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黑黑 四儿小说《看电影遇上雪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看电影遇上雪花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白养

角色:易黑黑 四儿

简介:肆意这人从小就呆幼儿园里别的小女生都扎漂亮的小辫子,就她特立独行,剃了小光头,一脸正经的说自己是小和尚大学时女生们都开始化妆打扮,只有肆意依旧不为所动,每天顶着鸡窝似的头发到处晃悠化妆?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化妆的室友帮忙拿了肆意的心理评估报告,上面明晃晃的写着,情感意识淡薄,共情能力差于是大家开始花式宠肆意直到有一天室友看见肆意抱着隔壁系的学霸一脸痴相室友:这叫情感意识淡薄?

看电影遇上雪花

《看电影遇上雪花》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明城的冬天不算冷,即便已经临近冬至了校外的美食广场上依旧人声鼎沸,人来人往。

肆意磨磨唧唧的从床上下来,打算去电影院买张票看场电影。

随意的用手薅了薅鸡窝似的脑袋,穿上一件红的令人惊叹的带扣老棉衣之后,肆意又套上了不知哪儿淘来的带着蓝色小翅膀的雪地靴,对着镜子比了个耶之后开心的出了门。

肆意其实并不喜欢看电影,只不过这个学期恰好选修了一门电影鉴赏课,所以在临近结课期随便挑了个周六去电影院看电影。

秉承着一贯认真对待每一门课的态度,肆意打算回去写一份报告,剖析自己的观影结果,然后交一份让自己满意的作业上去。

其实选这门选修课的人在s大是比较少见的,只不过肆意在大一的时候比较懒,学分没凑够,导致她到现在都还在苦逼的为选修课的学分而奔波,几乎是见着课就选了。

怀着诚恳学习心态的肆意,抱着笔记本来到电影院,在网上随便看了几眼之后选择了一个评分最低的电影,人少嘛,安静,也方便自己完成作业。

这部电影的就坐率很低,不然也不会排在早上九点,肆意打开硬壳笔记本,打算在观影过程中把亮点记录下来回去慢慢分析。

电影的情节很拖沓,各种慢镜头心里描述不断穿插,当下流行的网络bgm满屏都是。

即便如此,她还是看的眼睛不眨,只差没把认真二字刻在脸上了,她向来是这样,做任何事都很认真,学习是这样,看电影是这样,做人也是,只不过认真的方式和角度一直得不到正常人的理解。

大屏幕上,一个尬得让人想抠脚趾的转场之后,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雨滴落到男主柔顺的发丝上,女主终于忍不住落泪上前,随后男女主便自然而然的吻到了一起。

肆意心里哼着电影中的bgm,推了推鼻梁上的3D眼镜,借着屏幕微弱的光,抬笔写下。

电影:《城乡之念》,情节一,认识;情节二,接吻;情节三,放配乐(流行音乐,加分项)。

个人感悟:通过男女主之间的相遇引出他们的爱情,既而接吻,然后引出背景音乐,嗯,最终结果是为了引出这首价值不菲的背景音乐!

一番记录过后,肆意敛了敛心神继续看,嗯,音乐确实做的不错,回去下载了听听~

“哈哈哈哈,哈哈……嗝!”

寝室里,易黑黑笑的前仰后合,差点没背过气去,“肆意,你这是观影报告?你确定不是一篇大型吐槽记录,笑死我”,她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哎呀妈,眼泪水都给劳资笑出来了!”

易黑黑是肆意的室友之一,是个网络黑手,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寝室制造各种魔性笑声。

肆意一脸凝重的接过易黑黑手中的成绩单,上面明晃晃的写着两个大字:及格。

易黑黑笑的差不多了大喇喇往床上一躺,开了包瓜子,“你也就是咱宿舍的三大奇葩之首了,还好今天代清和范黎她俩没回来,不然估计得笑死过去。”

肆意不明就里,一脸苦闷,有些委屈的道,“我觉得我写的挺好的呀,字数,达标;格式,达标;情感分析,根据真实观影效果表达,没什么大问题,分不应该这么低的!”。

看她那颠了吧唧的样纸,作为自认为是宿舍唯一一个正常人的易黑黑终于忍不住了,“绝了喂,我滴美眉,光看你这观影报告我都能猜着那电影讲了啥!”

“是不是,男女主一遇上就泪眼朦胧,好不激动?”易黑黑挥了挥手,“紫薇,哦不,尔康~你别走~”说着捂脸作娇羞姿态。

肆意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当时他俩见面表情是有点抽搐,不太正常的样子,我还以为是演员特意设计出来体现演技的。”

果然,这脑回路绝了,人家演员再夸张也没到表情抽搐的地步吧,我去!

易黑黑吐槽完继续问,“相遇以后人家俩人是不是就飞奔上去,然后接吻,这时候天空下起了绵绵的细雨,最后背景音乐响起,活脱脱一副雨中拥吻的大场面。”

肆意又点点头,“没错,而且这音乐我听着还不错,应该花了不少钱,在电影院听了几遍我都会了!”

易黑黑扶额,“干哈呢,啊?感情人家就音乐要钱是吧?”

肆意推了推她,学着易黑黑平时的动作,“收收……收收你的东北味~”

“我……”

易黑黑噎了一下,“行吧,继续看你这报告,呃……认识……接吻……然后就……引出音乐,没错吧?”

肆意这次头点的特别快。

易黑黑再次扶额,竖起食指比了个一,“行吧,我再试最后一次”,她站起来拍拍手,抹了把嘴,“女主和男主是不是一遇上表情就变了?”

肆意眼睛亮晶晶的,点点头,“对!”

“这说明啥?他俩认识,对不?而且关系还不一般!”

肆意式点头。

没什么问题,易黑黑继续问,“那为什么人家一遇上就能接吻呢,要说是陌生人你信吗,不信吧,我也不信,再说了现在年轻人有那么奔放吗?”

肆意式点头继续。

易黑黑很满意,看来这次讲的方向没错,能理解,她扬了扬下巴,继续讲解,“这场雨昭示着什么,有没有听过久旱逢甘霖,这是什么?好事儿啊,这开头妥妥的一看就是一对多年不见却又互相思念的……”,易黑黑眼睛瞟向肆意,期待着。

肆意接收到信息,眼睛一亮,“歌手!”

“嘭!”易黑黑差点没直接在寝室表演个平地摔。“歌手?怎么就歌手了,我晕!”

肆意式分析,“第一,他们俩人听到音乐后表情明显更加陶醉了;第二,这个雨加上钢琴,显得音乐更加高级;最后,他们从见面到接吻都没说过一句话,说明他们想用歌声表达……”

“停,憋说了!”

易黑黑大喝一声,“我的祖宗啊,小四砸,你……”

“不,你没错,错的是我,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过来,如果我没嫁过来……哦不,我就不应该费力跟你解释,我错了,一切都是额滴错~额错鸟~”

易掌柜上线……

“这特么,人家哪儿就是歌手了,钢琴加上雨声就高级了,高级个嘚儿高级,就你懂音乐,哎呦我这暴脾气,我得冷静,我……冷静!”

易黑黑捂着头吐槽了整整两分钟才缓过来,在肆意一脸懵的注视下拉起她的手,一脸深情的说,“四儿,听姐姐哒,别再去看电影了好吗,也别再抢这种完全不符合你智商的选修课了行吗,你分儿够了,真的,你这样搞我,别的寝室会投诉的,我真的不能不笑,你根本体会不到一个人想笑却不能笑的痛苦心情!”

这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差没直接躺地上哭了。

“可是我觉得剧情就是这样的啊!”无辜脸。

“这不是广告啊,我的天,你是不是泰国广告看多了,你得注重剧情啊,老师没说要注意人物背景什么的吗?行行行,我的错,你能及格已经很不错了,非常不错!”

捧着一张只得了及格分观影报告的肆意一脸懵:我真觉得我写的挺好的呀!

易黑黑:你懂个屁!

……

“哈哈哈,哈哈哈……”代清一进门就听见易黑黑放肆的笑声,皱着眉头揉了揉耳朵,“疯呢!今天没吃药吗!”

易黑黑收了收那放肆的笑声,跑过来拉着代清,“清儿,你不知道今天发生了啥大事,可笑死我了,我保证,这次绝对好笑,哈哈哈……”

代清给她一白眼,甩开易黑黑的爪子,“说事。”

“你还记得之前小意意选的选修课吗?”她还是没止住自己的笑声,不间断就抽抽一声。

代清换了鞋,把刚换下来的鞋子塞楼梯柜子里,“电影鉴赏吗?记得啊,怎么,挂了?”

易黑黑像献宝似的翻出肆意的观影报告,“没有,及格了,噗,哈哈哈”。

代清脱了外套搭在椅子上,看着她笑的无法自拔,无语的瞥了个白眼,“请你把炫迈吐了好么?”

代清皱着眉头看肆意的观影报告,易黑黑在旁边跳来蹦去,一脸兴奋,“怎么样?是不是贼惊艳,啊?够厉害吧,就这还能及格呢,也是厉害了,笑死我哈哈!”

代清放下报告,没什么情绪的评价道,“我觉得写得挺好的!”

“什么?”

易黑黑惊叫一声,“你不是被那谁给收买了吧?挺好?你管这叫挺好?”

“谁收买我?”

代清笑了笑,拉开凳子坐下,利落的短发随意的搭在耳边,右耳上的耳钉淡淡的透着蓝光,看着格外撩人。

“小意意的性格你们不是不知道,除了友情之外,她对其他情感都比较淡薄,共情能力差,察觉不到这些相对微妙的东西。”

易黑黑也不跳了,坐下来,一脸无语,“什么情感意识淡薄,她那就是傻!”

代清从包里翻出一张纸,递给易黑黑,“这是应用心理学研二的学姐出的报告,上周小意意无偿去帮学姐做实验,今天我过去找小云,学姐让我带过来的,说这个结果不一定准确,但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你看完放小意意桌子吧。”

易黑黑呲着牙,捧着报告逐字逐句的看过去,皱着眉,“不会吧,我以为小意意顶多就是没心没肺,没想到还真有这种天生修无情道的人啊,啧啧啧!”

代清打开笔记本,双手在键盘上迅速的敲击,“谁知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切事物最终都会有定论!”

“啧……”

易黑黑揪了揪下巴,一脸可惜,“这意思是张千那小子是没机会了?”

代清闻言转过来,皱了皱眉,带着丝丝怒气,“张千又是谁?我警告你啊,别惹事,鸳鸯谱不是你能随便乱点的。”

“我能惹什么事,我这种天真可爱善良美丽大方的人”,易黑黑满不在意的把报告单往肆意桌上一拍,小声嘟囔道。

时间在代清的键盘敲击声中一晃就到了晚上,易黑黑饿的头晕眼花,一个跟头一个坑的扒到代清旁边,双手扒上去,没骨头似的缠上去。

“清儿,饿啊,给点个外卖吧!”易黑黑声音中带着丝无理取闹的意味。

代清揉揉眉心,看时间已经八点过了,淡定的的拉开易黑黑缠上来的手,拿出一副金丝边防蓝光眼镜戴上继续敲。

看代清不理自己,易黑黑牙一呲,脸一拉,倒回自己楼梯上摊着,双手大力的拍着楼梯,开始大叫,“哎呀,饿死啦,救命呀!”。

代清充耳不闻,似乎已经对她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了,对着电脑继续写方案。

代清越不理她她就嚎得越厉害,“哎呦,不行了,有人要饿死了,好可怜啊……”

过了几分钟,代清终于听不下去了,轻叹一声,迅速在电脑上打下一排字,关机,盖上笔记本,摘眼镜,动作一气呵成。

易黑黑还嚎着呢,代清站起来把外套往身上一搭,“够了!”

易黑黑立马不嚎了,一个弹跳蹦起来,连忙拉开楼梯上的鞋柜帮代清把鞋子拿出来,笑的跟贼似的,贴着衣柜鞠了个小躬,“代大人请!”

没等她站直了,代清一手撑过来压在衣柜门上,给她来了个衣柜咚,吓得易黑黑一激灵,连忙叫到,“刀下留头啊,代大人,笑的还得留着这颗狗头恰饭呢!”

代清差点一个没绷住笑了,定了定心神,故作冷漠的说了句,“傻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寝室。

易黑黑在后面扭捏作态,点头屈膝,绵长悠扬的喊一声,“恭送代公公~”

那笑嘻嘻的表情看着别提有多欠揍了。

代清捏了捏手指,忍住倒回去揍她一顿的冲动,淡定淡定,代清,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原创文章,作者:白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13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