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道天衍最新章节,姜白尘 白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九道天衍

小说:玄幻

作者:半两月仙醉

角色:姜白尘 白月

简介:千载修行 不过咫尺天路,九世身成 天地之力又奈我何?身影萧瑟,他追求的到底又是为何~苦苦笑笑自人间,自古红尘多薄颜。

书评专区

九道天衍

《九道天衍》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云烟袅绕,在远离人间的东海之边,有着这么一座山峰,表面看去似乎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灰沉的山体,黯淡的巨石,透着那么一丝久远之意。

山腰处,一座破旧的石门就那么光秃秃的伫立在那,给人一种很不协调的感觉,在其上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几个将要被岁月抹去了的大字,“剑极宗”。

一个身着素衣的老者,正站在石门下,看着山脚背着大小包裹的消瘦身影。

很快,那道身影已经来到了石门之前,他放下包裹,对着老者说,“我就要走了,买了些粮食回来,怕走后你万一再饿死在山上。”张了张嘴,来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并未没有继续说下去。

老者笑呵呵的看着眼前这个十四五的娃儿,不大的年纪,脸上已经初见成熟,有了些农家汉子脸上的刚毅。

“去吧,终是要下山的,去看一看这悠悠人世间,走一遭属于你的人生路,该教你的,你已经尽数学会,剩下的,要靠你自己去游历,去感悟,往后一切的了,都只在你自己脚下,切记,切记。”老人的话有些意味深长,抬着头遥遥的凝视着远方。

天色逐渐昏黄,少年郎拜别了老者,独自一人下山而行,“走了”,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承载回忆的山门,缓缓转身,继续远去。

“儿时路~老时走~镜中是否已白头~,人幻人,天幻天,似妖似魔似神仙~”正行走间,忽然一声声童谣传入耳边,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渡口,虽然人烟稀少,却也渐渐有了几分“活气”。

“听说了吗,中原那边,几大门派打的如火如荼,什么这正那邪的,据说有的人还能骑着剑飞,可玄乎了。”,忽然间的几句路人闲聊,打断了少年的思绪,原本他正在思索那几个孩子的童谣究竟是何意,再回想时却断断续续记不清了。

“什么这正那邪,那是玄正宫和天邪府,还骑剑,你怎么不听成趴在剑上,那叫踏剑飞行,嗖嗖的,来无影去无踪,可厉害了,尤其是听说玄正宫里大多都是些仙子,想想那画面都令人向往,啧啧。”

两名路人渐行渐远,被打断思绪的少年郎,沉吟良久,最终向渡口走去,既然人们心心向往这个名为“中原”的地方,那,便去那里看看吧。

转眼间,少年已来到渡口,船夫是个三旬左右的汉子,皮肤黝黑,整个人却透着爽朗。

“小娃儿,家里大人呢,这般年纪莫不是要独自远行?哟,还背着把剑,少侠啊。”汉子笑呵呵的调侃道。

“大叔,我是奉长辈之命,出门历练的,想要去,,,对,去中原”少年很少与人交流,故而略显腼腆。说着从随身的小包裹里掏出了一粒碎银子,这一幕让船夫眼前一亮。

“好好好,年轻人就要多闯荡嘛,叫什么名字啊,我给你记上,路上停靠码头可是要盘查的。”汉子接过银子咬了一口揣进了兜里,手在口袋里摸了又摸似乎舍不得放手一般。

“我叫,剑星尘,叫我星尘就好,长辈是这么喊的。”

“哟呵,小家伙,你这名字,起这般响,出门在外可是要吃亏的。”船夫汉子轻笑出声,说着便要记刻在木板上。

“等等,要不就叫,姜白尘吧。就记这个吧”少年看着板子上第一个名字的姜字,脑海一闪便随口诌了这么个名字。这个名字,也伴随了少年很久的岁月。

时间过得很快,一路上经过了许多的码头,应尘也看到了很多各色各样的人,有忙忙碌碌,有吵吵闹闹,有小孩子哭哭啼啼,有老翁拄丈而行,让他未经事事的内心对红尘慢慢充满了向往。

“小家伙,你到地方了。”船夫汉子的声音传来。汉子满脸笑容,眼前的少年可是个有着小金库的娃儿,一路上遇见喜欢的物什都是直接用银子付账的,看的汉子颇为艳羡。

“终于到了吗?”少年跳下船头,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形形色色的面貌与建筑,脸上透着欣喜。然而他回过头打算取来自己包裹的时候,却发现,船已离开岸边,缓缓远去。

姜白尘急得大喊“大叔,回来,我的包裹还在船上!”

船夫在船上哈哈大笑:“小娃子,你前面的路,还长着嘞,与其等你被别人骗,不如先便宜我,省的到时一无所有,却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后悔,记住了,出门在外,可不要轻信于人~”,汉子在船上挥了挥手,船已渐渐远去。

姜白尘静静站立在岸边,他不明白为何一路和蔼亲切的船夫汉子会这样做,那是他仅有的盘缠和粮食,是下山前师傅老头给他的。

这一刻,他的内心复杂无比,已然不是未经人事的稚童,老者也曾教过他世事险恶,只是本以为这些,是要到了州城之后。

望着船只远去的水面,少年面容陡然产生些许难以控制的狰狞,似是有丝丝黑气涌上眼眸。

就在此时,少年背后的黑色鞘剑却有一股无形的光芒在剑身一闪,升腾而起的怒气瞬间就被压了下去,心情也随之慢慢归于平静。

只是在剑身之上,仿佛多了一丝肉眼不可见的黑气,缓缓在剑身周围缭绕,似是有些欢快。

“不太妙啊。”感受着刚才骤然升起的那股恶念,少年嘴里轻声嘀咕道。

白月楼,一家集欢乐与酒食一体的凡尘势力,据说自身实力也是不俗,背后有着极为厉害的修士坐镇。坐落在井州这座连通各地码头的流动之地,这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南来北往都要经过这里,故而此处有着别样的繁华。

离开了码头的姜白尘,一路游游荡荡,竟走到了白月楼这座庞然大物前,他抬头看着眼前高耸的楼阁,忽肚子有些饿了,可是他的全部盘缠都在那个包裹了,摸了摸已经开始咕咕叫的肚子,转身准备离开。

正当他转身之际,一个身穿紫色纱衣,面容俏丽颇有姿色的女子缓缓向他走来,“怎了啦?小弟弟,肚子饿了吗?”女子脸上挂着戏虐的笑容。

姜白尘没有说话,只是看看了面前的美丽女子,如此近距离的交谈,女子身上的香粉味清晰的传入他的鼻尖,让他不由得小脸微微一红。

“还不好意思呢,小家伙心思还不少,进来吧,给你找点吃的。”说着紫纱女子纤手缓缓搭在少年脑袋上,把他往楼里引去。

虽然疑惑眼前女子并不相识,为何这般对待自己,却还是没有说什么跟了上去,毕竟他是真的饿了。

“我看你呀,应该是没有去处了,不如就在姐姐这里打打杂好了,也算是你小子命好,难得姐姐发一次善心,碰上你这么个喜欢穿紫衫的小冤家,背着把剑,还真挺像那个家伙的”

“是把我当做别人的影子了么”少年心里这般想到,不由得摇头苦笑。

“不过规矩我得给你先讲讲。咱们白月楼呢,分为四层,咱们一楼呢,叫百味楼,顾名思义也就是品尝美食的地方,至于二楼以及往上的楼层,你小孩子不需要知道那么多,记住不能上去就好啦。”

姜白尘默默记下了女子的话语,一时想起遭遇感慨万千。突然一声公鸭子似的喊声将他从感慨中拉了回来,“我要上二楼!我再说一遍,我!要!上!二!楼!”声音撕心裂肺,似乎不让上楼就是要了他的命一般。不由得让姜白尘感到略微好奇。

女子趁机做出一副凶神恶煞对姜白尘说到,“看到了吧,二楼很可怕的,所以说,你以后千万不要上去。”

“至于这家伙,他叫做祝无情,是祝家剑庄的二公子,常往我这里跑,记住了,以后看到他想偷溜上楼,一定要看住他,否则他爹可是会打断他三条腿,顺带着也会打断你三条腿”说着女子噗嗤一笑。

“饿了就自己去后边找点吃的,我上去取些东西,一会儿就下来。”女子说完,便挪着莲步款款而去。

姜白尘一时有些茫然,人哪来的三条腿呢?

吵闹了半天终究没能上楼的祝家二少终究只能乖乖的从楼梯上下来,忽然间看见姜白尘,于是便气不打一出来,“百味楼什么时候招了你这么个小家伙,也不怕开罪了客人。”祝无情歪着嘴调侃道。

姜白尘扫了一眼四周,发现眼前的祝家公子似乎是在说自己。

“你可是有病?他们不让你上去,你冲我发什么脾气”,这人看着也就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让姜白尘略感反感。

“嘿!还背着把剑,你以为你自己是侠客啊”说着便把手往剑上探去,“拿来给我看看。”

姜白尘本能的后背一转,单手探出将祝无情伸过来的手缓缓牵引,随之往下一沉,祝无情险些当场趴在地上,只是当他踉跄向前扑去,身影跌向少年身后时,眼神却悄无声息的微微一眯,眉头轻皱了一下。

“不要动我的剑,下次,我不会跟你这么客气。”姜白尘已无刚才的神态,冷冷的说到。

“哎哟,差点没摔到我,别生气嘛,跟你开个玩笑,我这人最喜欢的就是交朋友,我叫祝无情,你呢”

“姜白尘”少年似乎并不怎么想搭理眼前之人。

“来来来,哥哥今天请你开开荤,算是跟你赔礼了。”祝无情上前拉住了少年,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做了下来,点了一桌佳肴。

“你是何门何派啊,看你眼生的很,招式也稀奇古怪。”

“说了你也不知道,我来自很远的地方,出来历,,出来寻亲的,也没什么门派,就是老头子教了些微末伎俩。”少年说到来历不由得又想起一路的经历,默默改换了说辞。

接着便是些没营养的闲聊,祝无情见探听不出更多有用的消息,也就没在刻意追问什么。

时间很快过去,俩人正吃饭间,紫衣女子已袅袅而回,曼妙身子透过纱衣让人看了容易血脉膨胀,“小家伙,你怎么跑到这来了,还和祝家的小公子搭上了关系,真有你的啊,喏,这是你的号牌,从今天起你就在我店里做事吧。”

“月娘,你这曼妙身姿,离开二楼真是可惜了啊,好好的花魁不当,跑来做这种柴米油盐的活计,看了真是让人心疼啊”,祝无情两眼放光色眯眯的盯着眼前的女子。

“小王八蛋,你老爹都不敢这么跟老娘说话,就凭你也敢吃老娘的豆腐,信不信,我叫人把你扔出去挂大街”名唤月娘的女子轻啐一口,狠狠瞪了一眼祝家二公子。

“我去帮忙去了,月姐,二公子。”姜白尘转身便离去,他也是才得知女子的名字,并且对于祝家公子的轻慢,内心很是不满,但也不是完全不通世事的稚童,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

随着少年离去,女子也没有多作久留,寒暄几句也转身离去。

“但愿不会坏了我的好事,应该不会吧,一个毛头少年而已。”见得少年身影远去,祝无情微抿嘴唇轻笑出声。

忙碌了一天,姜白尘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那是月娘为他安排的,他看着并没有什么家具的房子,心里却有了一丝安宁,一路远行,他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这一刻的他,终于放下了满身的疲惫与戒备,悄然的睡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一场针对白月楼的阴谋与血腥,正在今夜缓缓拉开序幕,或者说。。。那是针对百味楼的血腥,与阴谋。。。

祝家剑庄。

正堂主座之上,一个中年男子声音浑厚,捏碎了手中的一对转石,低沉的笑道:“都准备好了吗?”

在男子对面,是黑压压的一群黑衣蒙面人,“放心吧爹,我早就买通了他们的小斯,提前在他们饭食里做了手脚,就算被发现了,他们也绝无可能活着走出大门,况且还有老二在一旁策应,绝对万无一失。”

“那就,出发吧。记住,一定要把东西,给我带回来。”男子阴鹫的目光缓缓在众人身上扫过。

一道道身影飞射而出,高高的夜空,却不见明月的踪影,好似映衬着一句话,月黑风高夜,杀人正此时。

渐渐的,白月楼四周已经围满了黑衣人,领头的黑衣男子面罩下划过一丝残忍的微笑,“杀!”,一时间,蜂拥而至,冲破了一楼百味楼的大门。

“敌袭!”守门的伙计刚喊出这句话,便被一剑横抹,倒了下去。

“你的使命完成了~”说罢,持剑之人抬头向上望去,似乎目光能穿过楼板看到上面,诡异的是,除了一楼瞬间骚乱起来,而其他楼层,却默默地,毫无动静。

紫纱女子一瞬间出现在大堂中央,厉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无故闯我白月楼,当我白月楼好欺不成!”

领头男子桀桀怪笑“不要装了月娘,我们为什么而来,你又怎会不知呢,把东西交出来,或许,能赏你个痛快,至于白月楼,嘿嘿,人家好像并不打算掺和此事”,说罢眼中掠过一丝淫茫。

女子抬头看了一眼楼板,眼神逐渐黯然,“死了这条心吧,我就算死,也绝不会把它交给你们。”说罢,单手并指,向前一引,一柄粉色长剑从背后房间内激射而出,带着些许粉色光茫直刺黑衣人喉间。

在这个无月的夜晚,似乎承载起最后一丝光亮,今夜,无月。

                       

原创文章,作者:半两月仙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13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