪何尝不知道,其实墨瀚就是害怕她逃跑呢。当然,现在她是不会逃跑的,她现在要乖乖的,要等到适当的时机再逃。

  走到街上,不管是干什么,这些侍卫都要跟着墨柒雪,把墨柒雪当成三岁小孩子,生怕弄丢在大街上一样的。

  这些侍卫跟着她,引来大街上不少人异样的眼光,都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墨柒雪,墨柒雪觉得很是苦恼,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些侍卫甩掉才好。

  墨柒雪看到前面有个人在买糖葫芦,然后就抓住买糖葫芦的说:“哇,你干嘛拿我的钱,青天白日的,还强抢民女啦!”

  很多人被墨柒雪这么一吼给吸引了过来,都回头看着,对买糖葫芦的指指点点,然后那两个侍卫听到墨柒雪这么说,就走过去问那个买糖葫芦的。有好多人围过来看,墨柒雪就趁着侍卫没有注意到她的时候溜走了。

  她一路上使劲的跑,终于跑了好远好远。然后叹了口气,小声说了一句:“哼,叫你跟着本姑娘,还不是跟不上。”然后拍拍手继续往前走着。

  可是一走就看见了祁千垣,刚想上去给祁千垣打招呼的,可是她发现祁千垣的身后好像有人跟着他,而且那些人身上还有刀。如果他给祁千垣打招呼,不就是会害祁千垣吗?

  一道寒光闪过,一柄匕首直直的刺向祁千垣的脖颈,墨柒雪来不及多想,一把揪住了祁千垣的袖子将他扯到了一旁顺势抬臂挡了一下,使得他惊险的躲过了一劫。

  那刺客望着墨柒雪突然一愣,而祁千垣望着刺客也是一愣,片刻后祁千垣才缓过神来,“有刺客,抓。”

  “是。”

  跟在祁千垣身后的两个小随从得了命令,一前一后的扑上去抓捕刺客,那刺客身形矫健一个闪身便和他们拉开了距离,两个小随从的武功明显同刺客相差甚远。

  无奈祁千垣只好亲自上阵抓刺客,墨柒雪也加入帮忙,一片混乱之中墨柒雪占了上风,同刺客贴身过招。

  也不知道是不是墨柒雪的错觉,她总觉得这刺客同她过招时留有余力,并未实成的打在身上,倒是墨柒雪招招狠辣。

  刺客闪躲之时墨柒雪看准时机去扯他脸上的面纱,黑色的面纱被她拽下了一半露出了高挺的鼻梁,这人的五官轮廓和墨柒雪记忆中的一个人相吻合——樊贡。

  “是……你?”

  四目相对,墨柒雪难以置信的看着樊贡的半张脸,这时祁千垣朝着这边过来了,樊贡连忙拉了拉面纱遮挡住自己的脸孔。

  惊讶之余,墨柒雪送来了扼住樊贡的手,身子一歪栽进了他的怀里假装出自己失手被挟持的样子。

  祁千垣看到这样的情形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站在不远处准备寻找时机救下墨柒雪。

  樊贡携着墨柒雪退到了安全地带,然后飞身离开了。

  “你没事吧?”祁千垣连忙上前问道。

  “我没事,嘶~”方才墨柒雪的确没有感觉到疼痛,这会儿她才发现自己的胳膊被剐去了一块儿肉,应该是她救祁千垣时被匕首割伤留下的。

  祁千垣看着墨柒雪胳膊上血淋淋的一片,就连那衣裳都被鲜血给浸透了,不由得眉头一皱,“还说没事。”

  “一点小伤,养养就好了,没必要矫情。”墨柒雪面不改色的答道。

  即便如此,最后墨柒雪还是被祁千垣拉着包扎好了伤口,然后送上马车护送她回墨家。

  上了马车后两人相对无言,墨柒雪听着车轱辘咯噔咯噔的声音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倦意,正要撑着脑袋小睡一会儿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祁千垣挑起帘子去查看情况,突然一柄长剑刺了进来直逼他的心口,好在祁千垣闪躲及时逃过了一劫。

  马车已经被一群黑衣刺客包围了,这些人是温倩楠请来杀墨柒雪的,他们埋伏在此已久了。

  祁千垣解决掉了围在门口的几个刺客,然后转身朝着墨柒雪伸出了手,“跟我走。”

  墨柒雪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两人跳下马车。

  刺客们仗着人多势众一窝蜂的围了上来,纵使祁千垣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敌不过这么多人,他虽然一直把墨柒雪护在身后,但是两人还是都受了不同严重的伤。

  墨柒雪咬紧了牙关,她觉得今天自己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和祁千垣,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

  就在这时墨柒雪突然看到了曙光,一群侍卫像是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和杀手们扭打在了一起,看他们的穿着墨柒雪认定这是墨家的侍卫。

  不稍片刻杀手们便被打退了,领头的侍卫连忙跑过来查看墨柒雪的情况。

  “将军。”他先是对着祁千垣恭敬的行了礼,然后转向墨柒雪,“小姐,可下找到您了,您真是让属下好找啊,您有没有什么事?”

  墨柒雪摇了摇头,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再从这些侍卫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见墨柒雪没什么大碍,领头的侍卫这才松了口气,墨柒雪可是要代替大小姐出嫁的人,她要是有什么闪失墨瀚肯定得活剥了他。

  “小姐……既然您没事那就请跟属下回去吧,别让属下为难。”领头侍卫朝着墨柒雪做了个请的手势,表面上恭恭敬敬,但墨柒雪总感觉这像是在命令她,而她也没有办法拒绝。

  “既然有人来接你了,那我就回去了。”祁千垣说道。

  墨柒雪瞥见祁千垣的胳膊流了血,是方才受的伤,“回去好好包扎一下伤口,谢谢你保护我。”

  “是你先救了我。”

  “那,我们就算扯平了吧。”墨柒雪笑了笑。

  祁千垣并没有再说什么,朝着墨柒雪微微颔了颔首便离开了。

  就这样,墨柒雪被“抓”回了墨府,一整天她都闷闷不乐的。

  入夜,墨柒雪正准备休息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谁?”墨柒雪有些警惕的发问,手下意识探到枕头下摸起了藏在那儿的匕首,今天这一整天她都不得消停,害怕又是什么刺客啊杀手啊之类的。

  外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是我。”

  他一开口墨柒雪便猜出了来者是樊贡,松了一口气起身套上了一件外衣,说道,“进来吧,门没锁。”

  樊贡走进来带上了门,站在床头有些拘束,“谢谢你。”

  “什么?”

  “谢谢你今天放了我,要不是你我可能就被擒住了。”

  说罢,樊贡弯下腰身朝着墨柒雪鞠了一躬。

  墨柒雪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问樊贡和祁千垣的事情,他为什么要刺杀祁千垣?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吗?她不清楚。

  “不用谢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最后墨柒雪还是没按耐住,“你为什么要刺杀祁千垣?”

  樊贡低下了头,没有作答。

  

                       

原创文章,作者:窝小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