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宫斗了,玩吧!》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标签:章节]

小说:别宫斗了,玩吧!

作者:乐潇泽、章太皇太后

主角:乐潇泽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他是集聪慧与荒唐于一身的新皇。她是人前人后二般模样的新后。新后的姐姐说:“你这叫……那啥……羊入了狼圈,最后肯定被啃地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新后眨了眨眼睛,“不应该是狼入了羊圈吗?”新后的姐姐:“反正都是一个道理!戏文里不是常说,‘一入侯门深似海’吗?”新后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她何止是入了侯门,她是入了那高处不胜寒的皇墙内院呐!想她一个普通的穿越女,若不是因为他的荒唐,很可能活不过两回,她是该感到庆幸呢?还是庆幸呢?众人皆醒她独买醉,笑看诸事红尘如灰。

别宫斗了,玩吧!

《别宫斗了,玩吧!》免费试读

第一章:这个女人不一般!

今日正是个万里无云的艳阳天,又是春夏交替的时节,冷热适宜,直教人心情也跟着放晴。巍峨庞大的飞金宫被内外两条护城河夹绕其间,远远看去,便似两条玉带环着一座金碧辉煌的海外仙宫,既让人向往又令人胆怯。不为别的,只因这飞金宫正是东君国的首府皇宫,一般人却是进不去的。

眼下已是圣和元年,东君国第十位新皇继位之初,皇姓单一个乐字,新皇名唤乐潇泽。这位新皇乃是先帝独子,又自小聪慧,极受先帝宠爱。在众人眼中,这位新皇从小到大简直过着再幸福不过的日子了。但俗话说地好,世间千样事,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也不过看个大概而已。咱们先不说这位新皇究竟如何,只说眼下飞金宫内的一座长安宫,正是热闹不已。

长安宫乃是飞金宫后妃宫庭中,除皇后所居的丹凤宫之外,最显贵的一座宫殿了。长安宫位于东六宫之首,现如今里边住着的却不是新皇的妃嫔,而是当今的太皇太后章氏,也是新皇的亲亲祖母。说起这位章太皇太后来,那简直可以写成一部传奇小说了。

据说,章太皇太后原本也是出自书香世家,后因家族累罪,便充入皇宫做了个使役婢女,也就是做粗活的使唤丫头,人人都可以踩上一脚的那种。要说新皇的祖父诚宗时期的后宫,那可真是刀光剑影,血腥弥漫的一阵,后妃争斗那叫一个惨烈。光是正经的皇后便先后死了两个,废了一个,底下的妃嫔之流便更不用说了,三天两头死个把人,实属正常。

可即便是这样,章太皇太后居然也能杀出一条血路来,最后成为了飞金宫内乃至东君国最尊贵的女人,便可以看出,这个女人不一般呐。只不过,这位叱咤风云的女人也有着自己的遗憾,便是她在诚宗朝时期,始终都只是一个妾妃而已。直到她的亲儿子端宗登了皇位,才尊封了她为皇太后,可到底也是不一样的。

再有便是,章太皇太后膝下除了端宗一个亲子,便再无子嗣。所以,端病重不治,章太皇太后白头人送黑头人,不可谓不凄凉。不过,必竟是个不一般的女人,她也很快振奋了精神,张罗起孙儿,也就是新皇的婚事来。这不,趁着这么好的日子,章太皇太后提前召了二三十来个公卿家的富贵小姐进宫,名为召见,实则是想让新皇选出一位中宫皇后来。

新皇乐潇泽今年虚岁也不过刚刚十六,虽未选定正宫,实则东西六宫都已经住满了他的大小妃嫔,这还不算他那座骄阳苑内的歌婢舞伎,一大堆的莺莺燕燕。依着乐潇泽的脾气,早该定下皇后之选了,可他却一直诸多借口,不肯应承下来,当中自然有别的缘故,下面马上便要说到的。

长安宫庭前几个衣着华贵的小童正在耍闹,周围跟紧了十来个奶妈子与婢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家的小主子,生怕一个闪眼,便出了什么问题。正殿内分宾主落坐了十来个贵妇人,主位之上笑意盈盈的贵妇人便是之前提到过的章太皇太后了。章太皇太后已是年过半百,却保养得宜,肤色虽不及水灵灵的小姑娘,却也显地十分饱满。

章氏收回目光,看向众人道:“我就喜欢这样的热闹,平日里这偌大的长安宫委实太过冷清了些,诸位王妃可要多带着小公子们进宫来陪伴哀家才是。”左手边一个中年贵妇笑道:“太皇太后真是偏心了,一心只要看着这一班小子,却是嫌弃贫妾等粗拙,不愿入眼的了。”音落,殿内众人跟着笑了起来。

“你少贫嘴!”章氏乐道:“我若真叫你们日夜来相陪的话,诸位王爷还不得恨死了我这个老婆子?”众人当中羞怯的羞怯,陪笑的陪笑,忽的一道声音打断了众人的聊天,“启禀太皇太后!”一个穿着不俗的婆子进门向章氏一礼道:“庄明县主并章七小姐殿外求见。”闻言,章氏的眉头不自觉地微微一动,口中已道:“快请进来。”

“是!”那婆子躬身退了出去,不一会儿门外便快步走进了两个年轻少女,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面容也皆是各有各的娇艳。只不过左边一个气质端庄,右边一个却略显失态。两人来到殿中,先向章氏一礼,“县主庄明章氏清怡!”“民女章氏清涵!”“拜见太皇太皇!恭祝太皇太后福寿康宁!”

章氏抬手道:“免礼!”两个少女起身,又向章氏左手边首位的静默贵妇一礼,“皇太后福寿康宁!”皇太后金氏微一颔首,两个少女又向其他众人统共一礼,“见过诸位王妃!”行过礼,章清涵便眼圈一红,迫不及待地上前跪在了章氏的近前,伏首泣声道:“姑祖母!还请赐侄孙一死吧!”

“放肆!”章氏皱眉喝道:“都是平日里太过娇宠你的缘故,竟当着众位贵人的面说起这样的胡话来!”闻声,章清涵却哭地更大声了,并开始点头如捣蒜,那叩头声一声响过一声。章氏皱眉,身旁的一个婆子立即上前跪下拦住章清涵,劝道:“七小姐今日好生糊涂!你便是不顾忌着自身,不顾忌着尊长的养育之恩,难道要将太皇太后对您的宠爱也都给抛了吗?”章清涵已经哭地说不出话来,一张小脸憋地通红。

身后章清怡上前跪下,垂首向章氏禀道:“启禀太皇太后,清涵年幼,还望殿下宽宥!清怡愿即日斩断红尘,伺候佛主座下,为太皇太后、皇太后与圣上消灾祈福!”音落,殿内一阵哗然,章氏气地一拍案几,“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闹够了便给我去外头跪着,好生反省!”

见章氏动了真怒,章清涵止了哭声,与章清怡起身退出殿外,跪在了阶下。章氏淡声道:“去查查,到底发生了何事?”章氏虽这样问,心中却已明白了八分。她的好孙儿,新皇乐潇泽年纪越长,便越处处与她作对,她明里暗里地活动,便是想让章家的女儿登上后位,也好稳固章家权势。她与乐潇泽虽是两姓,却也是亲亲的一家人,她难道还会害了他不成?可他,却只是不肯听。

不过等到章太皇太后听了前边传来的消息后,只觉得一口闷气堵在胸口,要上上不来,要下也下不去。章氏本以为皇上不过是不领她的情,所以将今日一众官家小姐都打发了。哪知……

眼见如此,众位贵妇自然没有再坐下去的理由,纷纷起身告辞了。只不过,当着太皇太后的面,她们不敢造次。背过身去,却还不发挥出八卦鸡婆的本事,将此事掀了个底朝天。两个并车出宫的贵妃,待出了皇宫,便迫不及待地挤在一辆马车上,然后两人在车内嘀咕了几句,随即车内便传出一阵爆笑声来。

“我的天呐!咱们这位新皇可真会玩!”“谁说不是呢!明眼人都知道太皇太后有意选庄明县主正位中宫,其他的那二十来个也不过就是做陪衬的罢了。新皇若有意,从中挑几个也无妨。可他倒好,那二十来个官家小姐是一个不落地充入后宫了,偏生只将庄明县主与章七小姐赶了回来,你说好笑不好笑?”

“难怪她们两个,一个要生要死的,一个要赶着出家。这事儿传了出去,哪还有她们的面子与名声啊。”“还名声与面子呢,我看以后再要嫁他人都难!不过嘛,我猜太皇太后绝对不会就这么放任此事的。那庄明县主自小便当皇后一般地养着,岂能白费了心机?”

“倒是可怜了皇太后,上不讨太皇太后的欢心,下又约束不了新皇,简直便是个受气的主啊!”“我看不然,单看皇太后能抓牢了先皇一世的心,便知不是个简单的主。太皇太后也不过是看不过皇太后得了先皇的独宠,富贵过当年的她吗?”

“唉!这倒是,从古至今,哪个女人又能像皇太后这般幸运,独得夫君的宠爱呢?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东君国至高无上的九五之君。只可惜,先皇先去了一步,不然,皇太后也不至被太皇太后百般刁难了。”“也不过暂忍一时罢了,太皇太后已富贵了这么些年,早晚一日也是要……”“嘘!这话可说不得。”车内两人遂转过别的话题去了。

长安宫内一片人仰马翻,咱们的正主新皇乐潇泽此时又在哪里呢?他此时嘛,正悠哉游哉地坐在一艘花船里听着小曲,哼着歌,快乐地游湖呢。他自然知道此事没完,所以便先避出了皇宫,尽兴一天再说。但他也低估了太皇太后对皇后人选的执著劲儿,更低估了太皇太皇的行事风格。

花船上管弦丝竹之音不绝,间杂歌女的清越之声,乐潇泽听地兴起,便也跟着哼唱几句。正在兴头上,忽闻底下传来侍卫的喝斥声,“尔等何人,竟敢如此放肆?再不退下,莫怪我等不客气了!”“瞎了你的狗眼……”随即乐器之音戛然而止,楼下传来零碎的脚步声。

内侍官潘骏早在底下传来异常声响时便凑过头去张望,眼下已看地分明,慌忙回转身向乐潇泽禀道:“爷!不好了!太皇太后驾临了!”闻言,乐潇泽惊地差点没从榻上翻下来。内侍官许丰与首领太监吕鸿已经上前扶起乐潇泽,并帮他整理穿戴。尚未收拾妥当,底下一帮人已经杀到,章氏看着一众慌了手脚的奴才与歌婢舞女,厉声喝道:“统统给我滚下去!”

>>>点此阅读《别宫斗了,玩吧!》<<<

原创文章,作者:乐潇泽章太皇太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972.html