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妻:追爱男神100次厉泽涛萧美辰,盛世宠妻:追爱男神100次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盛世宠妻:追爱男神100次

作者:厉泽涛、萧美辰

主角:厉泽涛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从初中到大学毕业,她向他表白了九十九次,可是每一次得到的都是残忍拒绝。“萧美辰,我不喜欢你!”“你不是长得漂亮么?不是有很多人追么?能不能不要再来烦我了!”“我告诉你,不管我喜欢的人是谁,反正都不是你!”拒绝之后,却又是一次又一次地暧昧不清,纠缠不断,让她于无形间沉沦,放纵……“厉泽涛,我不爱了,真的不爱了。”就在她表白第一百次失败之后,她终于放弃了,可是为什么她即将和另一个男人携手走进婚姻殿堂时,他却又突然出现,眉目如画,声音清冷地说:“萧美辰,别逼我出手夺走你的自由!”

盛世宠妻:追爱男神100次

《盛世宠妻:追爱男神100次》免费试读

第四章 好狗不挡道

夜,冷得刺骨。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轰隆”一声,紧接着就是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

“呀,下雨了!”正等在别墅门口的女孩子惊呼一声,但是下一个动作却不是像一般人那样捂住头,而是牢牢地护住胸前的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不让它淋到一星半点的雨。

附近并没有什么能够躲雨的地方,别墅的保安又死活不让她进去。

这保安,简直和别墅的主人一样不近人情。

远处似乎泛起了一丝亮光,紧接着就是车轮碾在水上的声音,一听这声音,萧美辰立刻精神起来,她知道,是厉泽涛回来了。

可算是等到他了,总算没有白让她等这几个小时,而且还淋成了落汤鸡。

车越来越近了,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她面前,萧美辰连忙迎上去,脸上的笑容扩大。

首先从车上下来的是司机,他下车撑开了一把雨伞,然后绕到后门去,把车门打开,雨伞撑在那里,严严实实地遮挡住从车上下来的人——

他有着如鹰般锐利的眸子,散发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这个男人明明很帅,但是他俊颜上的冰冷,又让人望而却步。

但是偏偏,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不怕死的人。

“厉泽涛!”萧美辰欢喜地迎上去,献宝似地递上手中的盒子:“你看,这是我今天亲手做的饼干,我第一次做饼干,但是味道很不错哦!所以我特意送来给你,想让你尝尝!”

她还特意把饼干做成了心形,代表她的心意。

不是都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么?那么,她就先抓住厉泽涛的胃,看他还能跑哪去!

厉泽涛清冷的眸子扫过肖美辰,一言不发,脚下也没做丝毫停留,便向别墅里面走去。就如同站在他面前送上饼干的萧美辰,是一个路人甲一般。

尽管只是短暂的一眼,但是萧美辰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他眼睛里面一闪而过的厌恶。

他……还是那么排斥自己……

萧美辰垂下眼帘,但是下一秒又很不甘心地,对着厉泽涛的背影大喊:“厉泽涛!我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的!永远都不会!”

从初中到现在,她表白了九十六次了,哪一次不是被拒绝?

他原本对自己的态度还挺正常的,但是现在都已经变成厌恶了。

但是她萧美辰是谁啊,更何况,十年了,追了十年的男神,现在让她怎么轻言放弃?

哗哗的雨声淹没了她的声音,也不知道厉泽涛到底听没听到,总之他没有回头,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

萧美辰站在那里,苦笑。

大雨毫不留情地浇在她的身上,一阵彻骨的寒冷将她彻底席卷,她手里的盒子掉到地上,但是她却没有蹲下身去捡,而是任由它在大雨中被淋湿……

厉泽涛走进别墅里,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看到了萧美辰,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泽涛,你回来了。”

厉泽涛刚刚随手扯下脖子上的领带,然后就听到了一个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侧目看去,见是杨妍书手里端着个果盘向他走过来。

杨妍书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漂亮且有气质,又是国内的一线女星,粉丝无数。最重要的是,她很懂事,知道在什么样的场合该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

没错,这样的女人才是适合他的女人,而不是像萧美辰那样疯疯癫癫的丫头。

杨妍书把手里的果盘放到茶几上,然后很自然地接过厉泽涛手中的领带和刚脱下来的外套,整整齐齐地叠好。

厉泽涛坐到沙发上,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开口问道:“今晚萧美辰来,是你吩咐保安不让她进来的?”

杨妍书叠衣服的动作一滞,然后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垂下眼帘,声音轻柔,还带着一丝歉意:“对不起,我以为你对她很反感,以为你回来如果看到她在别墅里面会很不高兴的……原来是我理解错了,真的很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这样擅作主张了。”

仔细听来,似乎还带着一丝哭腔。

“好了,我没怪你。”厉泽涛眉头一蹙,声音尽量放柔一些,“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萧美辰的事情,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杨妍书微微抬眼,观察着他的表情,见他的脸上始终没有什么波澜,这才相信了他的话。

是啊,萧美辰追他都追了十年了,一直都是被拒绝的,换来的只有厉泽涛对她越来越深的厌恶而已,她又何必疑神疑鬼的?

吃了点水果,厉泽涛上楼,来到书房。

外面的雨丝毫没有减小,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如果,今天晚上那个丫头能到别墅来躲躲雨,也不会淋成那个样子了吧……

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想萧美辰,厉泽涛神色一凝,很快又厌恶地摇了摇头。杨妍书说的没错,如果萧美辰真的进来了,只会换来他的反感而已,那么现在,他又何必去想她?

楼下,杨妍书正在看电视,但是她拿着遥控器换来换去,始终没有换到一个固定的台来看。

她真的很红,电视上不是她出演的电视剧就是她代言的广告,原本她看到,心里都会很开心的,可是现在,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因为现在,她的心思,全都在厉泽涛身上。

虽然现在,她是厉泽涛身边唯一的女人,但是厉泽涛从未给过她什么名分或者承诺,也不同意她对媒体公布两人的关系,有时候她怀疑,厉泽涛是不是只把她当作一个床伴,或者一个QING人?

而这个怀疑,让她很不爽。

她不但要成为厉泽涛现在唯一的女人,还要成为他这辈子唯一的女人,厉夫人的位置,非她莫属……

在大雨里淋了一个多小时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患了重感冒,头重脚轻,脸色苍白,还不停地吸鼻涕。

就像现在的萧美辰这样。

“天,萧美辰,你昨天晚上是在大雨里做慢跑运动了么?”

第二天一到公司,萧美辰就迎来了好友的大呼小叫。

她趴在自己的桌子上,哀怨地看了蒋越维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我都这样了,你还在吐槽我,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好好好。”蒋越维失笑,坐在她身边,关切地问:“没事吧?昨天怎么了?”

提到昨天,萧美辰就更郁闷了。

好不容易做了爱心饼干想送给厉泽涛,还差点没把家里的厨房给毁了,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正眼看她一眼,还把她一个人留在大雨里,根本就不管她的死活。

好歹是十年同学啊,这丫的,太狠心了。

要是把这件事告诉蒋越维,这丫头又该骂自己没出息了。

蒋越维看着萧美辰支支吾吾的样子,心里就有了数。要知道,萧美辰可不光跟厉泽涛是十年同学,跟她也是。萧美辰这十年来对厉泽涛的追求,她可以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的。能让萧美辰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遮掩成这样,除了厉泽涛,还有什么?

“萧美辰,我真是服了你了!”蒋越维咬牙切齿地说,“都十年了,你还不死心?还为了那么个臭男人把自己搞成这样?”

厉泽涛有什么好?不就是长得帅家里又有钱么?虽说这样的男人女人都爱,但是萧美辰居然能死缠烂打十年,真是够了!

她不反对女追男,她只是不想看萧美辰继续这样无意义地坚持下去,不想看她受伤。

“哎呀,只是感冒了而已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萧美辰吸了吸鼻子,嬉皮笑脸地说。

“只是感冒而已?”蒋越维斜着眼看她,“你可别忘了,今天就要交稿了,你写完了?”

蒋越维的话如同一根针狠狠地扎在萧美辰脑袋上,她顿时一个激灵,直直地坐了起来,惨呼道:“完了!”

昨天光顾着给厉泽涛送饼干的事情了,把编辑交代今天交稿的事情给忘得一清二楚!

“萧美辰,你已经拖了一天了,不仅你的读者在等着,人家漫画那边也在等着,我告诉你,你要是明天再不交稿,我就把你的头戳个窟窿,我戳戳戳……”

想到编辑那种如更年期般癫狂的样子,萧美辰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惨了惨了,怎么办……”萧美辰求助地看向蒋越维,“越维~维~维维~”

蒋越维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好啦!大不了我跟编辑说,你晚几天交稿,我漫画那边速度快一点就好了。”

“么么哒!谢谢维维!”

总算把稿子的事情给解决了,萧美辰无精打采地又趴回去,眼前不觉又恍惚起来。

昨天在大雨里面,厉泽涛的背影,是那么冰冷,那么无情……

是啊,十年了,他的冰冷和无情,从来就没有变过。

十年前,她刚上初中,那时候懵懂无知,天不怕地不怕的,看到厉泽涛这么一个帅哥,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站在讲台上,大声告白:“厉泽涛,做我的男朋友吧!”

那是她的第一次表白。

说完之后,班上的同学就开始起哄,“在一起”的声音不绝于耳。可是,事件的男主角厉泽涛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她一眼,而是直接就起身走出了教室。等她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早就不见人影了。

后来,同学们都知道了他显赫的家世,便没人再敢随便开他们两个的玩笑。还有女生被厉泽涛英俊的外表和显赫的家世所吸引,成了萧美辰的情敌,想尽一切办法不让她接近厉泽涛,还有厉泽涛总是对她冷言冷语,根本就没有过好脸色……但是这些,从来都没有成为她的阻碍。

她总是那么执着,那么义无反顾。

可是他也总是那么冷漠,那么不近人情。

他的成绩很好,所以她也拼了命地学习,就为了和他考上同一所高中。后来总算和他都考上重点高中了,但是又不在同一个班,她跑到教导主任那里,哀求了一下午,才终于转到了厉泽涛所在的那个班。

她知道厉泽涛是不想看到她的,可是她想看到厉泽涛,有这个理由,就够了。

高二的时候她有一段时间就坐在厉泽涛的后面,可是每次她叫他的时候,他从来就没有回头过。

班上有人一直在嘲笑她,说她不要脸,一天到晚只知道纠缠厉泽涛,肯定就是看上了人家的家世。

“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厉少怎么会看上她?”

“哈哈,麻雀变凤凰的愿望,谁都有嘛。”

“真是不自量力,不知廉耻!”

这些话她早就听过无数遍了,但是每次,她都好像没听见一样,她们说她们的,她追她的。

爱情本来就是她自己的事情,又与别人何干?那些女生,只不过是因为没有像她这样的勇气去追厉泽涛,所以嫉妒罢了。

其实她也应该感谢厉泽涛的,因为他,她变得更加优秀。厉泽涛考上了S大,而她也跟着努力考上了,要知道,S大,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

她的兴趣明明是文学,可是却偏偏跟着厉泽涛进了商学院。厉泽涛上了大学之后依旧是风云人物,他进了学生会,她也跟着进了,哪怕经历了几轮恐怖的面试。到了大二,他被选为学生会会长,她就到处拉票,不知道讨好了多少人,最后成了学生会副会长。

可是,就算这样,他也从未正眼看过她一眼……

哪怕是两人一起工作的时候,他都不愿意跟她多说一个字。

现在想想,他对她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好像就是“萧美辰,能不能别再缠着我了”呢。

萧美辰闭上眼睛,眼前是大片大片的黑暗。

十年,一个人的一生,又能有多少个十年?

她把一个女人一生仅有的一次青春,最美好的时光,最温柔的岁月,全部都献给了他——哪怕从来都得不到回应。

她不怕自己变得越来越卑微,她也不怕自己沦为了多少人的笑柄,她只想一个人安静地站在原地,恭候着他的爱情。

临近下班的时候,萧美辰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

因为感冒的原因,她说话的声音瓮声瓮气的,电话那边的人顿了顿,才开口问道:“美辰,怎么了?生病了么?”

听到这个声音,萧美辰的身体顿时僵硬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语气客气而疏离:“没事,只是一点小感冒而已,谢谢舅舅关心了。”

“嗯,那就好,现在你一个人在外面住,可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今天是舅舅生日,你晚上能回来一趟么?因为我们准备在家里办个聚会,如果你不回来的话,难免会被人说我们家庭不和……”电话那边,唐正龙的声音里满是为难。

家庭不和?萧美辰冷笑。

家庭么?自从十五岁那年,父母意外身亡,舅舅一家趁虚而入抢走了她家的公司之后,她就成了一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千金,他们的家庭里面,哪容得下她的存在?所以她才会一上大学,就搬了出来。

不和么?舅妈和表妹一直都把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找到个机会就开始刁难她,不和,这不是一直都存在的事情么?

还记得当年她还是萧家的大小姐的时候,舅妈常常带着表妹到她家来玩,表妹还时不时地讨好她,一进她的房间就夸她的房间漂亮……后来,表妹就住进了她那个漂亮的公主房,把她赶到了佣人住的房间里面去。

也就是那个时候,她开始真正理解了“人心险恶”这个词的含义。

“美辰?你有在听么?”唐正龙见萧美辰一直是一言不发,不由得又开口问道。

“嗯,我在。”萧美辰淡淡地说,“您放心,今天晚上我一定会回去的。”

虽然她再也不想看到舅妈和表妹的那副嘴脸,可是平心而论,舅舅对她算是不错的,所以舅舅的生日,她也没理由不回去。

“嗯,那就好,舅舅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唐正龙欣慰地说。

萧美辰又客套了几句之后,便挂掉了电话,感觉头还是晕晕的。

也不知道今天就这么病着去参加什么聚会,会不会又被舅妈和表妹嫌弃和嘲笑了……

算了,管他的。

厉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总裁,杨小姐来了。”

“嗯,让她进来。”厉泽涛淡淡地说,旋上钢笔的笔帽,刚刚抬头,就看到杨妍书款款地走了进来。

她今天穿了一条紫色的长款晚礼服,高贵典雅,礼服的领子是V领,傲人的SHUANG峰若隐若现,引人遐思。这是最让一个女人骄傲的资本,对杨妍书这个女人来说,当然也不例外。

厉泽涛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满意的光,但除了满意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情绪。

“泽涛,我们该出发了,要不然一会儿,就该迟到了。”杨妍书声音柔柔地说,完全是建议,没有一点命令的味道。

在男人面前,绝对不能显得太强势,特别是厉泽涛这样的男人。如果不这样的话,绝对不会在他身边呆得长久。

杨妍书正是因为准确地把握了这一点,所以才能在厉泽涛身边已经呆了两年的时间。而且两年来,厉泽涛除了她,似乎也没有别的女人。

而且,今晚他还让她作为他的女伴,陪他一起出席唐家的晚会,也许,他是准备公开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了……

“嗯,我知道了。”厉泽涛点头。虽说他用不着把萧氏集团放在眼里, 但是这是最基本的礼貌问题。

萧氏,萧美辰……虽说现在萧氏是由原先的萧总裁的小舅子唐正龙掌权,但是萧总和他夫人是有一个女儿的。

很快,厉泽涛就抛掉了这个荒诞的念头。

萧美辰那个风风火火的丫头,怎么可能是萧家的千金小姐?

下班的时候,萧美辰觉得自己的感冒似乎更重了一些,头重脚轻的,走几步路都在乱晃。

“我的天,你到底行不行?”蒋越维上前扶着她,“我看你这样,就别去参加那个什么劳什子聚会了,反正你舅舅一家又没把你当人看,你干嘛这么拼?”

对于唐家人,蒋越维一直是持着“我赵日天不服”的态度。她很不理解,一群抢了人家家产的人,有什么资本在那里猖狂?

萧美辰苦笑:“我已经答应了,现在再反悔,也来不及了。我没事的,大不了,我去露个脸就走就好了。”

反正舅舅一家人也不会希望她在那里呆得太久。

萧美辰看时间还早,所以就先回了自己的小出租屋里面换了条裙子。虽说她没有什么正式的晚礼服,但是总不能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就去参加晚会了。

看着自己苍白如鬼的脸色,她化了个淡妆,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上了出租车,萧美辰报了一串地址,这串地址,她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那是她以前的家啊。

曾经,那是她们一家三口的温馨小屋,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可是现在,已经被舅舅一家,鸠占鹊巢了……

厉泽涛和杨妍书刚刚到唐家门口,一下车,便看到一辆出租车正向这里驶来。杨妍书瞟了一眼,微微皱眉,一脸地嫌弃:“怎么还有人坐出租车来这里参加晚会?”

话音一落,她便猛地睁大眼睛,神色也一下子就戒备起来。

因为,她看到了,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人,竟然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萧美辰!

这个女人,为什么这样阴魂不散?

而厉泽涛也看到了萧美辰,他皱眉,眼底闪过一抹明显的厌恶和嫌弃。

“萧美辰,你还真是可以啊,竟然打听到了这里,还跟到这儿来了?”杨妍书直接走到了萧美辰面前,冷笑。现在这里没什么人,所以她也不用太过在意自己的形象。

原本萧美辰看到厉泽涛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丝小激动的。

但是转眼,她就看到了杨妍书。她知道,杨妍书是厉泽涛身边的女人,也是他这几年唯一的一个女人。

她羡慕过,嫉妒过,因为杨妍书能伴他左右。

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不是她。

很显然,杨妍书是以为她是因为跟着厉泽涛,所以才到这里来的。而且,看样子,厉泽涛也是这么认为的。

否则的话,他眼底的厌恶,不会比以前的更甚。

萧美辰苦笑,心里酸涩,不过也懒得解释了,径直越过杨妍书,向前走去。

“萧美辰,你……”杨妍书被她气得够呛,精致的五官都有一些扭曲,她不甘心地再次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你能不能不要再缠着泽涛了,而且,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像你这种人,是进不去的。”说着,她鄙夷地看了看萧美辰身上的白裙子。

萧美辰看着杨妍书。

她真的很漂亮,而且还穿着紫色的晚礼服,高贵性感。相比之下,她就像一个灰姑娘。

但是,灰姑娘最后,也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啊。

所以,厉泽涛,她不会放弃。

“杨小姐,请问您说够了没有?”萧美辰十指紧握,“我不认为挡在别人面前是什么有礼貌的行为,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好狗不挡道?”

对于她的嘲讽,杨妍书不怒反笑:“呵呵,萧美辰,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告诉你,今天我是不会让你接近泽涛的!”

“厉泽涛?”萧美辰咀嚼着唇齿间的这个名字,很甜,也很苦,“没错,我是一直在缠着他,但是很抱歉,今天我是受邀来参加这个晚会,而不是因为他。”

“你说什么?”杨妍书脸上闪过一丝惊愕,萧美辰冷瞥了她一眼,便向前走去。路过厉泽涛身边的时候,她似乎顿了顿,不过也没有多做停留,便走进了别墅。

她的身上有淡淡的香味。

和其他女人身上的人工香水味道不同,她的味道,很清新,很自然。

这竟然是出现在厉泽涛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

“萧美辰竟然真的是被邀请来的?”杨妍书惊愕地看着保安对着萧美辰点点头,然后放她进去,“唐家怎么会和萧美辰这丫头扯上关系?”

“好了,这不关你的事情,就不要去管。”厉泽涛皱眉,心里莫名地反感杨妍书这样纠结萧美辰的事情。

杨妍书的神色先是一僵,然后脸上勉强扯出一丝柔柔的笑容:“好,我知道你不喜欢提她的事情,那我们就不提了。”

厉泽涛瞥她一眼,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抬脚,向别墅走去。

杨妍书紧随其后,心里渐渐地开始警铃大作。

萧美辰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突然一阵风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而且还剧烈地咳嗽起来。

“呦,这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请了个肺痨鬼来这里?”嘲讽的年轻女声,想都不用想一定是表妹唐静雯。

她不过是感冒了而已,居然说她是肺痨鬼,唐静雯还真是和以前一样,那张臭嘴一点都没有变。

咳嗽稍稍平复了一些,萧美辰抬头,冷静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唐静雯:“唐静雯,今天是舅舅的生日,还有这么多客人在这里,我不想和你吵。”

唐静雯作为今天的小公主,也是细心地打扮了一番,粉红色的短款晚礼服,头上还别了一个银色的王冠,精致的妆容让她原本就水灵的五官变得更加好看。

门口没有多少人,而且她们两个也没什么激烈争执,所以看起来,就好像是两姐妹在很平常地说话一般。

“萧美辰,你拽什么拽?”唐静雯咬牙切齿地看着她,“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萧家大小姐么?那你就错了,现在萧家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的大小姐是我!”

从前,她就一直很嫉妒萧美辰。嫉妒萧美辰有那么多洋娃娃,还有一间好看的大房子,零花钱又那么多……虽然萧美辰平时的生活并不奢侈,但她还是嫉妒。

后来,她终于如愿以偿地抢走了萧美辰的所有东西。她只希望,萧美辰永远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因为,那会时时刻刻地提醒她,现在她拥有的一切,都是抢来的……

“请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拽了?我只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而已。”萧美辰真的懒得和她吵,她现在只觉得头晕脑胀的,想在舅舅面前露个脸,说个生日快乐之后,就赶紧回自己的小出租屋里睡一觉……

“唐小姐,请问这位就是萧家的大小姐么?”偏偏有记者眼尖,窜过来问道。

而记者过来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恰好厉泽涛和杨妍书也走到了这里。

“萧家的大小姐?”杨妍书又是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

而厉泽涛眯了眯眼睛,心里虽然也有些惊讶,但是面上仍旧是不动声色。

仔细想想,萧氏夫妻出事的那年,似乎是在他们初三的时候,可是他实在是看不出萧美辰在初三那年有过什么变化。

或许,只是因为他太忽略她了而已。

“是啊。”唐静雯眼珠子一转,立刻亲热地挽住萧美辰的手,“表姐,你怎么才来呀?我们可等你好久了,今天我们一家人,一定要好好聚一聚!”

还真是能装,这演技简直可以去冲击奥斯卡影后了。萧美辰冷笑,而这抹冷笑没有逃过记者尖尖的眼睛,他立刻抓紧时机问道:“据消息说萧小姐在几年前就从这里搬出去了,是不是因为和唐家人关系不和?是唐家人对您不好么?”

“你说什么呢!?”萧美辰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带着一丝薄怒声音就抢在她前面响了起来。

走过来的是萧美辰的舅妈,唐静雯的母亲韩露。

“唐夫人。”记者恭恭敬敬地打了个招呼,不过,看样子似乎还是不准备放弃刚刚的那个问题。

韩露面色不悦地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我们对美辰怎么可能会不好?要知道,我们可是拿她当亲生的待,什么吃的,用的,都要比我们家静雯好太多了,你现在问出这种问题来,是什么意思?”

毕竟,他们唐家现在拥有的,是萧家的财产。如果他们对萧美辰不好,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势必会给他们带来不好的影响。

>>>点此阅读《盛世宠妻:追爱男神100次》<<<

                           

原创文章,作者:厉泽涛萧美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