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完老婆后,叶少他自尽了》小说最新章节,叶琛 李管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虐完老婆后,叶少他自尽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觅鹤

角色:叶琛 李管家

简介:顾曼芙爱了叶琛七年,本以为嫁给他会幸福,却没料到结婚前晚是她的噩梦。一场大火遭诬陷,被迫签约植皮给他的初恋换脸…他不仅害得她失去所有,更字字诛她的心顾曼芙:”我受够你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叶琛”放过你?除非你死“如他所愿,又一场大火,重蹈覆辙,得知她葬身火海,他双眼猩红、悲痛欲绝的跪在她坟前忏悔。。。前期虐女主,后期虐男主,追其火葬场

书评专区

虐完老婆后,叶少他自尽了

《虐完老婆后,叶少他自尽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一间高档奢华布满大红喜字的婚房里,一女子满身脏兮,乌黑光泽的长发被一男子单手撕扯以致她整个身体狠狠抵在墙壁上,狼狈至极。

男子鬼斧神工般俊美的脸如帝王般死死俯视着她,性感的薄唇紧抿,随后,声音如冰一般寒冷彻骨:“贱人,胆子挺大,谁允许你放火烧伤悠悠的,我都答应娶你了,你为什么这么恶毒还要伤害她?”

女子被他如虎般力气抵在墙上呛得脸色发白,头皮发麻,滚烫的泪珠直直往下掉,良久,她一得到喘息的机会后,两腿发软,瘫倒在地。

她头摇得如拨浪鼓,受伤的嘴角暗红,冒出细微的鲜血,艰难开口解释道:“我没有,真的不是我,不是我,是她自己烧伤的。”

叶琛听到她的解释后,好看的眉毛紧蹙,脸色狰狞,显得更加生气,他单手捏着她削尖的下巴,加重了几分力道,冷嘲道:“还敢狡辩。死不承认,悠悠亲口说是你推的。”话音一落,又狠狠甩了她一耳光,把她直接打落在地,看都不看一眼,转身气愤地离去,还不忘把房门摔得震天直响。

倒在地上的顾曼芙被那一耳光震得耳朵嗡嗡直响,左脸颊快速地红肿起来,嘴角溢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白色衣领,可她未曾在意。

双手无助地捂着脸,倘大的泪珠从指间缝隙缓慢流出,弄得这一片角落的金黄地板瓷砖都湿透了,她无力喃喃道:“真的不是我,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

待她哭够后,她搀扶着墙壁缓缓站起,另一只纤细脏兮兮的手提起自己的裙摆,一步一步的挪到床边,寂静的婚房里一片喜红色,她抬头环视四周,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都贴了一个喜字,天花板挂满了氢气彩色气球,床头柜也贴满祝福的话语字帖,有两个代表新郎新娘的充气气球,正翘着嘴灿烂的笑着,偌大的婚床铺了一层红色床单,喜被上放着一堆红枣花生桂圆,显得一片喜庆,却寂静的一片凄凉。。。。

她拿起床头柜的露背镂空婚纱,伸手轻轻地摸了摸,脸上不禁苦笑。

今天明明是她和他结婚的日子,她甚至连婚纱都还没来得及穿上,就被他一大早火气冲天的拖拽到婚房里质问,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毫不留情的掐着自己脖子,冷冰冰道:

“和我叶琛结婚你也配?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鬼样?”

悠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这贱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蛊惑叶老头逼我结婚?别以为我会轻易向你们妥协。”

“你放心,既然那么迫不及待地想嫁进叶家,我会让你呆在叶家生不如死,过着猪狗不如地日子。”

“收起你那一副惺惺作态地嘴脸,我看着都恶心。”

这些话说完还没两个小时,顾曼芙却觉得犹如一根根针刺进她耳朵里,残音魂绕。

她爱了叶琛七年,从十五岁情窦开窍开始,满心满眼都是他,追着他满地跑,满城皆知,却抵不过认识不到三年的白悠悠。顾曼芙心中颇感失落,陪在他身边这么久,连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都不知道?自己跟他解释了那么多遍,却抵不过白悠悠的一句话,可笑,在他眼中自己就是这么阴险歹毒的小人?

顾曼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站起已经不麻痹的身子,走进婚房自配有的一间宽大卫生间,她盯着镜子中满身狼藉的自己,头发凌乱不堪,眼睛都哭肿了,还有被他抓伤的嘴角,已经停止了流血,心中艰涩压抑。一会儿过后,她扭开水龙头,双手捧过哗哗直流的温水,开始洗脸,整理好凌乱的衣服。

半刻钟过后,她从卫生间走出来便伸手去打开房门,谁知房门从外面锁上了。她赶紧伸手去拍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这婚我不想结了,我不想和你结婚了,叶琛,快放我出去。”

打理叶家一切事务的李管家站在门外守着,回道:“少夫人,您暂时先委屈下,没有叶少的吩咐,谁都不敢开门,我先去通报一声”

隔一扇门,顾曼芙听到门外脚步离去的声音,她跌坐在门内等待有人给她开门。

书房,叶琛穿着往常的西装一脸严肃的坐在案桌前敲着电脑,忽略院中一片欢声笑语,今天是他的结婚日子,别墅院中一片喜庆,很多高层老总、名门世家、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聚集在这。

客人们站在一排排铺满白色桌布旁,手里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香槟有说有笑…叶老爷子坐在主位上跟几个大商叙旧,笑容满面。。。

李管家在书房外敲了敲门。

“进”叶琛面无表情道。

李管家瞧着叶琛在忙碌,不好意思打扰,却又想提醒他,今天是他的婚礼,他是主角。于是,犹豫了一会儿,道:“大少爷,少夫人有话要跟你说。”

叶琛冷哼一声:“叶琛冷笑:“婚都还没结呢,这么快就称呼少夫人,敢情她是多么迫不及待了,贱人就是贱。”

可见,为了成为叶家女主人,这女人不知道背后用了什么肮脏手段让叶家的下人这么快就对她阿谀奉承。

李管家被他的话噎住了,冷汗直冒,片刻,他开口道:“少….顾小姐说…她…她不想结婚了,叫您放她出去。”

叶琛修长的手指在键盘停顿,半响,嘲讽:“她说结就结,不结就不结?凭什么要按她说的算,她以为她是谁。”

李管家不敢吭声,僵硬在那站着,等待着叶少的答复。

良久,叶琛继续道:“就让她关着,今天谁都不准放她出去,谁敢放她出去,我就让他滚出叶家。”

李管家得到了答案,恭敬地回了一声好的,随后,他转身退下。

当他按着门把手,准备出去时,叶琛突然出声,道:“她不是一直很期待婚礼吗,那就不管用什么方法,偏就不能让她出现在婚礼上。”

李管家听了他的吩咐,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这…老爷那边…”

叶琛烦闷道:“叫你去你就去,老头子那边我会处理。

                       

原创文章,作者:觅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14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