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攻略手记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丞相攻略手记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兔子夏

角色:陈礼陈少尉

简介:百里婧宸作为西晋女帝,人生有三大好,好钱、好权、好顾年;顾年作为西晋丞相,人生有三恶,恶钱、恶权、恶女帝;做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顾年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大写的悲剧,既要头疼公主们造反,又要排兵布阵对付虎视眈眈的外敌;如果做为女帝的百里婧宸能聪明一些,性子好一些,他也就不在意了!只可惜,女帝是朵白莲花,娇柔害羞易昏倒;不仅如此,女帝不仅没有成为他坚强而有力的后盾,还一直垂涎他的美色,对此,顾年只想说说:老子卖身不卖艺……

书评专区

天可汗:【⁄(⁄ ⁄•⁄ω⁄•⁄ ⁄)⁄完本】历史类,有些阴沉的书。我不是推这本书,我是推这本书最后的最后的隐藏章节。所有写小黄文的人都应该看看人家是怎么写的!其实作者大概是什么心理我也清楚,就好比,一个三青子,反正老子的书都写完了!你拿我怎么着?吼吼吼。但就这本书而言,剧情过于阴沉,作者西风紧的避风也是如此,可能是由于读史书过多,所以只看江山未见真情。但文笔是很不错的,如果有一定文学和历史功底,又不怕压抑,这本书挺不错的。

简单武侠:虎子很开心,他觉得爹说的不对,外面还是好人多,自己才出门不就遇上了两个?想着,便高兴的端起了酒杯:“谢谢两位大哥了,来,干!”虎子娘从房门里走出来,有些担心的望着天:“马上要下雨了啊,这孩子,忘了带伞了,不会被淋着吧?”唯一一本看完觉得有灵性的武侠小说。

这个北宋有点怪: 开头还可以,不过看作者在字里行间的暗示,好像是瞧不起武林人士,要帮助朝廷统一武林人士的样子。很不喜欢这种操作。 主角唯我独尊,刚翻武林和朝廷,建立一个大大的封建王朝,很好,主角实现了自己的欲望;主角带领人民大翻身,车掉了腐朽的朝廷,压迫的地主,暴虐的武林,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理想国,很好,主角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主角既看不起腐朽的朝廷,也不喜欢肆无忌惮的武林,自己一个人独善其身,看红尘滚滚,人间变换,很好,主角保持了自己的骄傲。但是主角如果是不满武林人士的作风,而选择去帮助朝廷,这算怎么回事? 武林人士是要命,但是封建时代的皇帝,官员,地主就是什么好东西吗?不会的,他们的恶是更加隐晦,更加杀人不见血。一个武林人士一天杀一个人,一年不到400人,而那些封建时代的统治阶级却可以在一天之内让上千人,上万人生不如死。封建社会的落后性是显而易见的,不会因为一个官员,一个皇帝而有所改变,被统治阶级的农民过得不好也是不可能改变的,这就是政治课上我们学过的阶级局限性。 主角拥有超自然的外挂,如果真的想要做点什么,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如果主角只是帮助朝廷镇压武林人士,大败敌军,开疆拓土,而不在腐朽的封建制度上动刀子,那就是主角既想要将这个世界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又嫌真的要完全实现太过麻烦,于是将自己表面看到那些不顺心的地方打磨干净,至于更深处的腐朽肮脏,我又不打算去看,为什么要费这个力气呢? 之所以在作者还没有写到这些的时候写这么一大篇的话,是因为我感觉作者在用词上就将自己的偏向给表达了出来,再加上作者之前几本书表现出来的三观,我感觉八九不离十,在这里当一回预言家。

丞相攻略手记

《丞相攻略手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开源节流

  百里婧宸前脚离开了丞相府,顾年后脚就带着补药和礼品,亲自登门去了礼部尚书府。也不知道顾年和礼部尚书单独说了些什么,总之在顾年离开的时候,礼部尚书和陈少尉父子两个是亲自将人送出府的。不仅如此,礼部尚书笑得满脸开怀,精神奕奕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今早被气晕的虚弱模样。而陈少尉对顾年毕恭毕敬的模样,一点也没看出他被顾年扔出丞相府的怨气出来。

  旁人虽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看着顾年和礼部尚书、陈少尉的关系依旧,并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么剑拔弩张,也只能在心里暗叹一声,他们这位年纪轻轻的丞相大人,果然有好手段,既能哄得了女帝,也能降服住这底下的大臣。

  当然了,旁人的心思,顾年不想猜,更不想知道。翌日早朝,礼部尚书再次说起先帝祭祀的事情,只不过这一次,礼部尚书所需要的银子数量也从十万两降低到了一万两。顾年也没有再反驳,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表示愿意从国库中拨出一万两。于是,这闹了许久的祭祀,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下了早朝,顾年没有出宫回府,而是去了议事厅。议事厅也早有官员等在哪儿,见着顾年来了,纷纷行礼。

  “都起来吧。”顾年在主位上落座,挥了挥手。

  “谢丞相。”等着所有官员起身之后,顾年的目光直接看向了户部尚书:“赵大人,本相昨儿让你准备的账本,你可准备好了?”

  “下官已经按照顾相吩咐,将账本连夜理好了。”听到顾年的询问,户部尚书立刻便将账本呈上。

  顾年接过账本,翻了几页,一张俊脸上没了一丝笑模样。见状,几位参与议事的官员大气都不敢喘,就怕在这个时候触了顾年的霉头。合上账本,顾年将账本放在一旁的桌上,询问:“国库已经空虚至此了吗?征收的赋税呢?”

  “回禀顾相,西晋大旱三月,粮食颗粒无收,百姓断了生计自然无法上缴税款。而且,百姓流离失所,没了口粮,国库一直以来都是拨出银子,压根就没有银子进账。”赵大人顿了顿,想起什么,面露难色的继续开口:“不仅如此,长公主那边一直在屡屡讨要银钱。可是国库如今,是断断拿不出银子了。”

  “长公主?”顾年闻言挑眉:“长公主为何又要讨要银钱?”

  “这个……”说起这个,赵大人就更加为难了。长公主百里靖瑶,是先帝的皇长女,自幼就受尽宠爱,并且由先帝亲自教导。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这长公主就是下一任的女帝。可没想到,先帝驾崩,被所有人看好的长公主却没能登上帝位,反而是最不被看好,最不受宠的百里婧宸登上了帝位。因此,也不知是补偿还是安抚,在公主们离开皇宫前往封地的时候,百里婧宸将最好的封地给了长公主。

  因此在听到长公主向朝廷要钱,顾年有此疑问也是对的,长公主百里靖瑶的封地,只怕是整个西晋最富庶的地方。其财力,只怕是比现在的国库还要丰厚许多,朝廷没向百里靖瑶要银子都不错了,怎么还让她反过来向朝廷要银子了?

  瞧着赵大人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顾年也大概猜到,这一回长公主伸手要钱的理由肯定又是稀奇古怪的了。

  “长公主要钱的理由,左右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说也罢。”顾年挥了挥手。

  听到顾年的话,赵大人松了口气,赶紧附和:“是。”

  “不过,如今国库空虚,长公主想要银子,我们也给不出。”顾年顿了顿,继续开口:“给不出就不给了,把折子压下便是。还有,只要是长公主那边送来的信件、口信,一律不准递到陛下面前。日后若是陛下或者是长公主问责起来,皆由本相一人担着。”

  “是。”所有议事厅里的官员都纷纷应和,尤其是赵大人,一下子感觉神清气爽起来。这有顾年在前头挡着,不管是陛下还是长公主发难,都发不到他头上了啊。

  将事情都安排妥当了,顾年离开议事厅的时候都已经临近中午。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可是,西晋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好天气。他倒是宁可老天不开眼,下几场大雨,这样也可缓解大旱所带来的麻烦。

  低下头,顾年抬手捏了捏眉心,很是疲倦。这一早上呆在议事厅里,所有的事情说来说去,就缺银子。他恨不得将银子掰成两半花,可架不住一大堆的人在铺张浪费。一个祭祀就要一万两银子,顾年自己都很想去死上一回了。

  越想越是火大,顾年打消了出宫回府的念头,直接脚步一转去了御书房,打算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好好算算账。

  御书房内,江公公站在一旁,瞧着坐没坐像的百里婧宸,提醒到:“陛下,天气虽然炎热,但是您也不可过分贪凉。御医说了,过分贪凉,会造成肠胃不适的。”

  百里婧宸懒洋洋的趴在软枕上,一口一个冰镇葡萄吃的是不亦乐乎,压根就没有把江公公的话给听进去,还反驳道:“江公公,你这话就不对了。这人生在世,当然是怎么痛快怎么来了啊。再说了,这大热天的,不吃这冰镇葡萄,都对不起这大好时光啊。要知道,大热天就是要吃冰镇葡萄,这才不算是虚度光阴啊。”

  大好时光?江公公被百里婧宸反驳的连话都不想说了,敢情吃个冰镇葡萄就不算是虚度光阴了是吧?

  有小太监匆匆进了御书房的内殿,朝着百里婧宸行礼:“陛下,顾丞相求见。”

  “哦,让他进来吧。”百里婧宸塞进嘴里一个冰镇葡萄,懒洋洋的回答。

  “是。”

  “诶诶诶,等等,等等。”百里婧宸突然反应了过来,感觉坐起了身叫住了小太监。吞下嘴里的冰镇葡萄,赶紧吩咐到:“快快快,把这些东西都给端下去藏起来。还有你你你,别给孤扇扇子了。快去,把东西给藏起来。”

  在内殿服侍的小太监和宫女对百里婧宸的突然着急都有些错愕,还是江公公发了话,一个个的才醒悟过来,将冰鉴给抬了下去,又将桌上的茶点和冰镇葡萄都给收拾了起来。

  等确定看不出破绽之后,百里婧宸又理了理衣服,咳嗽几声,端着端庄姿态让小太监把人给召进来。

  “微臣顾年,参见陛下,陛下万安。”顾年进了内殿,朝着百里婧宸行礼。

  “是临渊来了啊?快起来吧。”百里婧宸端着微笑,挥手:“来人,赐座。”

  “多谢陛下。”顾年也不客气,在小太监搬来凳子之后就坐在了凳子上,抬眼望向百里婧宸。

  百里婧宸被顾年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虚,小心翼翼的抬手摸了摸嘴角,确定嘴角没有沾着什么不应该沾的东西之后,试探的询问:“临渊,你来找孤,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陛下,微臣翻阅过账本,国库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入不敷出。这种情况之下,朝廷本应该加重赋税。然而西晋现在的情况,陛下也应该清楚,西晋大旱许久,粮食颗粒无收,百姓流离失所,加重赋税无疑是要了百姓的命。各地都在向朝廷要银子救灾,可现在国库的情况,是给的了这个给不了那个。”说起国库和大旱,顾年好看的眉头就微微蹙起,神情里写满了担忧。

  “那,临渊的意思是?”

  听到百里婧宸的话,顾年目光灼灼的盯住了百里婧宸,神情不善。百里婧宸心里一个咯噔,暗叫不好,她这是又哪儿惹着顾年了?

  “陛下既然如此问了,那微臣就回答陛下的问题了。”听着顾年拖长尾音,百里婧宸就觉得肯定有事要发生。果不其然,顾年起身,对着百里婧宸抬手作揖行礼:“启禀陛下,如今国库空虚,为度难关,朝廷上下只怕是要开源节流才行。”

  “开源节流?”

  “没错。这法子虽不能彻底解决国库空虚的问题,但是能够缓解问题,使国库有所喘息。”顾年的目的很明确,言辞恳切:“陛下身为西晋女帝,更应该以身作则。如今后宫空虚,陛下也未设立帝夫,可只陛下一人,其一年的开销却是不减反增。故此,还望陛下能够体恤百姓,以身作则,施行这开源节流之法。如此,百官效仿,定能有所成效。”

  百里婧宸张了张嘴,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答才对。她就说了嘛,顾年主动来找她肯定没好事。她总算看出来了,这国库拨给礼部尚书的一万两银子,顾年这是准备到她头上给讨要回去啊。可就算真的是这样,顾年给出来的理由却又那么的冠冕堂皇,她这要是不同意,反而显得她昏庸了。可要是同意了,这不是代表着,她再也不能吃冰镇葡萄了吗?

  这真的是个很大的问题啊……

  

                       

原创文章,作者:兔子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52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