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天医至尊》全文小说陈阳刘冉月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天医至尊

作者:真庸懒人

简介:第一天进城的山村少年,被美女处处嫌弃。她却不知,少年握有上古龟甲,占卜相面,医药符箓,无所不通。从此逍遥都市,白手起家,一不下心成了个世界首富。

完整版《天医至尊》全文小说陈阳刘冉月最新章节阅读

《天医至尊》免费阅读

陈阳问清楚了刘冉月所在的医院。

卷起袖子,气呼呼的就出门了。

“欺负我们牛头村人,太过分了!虽然这小丫头有点不懂礼貌,但她怎么说也是我的外甥孙女。”陈阳愤恨的嘟囔着。

他打了一辆车,直接到了苏市第一人民医院。

车费23块钱,交钱的时候,陈阳感觉心肝都在疼!

进了医院,陈阳在三楼走廊,找到了刘冉月。

刘冉月两个眼睛通红,小拇指还在惊吓中微微颤抖。

“别哭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告诉舅老爷,舅老爷给你摆平”!陈阳拍着刘冉月的肩膀说。

刘冉月擦了下眼角,这一刻,她突然发现,有个老乡亲人在旁边,真的挺好的。

叹了口气,刘冉月说道:“我今天一大早就去了中介公司,结果一单都没有开成,我心里着急。吃饭的时候,来了个顾客说是要买房子,看别墅。我热情的招待,还亲自开车带着他去郊区看一个别墅。”

“我开车走到了一半,遇到了一个碰瓷的老太太。那个老太太趴在我车底下,开口向我要二十万。我就打电话报了警,结果,交警来了之后,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客户说是我撞的人!他还说,是因为我中途看手机才撞了人。”

“现在,交警让我先来医院给老太太看病。就在刚刚,那些老太太的家属围上来,要打我!我……我真的委屈!我根本没撞到她,都是那个客户在撒谎,他和老太太肯定是一起的!而且,那个路口的监控录像坏了,他们肯定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故意在那里碰瓷!”

刘冉月越说越是委屈,眼睛又红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走廊远处十多个气势汹汹的家属,赶了过来。

“在那里!看到了,凶手藏在那里!”

“快,抓住那娘们!给俺娘赔命!”

“别让她跑了,大家快点。”

一群人朝着刘冉月直接冲了过来。

刘冉月吓的往后躲。

“臭娘们你往哪里跑!你把我妈撞的骨折,内脏出血,你还想跑?”最前面的纹身男人,一把抓住了刘冉月的头发。

刘冉月吓的尖叫。

陈阳也没废话,他弯腰脱了自己的鞋。

拿起鞋底,呱唧一下,狠狠的扇在了纹身男的脸上。

纹身男被扇的懵了下,呆呆的看着陈阳。

陈阳一脚把纹身男踹的倒在地上,“你们反了天了!欺负我们牛头村的人,信不信小爷我让你们断子绝孙。”

“你敢打我?”纹身男爬了起来,捂着脸。

他的脸上还有一个带着花纹的鞋底印记。

纹身男身后的其他人,全都围了过来,凶恶的看着陈阳。

“哪里来的土包子。”

“敢动手打我大哥。”

“不会是这臭娘们的相好吧。”

一群人撸着袖子,准备对陈阳下狠手。

刘冉月躲在陈阳的背后,她尖叫着说:“你们都住手,住手!这里是医院,出了事情咱们可以协商解决,你们要是打人,我可就报警了!”

纹身蝎子男咬着牙,他指着刘冉月,“臭娘们你闭嘴!刚刚你相好打了老子,这一次想要善罢甘休,门都没有了!”

陈阳淡定的站在原地。

他看着蝎子男等人,心中已经明白。

这些人和碰瓷的,都是一伙的。

无非就是要讹诈刘冉月的钱。

什么儿子亲戚,呵,这些人都是小混混而已,根本不是亲属。

“行,来吧,”陈阳勾了勾手指,心中一点也不担心。

道家五术,山医命相卜。

其中山就是指修炼,淬炼身体,修炼内气,养生延年。

陈阳在乌龟壳的帮助下,已经进入了大周天境界,自然不会怕这些混混。

“蝎子哥,这土包子看来真的是个二愣子,”一个小混混说道,“要不咱们卸他一条胳膊,让他涨涨记性!”

“呵呵,卸他一条胳膊一条腿!”纹身蝎子男咬着牙,表情凶恶。

刘冉月吓的瑟瑟发抖,她拿着手机,打算报警。

这时,后方响起声音。

“都干嘛呢!给我让开!”

一个年轻人,穿着手工缝制的意大利西装,带着劳力士,高傲中带着几分不屑,走了过来。

蝎子男等人转头,看到年轻人,立即纷纷鞠躬。

“原来是秦大少。”

“秦大少您来得正好,您给我们评评理,这个丫头把我娘撞的受伤严重,我们该不该抓她。”

秦海皱了下眉头,他看了下刘冉月,随即脸上露出笑意,“刘总,你怎么在这里?难道说……是你撞的人?”

刘冉月赶忙朝着秦海点头,“秦少你和这些人认识吗?你给他们解释下,我真的没有撞人。”

秦海转身,看着纹身男,“蝎子杨,到底怎么一回事?”

蝎子杨恭敬的开口说:“秦少,你别信这娘们的。我娘被撞了,现在就躺在这医院里,我二叔当时坐在她的车子上,可以作证。现在我娘肋骨断了,腹腔大出血,随时可能没命!她还想推卸责任。”

秦海眉头皱了下,他拍着蝎子杨的肩膀,说道:“蝎子杨,我和刘冉月也是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咱们先别动手,坐下来慢慢商量。我做个中间人,大家把条件说一说,行不行。”

随后,蝎子杨和秦海走到一边,说了起来。

陈阳站在原地,他眉头紧皱,朝着刘冉月问道:“外甥孙女,那个秦少是什么人?”

刘冉月松了口气,她说道:“幸好秦海来了,要不然咱们都要被人打死了。那个秦海也是做房地产的,是我对面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平日里我们俩关系一般,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这么仗义,出面帮我。”

陈阳一听,心中一下子了然。

他呵呵一笑,说道:“那个秦海,眼角斜方,颧骨带峰,这是标准的小人面相。他怎么可能主动帮你?我看他定然是,另有目的。再说了,就算秦海不来,那几个小混混,也不是我的对手。你舅老爷我可是牛头村的战神,我一个人干死过七头野狼。”

刘冉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瞪了眼陈阳,“你先别顾着吹牛了。现在火烧眉毛,希望能顺利解决吧。”

这时候,秦海单手插在口袋里,走了过来,他根本懒得看陈阳这种土包子。

秦海朝着刘冉月说道:“刘总,都问清楚了。事情我可以帮你摆平,不过,你的中介公司,要卖给我才行。”

刘冉月原本很感激的看着秦海。

听到秦海的最后一句话,刘冉月懵了。

“秦少,你是什么意思?”刘冉月俏脸上都是迟疑。

秦海微微叹了口气,说:“刘总,是这样的。那一伙人都是道上的混混,你现在把他们的老妈给撞伤了,他们饶不了你!赔钱只是第一步,如果他们老妈治不好,或者是后续残废了,他们会一辈子纠缠你,而且这种事情,报警都没用。”

刘冉月脸色苍白,她知道,秦海说的是事实。

宁惹阎王,别遭小鬼。

越是这种小混混,越是无耻难缠。

秦海继续说道:“好在我和他们的老大认识。我可以帮你摆平,只不过,这种事情向来都是出力不讨好,所以,作为补偿,秦总你需要把你们家的中介公司卖给我。而且,说实话刘总,你的那个中介公司,反正也不赚钱,不如十万块卖给我,我帮你摆平这件事情,咱们算是双赢。”

刘冉月听完,心中很不甘。

她低下头,双手纠结的捏着衣角。

自己的中介公司,资产至少上百万。

十万块卖给秦海,真的很赔本。

但是,另外一方面来说,秦海说的也有道理。自己的中介公司最近生意很差,再说了,如果这件事情摆不平,接下来那些混混每天大闹,生活都不得安生了。

贱卖一个公司,就当是破财免灾,也挺好。

只是……真的不甘心啊!

刘冉月抬起头,长叹了一口气,正要答应。

陈阳已经抢先开口说:“外甥孙女,不用理会这人,他不是啥好人,估计就是对面那些人一伙的。”

秦海听到陈阳的话,脸色猛地一变。

他呵呵冷笑,不屑的看着陈阳,“哪里来的土包子!说话不过脑子!我和刘总谈生意,有你说话的份吗?我告诉你,再敢胡乱诽谤,我让你出不了这家医院。”

随后,秦海朝着刘冉月说道:“刘总,我劝你一句,穷生奸计,富长良心,你啊,还是远离一些乡下人的好。你家现在好歹也是富商了,可以步入上流社会的白富美,别被一些土包子亲戚拖了后腿。”

陈阳皱了下眉头,他抬起手里的鞋底,啪唧一下,直接扇在了秦海的脸上。

秦海愣了下,他指着陈阳,“你……你敢打我?”

“老子抽死你这个无耻小人!要是在我们山村,像你这种心术不正的小人,你们家祖坟都要被挖开被野狗吃!什么东西。”陈阳扬起鞋底。

秦海吓的往后退,他指着陈阳,“行,行,你给我等着,我看你这个土鳖能嚣张到什么时候,敢打我!”

刘冉月脑子乱成了一团。

这时候医院的保安,还有大批的护工之类的,都赶了过来。

“这里是医院,不许闹事。”

“警局就在附近,你们要打架就去外面,这里是病房区,谁动手就抓谁。”

秦海咬着牙,脸色铁青,他指着刘冉月,“刘冉月,你就是狗咬吕洞宾!行,你不仅不听我的,还让你的土包子亲戚打我,你给我等着,以后你别想好过!”

秦海和蝎子杨等人愤怒离开。

陈阳耸耸肩,朝着刘冉月说道:“行了,没事了,那些人都走了。”

刘冉月咬着牙,哇的一下哭了出来,她猛的一推陈阳,“陈阳,你是不是傻子!你刚刚为什么动手打秦海,你知道不知道,他在苏市很有地位!”

陈阳不屑的撇撇嘴,“那又怎么样?总不能任凭他这种小人欺负!”

刘冉月跺着脚,伸手掐了一下陈阳的胳膊,“你害死我了!本来我就的罪了那些小混混了,现在,你还打了秦海!我接下来该怎么过?”

陈阳郁闷的捂着自己的胳膊,“刘冉月,你是不是脑子里装的都是大粪!难道你看不出来,那个秦海和刚刚那些小混混,以及碰瓷的,他们都是一伙的!目的就是要买你的公司。”

刘冉月一怔。

她并不是傻子。

相反,她毕业的大学是国内一所985。

而且,刘冉月今年二十四岁,就已经亲自管理两个公司了。

她刚刚只是被吓坏了,以至于没反应过来。

现在听了陈阳的话,刘冉月一下子明白过来。

“原来是这样!肯定是秦海那王八蛋搞的鬼,他一直都想要收购我的中介公司,垄断我们那一片的中介市场。”

“所以,他先找人诬陷我碰瓷,然后又找了混混来恐吓我,最后他登场,为的就是要逼我签约不公平的合同!”刘冉月紧紧捏着拳头,“他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办?”

陈阳摸了摸刘冉月的头发,“总算是还没傻到家。我早上就跟你说过,让你待家里不要出门,你偏不听。”

刘冉月转头,惊讶的看着陈阳这个乡下舅老爷。

她突然想起来,早饭的时候,陈阳的确说过,说她今天没有财运,而且还会碰到小人,破财遭骂!

不听舅老言,吃亏在眼前啊!

刘冉月郁闷的叹了口气,“我现在后悔了,没想到你们农村那一套封建迷信,还真有效。可现在,事情已经出了,我该怎么办?哎,我爸现在也回不来,我……我看到那些混混,就头皮发麻。”

陈阳拍了拍胸脯,“别担心,这不是有舅老爷在吗?”

“陈阳,你比我还小了一岁,能不能被整天提这个称呼。”刘冉月痛苦的揉着脑袋,“我现在烦得很,现在不仅要赔钱,弄不好咱们要卖了房子悄悄搬家才行。”

陈阳把解放鞋给穿了起来,他看了看这医院气场,说道:“不用搬家。几个心思肮脏的小人而已,我分分钟教他们做人。你一分钱不用赔偿,更不用搬家。”

“啊?那……那怎么做?”刘冉月犹豫的看着陈阳。

陈阳很随意的一挥手,说道:“你给警察打个电话,让他们来医院,就说找到了那些人碰瓷的证据了。我去布置些东西。”

“嗯?”刘冉月赶紧摇头,“证据在哪里?你这样不是欺骗警方吗?这可是大罪!”

陈阳捏了下刘冉月的鼻子,“让你打电话你就打,其他别管!”

说完,陈阳踩着鞋,穿着大红色的中山装,朝着医院病房走去。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天医至尊 》<<<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