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的猫宁》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标签:章节]

小说:顾的猫宁

作者:顾桥、宁弈州

主角:顾桥

类型:婚恋生活

简介:顾桥离婚前扶额:我怀疑我老公有难言之隐,结婚三年守身如玉,每个月就给那么点生活费,但我不能跟他离,我要用爱感化他!帮助他!顾桥离婚后扶腰:我怀疑我前夫他把所有财产都给我其实就是为了感受被我养的感觉吧!

顾的猫宁

《顾的猫宁》免费试读

第7章 地狱

金秘书把行李送到,人就想跑,顾桥原本还想把她也留下,至少照顾宁弈州的时候能有个人搭把手,但不管她怎么说,金秘书都表示自己有很多工作要处理,实在是没办法留下。

顾桥把她送到门口的时候还在做最后的挽留:“你就先陪着我们一起住个两三天,让我也适应适应……”

“顾小姐您别开玩笑了,您和宁先生结婚都三年多了,哪还需要适应?”

“可是……”

宁弈州在里面喊人:“顾桥,我要上洗手间!”

顾桥:“……”

金秘书趁机就溜了。

一回家顾桥就要面临如此尴尬的问题,宁弈州现在手和腿都不方便,他上个洗手间,最为难的人反倒成了她。

宁弈州虽然有一条腿是完好的,还可以承力,但另一条腿术后才两天,现在情况并不适合下地走路,顾桥十分不情愿,最后还是只能把从医院领来的便盆拿出来走进房间。

宁弈州一看到那个便盆就蹙起了眉头:“拿出去,我不用。”

“用不用你说了算吗?”顾桥真是服了他到现在这种情况还在坚持的洁癖精神,“不用你就尿床上,明天我让金秘书多买点纸尿片来给你垫着,不怕丢脸你尽管作。”

最终当然还是只能用便盆,顾桥把盆塞进被子里,宁弈州单手操作脱裤子的动作还有些困难,顾桥帮他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尤其是最后那什么完了,还得帮他把裤子重新穿上……

Nice,新婚夜都没这么尴尬。

顾桥去处理完后续,洗完手才重新回到卧室,宁弈州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高冷表情。

只要我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只有你。

顾桥这种时候是真的很佩服他的厚脸皮。

“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你还是联系一下姚舜臣,这种时候还是他来比较方便。”

“他走了。”

“我知道,你麻药还没醒他就走了,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接你走吧,我这里确实不方便。”

“他回美国了。”

“……什么?”顾桥以为自己听错了,“你醒了之后他都没来看你一眼,怎么可能就这么回美国了?”

“他就像个小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宁弈州理直气壮地说,“他气我离婚没告诉他,就走了。”

奇葩的人身边的朋友都如此奇葩。

顾桥说:“我怀疑你们是故意的。”

“说正事,”宁弈州轻而易举结束了这个话题,“你之后不要单独行动,最好一直留在我身边。”

“宁弈州我告诉你,我不是被吓大的,之所以让你得逞了住进来,完全是因为我人美心善。”

顾桥刚开始不是没被吓唬住,但这种事仔细想想就知道有问题。

她迎视着宁弈州不满的目光,坦然地说:“我认识你之前就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地方值得别人对我下手,那时候年轻不懂事,被你骗了跟你结婚,从此之后日子就没消停过,你说的那些所谓意外,全都是因为你才招惹来的,我继续留在你身边,死得只会更快。”

宁弈州肯定地点点头:“不错,有点长进。”

顾桥哼了一声:“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对我的肯定?”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坚持跟你离婚要净身出户?”

“你说话不算话啊宁先生,”顾桥的眼神顺着他的眼睛一路下滑到小腹下的位置,“净身不够彻底嘛。”

宁弈州就像没听到这句调戏:“因为我不提离婚你也会提,而你是绝不可能接受我的钱的,只要钱给了你,你就会想方设法还给我。”

他露出自信的笑容:“我不能让你就这么跑了。”

他还真是混蛋得一点儿都不藏着掖着!

顾桥咬牙切齿地质问他:“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到底要怎么还你才肯放过我?”

“一直都是我欠你,”宁弈州看着她微微笑起来,“欠都欠了,不介意再欠得多一点。”

顾桥往前走了几步,单膝跪在床上,整个人凑到他眼皮子底下去,说话间呼吸可闻。

她的气息扫在他的脸上,那痒的滋味从人中的位置一路蔓延到心里。

气氛瞬间暧昧起来。

她索性凑得更近了,直接过去用鼻子抵住他的鼻子:“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混蛋呢?你们宁恒集团的事我根本就不想掺和,现在你强行把那些股份送给我,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不,”宁弈州伸出他那只完好无损的手,就像车祸时护住她那样一掌捧住她的后脑,用力将她向自己压过来,“你早就身在局中,在火坑里有什么不好吗?至少我们是在一起的。”

他轻而易举堵住了她的唇,将所有不愿意听她说出口的话全都封印进这个吻里。

顾桥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挣扎,反而非常顺从地配合他这个吻。

两个人就像初恋时那样缱绻,就好像这三年来所有剑拔弩张和针锋相对都从未发生过。

宁弈州有些意乱情迷,就在这时,下唇突然传来一阵钝痛。

顾桥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这个被动的吻。

她收回跪坐在床上那条腿,站直了之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宁弈州:“便宜没有那么好占的宁先生,希望你认清形势,现在是你有求于我。”

她说完就转身想走,结果宁弈州快速伸出腿,将她勾住,顾桥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宁弈州已经借助她的抵抗力坐起来,一伸手搂住她的腰,翻身直接将她压在了床上。

居高临下的瞬间变成了他。

兵者诡道,宁弈州真是非常懂得用示弱的方式让人放松警惕。

可他就像只凶狠的猎豹,短暂松手也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捕捉猎物。

顾桥就是那只自以为是、天真乐观地觉得自己已经脱离危险的愚蠢猎物。

宁弈州整个人都压下来,他的四肢就像四根强硬的钢钉,将顾桥牢固地钉在床上,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是徒劳。

他重新吻下来,急促的呼吸间,顾桥听到他用近乎呢喃的声音放出最决绝的狠话:“一起下地狱有什么不好吗?认识你之前,我就已经在里面了,顾桥,你跑不掉的。”

>>>点此阅读《顾的猫宁》<<<

原创文章,作者:顾桥宁弈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